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零四章 正中下怀
    “嘭!”



    吸干了精血,夺了元丹,拧下头颅后,张三行将他的尸体随手抛到了远方,传出一阵沉闷的声响。



    随后,张三行又是将目光瞄向了另外一个高手,双眼乌光迸发,有种要立马击杀了此人的冲动。



    一言不合就杀人、放血、吃肉、拧头颅,张三行将尸王本质演绎到了淋漓尽致,露出了凶狠的爪牙。



    张三行本来就是尸王,本源浑厚,压根就不需要转化掩饰。此番他捏死一头结丹高手,根本不需要花费什么力气。



    只有绿尸王境界以上的高手才可以和现在的张三行过招抗衡,绿尸王以下高手是万万不可能挡得住张三行一招之力。



    当然,在中原地区他或许还不敢这样行事,不敢这般施展尸王神通。但在沙祺族,张三行却是没了顾忌。



    此刻的沙祺族是以尸王高手为主导,不用怕什么所谓的正道高手前来寻找麻烦。



    另外一个守门高手看到张三行冰冷的目光向着自己透射而来,立马吓的魂外飞天,胆寒不已。



    想着刚刚和自己有说有笑的同门就这样死的干干净净,他也就是因为说了一句本分的话就被张三行给利落击杀了,他的心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下体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湿透,传出了一股腥臊的味道,颤颤巍巍对着张三行祈求道:“别,大王,别杀我”



    “哼!”



    张三行闻到这股怪味,瞄了此人一眼下体,露出了一脸鄙视之色。抬手一掌,将此人震飞了数十丈远,随后才大步踏入到了沙祺族,寻着主殿方向而去。



    “咕噜,咕噜”



    看到张三行没有击杀自己,此人猛地吞了吞口水,大出一口气,浑身松软瘫倒在地。喃喃道:“看来下次碰到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多言,不能盘问,直接放行。尸王,果然是太过霸道,太过毒辣。”



    在此人心中,张三行不知不觉间就给他种植下了一个深深的烙印,是他一辈子磨灭不了的阴影。哪怕是他日后机缘逆天达到了紫皇境,他都永远不会忘记今日的事情。尸王,永远都是太过凌厉霸道,不能招惹,不能触碰,一旦见到,必须要退避三舍。



    不过张三行却是不管此人心中有何想法,一个蝼蚁罢了,自己没有必要在乎对方有何感受。



    蛮横冲进了沙祺族,一路再无其他人盘问张三行来路。都把张三行当成了和自己沙祺族合作的某个大人物后辈高手。



    毕竟若是外人,肯定要被拦在自己沙祺族大门口,万万不可能进的来。



    穿过许些别庭院落,问过一些沙祺族民众,张三行来到了主殿不远处。



    然而,当张三行一接近主殿之时,他就听到了一些高手的质问声。



    “什么,还有这事?”



    一位中年人发出了沉闷的质问声,声音浑厚而又响亮。



    “族长,这事千真万确。刚刚族人来报,说是有一个尸王强闯我们沙祺族。并且击杀了一位守门高手。



    另一位活着的守门高手说那个守门高手也就是根据规矩行事,问了一句话,说了一句话。那个尸王就突然下了杀手,吸干了那人全身精血,击杀当场。”一位弟子禀告道。



    “来人是个尸王?”



    中年人眉头不经意间皱了皱,沉声道:“那人问了什么话?又说了什么话?”



    “他就问了一句,站住,你是什么人?说了一句,呵呵,还请大王稍待,待我前去通禀。就这两句话,那个尸王就说蝼蚁一般的人物不应该阻挡他的脚步,蝼蚁一般的人物不应该对他盘问。于是他就下了杀手将族人击杀在了门口。”年轻人如实禀告道。



    “就这两句?没有别的?”



    “没有别的,就这两句!”



    “恩,这事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族长!”



    年轻人应了一声,退出了主殿,办理其他事宜。



    待到此人走后,那位中年人才面露难色,对着大殿其他人问道:“诸位,这事不知你们如何看待?”



    说完,他又是对着另外一个身穿盔甲的中年人问道:“高平将军,根据下人禀告,说来人是你尸道中人,不知这事您打算?”



    在这个大殿中有不少人马,约莫四十多号人,有道门高手,有正宗苗疆高手,有尸道高手,也有一些魔道高手等等,服装各异,神态各异。



    这些人都是各方势力的代表人物,道行高深,实力深不可测,最低水平也有假元境界,他们都是前来和沙祺族族长商议事情。



    至于这个中年人他乃是沙祺族族长,足足拥有真元中期水平,属于顶尖高手水平。



    现在众人听得此人问话,皆是心神一动,眉头上扬。



    不过他们并未回话,而是在心中默默盘算着一些其他事。都觉得这个突来的尸王貌似太过嚣张了些,其身后必定有所依仗,要不然断然不会这般鲁莽行事。



    且凡是有一些道行的尸王也不是什么白痴笨蛋,反而相当的有智慧。他们才不相信这个突来的尸王脑子被门给夹了,特意跑来送死。对于这点,他们心中非常有数。



    现在沙祺族守门高手就说了两句很正常的话语就被突来的尸王给杀了,说是蝼蚁一般的人物不应该阻挡他的脚步,蝼蚁一般的人物不应该对他盘问。对于这些话语,他们心中也是有些不太自然,不想参与其中,怕招惹麻烦。



    被沙祺族族长重点询问的那个高平将军,他乃是尸王一方势力代表,拥有绿尸王巅峰境界,可以微微匹敌初期真元高手。



    当然,他并非尸王领军人物,而是一个普通角色罢了,在尸王阵营中,相当于稍微有点层次地位的高手。



    这次众多尸王来到沙祺族,和沙祺族进行合作,他们并未隐瞒身份,直言表明自己是盖世尸皇所属,展露出了不惧九五至尊龙气的威势。



    沙祺族族长正是因为确定了这点,才对这些尸王深信不已。



    盖世尸皇凶威太过强盛,就连三教九流七门八道都被他逼的不敢出山。沙祺族族长想到尸皇竟然会和自己合作,大喜过望,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甘愿充当尸皇的马前卒,替尸皇办事,图谋苗疆。



    此刻,这头名叫高平将军的尸王听得沙祺族族长询问,也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并未立即回答,在心中默默思量着这件事情。



    俗话说天下尸王本是一家,本质都是死人,和活着的高手有不可逾越的隔阂。



    现在高平将军听到自己尸道当中的人马嚣张行事,看到沙祺族族长貌似有点想大动干戈,他条件性反射就想将这件事阻挡下来,不想让突来的这个尸王被人击杀。



    要是这个突来的尸王被沙祺族族长击杀,此事万一传了出去,那自己也就大失颜面。天下高手必定会说自己连同道中的一个尸王都保护不住,被人击杀在眼前,大为不妥。



    想着自己乃是尸皇人马,携带尸皇威严,代表尸皇一部分意志,自己万万不能使得尸皇威严有所损伤。



    微微思虑了片刻,高平将军笑道:“呵呵,聂荣明族长,此事我看无需大动干戈。我尸道一脉高手本来性子就急,容不得他人指手画脚进行盘问。



    现在他狠辣击杀了你族高手,想来也是因为他这个性子的缘故。且你也清楚我们尸王一些特性,因此这事我认为等我们见到了他之后再做商定也不迟。



    再者,若是你想报仇将那个尸王击杀在了此地。要是那个尸王身后也有一些超级高手撑腰,对你族进行复仇,如此一来,岂不是事情越闹越大,不利于我们行事?



    且天下尸王多不可数,其中实力高深之辈层出不穷,并非所有尸王都归属于我皇。这事要是一个没处理好,那将牵连一片,我看这事需得好生考虑才是啊。”



    “这”



    沙祺族族长聂荣明一听这话,眉头皱得越发的厉害。



    他哪里还能听不出这头高平将军尸王话里的意思?知道高平将军这是要保那个突来的尸王一命,不想有人在他面前击杀尸王。



    且就算要行动,也得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万万不能传出去。



    心中急速思量了一阵子,聂荣明也觉得这事有些难办。



    尸皇一脉高手明显不想对此事进行追究,自己沙祺族也不好贸然开罪势力不明的尸王高手。要不然惹怒了一些从不出世的顶级尸王,那真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聂荣明料定自己若是杀了那个突来的尸王,到时候他身后势力万一寻找自己麻烦,这头高明将军尸王肯定不会帮自己。且还说不定反而会相助那些尸王来加害自己,将自己一脚踹到一边。



    “该死的混蛋,你们这是要逼我生生忍受这个耻辱啊。”



    杀是肯定不能杀的,要不然变数太多。但是不杀,自己沙祺族铁定要丢了面子。



    天下高手必定会说自己堂堂沙祺族连一个弟子都保不住,被尸王击杀在了门口,不敢为其出头,颜面扫地。



    “罢了罢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尸王霸道,暂且容忍。等我沙祺族日后夺得了许些好处,实力大进之后再来算算这笔账。”聂荣明心中嘀咕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