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三十章 磋商
    这个时候敢出言阻扰张三行默许聂紫七女杀人,那人要么就是和即将被杀之人有莫大关系,要么就是得了失心疯,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危险。

    张三行看到这个时候还有人敢出言,充当出头鸟,有些意外,急忙将目光朝着来人望去,想看看到底是哪个狂徒出头。

    一看之下,张三行顿时愣住了。

    此人张三行认识,而且还早听过他大名,且先前张三行还和此人共饮了几杯。

    这人并非什么籍籍无名之辈,他乃川懿族第一天才高手,也是川懿族诸多少女内心仰慕对象,名叫“初九”。

    这位初九不仅自身功力高深资质逆天,而且还长得特别帅气,十分阳光,甩开张三行老远。是川懿族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是川懿族少女心中最想嫁的人。

    这位初九在川懿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全身优点,根本没有什么缺点。

    初九在川懿族名声响亮,虽说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资质好、人帅气,但还有一部分乃是他心底善良,不论是川懿族普通人家还是蛊术高手,凡是遇到了难事去找他帮助,他都非常乐意效劳,完完全全一个老好人。

    他没有年轻高手那种盛气凌人的秉性,也没有身为全族第一天才高手那种高高在上的傲气。

    他非常好相处,川懿族所有人都没见过他和谁发过脾气。

    可以说,只要他一出面,川懿族不论大事小事,大家都会听他一言,卖他一个面子,不想和他为难。

    现在张三行看到此人出头,心中冷笑三声。

    对于此人,张三行有极强的防备心理。

    换句话说,整个川懿族,张三行连族长郝玄邺都不惧怕,唯独警惕这个初九,视他为自己平生大敌。

    当然,张三行心里如此防备这人并非是因为张三行妒忌他长的比自己帅。

    而是张三行自从来到川懿族见到此人第一面的时候,张三行就在他身上感应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尸尊冥戒也在那一刻发生异动,散发出一缕缕红光,示警张三行。

    对于值得引动尸尊冥戒示警的气机,张三行十分清楚其中所代表的含义。

    这股危机张三行自始至终就在他身上感应到过一次,自那以后,张三行再也没有感应到。

    且这股危机就和张三行先前在川懿族外围感受到的那股至强气机一模一样,张三行料定这个初九就算不是什么大人物转世夺舍重新修炼,但最起码也和那个大人物有莫大牵扯。

    对于先前在川懿族外围感受到的那股至强气机,张三行一直心生警惕。且蒙面黑衣人也因为这事特意现身相告,让张三行小心行事,因此张三行自然不敢大意轻心。

    自当张三行发现这个危险情况后,他就一直暗中分出一缕精神关注初九,并且彻底封印了自己天尸三尊**所有气息。

    他就怕对方也能够感应到自己一些特别之处,而后给自己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烦。

    这个初九也就是在张三行眼中是个危险人物,要是换做另外任何一个年轻高手前来,都会乐意和他结为至交好友,把酒言欢,共谈大道。

    初九给人最强烈的表现就是他为人正直,绝不徇私,是个可以深交的俊杰高手。

    “初九?川懿族第一天才高手?”

    聂紫七女也认识初九,当七女见到初九随意一招就把人给救了出来,凤眉倒竖,冷面相对。

    七女都是张三行的人,她们自然也不买初九的账。

    “初九,莫非你是依仗自己身为川懿族第一天才高手,就肆意妄为,轻视我等不成?若是你识相,那就趁早给我滚开。你们川懿族可以在外人面前耀武扬威,但在我张公子眼里,翻手之间就成齑粉。”聂蓝高喝道。

    “初九,我张公子好心好意来你川懿族做客,不曾有任何不到之处。现在这个废物欲图谋不轨暗杀张公子,此仇不共戴天,他必须要死,否则张公子颜面何存?我劝你赶紧滚开,不要螳臂当车,免得你川懿族也将万劫不复。”聂紫威胁道。

    七女虽然不买初九的账,但是初九毕竟是个真正的天才高手,七女都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七女想杀的人有初九出手维护,七女也是无可奈何。只得出言逼迫初九自己退走,免得还要劳费张三行再一次亲自出手。

    初九听得七女冷喝,面色不变,依旧十分镇定。有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之风。

    等他听到七女各自出言后,他对着七女弯身拱手遥遥一拜,礼仪十足,回道:“各位小姐,此事乃是一个误会,还请小姐手下留情。”

    “误会?哈哈哈,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暗杀张公子,这果然是个好误会啊。”

    聂红冷冷一笑,回道:“初九,看来你这是真要依仗自己实力高深逼迫我等了?”

    “不然,聂红姑娘,还请你暂且息怒。”初九孤身仗剑立于场中,坦然自若。

    川懿族长老见到事情又发生变化,初九竟然在这个时候出头,眉头紧皱不止。

    他们早已在心中放弃了那个袭杀张三行之人,不想为其出头。

    现在这个情况使得诸位长老都难以再保持平静,初九是他们川懿族的未来,是他们的希望。他们十分担忧张三行会因此恼羞成怒,出手击杀初九。

    长老们刚想出言两声,族长郝玄邺急忙向他们投了一个眼神,制止了他们的行动,传音道:“大家都不要轻举妄动,这事暂且就交给初九去处理。一旦我们出头,哪怕是什么事都没做,这样也会在那个张念姬心中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现在尸王势大,整个龙炎国都被各方尸王把控占据。我们苗疆虽然能够暂且安稳一时,但终究不妥。张念姬身后有半步紫尸皇高手撑腰,一旦惹怒了他,我们川懿族也将不复存焉。”

    静观其变,谋而后动!

    将事情暂且交给年轻人去处理,若是能够处理的好,那最好不过。若是万不得已,自己再出手也不迟。这是郝玄邺的算计。

    初九看到自己好说歹说,但就是和聂紫七女说不通,聂紫七女非要杀人,他心中也微微有些不岔。

    默默盘算了一会儿,他不再和七女分说,而是将目光移到了张三行身上,说道:“张道友,你是真正的高手,胸怀应当包容万物。这次事情我方虽有不对,但好在道友你毫发无损,且当事人也已经被你们斩断双臂。所以还请道友手下留情,不要开杀戒。”

    张三行闻言,问道:“初九,这人和你是什么关系?你为何要替他出头?还有,我自问还没有得罪过你川懿族,现在此人却对我施以棘手。若不是我还算有些实力,否则我定然性命难保。此事若是我什么也不过问,那我将颜面何存?”

    初九闻言,点头答道:“张道友,你这话虽不失道理。但俗语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望道友开恩。

    这人是我好友,名叫郝元天,为人正直,以往对我多有帮助。这次他之所以会如此冒失,完全是因为一场误会。”

    “误会?”

    张三行一听这话,心中立马了然,知道是何缘故,料定又是因为郝清这个女人,是因争风吃醋所致。

    想到这里,张三行面色依旧十分平静,不露声色问道:“误会?什么误会?初九,我才来你川懿族不过一个时辰,何来误会之言呢?且我和这个郝元天素不相识,应该没有什么恩怨情仇交集吧?”

    “呵呵,并非如此!”

    初九苦笑三声,回道:“张道友,这个误会完全是因刚刚和道友共舞的郝清所引起。我好友郝元天他素来爱慕郝清,情根深重。

    这次道友也看见了,他是因酒后失智,精神错乱,误以为郝清和你有什么不妥之处,所以他才贸然出手对道友无礼。要是元天他处在正常精神状态,他应该不会如此冲动冒失。张道友,你身份高贵,我想你也不至于和一个醉鬼为难吧?”

    说到这里,初九将目光转移到了一旁的郝清身上,言道:“郝清,元天他平日对你如何,想来你也心中有数。还请你出言几句,劝过张道友,解开这场误会。”

    郝清闻言,犹豫了一会儿。

    她不想反驳初九,但又不想和郝元天扯上什么关系。

    情情爱爱本来就是要两厢情愿才行,郝元天是属于襄王有意,神女无心。

    郝清在平日里几乎都不怎么和郝元天搭茬,躲避他对自己的追求。

    看了张三行一眼,又看了初九一眼。

    想到张三行是自己川懿族贵客,自己不能任性而为,于是对着初九回道:“他是他,我是我,你不要乱扯,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说完,郝清又对张三行说道:“张公子,郝元天他先被你斩断右臂,而后又被聂红她们斩断左臂,已经成了一个废人。还请公子息怒,网开一面饶他一命。公子此次受到惊扰,我族长必定会竭力补偿公子.....”

    张三行闻言,正欲回话,聂紫却是高呼道:“补偿?我们不要补偿。张公子出身高贵,要什么宝物没有,岂会稀罕你们川懿族补偿?这次我们只要郝元天的性命,如若不然,我沙祺族也不会善罢甘休。”

    “对,我们不要补偿,这个郝元天必须要死才行。”其他六女齐声道。

    还在找”尸道天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