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四十二章 安顿母子
    张三行一行人前脚走,龚县令就在家中吞枪自杀,干脆之极。

    他倒是知道,自己此番被革职,肯定难逃一死。且就算不死,也少不得要遭受非人的折磨。

    既然如此,还不如自我了断来的爽快。免得落到了黄御史手中,生不能生,死不能死,饱受苦难。

    对于这些人的手段逼问,龚县令知之甚深。

    他怕到时候自己一个坚持不住,泄露了老婆孩子的行踪,那可就真是后悔莫及了。

    现在看到老婆孩子都已经走了,龚县令再也没有了什么后顾之忧。

    自当龚县令一被革职,他的这种想法就直涌心头。

    六扇门,狠辣无常,一个不慎,家破人亡是常事。

    龚县令先前碍于自己的老婆孩子没逃出去,心有顾忌,所以才没有实施这个计划罢了。

    龚县令自杀没几个时辰,黄县御史就接到了市御史传达下来的批文,正式逮捕龚县令,抓拿归案...

    这些人牛气冲天,嚣张无比,蛮横霸道。一来到龚县令家门口,一脚就踹开了大门,要先狠狠的羞辱一番龚县令。

    然而,当他们看到龚县令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后,这些人皆是面面相觑,连忙上报了上去。

    黄县御史闻听消息,冷笑三声,亲自来到龚县令家中,将尸体搬上了车,驱车朝着自己老家方向而去。

    且说张三行在县城胡乱转了几圈过后,便急忙朝着阳中村而去,安顿贾明珠母子。

    车子约莫开了三个多时辰,到了阳中村路口。

    张三行下车瞧了瞧,很是满意。“贾大姐,这里想来应该是很安全了。你和你儿子在这里寻个地方躲个几天,到时候我自会送你出去。”

    贾明珠领着儿子下了车,四处张望了一番。在这朦胧胧的暮色当中看着空空荡荡的村庄,心里涌起了无边的惧意,浑身一阵发抖,脸色苍白如纸,手心冷汗直流。

    不过当她看到自己儿子时,这种惧意又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双目露出了坚定的目光。

    这是母爱的力量,这个一个平凡女人最坚强的力量。

    唯有在这种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母爱才是最为宁静,不带一丝一毫污浊,万物不可比拟,这才是人之所以成为万物灵长的根本。

    在这种力量面前,一切万法手段,一切恐惧不安皆是虚妄,唯有心中的爱意才是永恒。

    要是贾明珠一个人,或者和其他人来此。那么她必定要被吓得精神错乱崩溃而亡,绝对不敢在此居住。

    这个阳中村虽说已经没了怨气和尸气以及尸毒,但阴森的气氛还是始终存在的。毕竟这个村子才刚刚被屠灭没多久,冥冥之中一缕缕气机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张三行看到贾明珠的变化,也是深感母爱的伟大。

    想到自己从来没有感受过亲生母亲的母爱,只从欧阳洛婉那里感受到了岳母的爱意,心里有些滋味难明。

    深深吸了一口气,打定主意要护佑贾明珠母子活着离开本县。以后寻一个安生之处,让他们母子好好生活下去,如此才算对得起这种坚强而又伟大的母爱。

    抬手从怀里取出几十道镇定心神的驱魔符递到贾明珠手中,笑道:“贾大姐,这个地方虽然气氛阴森了点,但这个地方乃是目前全县最为安全的地方。这些符箓你且和你儿子随身带着,只要符箓在身,就可抗拒一切妖邪,万事无忧,你不必害怕。”

    贾明珠接过黄光闪闪的符箓,看着手中的符箓弥漫出一股浩然而又祥和的气息,满心欢喜,心中大定。“多谢大师援手,此事过后,我必定好生感谢大师救命之恩...”

    “呵呵,你不必客气。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

    张三行笑着应了一声,转身上了车。

    碧落圣姑见状,也是笑着安慰了贾明珠几句,让她不要担心害怕,自己很快就会回来。

    言语了几句过后才上了车,坐到了驾驶室,朝外就走。

    待到张三行两人没了身影,贾明珠才朝着那些空荡的屋子而去,寻找粮食,给自己的儿子准备衣食。

    车子开出了阳中村,碧落圣姑问道:“小弟,现在我们去哪?”

    “去本县与暝何县交界之地,月落村。”

    张三行笑道:“根据龚县令的话语,那个黄县御史每隔三天必定要去那个地方一次。今天正好是第三天,想来他也应该会去那里。如此我们也过去瞧瞧,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一个小小的县御史,也敢如此嚣张?”

    碧落圣姑闻言,点点头,依照地图查找了一番行车路线。

    过了半响,她才笑道:“小弟,记得我第一次见到龚县令说过的话吗?我说他不是县令,身上没有相对应的七品县令皇气。此番他遭难,也属正常。毕竟没有相对应的皇气,是承受不了县令之职的。

    只是我很奇怪,他明明是正牌县令,但却没有多少皇气护身。不知道是哪门子高手,暗中出手抽取了他的皇气,影响了他的气运。”

    “谁知道呢?”张三行摇了摇头:“对于抓捕尸王,探寻古墓,我倒是有一些手段。对于这些皇气啥的,我可不行。”

    “呵呵...”

    碧落圣姑轻声一笑,没有再在这个问题纠缠下去,而是转了一个话题,问道:“小弟,灭杀那个天道门梦如妍时,你为何手下留情了?”

    “嗯?”

    听到碧落圣姑说起这事,张三行有些奇怪。想了想,有些尴尬的道:“大姐,你咋知道我留情了?”

    “切,我又不是笨蛋,还看不出你的手段吗?你只是镇封了她的三魂,但却没有彻底打散。虽说灭了她的生机,但却又用符箓镇住了一道。你的这些小把戏,还能瞒得过我?说吧,你是怎么想的?”碧落圣姑不屑的道。

    “我不是看着她是一个女人,不好下死手吗?”

    张三行也有些不好意思,笑道:“做人留一线,她没有杀我紫儿,留了一手,我自然也不能把事情做绝,不能彻底斩断她所有。

    她身为天道门弟子,天道门对于异类,向来是冷酷无情。因此她这事要看天意,不知道她以后有没有机会凭借我封住的那一道生机,走另一条路。这事,她选择不了,只能让她父亲去选择了。

    不过就算她走上了另一条路,她依旧不完整。她自己断了人魂神识,因此她的双眼依旧不能恢复明亮,永远有这个缺陷。”

    “原来你是看她在最后一击上没有对叶紫下死手,你才留了一手啊?”

    听到张三行这般说,碧落圣姑满意的点点头:“这样也好,人对我有情,我方可对人有义。人对我无情,我才方可对人无义。那个梦如妍还算是有些道义,不应彻底身死在你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