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二十九章 不长眼
    “谁知道呢,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们能做的,只是尽量降低祸事降临的概率罢了。”族长郝玄邺十分坦然,并无多少担忧之色。

    一切都朝着良好方面发展,一切都顺风顺水,众人都其乐融融,众人都欢洽无比。

    不过有时候人算不如天算,好事和坏事也就在刹那之间转化。

    这时,在“派对”外围,有一个桀骜不驯的年轻人带着醉醺醺的神态走了过来。这个年轻人约莫二十七八,拥有假元初期道行,倒也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天才高手人物了

    此人的突然到来,那些参与“派对”的人都没注意到这事,且这人还是出去办事才刚刚回到川懿族的后辈高手。

    此人一接近场地,立马就看到了张三行。

    当然,他一个男人自然不会去关注张三行,他看到的乃是和张三行一起跳舞的那个郝清。

    此刻张三行和郝清恰巧跳到了激情关头,张三行的右手很自然搂在了郝清的柳腰上,且郝清的酥胸也紧贴着张三行,样子看起来倒是颇为暧昧。

    本来这等举动对于跳舞来说是很正常的情况,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只是这位突来的年轻人并不这么看,再加上他喝了不少酒,思绪有些混乱。

    他是比较喜爱郝清的,心生爱慕之情,属于典型的暗恋单相思份子。

    现在他看到一个陌生男子和自己心仪对象这般亲密接触,立马大怒,心中窝火,一股强烈的酸意直涌心头。

    他大步冲向前方,抖手打出一团乌光直冲张三行。在这乌光当中有密密麻麻的蛊虫闪现,气势非常骇然。

    “你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瞎了你的狗眼吗?竟敢非礼清儿?找死!”

    怒骂之间,这个年轻人竟然发挥出了平时都发挥不出来的急速身法,在刹那间就冲到了张三行跟前,快的令那些长老都来不及阻拦!

    咻!

    光团携带的蛊虫率先冲到张三行跟前,直朝张三胸窝、双眼、口鼻撕咬而去,十分的爆狞。

    随即,他抬手一掌直劈张三行面门,掌风凌厉无比,招式狠辣。

    这人或许是因为情爱之故,又或许是因为酒后乱性之故,反正他压根没有留一丝余地,完全是要将张三行一掌击毙于此的表现。

    在跳舞当中的张三行时时刻刻都外放三魂,他自当来到川懿族之后从来没有放下过警惕之心。

    现在他看到有个年轻人莫名其妙杀向自己,而且招式还狠辣无比,不像什么试探之举,顿时大怒。

    完全是莫名其妙,完全是猝不及防!

    张三行自问自己还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川懿族之事,现在川懿族的人竟然在众目睽睽想要杀了自己,他十分的恼怒。

    张三行身形一闪,搂着郝清展开变异的虚幻步,在毫厘之间就躲开了年轻人的击杀。

    当然, 张三行向来不是吃亏的主,有仇必报,有敌必杀。更别说他现在已经有了许些实力,可以和真元高手匹敌。

    现在他看到区区一个假元初期高手就主动来找自己麻烦,冷笑三声。

    及时避开一击之后,张三行将怀里的郝清推出了老远距离。

    随后伸手一招,缠绕在腰间的三行神剑紧握手中,朝着年轻人那只劈向自己的右手砍了过去。凌厉剑光一闪,年轻人的右臂瞬间落地,血如涌柱。

    “就你一个废物也来自寻死路?找死!”

    张三行实际拥有假元中期境界,击杀同等境界高手他都只需要一招,更何况击杀一个不如他的人?

    现在张三行之所以没有立即将对方击杀,完全是考虑到自己稍后还有大事要和川懿族长老们商量,不想做的太过绝情了,只想先给此人一个教训,过后再来算算这笔账。

    砍下此人右臂,张三行张口一吐,一团尸气立马冲出,朝着对方先前打出的光团蛊虫冲了过去。

    兹兹兹,兹兹兹!

    乌烟涌起,蛊虫落地。

    一阵轻响过后,年轻人打出的蛊虫被张三行一口尸气冲的七零八落,死了个彻底。

    啊.....!

    这时,一阵阵尖叫声响彻天际,原本还热热闹闹的“派对”瞬间乱作一团。

    这些跳舞唱歌的人群并非每个人都是高手,在这些人当中有不少是普通的川懿族人。他们以前也没见过几次道门高手施展神通,并不知道多少玄妙手段。

    这次川懿族族长之所以将这些普通人也召集了过来,他完全是想打造一个正常“派对”,不想搞那种特殊化的“派对”。

    他的想法非常简单,只是希望不论普通人也好,还是蛊术高手也好,希望他们都能够融入到一起,希望他们能够和张三行进行良好沟通。

    现在这些人突然见到蛊虫四处乱飞,见到尸气狂涌,见到手臂落地,见到鲜血涌动,顿时心神大乱,六神无主,吓得尖叫不停。急忙朝着四面冲去,全然不复刚刚那种欢乐景象。

    “混账,你找死!”

    这个年轻人看到自己一招就被对方砍下了手臂,他怒急攻心,来不及想太多,压根不顾自己完全不是张三行的对手,挥动剩余的左臂依旧朝着张三行杀了过去。

    此刻的他全然没了什么好的章法,也没有什么比较正常的思绪,整个人像是到了崩溃边缘,精神错乱,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杀了张三行。

    他又是一掌劈出,掌法倒也不俗,依旧还拥有假元初期道行实力。

    只是他这个掌法并没有什么玄妙,非常普通。

    张三行看到此人诚心找死,双眼一寒,杀机浮现,不再容情。

    轻轻一震手中的三行神剑,这把神剑又是冲起一道凌厉剑光。

    正当这道剑光就要击杀年轻人之时,张三行突然心神一动,将剑光消散了,并没有击杀此人。

    这时,牢牢关注张三行的聂紫和聂蓝两女终于缓过了神。

    当她们看到有人要击杀张三行,立马大怒,伸手一扬,彩带飞出,朝着青年人卷了过去。

    于此同时,她们随即起身,直扑年轻人,要将此人斩杀当场。

    张三行正是看到了两女出手,他才停止了攻伐手段,没有继续施展招式。

    这个年轻人精神已经差不多完全错乱,张三行料定聂紫她们可以抵挡的住这人,认为自己没必要再出手了。

    他心里想着,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人物,总不可能碰到什么不长眼的东西都要自己亲自出手吧?

    这个年轻人虽说实力不俗,但说到底还只是川懿族一个后辈。现在张三行自把自己当做了长辈高手,不屑和对方争持,打算让自己的属下去计较。免得落人口实,说自己以大欺小,影响不好。

    这就好比一个小孩子朝着自己死缠烂打,自己总不可能对小孩子下重手吧?

    聂紫和聂蓝一向得到张三行关照,心里非常感激。

    现在她们看到有人乱找张三行麻烦,心里有气,因此下手也是非常狠辣,招式同样凌厉无比。

    至于聂红五女,她们虽说一开始和川懿族其他人一起跳舞,但她们始终将注意力放在了张三行身上,且离张三行并不是太远。

    因此,她们五女也是在这一刻及时配合聂紫两女,共同杀向了那个突来的年轻人。

    “你是何方鼠辈?竟敢对我张公子无礼?”

    七女异口同声娇喝一句,手中的丝带相互连接,围成一圈,将年轻人牢牢困在了丝带当中。

    当然,七女自然不是只想简简单单困在此人,而是想彻底将他击杀。

    因此在困住此人之后,七女同时发招,各自朝着中间的年轻人劈出一掌。掌心尸气冲出,本命蛊虫涌动。

    她们的尸气是张三行给予的。这道尸气既是张三行控制七女的手段之一,又是七女最为凌厉的杀手锏。

    七女都拥有结丹实力,现在她们凭借这道尸气,合力一击足以匹敌假元高手,拥有不弱的自保本钱。

    七女七道尸气分作七个方向冲向年轻人,尸气瞬间没入年轻人体内,截断他体内的元气,磨灭他体内的生机。

    随后,聂紫和聂蓝同时一扬手,震动手中丝带,丝带化作两道红光缠绕上了年轻人的左臂。

    “咔嚓,咔嚓!”

    一阵骨骼破碎声响起,丝带化作的红光融合七女之力瞬间就将年轻人的左臂搅成了粉末。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在外围的川懿族长老们也终于缓过了神。

    自当他们看到这一幕发生,心里一阵冰凉,面如土色。

    他们不是伤心年轻人被杀,他们而是担心张三行会因为此事恼羞成怒,引来尸王大开杀戒,屠灭自己川懿族全族人员。

    诸位长老相互对视一眼,眼中闪现过犹豫的光芒。

    他们有种冲动,想立即出手击杀张三行。

    在他们看来,反正事情到了这步田地,还不如杀了张三行再做打算。

    只是当这种想法一涌上心头,他们又犹豫不决,不敢付出行动。

    他们还猜不透张三行现在到底有何打算,且此刻的张三行也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紧盯着这群长老。似乎就等这些长老动手,而后自己立马发出讯号引来尸王屠杀川懿族。

    千钧一发,诸位长老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年轻人被七女联手绞杀。

    这时,郝博通及时朝着族长郝玄邺传音道:“族长,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等那个该死的混帐死了之后再做打算。免得胡乱出手,弄得一发不可收拾。”

    族长郝玄邺闻言,深表赞同,点头回道:“嗯,你这话有理。”

    就在年轻人被七女绞杀的命悬一线之际,忽然一道急促的声音响起,高呼道:“住手,且住手,暂且听我一言。”

    话音一落,一位约莫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立身场中央,抬手一抖,将阵中那个垂死之人给救了出来。

    还在找”尸道天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