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二十二章 赶路
    打扫完战场,处理好了明月族五具尸体,张三行看了看天色,对着聂紫七女和郝博通道:“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



    七女闻言,点头回道:“嗯,是该走了。在这里我们耽搁不少时间,的确不应该再拖延下去,免得其他一些别有用心的高手前来查探。”



    郝博通听到张三行和七女言语,思虑了一番,笑道:“呵呵,先前也是我疏忽了,没有预料到那些人会狗急跳墙前来截杀我们。这次我看我们还是走点弯路,改变路线比较好。



    现在的我们已经成了那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那帮人不好直接和沙祺族对着干,必定要将我们除之于后快,拿我们几个人的性命来震慑其他高手。”



    “呵呵,你是这里的地头蛇,你说该怎么样就这么样吧。”张三行笑道。



    “嗯!”



    郝博通知道张三行是一个外人,不太清楚苗疆地区的格局,不熟悉一些特别的小道。至于聂红七女,虽说是苗疆本地人,但她们也只不过是闺阁小姐,哪里懂得许多外面世界的事?当下他也不客气,领头调整路线,带着张三行等人走在一条几乎不是道路的路上前行。



    这一行众人,都不是那种问天下英雄谁与争锋的存在,都不想招惹麻烦,也怕招惹麻烦。



    现在郝博通这么一个地头蛇一般的人物带头开辟一条鲜为人知的小路,张三行和七女虽然走得比较吃力,但心底里还是比较安心。



    小心驶得万年船,众人在一开始接触修炼的时候基本上已经牢记了这个准则。



    虽说他们也不能确定原本路线的前方有没有超级高手布置埋伏截杀,但张三行等人还是觉得不要冒险的好。



    等什么时候自己真的无敌天下了,那才是嚣张跋扈无法无天的时候。到了那时谁敢拦路,或者看谁不顺眼那就杀谁,不用顾忌其他。



    把握好强者之心,弱者之态,有自知之明,这才是安全成长的基础。



    没有一个人在弱小的时候嚣张跋扈莽撞行事能够成长为大人物,即便是当年的尸皇,他在弱小的时候也是夹起尾巴做尸,装孙子。



    现在他成长起来了,彻底牛逼了,所以他可以无惧天下,抗衡天下。看谁不爽就杀谁,看谁敢反抗自己就杀谁。



    如此这般,一行九人披荆斩棘穿梭在茂密的丛林,没有遇到什么苗疆高手和道门高手截杀,非常安全。



    龙炎国有句古话,“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张三行和郝博通这两个大老爷们有聂红七女陪伴在身旁,也不觉得有丝毫孤寂和疲惫。不劳七女动手,他们两人奋力开道,充当护花使者。



    七女得到张三行和郝博通两人开道,不用自己动手,心里满是欢喜。谈笑连连,妙语珠机,一路留有余香。



    在这一路上,郝博通在和张三行交流的过程中,也渐渐放下了那种畏惧心理,将原先张三行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凶狂性子给抛之于脑后。



    现在他发现,张三行这个人对不相干的人的确是心狠手辣,下手绝不容情。但对于一些有交情的人,张三行还是颇为照顾,不会无缘无故犯浑乱杀人。



    此时的郝博通也不担心张三行会在自己川懿族大开杀戒,心里放下了一块巨石。



    众人走了约莫有十来个时辰,这时郝博通对着张三行问道:“张道友,还有一两个时辰就要到我川懿族了。现在你总该和我说说你来我川懿族有何目的了吧?我川懿族一没至宝,二没上等资源,我实在是想不通你来我川懿族究竟有何打算?”



    张三行闻言,带着一双奇异的眼神盯着郝博通,淡笑道:“我说我去你川懿族是为了击杀你们川懿族那些高手,吞噬他们的本源,你相信么?”



    “信,但也不信。”郝博通回道。



    “这话怎么说?”张三行有些狐疑道。



    “呵呵,至于信嘛。俗话说蚊子再小也是肉,我川懿族虽说高手不多,但好歹也有一些,他们全身精元对你来说的确有不小的助力。你吞了他们,不说能够立马提升一个境界,最起码也能稳固根基,达到目前境界的圆满状态。



    至于不信嘛,嘿嘿,若是你想如此行事,你完全没必要这般大费周章。只要你当时和那个尸王高平将军言语两声,想必他非常乐意为你效劳将我川懿族灭杀,抓捕高手送到你面前,以作结交你身后高手的本钱,这是其一。



    其二,苗疆大地和我川懿族差不多大小的寨族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且还有不少小寨子就在沙祺族附近。你还不至于放开那些近距离的小寨族,千里迢迢去我川懿族找麻烦。



    张道友,我真的不明白你去我川懿族究竟想干什么?我川懿族既没有宝物可以谋求,你又不是去灭我川懿族满门,且我川懿族也没得罪过你,我很好奇你的目的。”



    张三行听到郝博通这般分析,点头笑道:“你倒是看得很清楚啊,的确,你们川懿族对我来说是没有什么吸引力。但是有一点,你们川懿族离沙祺族距离非常好,不近也不远,刚好适中。



    我正是看上了这点,所以才会来你川懿族。至于最终目的,等我见到了你们族长和实权长老之后我自会言明。所以你现在就不用白费心思问了,问了也没用,你做不了川懿族的主。”



    “”



    听到张三行说自己身份低微做不了川懿族大事的主,郝博通一脸尴尬,脸皮发红。



    愣了好些功夫他才假意咳嗽两声,缓解这种尴尬气氛,不再询问下去,免得自己越说越不是滋味。



    “咯咯咯,咯咯咯!”



    聂红七女见状,皆是捂着嘴没心没肺笑了起来。



    聂紫仗着张三行貌似有些另眼看待自己,笑道:“张公子,你不仅人厉害,你的嘴巴更厉害呢。”



    张三行闻言,眼珠子一转,心里有了一个坏主意。



    带着一脸平静无波的神色,对着聂紫淡淡问道:“什么?聂紫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劳烦你再说一遍。”



    “我是说你不仅人厉害,你的嘴巴更”



    说到这,聂紫连忙止住了话语,双手紧捂着嘴唇,一双凤目圆瞪,一脸惧意。



    且在这时,聂蓝六女也暗暗拉了拉聂紫的衣衫,示意她注意分寸,别乱说话。



    自古以来,主人就是主人,奴隶就是奴隶,两者根本不能超越。



    或许这两者会因为一时心情不错,开一两句玩笑,但也不能太越过规矩,需得恪守各自的本分。特别是属于奴隶身份,更要时时刻刻注意这点。如若不然,小命定然不保。



    就刚刚聂紫那话,虽说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明眼里的意思很明显,就说张三行嘴巴太毒了些。



    一个奴隶身份的人说主人嘴巴太毒,这完全越过了规矩,是要受到主人责罚。



    先前聂紫还没反应过来,现在她反应过来了,不敢再说下去,生怕张三行找自己麻烦。



    虽说聂紫也知道张三行不至于杀了自己,但给自己一些想象不到的痛苦这还是轻而易举的。



    “张公子,我没说啥,真的没说啥,你千万不要介意啊。”聂紫带着一丝哭腔道。



    “是么,我怎么觉着你刚刚好像说了一些啥呢。”



    张三行满脸带笑来到聂紫身边,伸出大手拍了拍聂紫的脑袋,问道:“你刚刚是不是说我不仅人厉害,嘴巴更厉害?你这话听得我感觉很别扭啊。”



    张三行这话一出,聂紫一脸呆泄,面若死灰,心中暗道:“完了,完了,他听清楚了,这下我彻底完了。”



    “张公子,我不是有意的,你就权当没听见行不?”



    “这肯定不行,你都这样说了,我要是装作没听见,那我的面子往哪里放?”张三行不容置疑摇了摇头回道。



    “那你想怎么样?”聂紫颤颤巍巍问道。



    “怎么样?嘿嘿,我让你亲自体验一下,看看我的嘴巴厉不厉害。”



    说完,张三行左手一挽,将聂紫揽在了怀里。腾出右手挪开了聂紫紧捂红唇的双手,朝着她的嘴唇亲吻了下去。



    “啊,疼,疼”



    张三行一吻下去,聂紫立马高呼了起来,秀眉紧皱不止,泪眼汪汪。



    原来张三行这一下直接咬到了聂紫的下唇,直把聂紫的下唇都给咬破了,血迹浮现。



    聂紫一时不备,感觉吃痛,这才大呼了起来。



    听到聂紫高呼,张三行松开了她,砸了砸嘴唇,问道:“感觉如何?我的嘴到底厉不厉害?”



    “我”



    聂紫闻言,先是擦了擦嘴唇,随后正想破口大骂。



    但她随即转念一想,却是笑了起来,回道:“厉害,非常厉害,都把我的嘴唇给咬破了。张公子,劳烦你下次再让我体验的时候先说明一下,让我有个准备行么。”



    “嘿嘿,让你有了准备你还如何体验?好了,这次就这么算了,下次要是让我再听到你说一些不该说的话,那你可真要做好准备接受处罚了。”



    “嗯,我保证没有下次了。张公子你就人厉害,其他的都一般。”聂紫改口道。



    “噗嗤哈哈哈”



    聂蓝六女闻言,立马愕然,一时没转过弯来。



    但过后她们缓过了神,捂着腹部大笑了起来,笑得几乎喘不上气,纷纷笑骂道:“紫妹妹,你厉害,你真的厉害,姐姐我服了你了。”



    听到六女这般说,聂紫斜视了一眼张三行,跺了跺秀脚,带着满脸不好意思的神态笑了起来,回道:“我才不厉害呢,厉害的是我们的张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