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一十六章 跑路
    “哼,一群鼠辈。既然你们要来杀我,现在却又不敢现身一见,这真是天大的笑话啊。”

    张三行鼓起全身气息,尸气狂涌而出,瞬间席卷八方。

    四周的灌木被这股尸气一冲,纷纷倒塌、崩碎。

    无风自动,长衫飘飘。

    张三行背负神剑冷眼注视八方,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前来袭杀自己。

    且张三行对于有人想杀自己这事也不感觉意外,觉得这很正常。

    自己在沙祺族无法无天肆意杀戮,那些在沙祺族外围探听消息的其他势力探子必定会将自己视为必杀人物。他们必定会认定自己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凶厉尸王,必须要除之而后快。

    且自己明面上还和沙祺族合作,打算搅乱苗疆大地局势,征伐苗疆大地。此举若是还不能引动一些高手前来袭杀,那还真是奇了怪了。

    对于这些事,张三行看的很清楚。

    “啪!啪!啪!”

    “哼,无知的孽障!你以为自己有点小本事就能为所欲为吗?你以为你是尸皇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头小尸王当诛!”

    随着张三行鼓起自身气势,运转尸气。藏身在暗处的高手也不再隐藏下去,纷纷跳了出来。

    他们对于张三行竟然能够发现自己觉得非常意外,暗暗心惊。

    这群人之所以敢来袭杀张三行,自然也有一些本事,无惧张三行。且他们对于隐藏气息一道更是超绝,认为除了一些顶级高手或者拥有一些特别神通的高手外,再无外人可以看穿自己。

    来人总共有六人,皆是身穿黑袍,头戴面具,压根让人看不出究竟是谁。

    张三行看着突然出现的六人,双眼一咪,冷声道:“呵呵,你们倒是很看得起我啊。竟然出动了五大假元巅峰高手,一位真元初期高手。”

    说到这,张三行忽然心神一动,转过头颅对着自己的后方大喝道:“还不速速给我滚出来?莫不是你还真以为我是个白痴吗?”言罢,张三行抬手一掌拍向了自己看中的方向,掌印宛如迅雷,尸云翻滚不休。

    川懿族高手郝博通见到这等情况,看着突然出现的六大高手,满脸惊骇,连忙站起身警视四方,对着张三行问道:“张道友,这是?”

    “哼,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罢了。郝道友,沙祺族想搅乱苗疆,我们身处其中。如此岂有不引动其他高手的注意?现在这群人以为我们是软柿子,都抢着找我们捏呢。”张三行冷笑道。

    随着张三行那一掌拍出,在掌印前方不远处也是立马冲出一团强烈白光,和张三行打出的掌印撞击在了一起。

    轰隆!一声炸响,掌印崩溃,白光消散。

    随后又有一位身着黑袍的高手身影一闪,来到先前出现的六人跟前,并列一排,此人正居中央位置,乃是领头高手。

    张三行看着此人出现,眼皮一沉,凝声道:“真元中期高手?”

    此刻,前来袭杀张三行七大高手中,有两位真元高手,其余五位都是假元巅峰高手。

    此等实力已经是颇为不俗,足足可以比拟一个小型苗疆寨族了。

    有此也可看出对方是对张三行下了必杀之心,一定要将张三行诛杀于此。

    张三行看着对方周身涌动的气息,料定对方不是道门高手,而是苗疆本土高手,冷声道:“你们是哪个寨族高手?”

    “哼,我等来历就凭你这么一头小小的绿尸王也想知道?”

    领头那位真元高手同样细细打量了一番张三行,眯着眼睛道:“嘿嘿,你果然是有些能耐啊。区区绿尸初期境界竟然还能和我对拼一掌,看来你的实力并非你表面的境界那般简单。”

    “哼!”

    张三行冷哼一声,又问道:“你们来此的本意是想杀我一个还是想将我们九人全部诛杀?”

    “一个不留!”

    这位真元高手丝毫不隐瞒,寒声道:“凡是和沙祺族有所勾结,我们都必诛之。好了小辈,现在你也该上路了。”

    “上路?你也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吧?”

    张三行一脸不屑,抬头看了看高空中的烈日,冷声道:“想借助极阳之时压制我的阴气,此等不入流的做派也亏得你们做的出来。”

    张三行伸手一招,掩盖了本来面貌的三行神剑紧握手中。

    随后张三行持着这把三行神剑遥指对方七人,高呼道:“来吧,让我看看你们究竟有何本事。”

    说完,张三行率先发难,舞动神剑,催动尸气朝着对方劈杀了过去。

    对方七人看到张三行竟然还敢率先动手向自己杀来,立马大怒,纷纷喝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找死!”

    话语一落,七人摇动旗幡,催动蛊虫杀向了张三行。暂且将聂紫七女以及郝博通都给忽略了,要先将张三行击杀。

    且在他们动手之间,那两位真元高手立马施展出了只有真元境界才能步斗踏罡的手段,布下封困四方的蛊虫大阵,截断张三行的后路。

    张三行看着自己前方七人分作七个方向围攻自己,立马笑了起来,非常得意。大笑道:“一群白痴,本王高贵无比,岂会以身犯险和你们厮杀?我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待到来日本王再来领教高招。”

    说完此话,张三行剑诀一变,运转一丝天尸三尊**,将尸尊盔甲浮现在自己外衣之内充当防护。随后认准一位假元巅峰高手,化作一道神光冲了过去。

    至于对方布下的大阵,张三行看都没看一眼。

    区区一个真元中期高手,又不是真元巅峰高手。此等人物布下的大阵岂能阻挡的住张三行?

    就连十三尸将,他们单个全力布下的大阵都有些难以将张三行彻底困死。

    缩头乌龟,张三行玩起了这套把戏。

    张三行牢记一点,那就是碧落圣姑说的,千万不要在乎面子,小命最重要。

    此刻对方有七人,且个个都是高手。

    虽说张三行单个对单个厮杀并不惧怕,但是对方一起围攻,张三行自问自己还是扛不住,不敢真的和他们死缠烂打,怕自己尸元耗尽从而无法逃离。

    先前张三行之所以要率先出手,为的就是要让对方分散一部分注意力,化作四方封困自己。如此自己方可趁着一丝间隙,从偏弱的一方突破出去。

    至于聂紫七女,张三行也只能在心中替她们惋惜一声,放手不管。

    张三行选做突围的方向自然不是那两个真元高手所占的方位,而是假元巅峰高手站立的方位。

    那个假元高手看到张三行携带一身尸气、杀气手持神剑朝着自己杀来,心中有些惧意。

    随后此人看了一眼四方,当看到两大真元高手的时候,底气又足了起来。高呼一声,持着手中的旗幡和张三行厮杀在了一起。

    不过很显然,张三行此刻是打算逃跑,而不是单挑厮杀。

    因此在即将接触到此人的时候,他又是手腕一转,携带神剑在毫厘之间避开了此人,没有浪费精力和对方纠缠。

    于此同时,张三行急忙将虚幻步施展了出去,神剑一扫,无边的杀气瞬间遮盖全场,笼罩万物。

    这股杀气是“三行神剑”原本的杀气,先前被张三行封印了起来。

    现在张三行解开了封印,凭借“三行神剑”凌厉杀气,凭借霸道无边的尸气,瞬间就撕裂了大阵一角,冲出了大阵笼罩范围。

    张三行此招的威力足足可以和真元初期高手相媲美,可以在三两招之间斩杀假元巅峰高手。

    当然,在张三行逃离的瞬间,两大真元高手也发现了不对。急忙朝着张三行的后背拍出两掌,要震断张三行的尸气运转,将张三行给拦截下来。

    张三行在冲出大阵之后,他感应到了自己身后两大真元高手朝着自己的后背心劈出了两掌。

    对于这两掌劈来,他也不闪避,只管向前奔跑。

    “孽障,亏你先前叫的凶狂,原来也不过是个缩头乌龟。”那位真元初期高手高呼道。

    至于那位真元中期高手,当他看到张三行竟然不闪不避硬抗自己两掌,顿时冷笑了起来:“无知小辈,竟然不闪避,你以为你浑身都是铁打的吗?”

    嘭!嘭!嘭!

    毫无疑问,两大真元高手劈出的两掌顺利打在了张三行的后背心上,发出了一阵隆隆作响之声。

    只是令两大真元高手意外的是,自己劈出的两掌竟然没有将张三行打翻在地。对方只是停顿了不到半秒钟,而后又急速飞离而去,就好像压根没受到什么伤害,像是穿了防御力无双的金丝宝甲一样。

    对于这一幕,两位真元高手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张三行哪里来的这么强悍的防御力。

    盘算着对方的功力不应该这么深厚,要不然干嘛要逃跑?

    想着张三行应该是扛不住太多的攻击力,只能硬抗一两招。两大真元高手对视一眼,同样化作两道神光追了下去。

    其实两大真元高手劈出的那两道掌印的确威力不俗,足足可以震死任何一个假元巅峰高手,可以将真元初期高手打成重伤。

    只是张三行对此事早有防备,以防御力无双的天尸三尊战甲充当防护。

    张三行料定自己的天尸三尊战甲硬抗对方一两招没有什么大问题,顶多了不起也就一时尸气不岔罢了。

    有了此等防御力,张三行凭借“三行神剑”的锋利,凭借本源尸气的浩瀚,凭借虚幻步的玄妙,自然是逃跑有望了。

    要不然他又岂会如此行事?

    一切都在张三行的算计之中,一切都在张三行的计划之内。

    这也是他为什么得到碧落圣姑送给自己秘籍后,不去钻研其他高深武学,偏偏钟爱身法这一道。

    张三行老早就盘算着自己有浑厚的尸气本源作为根基,有防御力无双的天尸三尊战甲充当防护。以后即便是遇到了高手不敌,但起码逃跑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至于令得自己深陷险境无法逃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