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九十九章 神剑
    张三行看着碧落神剑上面的“碧落”二字,笑道:“碧落,这是你自己雕刻上去的吧?”

    “恩,是我用本命心血雕刻上去的。我是神剑的主人,也只有神剑的主人才可以对其进行雕刻,外人难以撼动分毫。

    你还记得当初我送给你的那本武学秘籍吗?这两柄神剑就是那个人铸造的。以前我一直没有取出来,就前些时候你说不喜欢我用皮鞭做兵器,说我没有女人味。所以我才去了那个人的墓地,把神剑取了出来。”碧落圣姑回道。

    张三行闻言,先是一愣,而后笑道:“碧落,那本秘籍我一直都带在身上日夜练习呢。也不知道那人是谁,我越练习越觉得深不可测,竟然不比我天尸三尊差分毫。

    碧落,现在你可以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了吧?若是我所料不错,那个人应该是以武入道,达到了极限。在他生前,最起码也有紫皇境界。要不然,他也打造不出这样的神剑,开创不了那等无双功法。”

    “呵呵,那人是古代的一位名人。你以前猜不出他的身份,现在你看到了他的这两柄神剑,你就猜猜那人是谁。”碧落圣姑俏皮一笑,回道。

    “猜?”

    张三行闻言,刮了一下碧落圣姑的琼鼻,笑骂道:“现在就来考验为夫了?”

    言罢,张三行复又仔细打量着两柄神剑,好是一阵端详。

    “剑有灵,灵有性。这两柄神剑性中透发强烈杀气,想必那人生前应该是一代杀神。”

    张三行细声嘀咕着,在记忆中查找古代有名的杀神人物。

    想了片刻,忽然一个威名赫赫的名字跳入了张三行的脑海。

    这个名字一出现,张三行又是疑惑了,自语道:“不应该是他啊,那人不是绝情绝性吗?他怎么会铸造这样一对鸳鸯神剑呢?且他编著的功法里面也不符合他的性情啊?”

    听到张三行自语声,碧落圣姑带着诧异的神色看了一眼张三行,问道:“这么快就有眉目了?”

    “那是,我是你男人,岂能那么没水平?”

    张三行傲然应了一声,有些不肯定的道:“碧落,眉目是有一点,只是我也不太确定。”

    “哦?那你且说说是谁。若是猜出来了,我有奖励给你。”碧落圣姑笑道

    “什么奖励?”

    “你先猜!”

    “”

    闻言,张三行也不废话,回道:“有点像初秦那个盖世凶神,只是传说那人是一介普通武夫,且又没啥性情,就知道sha ren,完全是一个魔头。现在这两柄神剑明显透露出一个重要讯息,那就是铸剑之人是个痴qing ren,情谊深重,就这点我很不明白。”

    一听这话,碧落圣姑微微一笑,回道:“传说之事岂能当真?那人有一个ai ren,名曰“神姬”,乃是他君王母亲的mei mei。那位君王因为身份问题,所以才毁灭了这些事情记载,没有流传下来。

    这事我也是从他的墓穴里才得知的,那人当年东征西战杀戮无数所向无敌,完全是被那位君王给逼的。他若不取胜,那么神姬就得死。至于为何没有流传他是一位超级武道高手,这也是因为那个君王之故罢了。”

    “真的是他?”张三行问道。

    “恩,你没有猜错。你不见这两柄神剑不用人催动,他也能自主激发无量杀机和煞气吗?除了他,还有谁有如此能耐能够让神剑拥有如此强烈的杀气?”碧落圣姑笑道。

    “呼,果然相信历史就是白痴啊。”

    张三行先是嘲讽一笑,而后满是期待的道:“碧落,这人我已经猜出来了,你该说说什么是奖励了吧?”

    碧落圣姑闻言,低声道:“你先闭上眼睛!”

    “哦!”

    张三行没有迟疑,立马闭上了双眼。

    碧落圣姑见状,俏脸一红,随后从张三行怀里挣脱了开来,朝着张三行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

    “诺,这就是奖励。”

    “啥?这就是奖励?”

    张三行没料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急忙道:“碧落,我还没准备好呢。你再奖励一下,我现在准备好了。”

    “去,想得美呢。”碧落圣姑拒绝道。

    “嘿嘿,不奖励也行,以后有的是机会。”

    张三行轻轻一笑,看着碧落神剑上的两个古朴大字,问道:“碧落,既然你在这把神剑上雕刻了名号,那你怎么不在另一把神剑上雕刻名号?”

    “那把神剑不属于我,它是属于你的,因此名号自然由你来雕刻了。”

    碧落圣姑应了一声,催促道:“张三行,你朝着神剑打入三滴本命精血。而后运转武道秘籍里面记载的真气运行路线,让神剑认主,而后刻上名号吧。”

    “好!”

    张三行闻言,依照碧落圣姑的说法,朝着神剑打入了三滴本命精血,运转真气运行路线,炼化神剑。

    神剑受到张三行真气牵引,立马震动了起来,猎猎作响,抖动不停。

    随后,这把神剑铿锵一声,散发出无边无际的杀气,直接笼罩了整座山头。

    于此同时,属于碧落圣姑那把碧落剑也在这一刻展现异象,和张三行手中的那把神剑遥相呼应。

    顷刻之间,黑白两色光芒大作,笼罩天地,四周灌木丛林被这股杀气直接绞碎成了粉末。

    张三行见得这么一个动静,惊得砸了砸舌,目瞪口呆。

    “不是吧?我还没催动神剑呢,它就自主激发出了如此强烈的威势?”

    “呵呵,双剑合璧,谁可匹敌?你以为人家杀神的名头是吹出来的不成?当日那个梦如妍小妞那块乾坤令是厉害,但你信不信,只要我和她功力相同,或者说我只弱她一个境界。那么我就能凭借这把神剑直接打碎那枚乾坤令。”碧落圣姑傲然道。

    “信,我信。”

    张三行深表赞同,笑道:“呵呵,我正愁没有好的手段处理一些事呢。我那尸尊神枪威力是不小,可是极其容易暴露我的身份。现在有了这柄神剑,我到是不用再担心了这个事了。神剑蕴含的杀气完全可以掩盖住我的天尸三尊秘法,让我办起事来多了一份保障。”

    说完,张三行双指合并,指尖鲜血滴滴落下,在神剑上不停的游走着。

    不出片刻功夫,张三行手中那柄神剑上立马多了两个字。

    这两字正乃是“三行”二字,和碧落圣姑那柄神剑上的“碧落”二字相互对应。

    “三行剑,碧落剑!各有其主,情缘一生。”

    见到张三行完工,碧落圣姑满意点点头:“张三行,这柄“三行剑”以后就归你了。我有碧落剑相助,且心结也已经打开,武道之路畅通。等日后我达到了紫皇境界,我们双剑合璧就可以挑战任何高手,无惧天下。等到了那个时候,我陪你一起杀上三教。”

    “嗯,你有神剑护身的确可以无惧一般的高手。如此,你在苗疆安心养胎也是极为安全。”

    张三行拉着碧落圣姑起身,并肩而立,笑道:“碧落,孩子这事全靠你费心了。我不能在这里待很长时间,我需要去寻找叶紫。

    我一天不找到她,她就危险一天。且没多少时日七门八道三教九流盟主大会就要召开,我也需要过去看看情况。所以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有事就施展心灵秘法和我联系。”

    “这事你放心,我们的孩子我会照顾好。且我也不会让他那么快降生,我会尽量压制他成长,免得我们因为他都不好行事。”

    说到这,碧落圣姑又是笑道:“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想来汪儒平他们也等急了。”

    “呵呵,让他们等着去吧,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们慢慢走,看看风景再说。”

    张三行拉着碧落圣姑,借助星光漫步在丛林高山之间,郎情妾意,谈笑风声。

    在苗疆明月族腹地大本营,碧青燕带着众人来到族内相互交谈了一番之后倒也停闲了下来,静等张三行和碧落圣姑归来。

    可是他们左等,等不来张三行两人。右等,等不来张三行两人,心里有些急躁了起来,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事。

    这时,小倩却是嘟囔道:“张大哥不会有什么事吧?”

    “切?这里是明月族,又不是湘西,他能有什么事?”王嫣然回道。

    王倩闻言,又道:“既然是这样,那他怎么还不回来?莫不是他离开了苗疆,自己一个人回去了?”

    “不会,他最起码在离去之前也会来看我们一眼。我看他此刻定然是没这个闲心思搭理我们。属于典型的有了qing ren忘了朋友,重色轻友。小倩,我看我们也别等了,还是洗洗睡吧。我估计他今晚不会来了。”

    王嫣然本来就怀疑张三行和碧落圣姑之间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此刻看到都到了半夜时分张三行还没回来,更加认定心中的想法。认为张三行和碧落圣姑两人不晓得到哪个地方鬼混去了,或者是张三行在碧落圣姑的温柔乡里忘了其他外事了。

    “什么?有了qing ren忘了朋友?”

    小倩还没回过神来,汪儒平和碧青燕却是面面相觑。

    特别是碧青燕,她也一直觉得碧落圣姑最近很是不正常。放着好好的蛊术不去修行,反而天天没事练琴练女红之类的东西,她觉得碧落圣姑定然有心事。

    现在听到王嫣然这么一说,觉得有这个可能。

    “不会吧?姑姑和张老弟是结拜姐弟,他们岂能有这回事?王xiao jie,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汪儒平不怎么自信的道。

    “有啥不可能的?结拜姐弟而已,又不是真的姐弟。且若是他们没事,那他们怎么还不回来呢?”王嫣然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