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三十六章 过墙梯
    张三行和郝玄邺等人密谋了许久,外人无法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什么,布置了什么诡计。

    到了第二天天明时分,当事情商量完毕后,郝玄邺六人红光满面,双眼有神,和最初忧心忡忡之态判若两人。

    郝玄邺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道袍,笑道:“哎,妄我们空有一身不俗的本事,无奈盘坐半夜,腿脚也是发麻啊。”

    张三行闻言,放声大笑,回道:“哈哈哈,郝族长,什么腿脚发麻啊?只要族长你运转调理蛊术真气三周天,我保管你一口气上八楼,脸不红气不喘,倍儿有劲。还有,幸好刚刚那话是我们几个人听到了,要是被外人听见了,恐怕你这个族长之名就要保不住了。”

    “嘿嘿,张小友,你真是让我对尸王有了一个全新了解啊。要不是我知道你拥有本命尸丹,我还真以为你是一个不出世的天才道门高手呢。尸王?嘿嘿...”

    说话之间,郝玄邺大笑不止,十分畅快。

    笑了好一阵子,他才微微喘了一口气,接着道:“张小友,这次我川懿族就不久留你们了。现在天色渐明,适合赶路,那就由我郝天长老陪同小友前往拓跋族走一遭吧。至于黑帧族他们,我这就亲自前往说和,保管万事无忧。”

    说完,郝玄邺转头对着郝天长老拱手道:“太上长老,此次有劳您陪同张小友走一遭了。”

    “无妨,无妨。趁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动弹,我理当要为我们川懿族尽点力啊。要是再过个几年,就算族长你想让我动弹,我都无能为力了。”郝天长老抚须回道。

    “呵呵!”

    张三行看到事情已经谈毕,心里十分开怀,对着聂紫七女道:“好了美女,时候不早了,你们也该去你们该去的地方了。记住,见到她们后,替我向她们问声好,就说我时刻都记挂着她们,让她们无需忧心,安心做事。我当初答应过她们的事情,我定会说到做到。”

    “是,张公子,我们定然将话完整带到,公子您保重。若有需要,公子可随时传讯。”聂紫七女齐声道。

    言罢,聂蓝和聂紫深情款款看了一眼张三行,露出不舍目光,双眼微微发红。

    “张....”

    两女同时开口,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如何说下去,叹了一口气,也就作罢。

    “去吧,去吧,万事小心。若是在做事的过程中发现有什么不对,你们可及时抽身而退,切勿勉强。我不需要你们白白替我送命。”

    张三行不敢和她们有太深的瓜葛,就怕越纠缠下去越理不清一些错综复杂的事。

    有些不应该发生的事必须要提前制止,万不可怠慢磨蹭,否则定会悔之莫及。

    本来有聂紫七女继续留在苗疆倒也可相助张三行一二,最少七女身上还挂着沙祺族身份,能够在其他寨族面前充充门面,当做一种掩护。

    但是张三行就怕日久生情,搞得到头来抽不出身。

    张三行已经感觉到了,七女似乎有一缕情丝系在自己身上,这令得他有种危险感觉,他怕这缕不该有的情丝会壮大,他怕自己万一在某些时候犯了混冲动乱来。

    “张公子,保重,我们且先去了。”

    聂紫七女带着低沉的语气回了一声,转过头,飘然而去,留有一丝余香在众人耳鼻环绕。

    见到七女渐行渐远,郝玄邺有些疑惑,不知道张三行要聂紫七女去干什么大事,问道:“张小友,不知她们这是要去?”

    “我让她们去寻一件宝物,若是找到了宝物踪迹,我就有很大的把握可以快速提升境界。”张三行含糊回道。

    “宝物?什么宝物?张小友能否稍微透露一点?”郝玄邺问道。

    “非洲兽神族那位兽神遗留元丹,我已经得到确切消息,说是兽神当年留下了一颗元丹在非洲大地,我需要她们帮我找到那颗元丹。”张三行胡诌乱编,脸不红心不跳回道。

    这次他让七女离开苗疆,自然不是为了什么子虚乌有的兽神元丹,他只是让七女和自己控制的那些炼魂宗少女汇合,一起打入到七门八道,布置情报网络,挖空七门八道根基。

    当然,对于七女这些任务,张三行自然不会和郝玄邺等人明说。

    且张三行还琢磨着若是真的能够破坏了沙祺族的盘算,自己要不要顺手灭了川懿族,挖了这群高手的元丹吞吃。

    真元高手元丹,张三行很想得到。真元高手全身精血,张三行更是渴望。

    客套谈笑两声,张三行也不久留,和郝天长老一起出了门,直朝拓跋族而去,边走边道:“郝族长,劳烦你帮我多留心一下阴阳鬼派。若是族长清楚了他们的具体实力,还请族长及时告知与我。阴阳鬼派包藏祸心,危害极大,不可不除。”

    “恩,此事你尽管放心,我自会留意查探。”郝玄邺遥声回道。

    待到张三行和郝天长老已经走远,彻底看不见丝毫踪影,郝玄邺脸上挂着的那些笑容才逐渐消散,沉声对着其余四位长老问道:“四位族老,此事你们看?”

    郝玄邺身为一族族长,自然不是没有心计之人,也断然不会就听张三行一言便毫无疑虑。他也另有算计,他也另有谋划。

    四位长老闻言,皱了皱眉头,细细盘算了起来。

    过了半响,郝道明回道:“族长,这事对我们而言其实到最后也并无多大好处。那个张念姬他定然另有安排,我们万不可大意了。还有,虽说此事对我们没有什么好处,但总比跟着沙祺族要强。张念姬有句话说的很对,那个尸皇为尸猖狂,眼里容不下其他高手。

    一旦他彻底得势,那么我们也就死路一条。现在我们和张念姬合作,倒也算的上是驱狼逐虎。张念姬一方不比沙祺族一方势强,他们需要我们鼎力相助。

    在沙祺族,我们完全是可有可无之人,但在张念姬这一方,我们还算有些话语权,行事之时可以商量着来,不至于白白充当炮灰,从而死无葬身之地...”

    这位长老话还没说完,郝方裘长老接过了话语,沉声道:“族长,对于合作之事,我个人觉得此事倒也还算过得去,是一个我们目前比较理想,比较适合的依附者。只是有件事有些麻烦,若是一个没处理好,我们川懿族也会招来大祸。”

    “哦?”

    郝玄邺闻言,非常惊疑,连忙问道:“方裘长老,何事有些麻烦?”

    “就起誓那件事,族长你刚刚实在是不宜对大道起誓。现在你已经对大道起了誓,要是万一事情有些变化, 那我们岂不是?”

    郝玄邺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安心不少,他先前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心里颇为紧张。

    郝玄邺想到自己的手段,微微一笑,回道:“原来是这件事啊?呵呵,方裘长老,此事你无需忧虑,我自有主张。且刚刚要是我们不答应起誓,那个张念姬又怎么可能信赖我们?”

    四人闻言,顿时眼睛一亮,急忙问道:“哦?莫非族长你能够化解?”

    “嘿嘿,我本来就没起誓,何来化解?”

    郝玄邺像是一头狡猾的老狐狸,阴阴笑道:“还记得先前初九重伤之时,我去扶住他身体之事吗?在那时,我暗中取了他一缕本命精血,以他的本命气机暂时转化到了我的身上。

    你们也知道,初九这个孩子颇为古怪,体内元气非常特殊,可以无视许多大道誓言,也可以吞噬无数我们不能吞噬的东西。因此,刚刚我虽然起了誓,但是那个誓言却被我转换到了初九身上。

    想来凭借初九的潜力,他定然可以无视这个大道誓言,如此我又岂会被誓言约束?只是诸位长老我就无能无力了,且当时我也不敢太过施展手段,怕那个张念姬看出一些名堂。”

    郝方裘四位长老听到郝玄邺这么一番解释,目瞪口呆,心里极为佩服他的果断和料敌先机之能。

    想着要是换成自己,那么自己绝对在那个时候想不到这些事,无法预料判断还未发生的事。

    现在四人看到郝玄邺竟然做的这么完美,简直就像是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提前做好相应准备一样,他们深深感觉自己这个族长果然智慧无穷,深不可测。

    “哈哈哈,族长啊族长,你真不愧是我们的族长啊。想来老谋深算诡计多端这些词用在你身上都嫌差强人意了。”

    郝方裘大笑不断,将心中那最后一缕忧心之事尽数放下,回道:“族长,我们几人对大道起了誓没啥了不起的,只要族长你没有起誓那就极为稳妥。

    既然族长你没有被大道誓言约束,那我们也可放开手脚行事了。看来真是天佑我川懿族啊,有初九这么一个逆天的好苗子。”

    “呵呵,谁说不是呢?初九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缺心眼。我不担心他以后的成长,我就担心他以后容易被人算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初九他对这方面的事情还太过稚嫩了一些。这孩子,我还真不知道以后要不要把族长的位置交给他。”郝玄邺感叹道。

    此话一出,四位长老深表赞同,纷纷说道:“族长,对于这方面的事情,看来我们还需要着重培养他。一个人空有武力没有城府那怎么能成呢?哪怕是那个无敌天下的尸皇,他的城府都极为深刻,逼的三教那群老狐狸都无可奈何。”

    四人说了一阵子后,各自起身朝外而去,开始执行先前和张三行约定下来的事情。

    这次虽说他们另有算计,但是对于目前大致方向和已经约定好的部署,他们也不敢怠慢。

    毕竟有算计是一回事,解决实际问题又是一回事。要是大致问题不去解决处理,空有无数算计又有什么用?

    只有将大方向问题处理好了,那么才可施展另外计谋夺取更多好处。

    井中捞月竹篮打水这种事情,川懿族这些长老自然不会去做。

    还在找”尸道天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