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三百四十八章 爱的深,恨的更深
    “张八仙?是你?”

    叶紫本尊受到怨气和狞气压制的神魂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一丝喘息之机,想起了自己内心深处最为深爱,最为想念的人。

    “张八仙,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害了爸爸,是我害了妈妈,是我害了清水妹妹,是我害了你,对不起,对不起。”

    受到张三行虚影影响,叶紫赫然想起了尘封在心灵深处的记忆,想起了当年的前尘往事。

    想起了自己加害欧阳洛婉之事,想起了加害张三行之事,想起了屠杀无辜百姓之事,想起了.......

    自当叶紫当日离开川田县到达湘西省城之后,她所有的记忆都被狞气、怨气压制,她所有的行动都不受自己控制。

    现在她的力量被抽离而去,那些影响她的怨气和狞气得到了片刻压制,叶紫神识重回本尊。

    想到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悲痛事件,叶紫心神崩溃,泪流不止。彻底停下了脚步,弯下身躯,低着头颅跪倒在地,双手撑着冰面。

    “嘀嗒,嘀嗒!”

    一颗颗晶莹透亮的泪珠自叶紫眼角滑过,滴落冰面,瞬间被严寒冻成了一颗颗冰珠。

    一切的一切,她都想起来了。

    后悔,自责,愧疚,不安,懊恼,心碎等等情绪浮现而出,她伸出芊芊玉手不停抚摸着冰面上张三行的影子,泣不成声。

    轰隆!

    轰隆!

    就在叶紫玉手滑过张三行虚影瞬息之间,千丈冰面突然炸裂,刺骨寒冰冲天而起,张三行虚影瞬间消失,叶紫倒影完全崩溃。

    一切都如梦似幻,一切都似幻如梦!

    受到张三行虚影消散影响,叶紫体内浩瀚的狞气和怨气再一次冲出,重新压制住了叶紫的灵识,重新掌控了叶紫的身体。

    刚刚发生的那一幕彻底消散,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那些事,好像叶紫从来没有想起过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是一个简简单单受怨气和狞气支配的傀儡。

    叶紫体内的怨气和狞气最为憎恨的人就是张三行,这两股气息一直在影响叶紫,引导叶紫忘却张三行,引导叶紫今后击杀张三行。

    刚刚叶紫灵识意外重新回归,想起了张三行,想起了一切事情。

    她体内蕴藏的怨气和狞气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能容忍叶紫挂念张三行,不能容忍叶紫重新掌控一切。

    爆发,全面爆发。

    咯吱,咔嚓!

    咯吱,咔嚓!

    原本跪倒在地的叶紫受到这两股气机影响,从冰面上站了起来,面色冷酷,全身骨骼一阵爆响,冲出一股强烈杀机。

    随着这两股气机回归,叶紫似乎不知道什么叫做寒冷了,身躯不再颤抖,心神不再懊恼。

    “啊..........”

    忽然,她双手抱头仰天尖叫不停,声音响彻天际。

    “张三行,我必杀你,我必杀你。哪怕是我死,我都要永世诅咒你,你必堕入轮回永世不得超生....”

    爱与恨只在一念之间!

    叶紫本尊又多爱张三行,那么她体内的怨气和狞气就有多恨张三行。

    这是一个解不开的局面,这是一个循环不断的死结。

    她忘记了自己正处在危险之境,忘记了自己即将身死,她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希望张三行立马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轮回超生。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随着叶紫尖叫声不断响起,原本风平浪静的冰面突然刮起了一阵阵狂风。

    在这些狂风当中夹杂着无穷无尽的黑烟,天地瞬间失色,黯淡无光。

    就连远处那些毁灭性风暴似乎都受到了这阵狂风影响,四面冲腾不休。

    这股狂风黑烟来的极为迅速,来的极为诡异,根本让人捉摸不透是从何处而来,又是如何形成。

    狂风一起,高空之中的凌霄落英夫妇法相虚影立马抖动了起来,虚影相互交替旋转不停。

    没过多久,两道法相虚影慢慢消散,化成了一道光门,连通天上人间,连通仙界凡尘....

    光门显,大道立!

    远在苗疆施法祭献的张三行打出的本源终于冲到了这里,他的本源从高空那道光门冲出,直接穿透叶紫身躯,洗刷叶紫筋脉,凝练叶紫根基。

    “这是?”

    叶紫感受到这个变化,感受到自己失去的力量在慢慢凝聚回归,她一阵愕然,不知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随后,在她满是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原本早已破碎成了粉末状态的半颗阴面太极尸丹又重新凝聚复原。

    见到尸丹复原,叶紫赫然醒悟,惊呼道:“是他?是他在施法?”

    “咻...”

    尸丹复原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叶紫丹田,沉浮在叶紫体内,沟通从光门中冲出的本源,加持叶紫,修复叶紫伤势。

    “哈哈哈,是你,果然是你。张三行,你果然厉害,竟然能够让叶紫在频临死境之时重现焕发生机。”

    受到怨气狞气掌控的叶紫瞬间明白了事情原委,知道这是张三行感应到叶紫危机,施展禁法逆转一切,挽救叶紫神魂不散,尸元不消。

    “好好好,张三行,你够男人!”

    叶紫看到这股力量冲来,她不仅不感谢,反而冷笑不已,寒声道:“张三行啊张三行,本来我还以为我终生无望将你击杀,但现在看来我这个愿望不难实现。

    叶紫受我掌控,为我做奴做婢,你今后也定要被我拿下,成为我的奴隶。只要叶紫在我手中,我还不信你不乖乖就范。”

    叶紫体内的这些怨气和狞气似乎有了神智,有了思想,成为了一个独特的存在。它牢牢盘踞在叶紫识海,掌控一切。

    张三行越是深爱叶紫,越是为叶紫付出一切,它就越高兴。

    它巴不得张三行为叶紫奉献出所有,巴不得张三行永世不忘叶紫。

    “天地轮转,生死相依。天尸不灭,宿命不断。神魂永生,通天彻地.....”

    叶紫得到张三行本源力量加持,她的容貌在扭转,她的力量在恢复,她的尸元在回归。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叶紫复又重新回到了当初模样,容光焕发,神采飞扬,姿色绝代,傲视群芳。

    得到张三行相助的叶紫力量在急速恢复,短短片刻之间她就已经达到了黄尸王境界。

    这等境界虽然离她巅峰时刻青尸王之境相差十万八千里,但她对此已经很满意了。

    有了黄尸王境界也就意味着有了自保的本钱,不用惧怕身死此地。最主要的是尸元充足,根基依旧。

    “生死判生死,轮回复轮回。张三行,我会永生永世盘踞在叶紫体内。你不是要叶紫做善灵尸王吗?我偏偏不随你的意,我要让叶紫成为一个祸乱天地的恶尸王。

    待到叶紫达到紫皇神境之时,也就是她开使广收男宠之际。我要让你心爱的叶紫成为天下第一欲.女,我要让天下男人都能享受叶紫**。哈哈哈,张三行,你会为你当日所作所为付出亿万倍代价。你给我等着,给我等着,我会让你亲眼见证这美好的一切。”

    叶紫仰天狂笑,意气风发。

    她似乎已经看到了这一幕发生,她似乎已经看到了张三行心神崩溃的那一刻。她似乎已经看到了张三行跪在自己身前承受自己鞭打。

    力量得到恢复,叶紫也不敢多做久留。

    抬手一招,将沉浮在虚空之中的生死戒收到了手中,依旧戴在了无名指上。

    不过叶紫她没注意到的是,这枚生死戒虽然回到了她的手中,但是高空之中那道由凌霄落英夫妇法相虚影演化的光门在毫厘之间射出了一道红光,深深隐藏在了生死戒当中。

    叶紫一收回至宝生死戒后,立马转身朝着东方冲去,要快速离开这里。

    她已经感应到了,生死戒先前搅出的毁灭性风暴撑不了多久。自己需要借助这个时间差逃出升天,避开寒冰门高手擒拿。

    “尸尊幻影步,遁!”

    默念一声天尸三尊法咒,叶紫瞬间没入冰层,借助土遁**在冰层下面展开身法逃离,速度快到了极点,几乎达到了身影幻灭的程度。

    又是十来分钟过去了,那些由生死戒和凌霄落英夫妇法相虚影搅出的毁灭性风暴终于平静了下来,天地复归清明,一切依旧。

    寒冰门副门主等人在风暴停下的一刹那之间就冲到了叶紫当时身处的地方。

    当他们看到千里冰面空无一人之时,脸色铁青,怒气飞扬。

    随后,一位寒冰门长老细细看了一眼冰面上的裂缝,大手一抓一捞,抓住一把空气放在鼻子跟前嗅了嗅,闭目沉思了起来。

    “灵气浓蕴,怨气十足。生机浩瀚,狞气无穷?这是灵尸王?这是万年不出之恶尸王?”

    “哼,管她是什么尸王,敢在我们寒冰门杀人,找死。”

    “生死戒乃是至高宝物,拥有无边生死二气。谁若是拥有它就相当于打通了一条直达紫皇巅峰境界通道,这件宝物我们必须要抢夺到手。”

    寒冰门副门主怒吼一声,翻手取出一面八卦罗盘,一道符箓。

    “诸位长老,速速助我一臂之力替我加持,助我推演那个孽障下落,将她擒拿。”

    “是,门主!”

    诸位长老盘膝而坐,双手法印不断,神光冲起,将自身的力量加持到了副门主身上。

    副门主得到众多长老加持,力量暴涨,他手中的罗盘也在急速转动,推演方位。

    兹兹兹,兹兹兹!

    抬手一扬,副门主手中那道符箓飘到了罗盘中间,自主燃烧了起来,发出一阵奇异响声。

    “推天,演地,知会乾坤。神符,神法,万物现形!”

    副门主将手中罗盘抛向高空,双手缓缓滑动,各种玄妙道法轰出,借助叶紫残留在这里的气机推演叶紫下落。

    咻!

    轰隆!

    就在这个时候,当罗盘指针快要定格下来指向叶紫方位的时候,两道天外神光瞬息冲至,直接打碎了罗盘指针,使得罗盘跌落高空,失去了推演妙用。

    这两道神光一道蕴含生死二气,是叶紫手指上带着的那枚生死戒发出的。另外一道蕴含天尸三尊伟力,是张三行借助祭献**发出的。

    叶紫那枚生死戒拥有隔绝外人推演气机功效,现在生死戒感应到了有人推演自己下路,自主激发神光,搅扰天机。

    至于张三行,他在放出本源修复叶紫伤势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施法搅乱天机了。

    他先前就想着不管叶紫情况如何,天机必须要颠倒,绝对不能让外人可以推算叶紫任何情况。

    且叶紫当时开启生死戒引动天象变化,张三行对此极为担忧,非常害怕有盖世高手推算情况。

    因此他在第一时间就利用自身尸气,沟通凌霄落英法相虚影,借助祭献天道之力抹除一切痕迹。

    “生死戒?天尸三尊本源气机?该死的,竟然无法推算!”

    副门主见到这等变故发生,直欲发狂。

    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己压根就推算不了叶紫下落,不能准确追踪。

    “副门主,刚刚风暴冲起的时候,我听到有一个女子在大吼一个名叫张三行的人,或许我们可以从这个地方着手查探。想来那个女子应该就是掌控生死戒之人,她绝对不会无缘无故乱喊这个名字。那个张三行必定和她有很深的关系。

    只要我们找到了张三行,或许可以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从而夺回生死戒,甚至还可以找到尸尊传人。”一位长老冷静道。

    “查,全力排查张三行!”

    副门主下达门主令,要求门人着手排查张三行,“诸位长老,想来那个掌控生死戒的人应该还没有逃离多远,或许还在我们寒冰门掌控的范围内。我料定她当时应该是施展了土遁身法逃离,因此还请诸位长老分成四组查探,尽量将她从地下揪出来。

    还有,这事若是外人问起,诸位长老万不可泄露半字出去,就说什么也不知道,被那股毁灭性风暴掩盖住了一切...”

    “谨遵门主法令!”

    这些长老也都知道生死戒的重要性,知道尸尊传人的重要性。就在副门主下令的瞬间,他们就分成了四组,朝着四个方位急速冲去,三魂神念扫射天上地下,排查一切痕迹。

    待到身边长老都各自领了任务走的一干二净,副门主遥望远方冷冷自语道:“张三行?好,好,好。生死戒当年受那对夫妇掌控,恰巧那人也姓张,看来你们之间必定有一些联系。

    嘿嘿,苗疆天尸三尊气机冲腾,这里竟然也有天尸三尊气机浮现。看来你本尊是在苗疆施展**沟通一切了,要不然那个开启生死戒之人凭借尸元举之身岂能逃离?现在你在万里开外施展**沟通一切,想来你的真身必定遭到了强烈重创......”

    说完,副门主将目光投向了苗疆方向,心中有了一个宏图伟略,要趁着外人还不知道天尸三尊传人已经受到重创之际先行一步将其擒拿。

    天尸三尊传人受到重创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是一个天赐良机,绝对不能错过,谁也不知道天尸三尊传人下一次受到重创是什么时候。

    他心中十分肯定,若是自己在苗疆碰到了天尸三尊传人,绝对可以将他拿下。且他料定对方万万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修复伤势,需要一个漫长的过渡期和时间差。

    或许这个过渡期是一年,是两年,总而言之绝对不可能在一两天,四五天之内能够修复完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