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五十章 设套
    这种奇怪的想法一涌上心头,紫阳道长又连忙将其甩到了一边,不再理会这些杂乱的思绪。

    毕竟现在乃是关键时刻,哪里还有什么闲工夫关心这事?

    “张老弟,现在你该说说怎么对付尸王了吧?还有,那三头尸王在哪呢?”紫阳道长问道。

    张三行闻言,笑道:“道长,你还真是个急性子啊。三头尸王现在都沉眠在了地下,我在他们那边留下了一个印记,可以随时观察到他们的动静。

    至于怎么对付,嘿嘿。虽说我们四人是有能力灭杀三头尸王,但是也保不定一头都杀不了,毕竟他们也会跑。

    因此我认为,要想更好的灭杀尸王不让他们有一头跑出去,那就需要我们当中的一个人做诱饵,先牵制三头尸王。而后我们另外三人趁其不备突然杀出,一举剿灭尸王。

    当然,这其中肯定有许多关键点,这需要我们一起商量。只是诱饵之事,肯定是要有人做的。要不然,很难全部灭杀这些尸王。”

    正所谓阴谋在有些时候不如阳谋,张三行也怕事情有意外。因此事先倒也是和碧落圣姑合计了一阵子,施行阳谋手段蛊惑。

    果然,张三行这话一出口,碧落圣姑连忙接话道:“呵呵,张小兄弟这个主意老早就和我说了,我也觉得可行。毕竟尸王灵敏性太高,一个没注意,他们就会逃跑。

    当然,这个诱饵自有我来做。毕竟张小兄弟的符箓本事,我们都是见过的。他留在暗中充当杀手锏,这是再合适不过了。只要时机一到,他必定可以重创尸王。

    而道长和方丈你们也是秘法高深,不宜涉险。反观我,在我们四人当中,道行最为浅薄的。因此我来做诱饵,实乃是最为恰当。”

    张三行见状,故意露出一丝迟疑之色,回道:“圣姑,你这话说的就没理了。你是个女人,我们哪能让你去冒这个险呢?要不然传了出去,天下道友还不得笑死我们三个?

    虽说这个诱饵差事到最后肯定没有性命危险,但难免要受到许些伤害。要是你在打斗中,不小心受了伤。或者被尸王弄的毁了容,那我们三个岂不是愧疚于心?我看这个诱饵还是我来做吧,圣姑你和道长以及方丈则藏身暗中就行了。”

    张三行和碧落圣姑两人在一唱一和之间,紫阳道长和明德方丈自然也不好意思保持沉默了。

    他们想着,抓捕尸王这事,乃是张三行两人邀请自己来的。要是真找个人做诱饵,也合该是自己两人当中的一人。

    随后,紫阳道长复又看了一眼碧落圣姑。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觉得让碧落圣姑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做诱饵,这绝对不行。

    至于张三行,上次在省城宴会上,张三行施展的那一手本事深刻的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中。认为碧落圣姑说的对,张三行适合做杀手锏,一举定鼎乾坤。

    这两人都不能选,各有用处,于是将目光投向了释明德方丈,笑道:“秃驴,圣姑乃是个女人,不适合做这种事情。张小兄弟驱使符箓的手段我们都见识过,已达登峰造极之境,最是适合做杀手锏。因此,我觉得现在也该到了你拿出真本领的时候了。

    毕竟你们佛家的金刚护体之术颇有玄妙,我们都不能比。有你坚持硬抗尸王那么几招,想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张三行和碧落圣姑一听这话,心里一喜,会心一笑,暗道他们果然中计。

    释明德方丈闻言,笑道:“紫阳牛鼻子,张小兄弟和圣姑不适合做这事,那你为啥不行?”

    “我?”

    紫阳道长笑了笑,很是得意:“要说比拼耐力,我肯定不如你。但是要说比拼在短时间内爆发出的杀伤力,那我可就甩你老远了。你们佛教讲究的是稳扎稳打,适合周旋防御。

    而我们道家讲究的则是雷厉风行,不出手,则风淡云清不理外事。一旦出手,必定要横扫一切,诛灭所有。因此,若是我做诱饵,其一我坚持不了多久。其二,你又没有太过凌厉的手段充当杀手锏。如此一来,我们这个谋划不就没用了么?

    张小兄弟提出的这个计谋,就是要凭借凌厉的杀伐手段,一举重创尸王,打得他们无法逃离。碧落圣姑虽然道术偏弱了一些,但她的武学功法绝对一流。她用来在我们偷袭过后,周旋拖住尸王,这是再合适不过了。

    有圣姑在外围牵引一头尸王,有我和张小兄弟各自凌厉一击重创一头。如此一来,尸丹不就唾手可得?当然,若是秃驴你有一举重创尸王的本事,那我就充当这个诱饵,引诱三头尸王片刻功夫。”

    释明德方丈闻言,愣在了当场,被反驳的哑口无言。

    过了许久,才尴尬一笑,回道:“也罢,既然如此,那我就做这个诱饵了。”

    “恩,这样才对嘛,如此方可显得你佛家“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真谛。”紫阳道长道貌岸然的回道。

    看到事情都依照自己猜想的一般进行,碧落圣姑和张三行很是得意,内心狂喜。

    随后,两人也齐声道:“既然大师如此豪爽,那么事后大师理应多得一颗尸丹,如此也可彰显大师功劳。”

    明德方丈闻言,眉开眼笑,一阵大喜:“这事好说,好说。”

    随后,四人复又相商了一番具体细节,各自所占方位等等诸多事宜。

    当一切都确定了下来,紫阳道长才信心满满的道:“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趁着天还没烟赶紧去灭了他们。等完事了,我们便回省城歇息。”

    “不然,道长此言差矣。”

    张三行立马反驳道:“道长,灭杀尸王应该要在夜晚进行比较合适,白天不适合动手。”

    张三行却是想着,自己也是尸王,只有在晚上才能显现最大实力,因此自然不愿意在白天动手了。要不然自己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不能完全发挥。

    “为啥?”

    紫阳道长有些疑惑,问道:“张小兄弟,尸王在晚上的时候威力才是最大。若是我们晚上击杀,恐怕有些麻烦吧?”

    “不,不,不,道长,有个情况你不知道啊。”

    张三行摇了摇头,笑道:“我在这里观察了许久,发现尸王在白天的时候,警惕性特别高。我担忧尸王会顾忌力量在白天受到限制,从而不肯出来冒险。

    然而,晚上虽说是他们力量最为强盛的时候,但同样也是他们警惕性最差的时候。我想他们也定然想不到有人会在晚上找他们麻烦。

    我们此举乃是偷袭,不是和他们单挑。要选时间,自然要选他们警惕性最低的时候了。只有这样,我们的偷袭效果才会更加显著。”

    “恩,此话有理!”

    释明德方丈认为张三行这个计谋甚是可行,连忙同意了下来。

    随后,四人各自默坐,静等天烟动手。

    ------

    月明星稀,蝙蝠齐飞,乌鸦齐鸣。

    此时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张三行四人抬头看了看高空之中血红眼睛的乌鸦,各自点了点头:“至阴以过,想必此刻尸王的警惕性和防备性也是最低的时候了。”

    随后,释明德方丈缓缓站起身,在袈裟内贴满了各色金刚驱魔符和无上天雷神符。“诸位,我且先自去,你们可小心行事。”

    “恩,大师尽管放心。我们自有手段候着尸王,保管一举灭杀三头他们,夺取尸丹。”

    明德方丈闻言点点头,不再多言,大步而去。

    张三行三人看到释明德已经朝着尸王沉睡之地而去,他们也是各自分开,朝着三个方向合围而去。

    不过在走了一段路程后,张三行怕碧落圣姑有意外,于是没有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而是和碧落圣姑合在了一起。

    在他看来,只要有那两人牵制着一头尸王,自己和碧落圣姑联手,定能快速灭杀两头尸王。

    如此一来,碧落圣姑既没有什么危险,自己又可以让释明德吃亏,何乐而不为?

    碧落圣姑看到张三行和自己合在了一处,立马知道他打的是什么算盘,知道他是担忧自己一个人占据一个方位恐有不妥。

    带着一丝喜意看了一眼张三行,碧落圣姑也没说啥。拉着他一起藏身在了暗处,观看局势。

    且说当释明德方丈好似一个赶夜路的僧人一般,慌慌张张来到三头尸王沉睡之地后,三头尸王瞬间惊醒了过来。带着紧张的神色注视着释明德,细细的打量起了四周。看看释明德是一个人碰巧来到此处,还是和别人一起来的。

    打量了半天,三头尸王却是发现外围没人,只是释明德方丈一个人。他们顿时大喜,暗道美餐来了。

    反观释明德,当他来到尸王沉睡之地不远处后,故意皱了皱眉头,自语道:“咦?有些不寻常的气机?”

    说完,又是胡乱掐动手指头算了算:“不好,此处颇有些凶险,不宜久留,当速退。”

    说完,连忙加紧脚步,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不敢久留,样子做的甚足。

    轰隆!

    就在这时,一阵惊天巨响声震动了起来,响彻天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