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八十四章 字条
    “应该会!”张三行丝毫不掩饰自己事后会击杀李艳柔的想法。

    “哈哈哈...好一个应该会啊。”

    李艳柔闻言,大笑了起来,笑得很是莫名奇妙。

    笑过之后,她才缓缓的道:“张三行,你既要我告诉你这些事,又要在事后杀我。呵呵,这还真是可笑啊。”

    说完,她嘴角突然鲜血直流,仰望顶空喃喃道:“自做孽不可活,呵呵,可是我也不愿意这样做啊。”说完,伸手抓向了张三行,传递了一张纸条。

    做完这些,她便一头栽倒在床上,彻底身死。

    见到这一幕,张三行有些意外。

    连忙驱使神识探查了一番,一探之下,发现她的三魂彻底消散。

    “这是?触碰了什么禁法?被禁法斩断了三魂?”

    张三行皱了皱眉头,思量了起来。

    一个人的三魂,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消散的。哪怕是发生什么意外,身死了过去,三魂也不会立马消散,而是有一段缓慢消散的时间。

    然而此刻,李艳柔的三魂却是完全消散,彻底崩溃,就好像是被绝世高手打散的一般。

    想到这,张三行立马打开了手中的纸条看了起来。

    纸条上写道:“速退,养鬼尸之地,槐树底下。”

    看完这张字条,张三行突然感应到一股浩瀚的气息不知从何方涌来,这股气息中还夹杂着一缕缕浓厚的皇气。

    “不好,这是无极练魂阵。”

    发现这一幕,张三行立马跳了起来,急忙朝着房间外冲了出去。

    “轰隆隆,轰隆隆!”

    就在他跳开的瞬间,李艳柔的尸体突然炸响,四分五裂。

    “好狠,竟然在她识海中种下了这等毒辣禁制。”张三行见状,脸色阴沉如水。

    此刻他算是明白了,这个李艳柔应该是被人强行控制着,不能有一丝一毫反抗的机会。一旦反抗,就会引发体内的禁制,催动大阵磨灭所有痕迹。

    此刻,李艳柔的字条带有她反抗的主观意识,立马遭到阵法反噬,死于非命。

    张三行最后看了一眼李艳柔散乱的尸骨,转身就走,不敢久留。

    毕竟李艳柔突然遭到禁法反噬身死,那么控制她的幕后人定会发现,从而追查过来。

    张三行不知道幕后之人有何等威势,不得不暂时退避。

    出了房间,张三行急忙朝着鬼尸之地赶去,寻找那颗槐树,看看槐树底下究竟有什么东西。

    在张三行走后没多久,李艳柔的房间突然冲进来了几个黑衣男子。

    “哼,竟敢反抗控制自寻死路?活该!”

    “她应该没有说出什么,禁法时间会自主感应她的反抗意识。她没有时间说出一些事,我们没必要担忧。”

    “查,一定要查,看看到底是谁。”

    这几个黑衣男子冷冷扫视了房间一番,结出一道道法印,烙印房间里的气息。

    过了半响,有个男子惊呼道:“咦?烙印不出来?没有气息?这是?”

    张三行没有命理,不是活人,外人不见本尊无法查探。

    此刻,这些黑衣男子并不知其中原委,惊疑不定。

    “难道是个尸王?不是活人?”

    “不会,若是尸王,那么早被我们在俱乐部布下的大阵感应到了。尸王是无法逃离我们的掌控。”

    “速将此事报告上去,不得大意。”

    三言两语之间,众人就商议好了事情。抬手一掌,震碎了房间所有事物,而后众人才出了房间,好似完全没有来过一般。

    张三行一路疾驰来到养鬼尸之地,细细探查了起来。

    此刻的鬼尸之地已经成了一片废墟,被大火烧掉了当初所有痕迹。

    看了半响,张三行并未发现这里有什么槐树。

    思虑了半响,认为李艳柔没必要骗自己。

    且对方也不可能骗自己,要不然绝对不会引发禁制,肉身炸开。

    “槐树属阴,俗言孤阴不长,孤阳不生。阴阳相溶,水火并济...”

    琢磨了一阵子,张三行朝着西面方向探寻了过去。

    天分东南西北中,东南方阳气太盛,槐树承受不住。北方属寒,不利槐树聚阴纳灵。中央乃是帝微,克制八方,调理五行,槐树不能生长。唯独西面,属煞平门,合夕阳,可助槐树聚阴纳灵。

    一路朝西,感应阴气,寻找槐树!

    不一会儿,张三行却是在那些参天大树下见到了一颗拳头粗细的槐树。

    “唔,想来应该就是这颗了。”

    张三行围着槐树转了三圈,弯下腰,用手刨起了槐树底下的泥土。

    刨了一阵子,张三行果然有了发现,一个小巧的金属盒子出现在了眼前。

    微微一笑,拿起盒子将其打开,发现里面还是一张字条,写道:“闭目,朝西三百三十三步,朝北三百三十三步,立身不动。金克木,东退三百三十三步,东西就在那里。”

    “嗯?五行逆乱阵?”

    见到这些字迹,张三行有些惊疑。

    略微一想,却是苦笑了起来:“看来你也不是普通人了,五行逆乱阵可以让你避开禁制监察一定的时间,让你有时间做一些安排布置。呵呵,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可以控制你在后来不敢有丝毫反抗之心。”

    依照纸条所言,张三行闭目朝西前进三百三十三步,朝北前进三百三十三步。抛出一枚铜钱,东退三百三十三步,立身不动。

    睁开眼,张三行看到自己脚下有一块青石。

    挪开青石,依旧看到了底下有一个金属盒子,打开一看,还是一张字条:“我不知你是谁,但既然你能找到盒子,想必我已经身死。

    鬼尸练魂,附属极皇。我是此处练魂宗联络人,配合练魂宗拉拢所有富商,尸酒种下禁制控制他们。幕后监管人,王天下。

    我本音符门弟子,无奈门派被灭,我和门主弱子逃离,不幸被捕,受王天下禁制掌控。

    被捕后,在五年前受制配合王天下布局湘西,布下万尸罗天阵。阴后陵墓为阵心,配合另一处重地,掌控万尸王。阵法开启,瞬间灭杀百万性命助极皇登顶。

    龙炎九州,其余之地,或许也有此等安排。据探,三教九流七门八道,有内应,可助极皇行事。具体之事,受限,不可多言。恳请若是可以,务必救出我少主燕西春,亦是王天下第四义子,李艳柔拜留!”

    张三行看着纸条简短几句话,心中大为震惊。

    “果然,果然,难怪爷爷立下那等遗嘱,原来他们真的有问题。”

    这张纸条,主要意思也就三个,其一,整个湘西省被布下了万尸罗天阵,尸中皇后墓穴为阵眼根基。

    其二,练魂宗属于极皇下属,联合他人,控制富豪,布下大局,网络天下。

    其三,道门内应不少,可在关键时刻助极皇成事。

    愣神了许久,张三行将手中的字条付之一炬,叹道:“果然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啊。王天下?王御史?极皇?尸皇?”

    说完,张三行双眼寒光流露,依旧朝着俱乐部方向急速而去。

    如此这般,又是过了一个来时辰,张三行才到了俱乐部。

    而原先的那些诸女,依旧在打闹嬉戏。张三行见状,微微一笑,走了过去。

    “咦?张三行,你怎么来了?李艳柔呢?”

    此刻的诸女心里很是不待见张三行,怪他对不起姜清水。

    但现在看到张三行,诸女还是忍不住一阵询问。

    “李艳柔?我哪里知道啊。”张三行笑道。

    “嗯?你刚刚不是和李艳柔一起去的?”

    “我和她一起去干啥?美女,莫不是你们还真以为我会和她那个啊?呵呵,要是那样,清水那里会看上我啊?”

    张三行漫天胡扯了一阵子,打消了这些胸大无脑的少妇疑虑。言语了片刻,从她们口中寻问出了许些有价值的东西。对这个俱乐部的一些隐秘之事,富豪聚集之地也是了如指掌。

    找了一个借口,张三行依旧闪身而退,招架不住这些少妇旺盛的精力。

    张三行一走,这些少妇突然感觉没劲,也都一个个各自散去。

    俱乐部棋.牌室,帝王阁楼。

    张三行从这些少妇口中得知,那些富商在进行一些私底下交易、幕后交易以及进行其他一些重要事情的时候,都在这个帝王阁楼举行。

    心神一动,张三行也是直朝帝王阁楼而来。

    张三行从梦若尘口中得出,灭杀自己父母的真凶之一乃是尸皇。

    然而,此刻尸皇控制着王御史进行布置,王御史又联合练魂宗等邪道高手布局湘西。张三行知道,有什么实力,那就做什么事。尸皇那等人物,自己此刻不能招惹,只能对他的那些手下谋划。

    且张三行也是很想知道王御史是如何控制其他尸王的。

    在他心里,尸皇虽然厉害,但是也不可能同时控制那么多无主尸王。

    对于这些尸王,张三行一直垂涎三尺,想抓捕一些,夺取尸丹。

    甩了甩心中杂乱的心绪,持着汪儒平给的卡片,张三行一路畅通无阻穿行在帝王阁楼之间。

    “哈哈哈,好酒,果然是好酒啊。”

    “恩,不错,是不错。杨老板,这酒你是哪里弄来的?给老弟我也弄些来吧?”

    “就是就是,杨老板,你身为商会会长,素来大肚豪爽。想必对于区区许些好酒,你应该不会吝啬吧?”

    帝王阁楼一处包间,一阵豪迈的声音传递到了张三行耳中。

    张三行闻言,心里有了算计,朝着包间而去。

    打开门一看,都是老熟人,乃是上次宴会的人,张三行基本上都见过。

    众人一见张三行突然进来,立马嘎然不言,瞬间安静了下来,好似被掐断了喉咙一般,极为寂静。

    还在找”尸道天下”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