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五十五章 询问缘由
    张三行和碧落圣姑休息了片刻,倒也恢复了不少精力,神采奕奕。微微扫视了一番场中情况,笑道。“大姐,尸王我们先不杀,先灭了那个明德方丈再说。至于紫阳道长,就把他囚禁起来。收拾了这两人,我们再来灭杀最后那头尸王。”

    张三行阴狠狠的盯着场中三人,毫不掩饰露出了自己凌厉狠辣的爪牙,要过河拆桥,要一锅端了这些人。

    碧落圣姑闻言,也没反对,笑道:“行,你说了算,就听你的。”

    说完,碧落圣姑率先朝着释明德方丈杀了过去,丝毫不手软,压根不顾对方完全是帮自己忙的人。

    张三行见状,也不怠慢,持着正宗道家符箓,杀向了紫阳道长,行动迅速。

    紫阳道长两人一开始看到张三行和碧落圣姑在休息,以为他们两人是因为灭杀两头尸王,有些疲惫了,因此也没在意。

    现在看到他们两人冲来,更是以为他们是来相助自己灭杀尸王的,全然没理会防御之事。

    “大师,一路走好。我小弟要杀你,我不想反驳,你别怪我。”

    冲到没有丝毫准备的释明德方丈跟前,碧落圣姑带着一丝愧意言语了一声。随后双手一划拉,以开山之势劈向了明德方丈,没有丝毫保留。

    释明德方丈来不及防备,被碧落圣姑那双凌厉的手掌劈断了双臂,血如涌注。

    见到这一幕,释明德方丈很是不可思议,他怎么也想不到碧落圣姑竟然会做出此等无情无义,过河拆桥之事。“圣姑,这是为什么?老衲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们?”

    碧落圣姑到底是个女人,心底善念比张三行多的多。

    听到释明德方丈的言语,碧落圣姑也不想看到他做个糊涂鬼,回道:“大师,我小弟张三行也是尸王,他本来就和你们正道两不相容。且他此番要夺取全部尸丹,想必你肯定也不答应,最后定然会生死相向,所以我才有此举。

    我先前邀你前来,本就没打算让你们活着离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小弟要吞噬你的精元补充己身,你别怨我。”

    解释了一番缘由后,碧落圣姑不再多言,翻手一招,蓝色的天心摄魂符打向了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释明德方丈。

    释明德方丈听到碧落圣姑这些话,顿时一惊,有些发愣。“张三行是尸王?他是你小弟?”

    顷刻之间,碧落圣姑手中的符箓就打到了带着满是疑问之色的释明德方丈额头,磨灭了他的所有灵识,等若身死。

    看着此刻神识尽数被磨灭的释明德方丈一眼,碧落圣姑复又转向杀向了紫阳道长。至于这个释明德方丈,就等稍后张三行来吸取他的真元生机。

    反观另一面,紫阳道长被张三行突然偷袭,也是身受重伤,带着一脸疑惑之色询问缘由。

    张三行闻言,也没隐瞒,告知了缘由。

    这时,紫阳道长看到碧落圣姑冲来,看到释明德方丈几乎已经身死,气的头顶直冒白烟,怒火冲天。

    “碧落你个贱人,张三行你混蛋,我和明德方丈好心前来助你们灭杀尸王,你们却如此卑鄙,暗算我等,你们必遭天谴。”

    “哎,紫阳道长,正邪不两立。我不杀人,人便杀我。若是你们事先知道我是尸王,你们还会放过我吗?我想你们定会想方设法灭了我吧?毕竟我是灵尸王,我身上随便一块肉对你们来说也是大补药。”

    张三行摇了摇头回了一句,而后问道:“紫阳道长,当日在宴会上你曾意外说出“凌霄落英”这个名号,自那时起,我就没有放过你的打算。你是如何得知这个名号的?

    还有,那两人的事情又是怎样?若是你如实告知于我,我会给你一个痛快。若是你不肯相告,那你也休怪我狠辣将你练成尸奴了。”

    说完,张三行来到释明德方丈跟前,伸出一手贴在他的胸口,吐出一团尸气,冲到他的体内,吞噬他的生机真气。

    不出片刻功夫,没有丝毫神智的释明德方丈全身精气就被张三行吞噬的一干二净,成为了一具枯骨。

    紫阳道长看到释明德方丈彻底身死,心中悲愤交加,痛心不已。

    想到张三行的问题,他又是双眼寒光流露,厉声道:“当时宴会上我不小心说出那个名号,你当时就有所反应,只是那时我还以为你压根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张三行,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号?”

    “我是谁?哈哈哈...”

    张三行闻言,仰天大笑:“凌霄落英乃是我父亲和母亲,你说我是谁?紫阳,我劝你还是识相点,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免得受苦。”

    “什么?你是他们的儿子?”

    紫阳一听这话,很是不可思议。

    随后转念一想,冷笑道:“胡言乱语,张三行,你卑鄙无耻也就算了,没想到你还往自己脸上贴金?就凭你现在的年纪,也敢说是他们的儿子?就凭你,也配?哼!要杀便杀,我紫阳今日认栽了。”

    见状,碧落圣姑却是轻声叹道:“哎,紫阳道长,我小弟说得是真的。我小弟准确的来说,今年应该是四十一岁,只是其中有些曲折罢了。紫阳道长,今天这事的确是我们下手狠辣了一点,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告知我小弟那两人的事情,免得遭受苦难。”

    “你有何凭证?若是你们拿出凭证,我可以告诉你们。若是拿不出,那你们尽管下手,我紫阳岂会惧怕?”

    紫阳道长想着那两人,听着碧落圣姑这话,也想确定张三行的事。眼珠子一转,激将了起来。

    “凭证?要说具体凭证,我确实没有。”

    张三行摇了摇头,回道:“紫阳道长,这件事情也是我爷爷留下的遗言告知我的。我只知道我父亲母亲双双陨落阴山圣地,但却不知为何陨落,又陨落谁手。

    我爷爷有一个外号,名叫“神算天尊”。当年他前去阴山救援,依旧被敌人打落全身道行。紫阳,我知道的就这么多,若是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神算天尊?陨落阴山?”

    紫阳道长听到这话,先是一愣,而后才自语道:“是了,是了。神算天尊那时被人打废了才是正常,要不然凭借他的盖世神通,他岂能咽下这口气不报复回来?”

    说到这,紫阳道长回道:“你能说出这么一个名号,看来你的确是他们的儿子。不过依照神算天尊前辈的个性,他被废了道行没法报仇,但他却不肯告诉你真相,估计是怕你也遭难。如此说来,那么他应该会限制你做一些事吧?最起码他绝对不会让你搀和进龙炎国之事,毕竟龙炎国高层才是第一烟手。”

    “恩,不错,我爷爷是不让我为龙炎国官府出力,当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缘由。”张三行回道。

    听到这话,紫阳道长突然笑了起来,冷冷的道:“嘿嘿,报应,这真是报应啊。我本是八道当中的开阳道弟子,那个释明德方丈乃是七门当中的枯禅门弟子,只是后来我们两人因为一些缘由都各自脱离了门派。

    那两人身殒和我们门派有一定的干系,但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现在你在不知道这些事情的情况下算计我们,这全是报应。

    在针对你父母的仇人里面,我唯一知道确切消息的就是龙炎国高层出了大力气,他们下了无尽烟手。至于其他的七门八道三教九流,嘿嘿,他们也定然不干净。要不然凭借那两人的威势,区区龙炎国高层岂能灭杀的了?

    你身为他们的儿子,这个消息若是传了出去,你定然要遭到无穷追杀。好了张三行,要杀你便杀,反正这都是报应,能死在那两人儿子手里,我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就这些?没有其他的了吗?”张三行问道。

    “哼,我在那些大佬眼中,也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人物罢了。我能得知这么一些事,已经是不错了。大燕帝国,或许就是事情的源头,只不过这一切都磨灭在了历史尘埃当中,外人无法得知罢了。若是你不怕死想知道所有事情,日后你可去三大圣教询问。”紫阳道长冰冷的回道。

    张三行闻言,点了点头,回道:“紫阳,多谢相告,一路走好!”说完,毫不犹豫的杀了紫阳道长,吸干了他的真元。

    至于那个尸王,他则被困在了张三行布下的符箓大阵当中,无法逃离。

    碧落圣姑看到张三行杀完了紫阳道长两人,思虑了一阵子,皱着眉头道:“小弟,以后你尽量不要做这种事情了。过河拆桥,背信弃义,有损名声。若是他们先前得罪了你,你杀了他们到也无妨。可你看看现在的情况,他们压根就没有得罪你。

    虽说这事有上辈子莫名的缘由,但你在这之前什么都不知道。如此说来,这等手段岂不是太过了一些?”

    听到这话,张三行想了想,笑道:“行,以后那些所谓的正道高手没招惹我,我尽量不主动杀他们。”

    “恩,如此甚好。虽说你的本源是尸王,可你的思想却是人。只要是人,还是依照常人的行事风格为好。若是不问缘由肆意灭杀他人,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

    言语了一声,也没再多说下去。估摸着凭借自己的面子和身份,张三行或多或少应该会听几分进去,不会胡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