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一十四章 行凶作恶
    “咦?红粉骷髅?你这话倒是和她说的一模一样啊。”



    张三行听得聂蓝说出红粉骷髅,心里微微掀起了一阵波澜。



    当初上官凝雪在棺材里就是施展了红粉骷髅法相,企图让张三行看破红尘,不要在女人身上浪费功夫。



    但那时张三行不仅没有理会,反而抱着上官凝雪显现出来的骷髅身体一阵猛亲,逼的上官凝雪没了办法,不再打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心思。



    思忆了一番当初和上官凝雪在扶桑国靖神山的时光,张三行带着郑重的神色对着聂蓝道:“她不是死人,也不是尸王,她是正常活人!至于她是谁,你没必要知道。”



    “不说就不说嘛,干嘛还板起个脸?”聂蓝哼了一声,十分不满。



    “呵呵,想不到你脾气还不小呢?”



    张三行对于聂蓝露出的不满脸色淡淡一笑,权当没看见,不予理会。



    如此,一行八人浩浩荡荡有说有笑朝着沙祺族外围而去,在这一路上,没有一个人胡乱前来招呼询问。



    此刻整个沙祺族高手都得到了聂荣明的示意,让他们不要过问张三行任何事。免得一不小心惹了张三行,被张三行击杀了也是白死。



    昨天那两个守门高手凄惨的一幕,在昨晚传遍了整个沙祺族高手耳朵。



    那两个高手就是因为多说了一两句话,问了张三行一两个再正常不过的问题。但就是如此,还是被张三行活活打死了一个,下场极为凄惨。



    因此,张三行在整个沙祺族高手看来,他简直就是一个令人发指的恶毒尸王。性情残暴,杀人不眨眼,心底狠辣无常,压根就不能招惹。



    有了沙祺族族长聂荣明下令,有了守门高手活生生的例子,如此又怎么可能有闲杂人敢上来对张三行以及聂紫七女打招呼?除非不要命了那还差不多。



    张三行对此也乐得清闲,没人来烦自己最好,免得自己还要花精力应付一些乱七八糟的事,还要乱扯许多谎言。



    张三行深知谎言一旦说的多了那将很难再说下去,需要无数个谎言去完善前面的谎言,极其容易产生漏洞。



    就这样,在张三行带着七女离开沙祺族的这一路上,除了聂荣明这个族长客套了一番之外,再无他人阻扰。



    一路畅通无阻,一路顺风顺水。



    不出许些功夫,张三行到了沙祺族大门口。



    此刻守卫沙祺族大门口的高手已经补全了,仍然是两位,其中有一位正是昨日那个。



    此人一见张三行,顿时汗毛倒竖,吓得浑身哆嗦。



    他话也不敢说,气也不敢大出,如畏影避迹一般急忙躲到了一旁。生怕自己和昨日那个同伴一样莫名其妙招惹了张三行,被张三行击杀当场。



    张三行的凶名在沙祺族高手心里已经种下了深深烙印,永远挥之不去,除非他们亲眼看到张三行被人击杀,如此方可消除心中这个压抑的精神烙印。



    聂紫七女看到自己族人对张三行畏之如虎,心里复杂难明,有喜有忧。



    忧的是为自己的族人感到一丝悲哀,感到一丝凄凉。就这么一个绿尸初期境界的尸王,竟然能够在自己偌大的沙祺族畅通无阻,无人敢拦,且这个人还是自己沙祺族列入了必杀名单的天尸三尊传人。



    七女都觉得自己沙祺族没落了,成不了多大气候,没有超级大门派那种潜在的气质和素质底蕴。她们觉得自己沙祺族压根就是一个乡巴佬,没见过多大世面。



    想着就这样一个尴尬的情况,自己沙祺族还傻傻的和尸皇手下那些尸王合作,搅风搅雨,乱趟浑水,窥视整片苗疆大地,期望着自己能够一飞冲天,可以匹敌七门八道三教九流。



    聂紫七女每每想到这事都好像是看到了自己沙祺族覆灭的下场,看到了盖世高手一巴掌拍碎了自己沙祺族所有高手,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至于她们欢喜的却是自己已经脱离了这种尴尬境地,和沙祺族基本上没什么关系了。自己依傍到了一个颇具潜力的尸王身上,且这个尸王还是尸道当中可以匹敌尸皇的盖世天尸三尊传人。



    虽说依傍的这个身份不太好,只是女奴身份,但总体来说短时间内最起码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自己以后可以看到更加广阔的天空,可以走出去看到更加浩瀚的世界,能够真正接触到顶级至尊强者,不再是那种懵懵懂懂不知天下之大的傻丫头。



    张三行看到那个守门高手对自己退避三舍不敢上前招呼,立马阴笑了起来,“你给本王过来。”



    “什么?你想干什么?这里是沙祺族,你不能乱来,且我也没有招惹你。”这位守门人颤颤巍巍说道,压根就立身不动,不敢靠近张三行。



    “嘿嘿?没招惹我?”



    张三行见到这样的一个情况,心里又是有了算计。



    想着自己何不借势添一把火,将尸王残暴的秉性强加到这些沙祺族高手身上?



    如此一来,沙祺族高手心里难免会有一个阴影,成不了什么大事。最起码也能微微影响心神,使得他们在以后的乱局中畏手畏脚,无法发挥应有的实力。



    阴笑过后,张三行双眼寒光直冒,双牙一阵搓动,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



    这声音让人一听,立马就知道张三行又是犯了凶性,要行凶作恶杀人吃肉了。



    “谁告诉你没招惹我,我就不能杀你了?本王已经好多时日不曾进食人肉,你们沙祺族也没有这般招待本王。此刻时辰刚好,一大早可以吃顿饱。”



    张三行探出一只大手,尸气环绕,乌云滚滚。这只大手一阵变幻,化作了一只巨大的魔爪,鬼气森森,阴风阵阵,约莫有磨盘大小。



    这只魔爪受到张三行驱使,一下就抓住了那个守门高手,将他牢牢捏在了手心里。



    而后张三行特意用鼻子闻了闻此人,似乎在鉴别这人好不好吃。



    闻了半响,张三行摇了摇头自语道:“唔,没什么灵性,吃起来味道肯定不好。哎,算了算了,就沙祺族这么一个小地方哪里还有什么灵粹般的人物可吃?看来本王还是得抽个空去其他地方寻几个了。”



    说完,张三行幻化的魔爪用力一捏,立马就将此人捏爆在了手中,取出元丹吞了下去。



    此人被捏碎,鲜血立马狂涌而出,顺着张三行幻化而出的魔爪缓缓流淌到了大地,染红了一片,腥不可闻。



    随手杀了这个守门人,张三行也没浪费这人的身体。



    他好歹也是个结丹高手,一生修练蛊术,肉身蕴含不少精华。



    抬手一指,掩盖了本来面貌的尸虫瞬间飞出,密密麻麻。直接扑到了此人尸体上啃食了起来。



    不出许些功夫,这人就完全成了一具没用的烂骨架,被张三行随手丢在了沙祺族大门口。



    杀人,取元丹,吞血肉,手段老辣利落,行云流水,没有一丝一毫浪费精力的地方。



    “啊”



    刚刚安排过来的另一位守门人见到这个场景,立马尖叫了起来,三魂错乱,彻底发疯。



    他被张三行这个举动吓到了,已经没了神智,没了思想,成了一个白痴。



    他双手紧紧抱着头颅大喊大叫,状若疯狂。



    叫喊了一阵子,他又疯狂奔跑了起来,双手拼命扯着自己的头发,直把头皮都给扯破了还浑然不知。



    没一会儿工夫,这人就跑的没影没踪,也不知道究竟跑到了哪里。



    “哼!”



    张三行冷哼一声,十分满意此人的表现。



    做完这些,张三行悠哉悠哉带着七女直朝前方而去



    他感应到了,前方有个人等待自己很久了。



    张三行又在沙祺族行凶作恶,莫名奇妙杀了一个高手,这个消息立马传遍了整个沙祺族。搞得沙祺族众强人心惶惶,心里甚是不安。



    族长聂荣明听得禀告后,同样气得怒发冲冠,暴跳如雷。



    今天死了的这个高手和昨天那个不同,昨天那个因为多盘问了张三行一两句话被张三行击杀,这到还勉勉强强可以说的过去。



    但是今天这个压根就没开口说话,老实的很,这全是张三行自己在胡乱行凶杀人。对于这样一个情况,聂荣明心中怒火直冲三千丈,恨不得立马将张三行击杀当场,出一口恶气。



    然而,每当他这种想法升腾而出的时候,他又想到了昨天在大殿中的那一幕。想到张三行一招击杀假元中期高手,想到张三行身后那个半步紫皇境界的祖母,心中忧虑,不敢动手。



    “哼,你就嚣张吧,要是以后你落到了我手里,我定要你生不如死,永跪万年。”聂荣明阴沉着脸恨声道。



    此刻的他虽然不敢找张三行说理,但并不代表他以后不敢找张三行麻烦。他有大雄心,是条十足的毒蛇。一旦成长起来,必定要反咬所有看不过眼的人。



    实力不足,不能逞强,也不能莽撞,遇到一切不顺之事都要强忍着。对于这个道理,他知之甚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