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一十七章 有种你就继续跑
    此番张三行察觉事情不妙,转身就跑,丝毫不顾同伴的死活,将自己的小命摆在第一位凸显的十分全面。



    别人死不死我不管,只要我不死就行了。



    张三行对自己抛下同伴独自逃跑之事没有丝毫愧疚之心,只想自己好好活着,不让自己的女人守寡就好。



    非常干脆,非常利落,没有一丁点迟疑。



    聂紫七女看到张三行就这样跑的没影,压根就不管自己死活,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出的难受感。



    虽说她们也知道世态炎凉人性淡薄,但是如此直面上演这一幕,她们还是觉得有些难以释怀。



    看着四周五大假元巅峰高手牢牢封困四周,七女也懒得反抗了,直接束手就擒。随便对方是杀还是留,反正也反抗不了,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至于川懿族郝博通,他也是和七女一般打算,带着满脸颓废之色跌坐在地,不去反抗。



    反观两大真元高手,他们看着张三行跑的越来越远,自己有些追不上张三行的速度,心里甚为焦急。



    他们这次的最大目的也就是截杀张三行,对于聂紫七女和郝博通,那只是附带产品,杀不杀影响不大。



    “臭小子,枉你身为一代尸王,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要脸,竟然能够这般狠心抛下七个如花似玉的美人独自逃离。待我事后将此事传遍天下,我看你还如何面对天下尸王。”



    那位真元初期高手对着张三行的背影叫唤了起来,施展激将法,企图利用高手要面子的心理将张三行激怒,要让张三行立马回头和自己决一死战。



    “张念姬,听闻你身后有半步紫尸皇境界的祖母撑腰,此番你不战而逃,日后你又如何见你祖母,如何见你那些死尸死友?若你真有那么一点雄心,真是个人物,那就停下来,我们单打独斗拼个你死我活,如此才不失尸王本色。要不然你岂不是丢了你祖母的面子了?



    俗话说头可断血可流,面子万万不能丢。我们不论是修道还是修尸王,都是超越了常人的存在。因此我们自当要全力维护属于我们特有的尊严,要不然我们还修炼干什么?干脆各回老家抱孩子算了,免得出来丢人现眼。”



    在前方闷头奔跑的张三行听得这位真元高手在身后像个苍蝇似得大喊大叫,直气的好半天无语。



    听着对方说的话越来越不堪入耳,张三行双眼一咪,两颗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冷笑道:“哈哈哈强者自要维护强者尊严,不容亵渎,你这话说的十分有理,本王甚为钦佩。



    不过你们自誉为正道高手,眷顾天下苍生,扶佑亿万百姓。既然如此,那我劝你们还是速速前往龙炎皇都,和那位尸皇决一死战,莫要在我这种小鱼小虾上浪费功夫。且那位尸皇杀伐无量,视众生如蝼蚁,两位道友万不可让其再存活于世,要不然天下百姓还不得饱受其苦?



    只要两位道友灭了那位尸皇,我在此对天发誓,定和道友决战阴山之巅,绝不退缩。道友认为此话如何?”



    “噗!”



    两位真元高手一听这话,顿时气得一口逆血喷出,双眼直翻,脸色发白。



    “该死的小尸崽子,贫道定要挖了你的尸心。”



    听得对方怒吼,张三行非常得意,笑道:“嘿嘿,我劝你们两个老东西从哪里来还回哪里去,别白费心机了,免得日后枉送了小命。



    再说了,小爷我以绿尸王初期境界能够从你们手中逃走,此事若是传了出去,天下尸王也会赞扬我身法高超,骂你们无能。如此你们实在是没必要紧追着我不放啊,倒时候损失的可就不是我的面子了。”



    “哼,伶牙俐齿!”



    那个真元中期高手冷哼一声,随后一言不发,带着铁青的脸色急速追赶了下去,誓要追到天涯海角将张三行击杀。



    在他追赶的时候,他也是不忘施展攻击手段。苗疆蛊术秘法层出不穷,神异蛊虫连绵不绝。威力浩大,不可小视。



    不过双方距离有些遥远,此人凌厉的攻击手段经过空间过滤,冲到张三行身边的时候已经没了什么太大的杀伤力,被张三行轻而易举给破除了。



    此人看着张三行手段不俗,料定自己不近身攻伐,还真奈何不了张三行。



    想到这里,此人心里十分不好受,脸皮有些挂不住。



    身为真元中期境界的他,汇合另外六大高手都拿不下一头小小的绿尸王,他觉得非常憋屈。



    随后,他双眼射出两道寒光,死死望向张三行的背影。似乎要牢记这个背影,从背影看透张三行深浅。



    然而,当他看到张三行在急速奔跑之间所展露出来的身法后,他忽然觉得有些眼熟。



    而后略微一想,满脸惊骇,带着十分不自然的脸色对着自己的同伴沉声道:“碧青海,你且仔细看看那个小孽障施展的身法,这个身法像不像那个小丫头独有的身法?”



    真元初期高手闻言,先是一愣,随后急忙将目光落在了张三行移动的身法上。



    看了半响,他也是惊呼了起来,回道:“青元大哥,这不是像,这绝对是她独有的身法。



    这种身法,目前只有小丫头她一个人会施展。哪怕是我们,也只是略知一二,并没有完全融会贯通。



    至于我们族那几个小辈,他们同样是如此。这个小孽障他怎么会这种身法?莫非小丫头她是奸”



    听着碧清海似乎要说出一些特别的话语,碧青元连忙止住了他,喝道:“嘘,住口,你别乱说!小丫头清清白白,她岂会和尸王有关系?”



    话虽如此说,但是这位碧青元心里也是非常不自然,脸色阴沉。



    想着此事和那个小丫头有一些牵扯,他更是不敢大意,加紧脚步追了下去,边追边高呼道:“小辈,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有能耐你就继续跑,若是我们追不到你,那我们自会去找她。我就不信了,你和她没有一丁点关系?”



    张三行听得这话,非常诧异,一时之间竟然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此人口中的那个她究竟是谁。微微想了想,回道:“老家伙,莫非你老糊涂了不成?什么她不她的?你们这等不入流的攻心计谋也太过劣浊了吧?”



    “哼!张念姬是吧?很好,你真的很好。”



    碧青元似乎有些顾忌,不太想张扬此事。



    双眼瞄了四方一眼,细细查看了一番周围动静,而后才低声道:“小尸崽子,“虚幻步”这话你懂吗?”



    “什么?你说什么?”



    张三行听到碧青元说出虚幻步这个词汇,大吃一惊,尸气一阵不岔。而后身体一歪,险些栽倒在地。



    对于虚幻步,张三行听碧落圣姑说过,这种身法只有苗疆明月族极少数人才知道,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且那本武学秘籍明月族高手也曾研究过,只是没有研究什么太过高深的名堂出来。



    “不对啊,虚幻步是秘籍里面记载的一种玄妙身法,外人绝对不知道名号,也绝对认不出来。碧落明明对我说过,这本秘籍属她独有,她没有将秘籍里面的功法传给几个外人,这两人怎么一开口就能说出身法具体名号?莫非他们是?”



    想到这,张三行也不敢大意,高声回道:“哼,装神弄鬼,小爷我不知道你们在胡乱说些什么。老东西,时候也不早了,小爷我不陪你们玩了。”



    “是么?你真的不知道我们在说些什么吗?那好,你走,有种你就走。稍后我们抓住了她,我还不信问不出一点名堂。”



    张三行刚刚尸气不岔,差点一头栽倒在地,此等景象两位真元高手看在眼里。



    到了此刻,他们已经认定张三行和那个小丫头绝对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看着眼前的情形,两人心底里都是涌起了一股寒心的感觉。



    他们口中的小丫头是他们颇为看重的一个后辈晚生,且还和那位真元中期高手有非常深厚的血缘关系。



    此刻他们发现自己看重的这个小丫头竟然和尸王有牵扯,和想颠覆苗疆局势的凶尸王有关系,他们对此事直感揪心不已。



    “小尸崽子,给你一点提示,她乃是某个大族的某位身份不俗的女子。若是你真的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或者说你真的和她没有一丁点关系,那你尽管跑,我绝不再追。”



    说完,两大真元高手还真的停下了身子,压根不去追赶张三行,任由张三行逃跑。



    “咯吱,咔嚓!”



    张三行听到两人说出这样的话,心神一颤,料定不好。知道他们两人绝对认识碧落圣姑,且有很大的可能就是明月族的人。



    想着这次真的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张三行不禁苦笑了起来。



    为了避免碧落圣姑遭到盘问,张三行不得不急速停下身子,转身朝着两大真元高手方向跑去。



    不出片刻功夫,张三行带着一脸凝重之色立身于两大真元高手三丈范围,止步不前。



    两位真元高手看到张三行去而复返,更加认定心中的想法。



    三人就这样静静立身场中,六目相互对视,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整个人的精神绷得老紧。



    气势攀升,无风自动。



    似乎一个不好就要立马大打出手,绝对不给对方留下一丝一毫生还的希望。



    不知过了多久,张三行不愿意再沉默下去,抬起双手缓缓滑动着。一道又一道符箓印向四方,一道又一道法印凭空显现,和四周元气相合。



    两位真元高手看到张三行的举动也没有丝毫表示,就权当没有看见一样。



    他们看出了张三行施法的目的,知道张三行这是要布下一个隔绝气机的阵法,颠倒阴阳,避免一些特别的高手查探。



    想着自己本来也不想让外人有机会查探自己稍后想做的事、想询问的话,现在看到张三行自己动手布阵隔绝气机,他们也懒得动手,落个清闲。



    这次张三行布下的隔绝气机大阵并非普通大阵,乃是他以尸尊冥戒为阵眼,以天尸三尊核心为根基布下的大阵。因此即便是天耳道人亲自前来查探,他也绝对查探不出什么名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