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九十五章 碧落圣姑的变化
    张三行一听这话,哪里还不知道对方是想探探自己的底细?

    想了想,回道:“道友所说不错,最近中原是出了许些大事,特别是在湘西地带,更是尸王尽出,尸毒瘟疫弥漫。这次我急忙前来明月族,乃是请明月族前辈出山相助。且不日就要召开三教九流七门八道盟主大会,我奉师命请明月族前辈前去磋商此事。”

    “哦?是这样啊?不知道友师门是?”

    “天道门!”

    张三行漫天胡诌道:“龚道友,前些时日我梦掌门联合其余六门六子在湘西大战尸王,不幸受到尸王围攻,六门前辈皆都受伤不少。我师父听说明月族至宝天地灵露拥有救死扶伤肉生白骨之效,我天道门掌教急需此物疗伤,以应对即将到来的灾劫。”

    “什么?还有这事?”

    龚半仙也只不过是个结丹后期高手罢了,对于那些顶尖高手之事,他了解的也不是太过详细。

    现在听到张三行这么一番胡诌,脸色大变,急忙道:“即是如此,道友可速去明月族。还有,最近我听闻沙祺族有些不太平,道友若是可以的话,尽量不要从他们寨族腹地穿行,免得遇上麻烦。”

    张三行闻言,一阵大喜,连忙道:“多谢道友相告,此次尸王声势浩大高手众多,道友也可早作防备,以应对不测。”

    言罢,张三行却是没工夫瞎扯下去了,急急忙忙和汪儒平等人朝着前方赶去,不再久留。

    反观龚半仙,当他看到张三行一行众人已经远去后,也同样急忙朝着寨族而去,要向寨族高手汇报此事。

    “张老弟,你刚刚为什么说你是天道门的人?”汪儒平问道。

    张三行闻言,苦笑道:“汪老板,老实说,我也就对那个什么天道门稍微熟悉些。至于其他门派,我虽然听说过名头,但我也没见过他们门派当中的几个高手。反倒是天道门门主梦若尘,我见过他几次。

    且我刚刚那话也没有太多虚言,梦若尘的确受伤不小,想必那个龚半仙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只是他刚刚说的沙祺族最近不太平这事倒是要好生考虑了。”

    “考虑什么?”汪儒平问道。

    “当然是考虑那些不太平的事到底是什么事了?”

    张三行默默盘算了一阵子,回道:“按理说,黑帧族和中原交接,就算苗疆有不太平的事,也应该是他们黑帧族才对。那个什么沙祺族更在里面一些,如此他们又是哪里来的麻烦?且苗疆各处势力素来不可其他道门有什么纠缠,如此说来,这事岂不是怪哉?”

    “呵呵,这有什么好想的?等我们到了明月族,问问我姑姑他们不就行了?她们就待在苗疆,对于苗疆的变化肯定比我们熟悉,如此我们又何必费工夫去想这些事呢?”汪儒平笑道。

    张三行闻言,顿时被驳的哑口无言。愣了半响,尴尬一笑道:“呵呵,汪老板,你这话倒是实在。既然沙祺族不太平,那我们暂且也没必要从他们那里借道,换个安全一点的路线算了。费些功夫就费些功夫,反正我们又不急于一时。”

    “嗯!”

    汪儒平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整顿休息了一番,复又急速赶路。

    在苗疆明月族,也就是碧落圣姑所在的寨族。自当碧落圣姑离开张三行回到苗疆后,她一开始倒是极为安稳,一直闭关,刻苦修习蛊术和武道秘法。

    然而,这种日子还没过半个月,她复又出关了,脸上说不出是喜还是忧的神色,时常一个人遥望东方,一看就是一整天。

    似乎有什么事令得她心烦意乱,无法静神去修行,自己一个人也无法处理这些事。

    如此这般,又是半个月过去了。直到汪儒平的老婆碧青燕带着她的儿子来到碧落圣姑跟前,碧落圣姑才微微好了许多。

    不过自那以后,她却是再也没有修行过蛊术,只是偶尔练习一下武术,将大部分精神放在了练习弹琴和书画女红之上。

    只是不知为何,她没有花什么心思去练习武术,但她的武术境界反而增长神速,境界极高。

    若是武术也依照尸道七重境界划分,此刻她的武术境界最起码达到了绿尸王巅峰境界。

    碧青燕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堂妹是怎么回事,竟然不修行蛊术,反而做一些普通女人做的事情,她很是疑惑。

    抽空问过许多次,但都没有问出什么名堂。对此,碧青燕也没再理会这些事。

    这日,碧落圣姑又是一个人站在高山之巅,遥望东方,双眼朦胧。

    随后,弹奏了一阵古琴。

    优雅而又充满无奈之感的琴音回荡在山谷之间,久久不曾散去。这些琴音透发出一个巨大的矛盾心理,似乎再向人宣告,弹奏琴声之人此刻面临着一个为难的抉择,不知道该如何取舍,犹豫不定。

    弹奏了许久,碧落圣姑提起放在一旁的古剑,伸出芊芊玉手,一阵抚摸。

    她抚摸的这柄古剑实则是两柄古剑合一,就如同君子淑女剑,是一对宝剑。其中有一柄古剑上刻有三个醒目的大字,名曰:“碧落剑!”

    这两把剑虽然看起来非常古朴,但是那三个字明显是后来雕刻上去的。至于另外一柄古剑,什么字迹也没有。

    碧落圣姑将两柄古剑分开,取出碧落剑演练了起来。

    铿锵,铿锵!

    轻轻一震碧落剑,这柄古剑立马释放出无穷无尽的杀气。直冲九霄,威压天下。

    “哎,神剑啊神剑!我得到你,到底是我的幸运还是你的不幸?”

    碧落圣姑轻叹一声,一挥手中长剑,一道刺目剑光激射而出,将不远处的一座山崖削落。

    “咫尺天涯,千山万水!”

    轻喝一声,碧落圣姑身影化作一道长虹,像是凌空飞起一般,尽情演练剑法。

    随着她每道剑光冲出,碧落圣姑所处之地立马裂纹密布,像是龟裂了的瓷器一般,看得人触目惊心一阵胆寒。

    在碧落圣姑练剑之地的下方,有四个中年人和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眼睛一眨不眨看着碧落圣姑。连连点头,一脸喜意。

    随后,那位老头笑道:“呵呵,看来以前倒是我小看碧落这个丫头了。没想到她进步如此神速,已经领悟了剑心,触摸到了真正的宗师境界。想来她凭借此等剑法,足矣无惧假元后期高手了。”

    四个中年人闻言,也是笑道:“族长,也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碧落她回到族内后,短短不到两三个月就能有如此进步。在以往的时候,我还以为她以后的成就最多也就止步在这个境界呢。现在看来,剑道通神之境,她也是有机会触摸了。

    不过她剑道虽然了得,可是蛊术却没有丝毫增长,不符合我们苗族正宗**了。”

    “什么正宗不正宗的,只要自身实力强,哪一种还不是一样的?若是她达到了剑道通神之境,又岂会惧怕化道、合道高手?力量才是根本,其余一切都不重要。”

    老头捋了捋白须,看了许久,有些疑惑的道:“只是不知道碧落此刻犹豫的是什么,她的琴声已经和剑法相互融合。剑道即是琴道,在她的琴声中,她此刻似乎遇到了瓶颈,遇到了一件不好下定决心的事情。想来只要她突破了这个瓶颈,那她也就真正踏入到了宗师境界,可以匹敌真元高手。”

    四位中年人闻言,一阵沉默,都在思量着。

    随后,有一位中年人道:“我们明月族虽说蛊术高手不少,但是对于剑道,却没有几个可以和碧落相媲美的。至于她现在究竟是遇到了什么问题,这事恐怕我们也解决不了,需得她自己去领悟琢磨了。

    族长,暂且不说碧落之事。我前些时日听闻沙祺族似乎来了许多高手,隐隐有种要争夺地盘攻伐他族,占地为王之事。不知族长您对此事如何看待?”

    老头闻言,原本一脸笑容之色立马沉了下来,双眉一阵颤动,冷声道:“哼,还不是那些心底不甘寂寞之辈搞得鬼?这事我前些时候也注意到了,有阴阳鬼派参与其中。

    最近中原不是很太平,七门八道都遭受到了重创。俗话说唇亡齿寒,若是他们那些人不敌尸王,被尸王剿灭,那我们苗疆也肯定要受到波及。这次沙祺族又有许些变化,想来也和这些事脱不了干系。”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该如何行事?”中年人问道。

    “暂且按兵不动!”

    老头来来回回走了许久,有些难以下定决心,回道:“先打探清楚具体情况再说,若是他们真的和尸王有联系勾结,那我们再做打算也不迟。还有,离中原盟主大会也没剩多少时间了,你趁着这个功夫,领一些人出去走动,顺便带上那些东西。这次盟主大会,我们也要去。”

    “什么?我们也去参加那个盟主大会?”

    四位中年人闻言,大吃一惊,连忙道:“族长,不可如此。一旦参加了那个大会,那么我们在今后很难脱身出来啊。就算以后我们不和尸王对敌,但是尸王也必定会找我们麻烦。此刻那个尸皇已经是天下无敌了,若是此刻我们去参加大会,那岂不是?”

    “哼,岂不是什么?”

    老头冷哼一声,眯着眼睛道:“一方独大终究不好,此刻尸皇之所以还没有彻底展现神威,那是因为他还没有足够的把握攻破三教。

    若是他有把握可以灭了三教,那么我们还有存活的余地吗?且这个世上又有几个紫皇高手?若是我们明月族有紫皇高手,那我们自然不用理会这些事。

    你们要记住,在有的时候,我们可以置身事外。但在有的时候,我们必须未雨绸缪。现在的龙炎国,若是没有依附紫皇高手,那将必死无疑。”

    “是,族长!”

    四位中年人闻言,略有所悟。应了一声,各自化作一道青光朝着四面散去,各自前去布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