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一十五章 半路袭杀
    在沙祺族大门一里开外等待张三行的那人并非什么籍籍无名之辈,他正是川懿族派来商议事情的那位代表,名叫郝博通,拥有假元中期境界,也就是相当于绿尸王中期境界。



    此人虽说昨晚也留夜沙祺族一整晚,但他彻夜未眠,脑海里想的尽是张三行的事。非常后悔自己在昨天没有及时表态,惹得尸王心中不快,让自己川懿族和张三行联手剿灭拓跋寨族。



    他担忧张三行会借机生事公报私仇灭了自己川懿族,忧虑不安,揪心不已。



    且他对于张三行说要去自己川懿族走一遭这事更是一肚子疑惑,不晓得张三行去自己川懿族究竟想干什么勾当。



    都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郝博通并不认为张三行会吃饱了撑得没事去自己川懿族瞎逛。



    因此,他在天色刚刚见亮的时候就出了沙祺族,在大门外等候。想趁着清晨的凉风清醒清醒头脑,琢磨张三行有何诡计。



    他身处之地虽然离沙祺族大门相隔有一里左右路程,但沙祺族大门口发生的事他还是感应到了,知道张三行又是无缘无故行凶杀人了。



    见到张三行这般狠辣,郝博通更是倍感忧虑。觉得张三行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凶厉尸王,压根就没有丝毫正常情绪,心理已经极度扭曲了。



    在他看来,哪怕是张三行不乱找自己川懿族麻烦,但若是张三行像和沙祺族这般行事,没事就杀一两个人,郝博通也觉得吃不消,难以承受这样的惨剧。



    带着复杂的思绪,带着煎熬的愁容,带着求佛拜祖祈祷平安的心理静静等待着张三行。



    “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郝博通长叹一声,面色凄苦。



    就在郝博通叹息之间,正朝这边走来的张三行凭借高深尸道神通听得一清二楚,大笑道:“哈哈哈,郝道友何来发此感叹呢?”



    说话之间,张三行带着七位仙女一般的女奴大步来到郝博通跟前,淡笑道:“郝道友,什么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岂不闻我命由己不由天之言?道友一大早就哀声长叹,此举实不可取,实不可取啊。”



    郝博通一见张三行,立马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眉头紧皱不止。



    随后又听得张三行这般言语,自嘲一笑,回道:“你是有充足的本钱敢这样说,我川懿族比不上你尸王高手众多,哪里还有什么我命由己不由天之说?此等言语也只不过是糊弄糊弄那些初出茅庐的小子罢了。



    若你身后没有高手撑腰,你又岂敢如此妄为,肆意屠杀沙祺族高手?正所谓绝对的实力压制一切。你有实力,所以你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或者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在俗世都有成功人士放个屁都是对的,失败人士满腹道理都是妄谈之言,更何况你我这种人呢?”



    “嘿嘿”



    听到郝博通这番言语,张三行轻笑两声,掩饰自己尴尬之色。



    的确,什么见鬼的我命由己不由天纯粹是扯淡,都是糊弄那些热血少年,没有一丁点实质性用处。



    自古以来就有“天要亡我非战之罪”,此话实实在在反驳了那句“我命由己不由天”。



    现在张三行被郝博通一顿回驳,面皮有些挂不住,觉得自己着实扯淡了一些,不具真豪杰气概。



    “郝道友,我也不和你打哈哈了。你心里想着什么,担忧什么,我一清二楚。此地不是长谈之地,待我到了你们川懿族之后再行细说。我昨天也和你说的很明白,让你无需忧虑,因此你实在是没必要胡思乱想了。且胡思乱想又有什么用呢?”



    “嗯,你这话倒是实在。”



    郝博通带着一丝诧异神色看了一眼张三行,笑道:“也罢,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此地离我川懿族也不是太远,依照我们的实力,也就约莫一天多点的功夫足以了。”



    说完,郝博通也不多言,领着张三行一行人穿过曲曲折折的丛林,直朝自己川懿族而去,颇有些从容赴死之态。



    张三行和聂紫七女紧紧跟在郝博通身后,也不理会郝博通这么个人,就当他不存在。自己八人有说有笑,指指点点,宛若游山玩水,观光圣景。



    一晃,众人也从清晨走到了日杆三天。此时正好到了正午十分,阳气最盛,烈日最为耀眼。



    在赶路的这半天时间里,一行九人歇都没歇一口气,走了约莫有几百里路程。



    张三行和郝博通功力深厚,仅仅半日就走了这么远的路程脸不红心不跳,气息格外悠长,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疲惫感。



    反倒是聂蓝七女,她们到底是实力偏弱,道行不足。



    她们先前失了真阴,本就有些虚弱。此刻更是时时刻刻运转蛊术真气游走双腿之间,紧跟张三行两人步伐,因此就这么半日下来,她们已然觉得有些疲惫,香汗淋漓,大口喘着粗气。



    “不行了,张公子,歇息一会儿吧,我们实在是走不动了。”功力最为弱小的聂紫也管不了那么多,丝毫不顾淑女之态一把跌坐在地娇呼着。



    她脸色有些发白,确实是非常疲惫,再也难以承受如此急速赶路。非得要歇息一阵子,调息打坐一番方可继续。



    此女一坐下来,其他五女也是照模照样坐了下来,双手在俏脸旁不停来回扇动着,驱赶热气。唯独聂红没有坐下来,她拉了一把张三行,示意张三行停下来,让自己的六位妹妹歇息一会儿。



    郝博通听到聂紫娇呼,不好自作主张,看了一眼张三行,似乎在询问张三行的意思。



    张三行见状,转头看了看六女一眼,当看到六女脸色都有些发白,闻到一股扑鼻的香汗味,点头回道:“呵呵,倒是我大意了,你们的确不能长时间赶路。也罢,那我们歇息一阵子,反正我们也不急。”



    “这样才好呢!”聂紫急忙道。



    随后,张三行又是对着郝博通笑道:“郝道友,我们就在这里歇歇吧。”



    “嗯!”



    郝博通面无表情应了一声,盘坐在地,双目紧闭,抓紧时间调息,平复刚刚消耗的真气。



    “聂红,你也坐下歇口气,不用太过拘束。”张三行又道。



    “多谢张公子体谅!我代六位妹妹谢过公子。”



    聂红不比其他六女,她是大姐,成熟许多。深深牢记着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女奴,没有丝毫说话的权利,不敢太过造次。



    现在她听得张三行开口,这才紧挨着六女坐了下来闭目调息。



    张三行见得众人都在调息,双目细细打量了一番四方。



    此处四面巨木环绕,荆棘遍野。



    虽说烈日无比强盛,但烈日光芒还是被参天巨木阻挡住了一部分,不至于令得众人在烈日下暴晒。



    只是苗疆大地地势普遍偏高,气体不如中原舒畅。



    众人虽说身处在巨木之下,但还是感觉一阵闷热,并不凉快,和中原大山里头那种凉快感截然不同。



    换句通俗一点的说法,那就是苗疆大地紫外线照射极其强悍,皮肤难以承受。



    正是因为这种原因,苗疆大地普通俗人的皮肤普遍比中原大地普通俗人的皮肤差上一些,少女不如中原大地少女皮肤水灵。



    张三行细细打量了四方一眼,并未发现有什么特异之处,放下了最后一丝防备心理,同样坐了下来。



    “铿锵,铿锵!”



    就在张三行坐下来的瞬间,他背负的那把三行神剑突然在剑鞘里面跳腾了起来,露出一丝寒光,发出一阵阵铿锵之声。



    “咦?神剑示警?”



    张三行背负的这把神剑虽说并未彻底冲出剑鞘,但张三行依旧感应到了这把神剑不寻常之处,感应到了这把神剑露出了一丝杀气。



    “呵呵,看来是有一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前来祭剑了。”



    张三行冷冷一笑,双眼杀机浮现。



    他现在并不惧怕高手前来袭杀,因为他现在完全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不需要分出精力保护他人。



    不像在扶桑国,张三行要顾忌王嫣然的周全,拖住了手脚。



    至于聂紫七女,张三行可不会再犯扶桑国那种错误。且聂紫七女也比不上王嫣然,属于随时可以抛弃的存在。



    此刻的张三行就算不敌前来袭杀的高手,但是要想逃跑那也是轻而易举。即便是有真元高手步斗踏罡封困四周,他都无所畏惧,可以破开阵法逃离。



    只要没有蓝尸王这种级别高手,张三行无惧一切。



    然而,蓝尸王级别高手乃是真正的老祖人物,不到一定的时候这种人物不会轻易出来走动,更不会随意出手。除非张三行泄露了自己的踪迹,暴露了自己是天尸三尊传人的身份。



    张三行通过禁制暗中对七女传音,让她们好生照顾自己,随后猛地站起身对着四方大喝道:“呵呵,倒是本王小看天下人了,没想到还有高手能够躲得过我的探查。尔等既然来了,何必再掩藏下去?”



    呼哧,哗啦!



    哗啦,呼哧!



    张三行的话音传播四方,闻声落地,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冲出来,只有一阵阵清风吹过。宛如张三行判断错了,此处压根没有高手前来袭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