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九十二章 散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三行一听李博教授的问话,立马皱起了眉头,细细斟酌了一番。

    “李教授,至于尸皇真身究竟在何处,天下没有一个人知道。但是,根据种种迹象表明,你见过尸皇分身,和他打过不少交道。

    或者换一种说法,你见过他控制的那个人。至于具体是谁,你印证一下当前龙炎国的形式,我想你应该能够猜出他现在有什么身份。”

    “嗯?”

    李博教授闻言,顿时一愣,随后便也仔细琢磨了起来。

    “我见过尸皇分身?和他打过交道?印证当前龙炎国的形式?”

    李博教授喃喃自语着,背负双手来来回回不停的走动。

    随后,他忽然灵光一闪,眼皮子一阵猛跳。

    他猜到了一个可能,或许就是此人。

    他是考古专家,对于龙炎国一些神秘的人和事有一定的了解。知道在某些时候,若是有妖孽鬼怪之辈为祸人间,那么必定会有一些传说中的高人出来荡平一切。

    但是现在很反常,尸王肆虐大地,百姓饱受苦难。然而,那些传说中的高人都一个个避祸不出,神龙见首不见尾。

    对于这么一个情况,他立马想通了其中的关键点。知道这是因为那些高人受到了压制,这是那些高人所属的势力受到了压制。

    然而,现在龙炎国举国上下都在严厉打击道观寺庙,查封一切有关鬼神的活动。对于这一点,李博教授立马和尸皇联系了起来。

    想到这,李博教授带着一脸骇然之色看着张三行,用手指了指天,其中意思显而易见。

    张三行见状,不可置否点点头,沉声道:“应该就是他了,也只有他才有这么大的能力全面压制道门高手、佛教高手、蛊术高手等等一切高手。如果他不是尸皇真身,那么他必定是尸皇控制的人,或者说是尸皇分身。”

    “真是他?这不可能吧?我见过他许多次,和他打过不少交道。此人心系天下,扶佑苍生百姓,他岂会是尸皇?”李博教授不可置信道。

    “呵呵,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张三行轻轻摇了摇头,笑道:“伪装嘛,我也会。李教授,你想想,如果不是他,三教九流七门八道岂会被压制的龟缩山门不出?历朝历代,这种情况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吧?且他以前之所以对百姓不错,那是因为他也要吸取百姓的信仰,需要凝聚浩然正气。

    当他不再需要这些东西的时候,他自然要灭杀百姓,榨干百姓身上最后一点对他有用的东西,那东西就是天下所有高手都需要的生机。”

    李博教授听到张三行这么一个说法,愣了一愣,有些发蒙。

    过了许久,他才叹道:“哎,老了,老了。孤身一人,无儿无女,有何可惧?三行,不管是不是他,你们去苗疆暂且避避也是好的,免得一时不慎白白身死。至于我,呵呵,人老了,也没什么好眷恋的了。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去了,我且返回皇都瞧个明白。”“您要回皇都?”

    张三行闻言,眉头一皱,有些踌躇。

    思虑了半响,回道:“李教授,你是一个普通教授,寿元也没多少。至于浩然正气,想来尸皇和那些大成尸王也不屑掠夺你的。

    只是皇都必定隐藏无数尸王,且还都是威势惊天的存在。他们虽然看不上你的寿元,但是你的身体他们却用得着。若是一个不好,难保他们不会将你击杀,让你以大儒正气走入尸道,炼成一个盖世凶尸王。

    对于尸王而言,你有足够的信仰,也有足够的阴德,因此像你这种人最容易被引入尸道。李教授,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呵呵,这有什么好考虑的?三行,你且放心吧。我虽然不修习异术,但对于散去我以前所凝聚的阴德,我还是略知一二。”李博教授回道。

    “这”

    张三行闻言,立马知道李博教授是打算做一些伤天害理之事,抵消自己以前所做的好事,散去自己一身功德和浩然正气,重新化为一个普通人。

    略微想了想,张三行默然点点头,回道:“也罢,既然李教授你已经有了主意,那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散去功德的时候,还望李教授你慎重行事。

    莫要一个不慎,平白遭受小人刁难之苦。还有,你此去皇都,虽说尸皇不会对你动手脚,盖世尸王也不会对你做手脚,但难保那些小鬼头不对你做手脚。因此我需要磨灭你一部分记忆,以保大家的安全。”

    “呵呵,这是应该的。一个人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东西是不好,你且动手吧。”

    李博教授全身放松,心如无物,静等张三行施展秘法,磨灭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

    其实他也有这个担忧,盖世尸王手段不同凡响。要是他们利用秘术入侵自己识海,查探自己知道的秘密。如此一来,岂不是相当于自己扒光了衣服给别人看,没有一丝一毫秘密可言?

    在以往,李博教授倒是无所谓,反正他也不知道什么尸道秘事。但此刻不同,他知道张三行一些底细,知道和张三行有关联的人。

    如此,若是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得知了这些事情,那将会对张三行等人带来一些难以预料的危害。

    对于张三行也是尸王,李博教授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感心理。人有好人和坏人之分,尸王也有此等分别。只要不是穷凶极恶之辈,李博教授也懒得理会那么多。

    看到李博教授已经做好了准备,张三行也没耽搁。伸出右手在李博教授胸膛画了一道神符,打入了一道尸气,直冲李博教授命魂,斩断他一些不该存留的记忆。

    过了半响后,张三行复又思虑了一阵子。

    屈指一弹,从自己的中指弹出三滴血珠,打入到了李博教授天魂和地魂以及丹田当中,沉声道:“李教授,您是有大功德之人,且已经年过八旬,不应该再遭受一些非人之苦。我实是担忧你日后难保没有那等灾祸。

    因此,我刚刚打入你体内的三滴本命血珠可助你在一定的时候做出一些选择。若是真到了那种不好的境地时,你可在心中默念我的名字三遍,而后加念一句“天尸无上,尘土归天。”如此,你便可以自我了断,无需遭受折磨。”

    李博教授闻言,一阵大喜,回道:“多谢了!”

    言罢,他大步朝着皇都方向而去,没有丝毫眷恋和不舍。

    此刻他的记忆里,已经没了这次在川田县之事,也没了张三行是尸王之事。在他存有的那些记忆里,只知道张三行貌似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懂一些小本事。至于汪儒平等人,他的记忆里也没多少和张三行有关联的事情。

    总而言之,张三行此举,只是简单磨灭了一些不应该存留的东西,对于一些正常的记忆,张三行并没有全部斩断,免得全部斩断后,反而招惹别人生疑心。

    汪儒平看到李博教授已经离去,凝视了李博教授单薄的背影一阵子,叹了一口气。

    “哎,李教授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又两袖清风。像他这种人,本来应该是儿孙满堂,学生遍布天下。但那里料到,此刻的他也不过是一个孤家寡人罢了。名望,地位,金钱,真的是最好的东西吗?”

    说完,他缓缓收回目光,对着张三行笑道:“张老弟,我老婆儿子早在一个多月前就被我送到苗疆我姑姑那里了。既然我们这次要去苗疆,那我先和我老婆说一下。如此,也可让他们做些准备,免得我们仓促前去,她们没有备下一些必需品。”

    张三行闻言,心神一动。

    对于汪儒平名义上的姑姑明月圣姑,他一直都不敢直面相见。且他冥冥之中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觉得自己这次去苗疆,似乎有种很重要的东西将要出现,关乎到自己今后一生。

    此刻听到汪儒平这话,他立马条件性反射阻止了下来,急忙道:“不,汪老板,不用这么急。反正我们还有一段赶路的时间,不必如此匆忙。

    我们就这么几个人,也不需要她们准备什么东西。且若是我们突然出现在她们面前,想必还能给她们一个意外的惊喜呢。”

    张三行说此话,其实也是他自己没有准备好怎么面对碧落圣姑。他和碧落圣姑之间并非简单的结拜兄妹之情,而是发生了一件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张三行自问自己可以不在乎任何外人,可以任意击杀别人,但是对于和自己有过亲密相处的碧落圣姑,张三行始终难以忘怀。

    那是一段很突兀的情缘,也是一段没有丝毫外物干扰的情缘。不应该,也不能轻易忘记,那件事深深烙印在了张三行心底深处。

    汪儒平闻言,也没多想。

    他并不知道张三行和自己名义上的姑姑有情缘纠葛,他只知道张三行和碧落圣姑关系极好,是结拜兄妹。

    现在听到张三行这么一番话,说是要给她们一个意外惊喜,笑着回道:“呵呵,这样也好,这样也好。意外惊喜嘛,总得要意外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