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三百四十七章 天骄末路
    其实说来说去,张三行还是不想真的彻底屠灭拓跋族,不想击杀那些妇女孩童,想放他们一条生路。

    在刚开始的时候,张三行怕人数不够,怕精元三魂不足以完美祭献大道,因此他才不管不顾,见人就杀。

    现在他看到拓跋族根基浑厚,修行蛊术之人非常多,暗暗松了一口气,愧疚心理消散不少。

    “杀!”

    张三行冷冷扫视了一眼自己前方那些蛊术高手,一提手中神剑杀了过去。

    拥有尸尊战甲防御的他根本不需要再做其他防御,且他尸法已经小成,功力达到了绿尸王中期境界,肉身几乎达到了金刚不坏之境,完全不用惧怕被那些人围攻。

    绵羊再多也奈何不了丛林之王,张三行就是猛虎,拓跋族众人就是绵羊。

    剑光烁烁,杀气冲天。

    张三行身影幻灭,在拓跋族众人当中横劈竖砍,血浪翻涌。

    他每杀一人过后便有一道炽烈神光冲天而起,朝着虚空之中那个巨大的魔头虚影冲去。

    这些炽烈神光都是拓跋族众人体内的生机,是他们的三魂,是他们临死之前的怨气。

    初始天尸三尊魔影充当容器,吸收这些磅礴力量,将其转化成了一种祭品,祭献大道,使得大道不破坏凌霄落英法相虚影开辟的空间通道。

    神乎其技,不可度量。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三魂相依,尸丹相合。紫儿,你放心,哪怕是我真元耗尽我都要为你夺来逆天造化,替你重新凝聚本源,重塑三魂,保你万劫不磨,永世不灭。”

    张三行不断抽取众人三魂本源祭献大道,狠辣无情。

    拓跋族众人千辛万苦修行而来的力量在这一刻尽数化成梦幻泡影,成了张三行掠夺的目标。

    当然,张三行在抽取他人生机三魂的同时,他体内的本源也在源源不断冲出,飘向了凌霄落英法相虚影,利用血脉相连神术,沟通叶紫身上那枚生死戒,沟通留在叶紫身上那颗破碎的本命尸丹,将本源以最大幅度传送过去。

    短短一瞬间,张三行已经击杀了不下于一百多个拓跋族蛊术高手。

    这么多力量祭献大道,他的本源消耗也是同样巨大。

    祭献多少三魂,那就传送多少本源,直到叶紫情况得到扭转稳固。

    因此在这短短瞬间功夫,张三行的容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的尸元急速锐减,他的生机急速消耗。

    原本宝光烁烁的肌肤暗淡无光,原本孔武有力的双臂颤颤巍巍,原本神采飞扬精神奕奕的面容皱纹密布,原本满头漆黑乌发,枯白发叉。

    张三行由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模样顷刻之间转化成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翁,不复前时风采,不复天尸三尊传人荣光。

    他的生命之火摇摇欲坠,他的本命尸丹急速枯萎。

    张三行对于自己的这些变化不做任何理会,他的样貌虽然发生了变化,但是他的力量依旧强盛,杀伐无双。

    咻,咻,咻!

    虚空之中凌霄落英夫妇法相虚影似乎感受到了张三行的虚弱,垂落下缕缕神光加持张三行,沟通张三行体内隐藏的磅礴生死二气,助张三行守住尸元。

    拓跋族众人见到张三行不可抵挡,见到自己的好友族人纷纷倒在剑下,他们同样疯狂了。

    带着通红双目,带着满腔怒火,逆转本源,自爆元丹,要和张三行同归于尽。

    当然,有这种热血高手,那么自然也有贪生怕死之辈。

    当下有那么一部分人见到张三行如此狠辣,如此神勇,心神崩溃,完全没有了抵挡勇气,作鸟兽散冲向四方,想要逃离出去,不敢争持。

    “没用的,没用的,你们自爆能耐我何?你们拓跋族四周都被我布下了万尸锁魂阵,你们自爆过后的力量始终都在拓跋族徘徊,要被我召唤而出的尸尊虚影吞纳。我刚刚已经说过了,你们的一切都属于我的,谁也抢不走,哪怕是天地也不行。”

    张三行无悲无喜,任由那些高手尖叫、怒吼、咆哮、求饶,他把自己当做一个旁观者,对于这一切都不放在心上。

    且拓跋族众人展露出来的各自情绪都被张三行当做了历练心境的力量,感悟人世沧桑,感悟生命凄凉。

    抗衡、拼搏、不甘、怒吼、奔逃等等一切人类所拥有的情绪和临死之时的动作都化作了一幅幅华丽画卷,深深烙印在了张三行的心灵深处。

    人命比草贱,性命比纸薄。

    此时此刻,这句话终于显现出了它所蕴含的真理。

    张三行本尊在和这些蛊术高手周旋厮杀,至于拓跋族那些普通众人,张三行的尸气和尸虫也开始了大屠杀。

    尸气弥漫四野,尸虫笼罩四周,属于尸王特有的神通尸毒瘟疫这一招张三行也施展了出来,驱使尸气尸虫发动尸变,击杀拓跋族普通族人,掀翻拓拔族先辈高手坟墓。

    不知杀了多久,也不知杀了多少人,张三行那些原本金光闪闪的尸虫变得漆黑如墨,每一条尸虫都长出了长长的獠牙,寒光烁烁。

    让人望之生畏,让人头皮发麻。

    ------

    龙炎国遥远北方,叶紫催动生死戒之地。

    自当叶紫利用张三行那半颗本命尸丹打开生死戒封芋,围困叶紫的五大尸王顷刻之间就被生死二气磨灭。

    随后,毁灭性的风暴席卷天地,冲向四面八方,形成了一个风暴漩涡。

    七门当中的寒冰门派出查探动静的三位真元高手因为靠的太近,不幸被卷入到了生死二气漩涡当中,同样死于非命。

    叶紫带着艰难的脚步缓缓移动着,她在生死戒禁制破开的那一刻,她体内所有本源和精气尽数被抽离而出。三魂裂纹密布,尸元涣散,也和张三行一般,到了垂暮老矣之境。

    她对于自己的这些变化早有预料,知道生死戒一开,自己的一切都将要被掠夺。

    她不后悔自己所作所为,她被逼上了绝路,不施展这一招,自己必死无疑,肯定要被五大尸王生擒活捉,饱受煎熬。

    杀了五头尸王过后,叶紫笑了起来,有悲有喜。

    笑声过后,叶紫不敢久留此地,颤颤巍巍朝着其他方位逃去。

    然而,叶紫所在地正是寒冰门总部所在地。

    自当叶紫驱使生死戒大展神威,一举灭杀五大尸王和寒冰门三大真元高手后,寒冰门其他高手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们感受到了生死戒的力量,感受到了尸王的力量,感受到了自己门人身死的结局。

    面对这么一个情况,面对神物生死戒就在自己门派不远处,寒冰门副门主第一时间诏令长老高手冲出大殿,朝着叶紫方位冲去,要抢夺生死戒。

    不过碍于生死戒爆发出来的毁灭性风暴,因此他们也不敢太靠近,只得远远注视着,等待着,等待毁灭风暴平息下来。

    寒冰门副门主以及那些长老都是真正的高手,见多识广,他们已经看出来了,施展生死戒之人此刻已经没有了什么力量,根本守不住生死戒。只要毁灭性风暴平息下来,自己绝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将宝物抢夺到手。

    叶紫现在虽然尸元涣散,但她的灵识还是非常敏锐,她借助生死二气感应到了有许多高手就在风暴漩涡另一面,静等风暴平息抓拿自己。

    想到这些,叶紫满是苦涩。

    杀了五大尸王却招来了更加厉害的强敌,她看不到生路,看不到希望。

    “原来,这里是七门当中的寒冰门所在地啊?呵呵,想不到我竟会死在这里。”

    叶紫自言自语着,毫无办法。

    她整个人虚弱不堪,到了风烛残年之境,吸气的节奏赶不上喘气的节奏。娇躯在风中摇曳,娇躯在千里冰原之中饱受煎熬。

    在刚刚逃到这里之时,她虽然衣衫单薄,但却浑身充满力量,不惧冰原严寒,无视千丈寒冰冻伤。

    但现在她已经没有了那种超凡力量,和普通人并无差别,承受不住恶劣的低温侵蚀,浑身发抖,手指冰凉。

    这种景象就如同一代天骄走上末路,凄凉无助,只能一个人孤独老去,死去,无人问津。

    叶紫脚下光华的冰面倒映出她苍老面容,道道皱纹遮盖了她前时绝代容颜,叶紫低头看着自己的倒影一阵愣神。

    刚刚还是风化绝代,姿容绝世。谁承想,一眨眼之间已是千万年,生命走到了尽头。

    叶紫她先前虽然已经推断出这样的境况,但是她没有料到前方不远处乃是寒冰门总部所在地。

    在她的预计中,开启生死戒灭杀强敌过后,自己虽然会极度虚弱,但只要没有外人参与追杀,自己绝对能够平安脱险,以后还有机会凭借生死戒的力量重新修炼,重新达到巅峰之境。

    在这一刻,叶紫的精神有些恍惚,似乎已经不分是本尊还是受狞气和怨气所控制的叶紫,或者说此刻的她处在一种奇妙的境界当中,脱胎于本尊,受制于狞气怨气。

    不知看了多久,忽然叶紫似乎看到在冰面倒影中多了一道虚影,那个多出来的虚影是个青年,双瞳有神,眉宇坚韧,傲气冲天。他一手持八卦罗盘,一手持天尸符箓,身披战甲,气势飞扬,顶天立地,不可一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