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二十三章 苗疆秘闻
    张三行看着聂紫又在拐弯抹角骂自己,直气的使劲翻白眼。



    咚,咚,咚!



    张三行在聂紫额头敲了三记,笑道:“你还越来越得寸进尺了哈?我就人厉害?其他的一般?看来以后我得找个合适的时机让你瞧瞧,免得你小看了我。”



    “呵呵,那我先候着了,希望到时候你可别又说某个女人不让你怎么滴呢。”聂紫笑道。



    七女的大姐聂红看到玩笑也开的差不多了,不宜再瞎扯下去,对着聂紫道:“小紫,好了好了,张公子有大量不计较这些事,你可不能太过没了规矩。这里离川懿族大约还有两个来时辰的路程,我们早些赶过去,也好让张公子早些办完事。”



    “是,大姐!”聂紫点头应道。



    一旁的川懿族高手郝博通看到张三行和七女当自己不存在,肆意嬉戏,好是一阵无语。



    愣愣看了张三行八人一眼,细声嘀咕道:“你们也真是的,谈个情说个爱也不知道避避嫌?难不成天下尸王都这般,都希望被人看到么?真是尸心不古,有伤风化。”



    郝博通胡思乱想了许久,越想整个人的思绪也就越活络了起来。原本沉寂在心底的那颗少年的心也升腾了起来,竟然暗暗想起了自己的老相好。琢磨着自己是不是也要找个时机去会会她?学下年轻人,搞点浪漫,搞点激情?



    “咳咳咳,咳咳咳!”



    郝博通毕竟不比张三行,他到底是活了大半辈子,一想到这些事,不由得一阵脸红。



    张三行和聂紫七女都是年轻人,哪怕是张三行实力远超郝博通,但年轻的心性还是掩盖不了。因此他的处世方式和交流方式和那些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也大不相同。



    老辈人物不管实力如何,心中总有一个循规蹈矩的念头,比较传统保守。至于年轻人,他们基本上不知道什么叫做保守害羞,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有伤风化,完全是随性而为,不怎么会去理会其他人的眼光和看法。



    郝博通假意咳嗽了两声,掩盖心中尴尬,笑道:“皓月当空,月亮星浓,依照正常情况,等我们到川懿族时,也正好到了子时。



    龙炎国现在正处在万尸复苏之际,这些大山中虽说没有其他什么苗寨高手,但难保不会有一些千年死尸出来凝练尸丹。那些死尸都是习惯子时出来吸取皓月精华,吞纳地气淬炼本源。若是我们在这里耽搁久了,稍后难免不会碰上那些死尸,到时候恐怕又是一个麻烦。”



    言罢,郝博通取了一个罗盘托于右掌心查探方位,左手持着许些纸钱,不断将纸钱撒向四方,嘴里念叨一些不明的话语。



    看着情形,倒有些像晚间送葬的人。



    张三行见到郝博通做出这么一个奇怪的举动,有些疑惑,不知道这又是干什么用的?



    若是郝博通单单用罗盘查探方位,感应尸气,避开死尸,这到还说的过去。可是撒纸钱,他却不甚明了。



    “郝道友,你这是?”



    “我这是花钱买路,张道友,这是我们苗疆特有的规矩。”



    俗话说外来鬼不懂本地尸,张三行虽然是个尸王,但他也不可能知道天下万事。



    反观郝博通,他是知道这个道理,一边赶路,一边笑着解释道:“张念姬,这个花钱买路的法门是我们苗疆蛊神传下来的。据传言,我们苗疆大地有一头非常厉害的千年尸王,他本领通天,无所不能。



    只是据传他被某种力量给压制了,不能太过外放力量,也不能冲出封困。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那头尸王时常借助子时阴气极盛之时外放尸气击杀夜间赶路人。一来二去,死在他手中的高手不计其数,至于普通人,更是不可计量。



    那时候蛊神还未达到紫皇境,他不忍苗疆受此磨难,特地亲身会见那头尸王。他在和封困中的尸王争斗中,蛊神不敌,身受重创。



    在那时,尸王突然提出一个要求,说只要有夜间赶路的苗疆高手,那么必须要以纸钱送葬,祭奠他的灵魂,且在纸钱上还需附带一丝神念之力。如此,尸王他就不开杀戒。蛊神没了办法,只能代表众人答应下来。



    自那以后,蛊神闭关苦修多年,一举突破到了紫皇境。那时他自认为无敌天下,可以彻底剿灭尸王,于是又去寻找那头尸王大战一场。



    那一战,双方打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直到最后两道通天光柱遮盖全场,屏蔽了一切,因此谁也不知道最后的结局如何。不过在那时,蛊神传出了一阵惊天巨吼,传遍整片苗疆大地,告知苗疆所有高手,让他们依旧延续当年定下的那个约定。



    而后,蛊神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从来没有在这个世上出现过。



    当时苗族高手摄于尸王神威,不得不继续延续那个约定,夜间赶路纸钱送葬。



    如此这般,一晃几百年过去了,苗疆后起高手差不多都快要遗忘了那个尸王,渐渐的都开始不执行这个约定。



    直到又有一天,苗疆突然发生灾祸,高手陨落无数,尸气纵横四野。一头伟岸无边的尸影悬挂虚空,浩荡出莫大威压,传出雷霆震怒,要求苗疆高手继续执行约定。那道尸影,正是当年那个尸王。



    有了那场灾祸,整个苗疆高手都知道苗疆大地深处有一头神威盖世的尸王,威能不可度量,谁也抗衡不了。



    因此,那个规矩也就彻底延续了下来,没有人敢遗忘。



    至于现在,又有许多苗疆高手快要遗忘了这个约定,没有夜间赶路送纸钱。那些没有送纸钱的高手,有一些莫名其妙死了,有一些倒还活着。我川懿族虽然不是什么大族,但好歹传承够悠久,知道许多秘闻。因此我们川懿族所有高手都牢记这个约定,不敢遗忘。



    张道友,你是尸道高手,依你的见识,你以为这事是怎么回事?”



    “什么?还有这事?”



    张三行听的郝博通这般说法,大吃一惊,有些不可思议。



    一旁的聂紫闻言,及时开口道:“张公子,据说是有这么回事,只是不知道真假如何。我沙祺族典籍里面也记载了这些事,当初我还看过呢。



    我一直以为这事是个传说,是假的。我沙祺族有许多高手在夜间赶过路,很少会做出送纸钱这个举动,但是他们依旧什么事也没有。”



    “不,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小丫头,你这话却是说错了。”



    郝博通摇了摇头,笑道:“小丫头,你对这事还不了解呢。你们沙祺族的事我知道不少,那些赶过夜路没有送纸钱的高手我也知道一些,他们大多数的确没事,但还是有那么几个在后来莫名其妙死了。你可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他们是被尸气吞灭了三魂才死的。



    赶夜路,只有那些不知所谓的人才不会送纸钱,真正了解秘闻的大高手,他们还没有一个敢不这样行事。若是你们沙祺族有能耐,那就让你们的族长聂荣明试试。要是他敢在赶夜路的时候不送纸钱,那我真就服了他。”



    “”



    聂紫被被郝博通这一反驳,顿时哑口无言。



    “花钱买路?赶夜路送纸钱?纸钱蕴含神念之力?”



    张三行背负双手,一边紧跟着郝博通的脚步,一边不停的思虑着这件事。



    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天下没有空穴来风的事,张三行料定其中肯定有许些隐秘。要不然苗疆高手断然不会那般老实,规规矩矩夜间赶路送纸钱。



    “当年达到了紫皇境界的蛊神依旧奈何不了他?蛊神也是因为他才消失的无影无踪?看来他的实力最起码也到达了紫皇中后期境界了。”



    苗疆大地素来神秘,藏龙卧虎,高手层出不穷。三教人马都不敢太过深入,尸皇似乎也有些忌讳。



    尸皇足迹踏遍全球,但张三行从来没听说过尸皇来过苗疆。



    在张三行看来,苗疆有许多资源,地气和灵气也非常充足,大山环绕,风水宝地不少。



    这样的一个福地,尸皇竟然不来霸占,张三行觉得其中一定有一些古怪。



    “纸钱蕴含神念,想来这应该是一种信仰之力。夜间送葬,神念信仰,神念膜拜,对方应该是在吸取苗疆高手神念信仰,并非吸取普通精神信仰。”张三行喃喃道。



    聂蓝听到张三行自语声,问道:“张公子,神念信仰和精神信仰有什么不同吗?这不都是信仰吗?”



    张三行闻言,解释道:“这两种信仰大致差不多,只是用途不一样。精神信仰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得到,但是神念信仰只特定会异术的高手。在正常情况下精神信仰要比神念信仰纯粹,也更容易吸收。



    不过呢,精神信仰只能助人凝练,不能助人超脱。若是有个人达到了一定的境界,需要信仰相助,那么神念信仰最为合适。



    异术高手神念当中蕴含他们各自领悟的道理,精神信仰并不蕴含这些。被信仰的高手需要借助他们领悟的道理来完善自己的大道,从而突破到一个极其高深的境界。



    聂蓝,这里面有许多玄妙,我一时也和你说不清楚。反正你只要知道,神念信仰的用途比较特殊,可以助人登顶,可以改变高手所有气机,使人无法推算前身后世,相当于重新投胎。



    且神念信仰之力并不是那么好吸收的,转化起来非常麻烦,非盖世高手不可为。等我以后什么时候有空了,我再来给你详细介绍一下。”



    ps:新人新书,若写的不好,请大家担待。若还看得过去,请支持纵横中文网正版阅读,你的每一次正版都是我前进动力!顺便求一波保底月票,另本月计划更新量依旧是11w字左右,若书友有其他疑虑或者要求,可以在纵横app留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