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八十九章 追踪凶手
    .. ,尸道天下

    “没事,我没事。”

    张三行擦了擦嘴边的鲜血,回道:“是我大意了,我说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可能会突然出问题呢,原来是这样啊。”

    “那我妈妈她?”

    “你妈妈没事,她只是遭到别人施法陷害罢了,不是什么大事。”

    张三行罢了罢手,闭目调息了一会儿,稳固刚刚因一时不慎受到反击带来的伤势。

    过了约莫十几分钟,他才睁开眼,皱着眉头道:“阿姨,你这病不是外病,而是被那些懂得歪门邪道的人在你体内种下了不好的东西,他们是想慢慢抽干你体内的生机。”

    闻言,李月茹还没来得及回话,王倩却是急忙道:“大哥哥,既然你看出了问题,那你能把我妈妈医治好吗?”

    “呵呵,你妈妈本来就没病,你不用担心。”

    张三行笑了笑,自语道:“呵呵,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是谁,敢在这个鬼门大开的关头出来胡作非为。”

    说完,张三行取出一杆朱砂笔,划破王倩的手臂,用她的鲜血在李月茹额头画了一道符箓印记。

    “三魂更易,天魂无常,地魂轮转,人魂永镇!”

    冷哼一声,手掌黄光划过,朝着李月茹腹部拍了过去。

    “砰!”

    一掌拍击而下,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响声,好似拍到了一块钢板上一般。

    而这时,李月茹也是张口喷出一口黑血,奇臭无比。

    “咻!”

    取出两道符箓,张三行持着其中一道贴在了李月茹额头的那个印记上。将另外一道递到了小倩的手中,“小倩,将符纸烧了,配合半杯温水和你半杯血给你妈服下,到时你妈自然无恙。”

    “好,我这就去!”

    王倩接过符箓,依照张三行的指示,烧了符箓,放出自己半杯鲜血,配合半杯温水混在一起。

    李月茹见状,有些慌乱的问道:“三行啊,这是怎么回事?”

    “阿姨,这是有人故意陷害你。陷害你的这个法门有些歹毒,一般的高手是很难看出问题。”

    张三行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解的道:“到底是谁呢?值得下这么大的功夫对付你们孤儿寡母的?”

    “阿姨,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大叔应该也是死在了这种手法上面。自当他死后,这种东西经过一段时间的变化,又跑到了你身上。若是你死后,这个东西就会跑到小倩身上。直到最后,你的小儿子也跟着丧命。只有当你所有直系亲人都死了之后,这个东西才会回到那些人手里。”

    一听这话,李月茹大吃一惊,连忙道:“三行,你没看错吧?我们一家子怎么会招惹这个东西呢?且我们平日里,也没和别人结怨啊。”

    “应该没有看错,这个东西有点像一些特别的高手施展出的变异蛊术,配合道门阴符和一些尸毒之气,可以在外人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抽离寿元。若刚刚我不是触碰到了印记,遭到了尸气反弹,我也看不出名堂。”

    张三行见到这样的情况,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李月茹一家子,一没丰厚钱财,二不身居高位,没什么值得别人垂涎的东西。至于体内的生机,更是荒唐。天下生机浑厚之人多的是,何必死死咬住贫困之家不放手?更别说王倩的爸爸本来就体弱多病,没什么多余的生机了。

    在张三行和李月茹相谈之间,王倩也端了一杯鲜红的血水来到李月茹跟前。

    “大哥哥,我妈妈喝了这个就会没事了吗?”

    “恩,基本上没啥事了,只是事后会虚弱一阵子,须得弄些补品补补气血。毕竟你妈妈的生机被强行抽离了不少,本源需要补品重新补充。”张三行回道。

    “恩!”

    小倩应了一声,拿起调羹,喂李月茹喝下血色。“妈妈,大哥哥说了,喝了这个您就没事了。大哥哥本事好大,他肯定不会骗我们,您快喝了吧。”

    李月茹看着自己的大女儿如此孝顺懂事,就这么短短一个来月下来,整个人消瘦了不少,心里疼的厉害。

    双眼湿润,鼻梁一酸,眼角泪珠闪现。张开口,让小倩一口一口喂着自己喝下血水。

    她不想看着自己女儿的苦心白费,不想让自己女儿一点一滴的真心浪费。她只想用这种看起来微不足道的方式,表达自己内心的母爱。

    她要用这种听从小倩任何话语的方式,珍惜小倩的劳动成果,不敢浪费一滴血水,毕竟这是她亲女儿体内刚刚流出来的鲜血。价格不能衡量,孝意无限。

    满满一调羹、一调羹的血水在李月茹的配合下,没有浪费一滴,全部被李月茹吞到了腹中。

    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几句轻描淡写的关心问话,就能看出一个母亲有多少母爱,能够看出一个儿女又有多少孝心。

    李月茹只是简单的张开口,这里面却是蕴含着她全部母爱。

    王倩只是干脆的放出自己半杯鲜血,没有多问任何一句,没有迟疑一秒钟,这就是她所有孝心的体现。

    张三行静静看着李倩喂血水,看着李月茹费力张开口配合着,他也是一阵感动。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血水喝完之后,张三行撕下贴在李月茹额头上的符箓,伸出右手朝着血色印记按了下去。于此同时,他又是重新施法,催动三魂之力,朝着李月茹体内探去,生怕有一丝纰漏。

    探寻了半响,确定没有一丝纰漏后,他才满意的笑了起来,“好了小倩,半个时辰之内,你妈妈定然能够恢复行动,安然无恙。”

    王倩闻言,一阵大喜,连忙道:“多谢大哥哥,多谢大哥哥。”说完,她更是欲跪在地上磕头。

    张三行见状,连忙拉住了她,笑道:“小倩,怎么说我刚到湘西,也是你们照顾着,你不用如此。等会儿你妈好了之后,我带你去寻找仇人。”

    “恩,大哥哥,我听你的。”小倩回道。

    说完,小倩收拾起了房间,顺便看了一眼睡在另一个房间的弟弟一眼。

    “三行,你刚刚说带我女儿去找仇人,她会不会有危险啊?”李月茹问道。

    “呵呵,阿姨,你尽管放心,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这次的事,若是我不带她去,我很难找到对方在哪里。要是我不找到他们,难保他们不会再施法害你们。只有小倩跟在我身边,我方可借助你们的血缘关系找到他们。

    这次害你们的人,也就这种害人的本事有些奇特罢了。至于另外的,不是我在您面前吹牛,我单手灭他们百十个完全没有丝毫问题。”张三行拍拍胸脯,豪言壮语保证的道。

    “呵呵,三行,这次多亏你费心了。我们的命都是你救的,我岂能不相信你?本来我一个老婆子,死了也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我放不下我女儿和我儿子。”李月茹轻轻一笑,“三行,你帮了我这么一个大忙,救了我一命,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谢你啊。”

    “呵呵,阿姨,这些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必介意就是了。”张三行笑道。

    说了一会儿话,李月茹便连连咳血。

    张三行见状,也不以为意,知道这是自己的符箓和画的印记产生了作用,在磨灭李月茹体内那个不好的东西。

    每当李月茹咳出一口黑血后,李月茹虽然脸色更加苍白,但是身躯却也渐渐有了活性,四肢也能够微微动弹。

    一旁的王倩见到这一幕,欣喜不已。

    她对于李月茹越来越苍白的脸色也不担心,知道这是因为咳出了太多的毒血,导致失血过多罢了。只要事后好生调养,就能补充回来,不是什么大问题。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李月茹也基本上恢复了肢体行动,能从病床上起身。

    虽说此刻她走起路来还有些打晃,但也影响不大。

    王倩见到这一幕,喜极而泣。

    “小倩,你受苦了。”

    李月茹一把抱住王倩,不停抚摸着王倩的脸暇,抚摸着王倩的秀发。

    “妈妈,我不苦。现在您的病好了,我们又回到原来的样子了。”王倩笑道。

    张三行看着她们母女诉说了一阵,笑道:“好了小倩,刚刚我磨灭了阿姨体内的印记,想必也惊动了他们。为了防止他们逃离,我们该去找找那个害阿姨的人了。”

    “嗯!”

    小倩应了一声,从李月茹怀里挣脱了出来,朝着门外而去。

    张三行顺手拔下了李月茹几根枯白的头发放在罗盘中,也出了门。

    八卦罗盘先前捕捉到了凶手的一缕气机,此刻李月茹的头发一融入其中,罗盘指针立马在不停的转动着,指明方向。

    张三行带着小倩,依照罗盘指示方向,一路追了下去。

    约莫走了半个来时辰,罗盘上那一缕枯白的发丝全部崩碎,指针突然停止不动,不能指明方向。

    “哼,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糊弄?”

    张三行冷笑一声,取了王倩数滴精血,延续李月茹的气机,继续追踪了下去。

    王倩和李月茹乃是母女,血脉相通,依靠秘术可以相互沟通一缕气机。

    对方在张三行打散李月茹体内的印记时,也知道有高人出手了。急忙掐断了和蛊术的联系,斩断一切。

    然而,张三行也并非普通道门高手,既然先前已经扑捉到了一缕气机,现在又有被害人女儿在旁,哪里还有让对方逃脱的道理?

    气机斩断,那就续上罢了,又不是什么大事。除非对方的实力高深莫测,能够强行镇压一切,如此方可让张三行无法追踪下去。

    还在找”尸道天下”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