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零九章 特别招待【二更】
    时间一晃而过,沙祺族族长聂荣明在安顿陪侍好一些暂未离去的势力代表后,急忙召见了自己沙祺族几个颇有姿色的女弟子。



    这些个女弟子都是沙祺族精心培养出来应对一些特别事情的人物,她们每一个人都几乎断情绝爱,绝对不能和其他一些不相干的人私通。



    除了这方面外,其他限制倒是没有。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这些女弟子比其他女弟子过的更滋润。



    她们唯一的任务就只有这一个,并不需要什么太过高深的道术。只要在媚术领域达到一定的程度,拥有能够让人看一眼就有一种冲动的就行了。只要这点符合标准,那么几乎可以不用再理会其他任何外事,也不用参与其他任何事,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这种人物就好像那些歌舞厅特意培养出来的小姐一般,只需在适当的时候献出自己清白就行。



    当然了,歌舞厅里面的小姐人物肯定比不上这些沙祺族精心培养出来的女弟子,两者不在一个层面。毕竟一个针对凡俗,一个针对世外高人。



    其实不只是沙祺族,明月族也有这样的存在,这种特别的女人是每个势力必不可少的。



    哪怕是七门八道,他们虽说明面上没有,但暗地里还是培养了一些。



    不论尸道高手、魔道高手亦或者道门高手等等,阴阳双修大道始终是这些势力都会选择修炼的法门之一。



    女子纯阴对于这些高手来说都是了不得的宝物,纯阴越浓厚,越能对修道者提供帮助,只有极少数特例除外。



    正如张三行,他上次意外得到了碧落圣姑纯阴,收获巨大,功力增长神速。



    若是他能一直源源不断吸取其他女子纯阴,那么他的功力增长速度绝对比正常修炼要快捷的多。只是这种途径获得的功力在最后关头难以达到巅峰,会有魔障。



    此刻,得到了聂荣明召见的女弟子听得聂荣明布置任务,说明缘由后,她们也没什么反对语言。



    在她们开始修炼魅惑之道的那一刻,这样的任务她们早就预料到了,只是时间或早或晚。



    这种女人虽说下场普遍比较凄惨,成为他人玩弄的女奴,但是也有极少数例外。



    那就是吸取她们真阴之人,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会在那个关头生出爱慕之心,从而善待这些女子。



    凡是得到了这种女人陪侍的人物,基本上不是超级大势力中人就是盖世高手,功力深厚。



    这些女人得到这类人物的爱慕,自然会立马飞上枝头当凤凰,成为高人一等的存在,不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奴。



    现在这些女弟子听明白了聂荣明的讲述,都知道张三行是一个超级大高手的后辈,身后拥有极大能量,且他本身功力也极为高深莫测。



    她们都期望稍后张三行能够看上自己,给自己好处,提拔一下自己,也使得自己成为人上人。



    虽说这种几率少的可怜,但她们还是期盼着。



    张三行在她们眼中,唯一不好之处那就是张三行有尸王身份。



    若张三行是一个正常人身份,估计她们还求之不得这种事情。



    天下所有尸王都精通吸取纯阴之术,简直比佛教欢喜更加神妙。且尸王在吸取纯阴的过程中,绝大多数女人都承受不了尸王尸气,事后必死无疑。



    “族长,您放心吧,我们知道该如何行事!”一位美貌的女弟子对着聂荣明回道。



    她们生在沙祺族,终生都是沙祺族的人。体内流淌着沙祺族的血液,承担着沙祺族一部分将来。



    她们不想无缘无故脱离沙祺族,也不想做叛逆之徒。对于上层长老下达的任何任务,她们都会认真去执行,几乎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当然,若是有意外,那么也就表明她们心地早已不纯。对于心地不纯之人,沙祺族高层人物岂会看不出来?



    既然看出来了,那么又岂会让她存活下去?



    可以说,凡是在培养中存活下来的人,都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之辈。



    “嗯,你们知道了就好。那个张念姬身份不同凡响,或许我们沙祺族在今后可以依仗他身后的势力去发展。且他本身功力也是不俗,以区区初级绿尸王境界就能一招灭杀假元中期境界人物,此等手段那就表明他以后的成就不可谓不大,是属于尸王当中的真正天才高手。



    加上尸皇的人对他颇有好感,保不定他日后会和尸皇拉上什么关系。如此一来,只要我们交好了他,那么我们沙祺族在今后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太大的灾难和危险。”聂荣明郑重道。



    众女闻言,皆是猛地点头,表示心中有数,断然不会出现丝毫差错。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过去吧。或许我们沙祺族的将来,就看你们今晚的表现了。”聂荣明挥手道。



    “是,族长!”



    这些女人总共有七个,像是七仙女似得,分赤橙黄绿青蓝紫衣装打扮。



    七女对着族长聂荣明施了一礼,随即连忙朝着大殿方向而去,招待陪侍张三行,将张三行引入客房歇息,修炼双修阴阳大道。



    没过一会儿,七女到了张三行所在的大厅,看到了正盘坐在椅子上闭目调理尸气的张三行。



    见到这个场景,众女微微一笑,理了理青丝和衣裙,鱼贯而入来到张三行跟前轻声呼道:“张公子,张公子”



    若是此刻有外人在场,听得七女这么一阵轻唤下来,恐怕早已承受不住心中欲火,整个人都要飘起来。



    七女姿色本来就不俗,再加上她们都是处子之身,音嗓并未像那些失去了处子之身的女子一般厚实。



    她们这一阵呼唤,宛如夜莺一般美妙不可言语。让人一听,不由得想入菲菲,配其特别的衣着打扮,何人还能保持什么君子之心?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几句呼唤,她们就将媚术发挥到了极限境界,达到了平常练习的最佳程度,甚至还略有超越。



    正在调理尸气的张三行听得七女呼唤,缓缓睁开了双眼。



    当他看到七女后,并未露出什么吃惊之色,反而非常平淡。



    对于这一幕,他早就意料到了。



    七女见到张三行睁开双眼醒转了过来,七女的领头人,也就是身穿红色衣装的女子笑道:“张公子,我们七人奉族长之命前来引领张公子前往客房歇息,还望公子移步。”



    随后,此女将众女的名号分别给张三行介绍了一遍,熟路一下感情,想在稍后的言语中琢磨出张三行的性子,对症下药,拿下张三行。



    这七女,也就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命名,并未太过复杂。



    张三行听得介绍,淡淡一笑。



    “恩,时间是不早了,也该要去歇息了,要不然明天就没什么精神。”



    言罢,张三行多看了一眼聂紫,留了一个神。



    聂红移动莲步,引领张三行朝着客房方向而去,边走边道:“呵呵,张公子说哪里的话?你实力通天已达化境,别说一晚上的功夫了,哪怕是你不眠不休一年半载的,恐怕也是精神依旧吧?不像我们这些弱女子,若是一个晚上不休息,那真就没什么精神了。”



    七女当中最后一位聂紫看到张三行竟然多看了自己两眼,心中有些激动,小胸脯扑通扑通乱跳个不停,暗暗猜测着是不是张三行对自己有些好感了?



    胡思乱想了一阵子,此女觉得有这种可能,要不然张三行为啥不多看其他六女,偏偏多看自己呢?



    想到这,此女心中有了一个主意,想要进一步确定张三行内心一些想法。



    加快脚步,从最后面穿过其他六女来到张三行跟前,轻轻捋了捋发丝,表露出一副垂柳病西子态势。



    做完这些,此女又在不经意间用自己的胸脯朝着张三行身上靠了靠,诱惑无限,魅力无穷。



    其他六女见状,心里顿时明白。



    这七女从小就在一块修炼,几乎心连心,谁若是有点小想法或者做出一点小举动,其他六女哪里还看不出名堂?



    且张三行多看了聂紫几眼这个动作并未掩饰,其他六女都看在眼里,她们也是在心里琢磨着张三行是不是对聂紫有那么一点点想法?



    其实张三行之所以会多看这位名叫聂紫的少女一眼,并没有那么多想法,唯一的缘由也就是此女的名字和叶紫有些相像。



    张三行刚刚一听到聂紫的名字,忍不住想起了叶紫,如此才多看了几眼罢了。



    七女在张三行眼中也就那么回事,虽说她们姿色不凡,但张三行见过的绝色佳丽又不止一两个。



    别的不多说,就单单碧落圣姑就强过七女,更别提天下第一佳丽上官凝雪了。



    张三行连上官凝雪都能一亲芳泽,如此还哪里有对七女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且张三行也不敢有那些想法,除非他不要命了还差不多。



    上官凝雪可是有言在先,明确要求张三行不能和其他不相干的女人干那种事。如此,张三行自然不敢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