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三百五十章 高手出动
    “爆,爆,爆!”

    张三行高呼三声,凌空刻画的符箓瞬间和郝天长老体内所有真元相合,驱使郝天长老冲向拓跋族族长两人,自爆肉身三魂。

    轰隆隆,轰隆隆!

    一位真元大成高手自爆是何等的厉害?威能简直难以想象。

    就这一下,原本还算比较平整的大地立马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裂纹密密麻麻朝外延伸。

    咔嚓, 咔嚓!

    终于,大地也承受不了这等力量冲击,猛烈抖动了起来,引发了一场规模不小的地震,将拓跋族那些建筑全部震塌,化为齑粉。

    至于拓跋族族长两人,他们都拥有真元境界,若是他们处在巅峰时期,自身并未受伤,他们或许还可以躲得过去。但现在他们身受重伤,三魂近乎崩溃。

    如此,他们自然承受不了真元大成高手自爆的威力,承受不了张三行刻画的生死符以及道劫印镇压之力。且他们还身处在爆炸范围正中央,因此他们在这股力量冲击下瞬间毙命,死无全尸。

    三大高手的肉身在这股庞大力量挤压下完全成了肉泥血雨,四处喷发,死的极为惨烈。

    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人活命万人陨!

    张三行以数万拓跋族族人性命以及自身九成本源换来了叶紫重生之机,这就是一种偷天之道,这就是一种磨灭人性之举。

    为了叶紫,张三行完全疯狂了。完全不记得当初自己说过尽量不杀普通人,完全忘记了自己说过要做善灵尸王。

    叮咚,叮咚!

    郝天长老三人身死,他们体内的元丹没了人掌控,被一张符纸包裹在了一起跌落地面。

    张三行伸手一招,将符纸包裹着的三颗元丹抓在了手中。

    这是相当于青尸王本命尸丹,能量浩瀚,威力无穷,是不可多得的至高宝物。

    现在张三行自身本源几乎消耗殆尽,他需要无穷无尽的生机力量补充。眼下这三颗青尸王尸丹虽然不俗,但还是远远不够张三行所需。

    失去容易得到难!

    张三行失去的本源要想完全补充回来,最起码也要失去的那些本源两倍以上。

    然而,张三行失去的那些本源蕴合了扶桑国那么多千年死尸精华,蕴含了尸中皇后上官凝雪数颗本命尸丹,蕴含了聂紫七女一生纯阴...

    蕴含了太多太多,简直不可计量。

    这些东西的能量远远超越了三颗青尸王尸丹价值,哪怕是一百颗青尸王尸丹都比不上。

    细细看了一眼三颗元丹,张三行一口吞了下去,竭力炼化元丹内的力量修复根基,淬炼精元。

    约莫过了片刻,当张三行炼化好元丹后,他又在拓跋族宝库找了许久,找到了拓跋族镇族至宝数滴蛊神琼浆。

    在拓跋族宝库中,黄尸王尸丹和绿尸王尸丹以及其他一些天地灵粹比较充足。

    张三行将一切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全部搜刮而去,炼化在了体内。

    吸收了拓跋族所有宝藏后,张三行的情况终于有了一点好转,制止住了精元流逝,体内尸气逐步显现出了活性。

    不过可惜的是,张三行在这急忙之中忽略了一件大事。他现在这个虚弱的身体是根本不能这般快速吸收天地精华,不能这般毫无节制吸收灵粹灵力。

    这就好比一个大病初愈的人,在他病刚刚好转的时候是不能暴饮暴食,不能吃大补特补之物。只能先用小米粥慢慢调理喂养,让身体有一个过渡缓冲。如若不然,那些大补之物将会反制身体,成为要命的毒药。

    现在张三行就是这种情况,他的体质虽然不凡,可以承受的住灵粹宝物冲击,但他的精神承受不住,他的识海三魂承受不住。

    就在他吸收完拓跋族所有灵粹之后,他忽然感觉有些头昏脑涨,双眼迷茫,身躯比先前椅的更加厉害,几乎到了不能自主控制身体的程度。

    发现这么一个情况,张三行赫然醒悟,惊呼道:“不好,我竟然忘了这茬。”

    发现事情不对,张三行急忙盘膝而坐,竭力调理气息,平复那些灵粹之力冲击识海三魂,平息因施展禁法而带来的反噬。

    尸气刚运转三周天,张三行复又停了下来, 一脸不安,眉头紧皱。

    他又想起了一件要命的大事,这件大事逼得他不得不停止调理身体。

    这件大事乃是他在这里施展禁忌法门祭献天道,泄露了他的天尸三尊本命尸气。

    张三行想起了问题严重性,料定那些有大神通的高手定然能够知道一些情况,他们肯定会亲身前来苗疆抓捕自己。

    对于这些大高手,张三行丝毫不怀疑他们一旦到了苗疆只需一嗅儿功夫就能查到这里。

    且张三行还想到,那些大高手不仅中原有,苗疆大地更是不少,他们定能在第一时间找到这里。

    “该死的,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我要是不在这个关头调息精气稳固三魂,那我的识海肯定要被刚刚吸收的那些灵粹冲击的四分五裂精神错乱啊。”

    张三行犹豫不定,不好决断要如何行事。

    这是一个生与死的决断,这是一个关乎一生的选择。

    若是停下来调息,那么必定要被天下高手找到这里,从而引来杀身之祸。

    若是不停下来调息选择远遁而去,那么肯定要被灵粹灵气冲破识海,重则身亡,轻则精神错乱。

    “留在这里调息必定要死,远遁出去还有一线生机,拼了!”

    张三行猛地一咬牙,下定了决心,做出了选择。

    “求尸尊庇佑,求父亲母亲大人庇佑,求你们保佑我灵识不散,精气不消,助我脱离大难,躲过灾劫。”

    张三行诚心祷告四方,随后不顾灵力冲击识海,不顾三魂跳动不停,毅然运转天尸三尊**遁入地下,朝着远方冲遁而去。

    他现在这种状态原本是不能轻易动用尸尊秘法,需要遏制身体恶化,待到身体有所好转之后才能运用尸道**。

    但是他现在没有了办法,没得选择,只能听天由命。

    这次遁入地下,他根本不能自主选择方位,不能控制身体恶化。

    若是他命运不济,直接冲到了盖世高手眼皮子底下或者冲到了三宗四魔等一些顶级门派势力范围,那他的小命也就走到了尽头。

    若是他得天眷顾,冲到了一处安全地带,那他也就有了活下去的可能,有了恢复的希望。

    张三行的身体在没入地下瞬间他就失去了知觉,意识涣散,只能由先前爆发而出的那一股尸气裹着他的身体在地下冲腾。

    张三行在施法的时候已经算定好了,这些尸气足以让自己的身体冲出拓跋族千里开外,远离是非中心地带。

    在地底深处,张三行的身体像是大海里的一条小鱼,随波逐流。厚土在尸气开拓下打通了一道道阻隔屏障,裹带着他的身体穿行地下通道之间。

    就在张三行身体没入地下数个时辰之后,远处百里开外一道道浩瀚神念朝着这里四处扫射。

    这些神念极为凌厉,极为浑厚,让人丝毫不怀疑放出这些神念之人都是从不从世的盖世高手,是各大门派寨族的老祖人物。

    他们无一例外皆是化道境高手,也就是尸道当中的蓝尸王高手。

    这些人物先前感应到天象变化后,立即停止了闭关,亲身查探一切事情原由。

    这一批人马都是苗疆本土高手,他们最先排查到了这里。

    这些神念在扫射了一番之后,立马发现了状况,发现了拓跋族几乎被灭族,没有一个蛊术高手存活。

    “就是这里,刚刚的异象发生地就是这里。”

    诸多老祖人物惊呼四起,化作一道道光华朝着拓跋族冲了过来。

    过了半响,有三位道行最为高深的老头赶到现场,立身于张三行引动天象变化之地。

    这三人来到此处后皆是紧闭双目,查探起了天地元气波动,尸气残留等动静。

    “是天尸三尊特有气息!”

    一位化道高手睁开双眼,射出两道神光,冷冷道:“这里刚刚发生了大战,有三位真元高手自爆的气息残留,有天尸三尊特有尸气波动。

    想来这应该是那个尸尊传人搞出来的,且整个拓跋族几乎被灭族,那个尸尊传人应该是在图谋大事。要不然以他们那一脉的性子,绝对不会轻易拿普通人开刀。”

    “恩,罗阳道友你这话有理,先抓个活人来问问情况再说。”另一位化道老祖高手沉声道。

    “明华道友,不用抓了,刚刚我在查探之际特意关注了一下拓跋族残活之人的识海,发现他们对这事也知道的并不详细。他们都是普通人,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知道这个层面上的事。”名叫罗阳的高手回道。

    “尸尊传人在苗疆显现,尸皇蠢蠢欲动要吞并苗疆,看来这事不可大意了。”

    另外一位先前没有开口的高手说话了,他老谋深算,运筹帷幄道:“根据此地残留的气机来看,那个尸尊传人气息应该很不稳定,尸气杂乱无章。

    他应该是受到了某种意外,或者说是遭到了重创。且根据尸气波动,他应该离去没有多长时间,我看我们还是速速查探其他地区,看看他究竟逃到了哪里。”

    “恩,就这么办,他应该还没有走多远,或许就在这方圆几百里范围内。这次我们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揪出来,彻底灭绝天尸三尊传承。”

    三位化道老祖定下方针战略,分作三个方位冲了出来,神念扫射天上地下,排查一切可疑痕迹。

    就在三人身影就要彻底消失的时候,那个罗阳又开口道:“两位道友,稍后若是有闲暇,我们是否要去沙祺族走一遭?”

    “去沙祺族?”

    听到这话,另外两人停了下来,面色凝重,齐声道:“沙祺族今非昔比,那个地方不好招惹。若是我们贸然上门,恐怕不妥吧?”

    “我也知道不妥,但是这个意思是他们传下来的。他们说不想看到尸皇坐大,不想看到苗疆出现乱局。”

    罗阳伸手指了指高天,同样满脸凝重之色:“两位道友,据我得到的消息,他们想让这次三教九流七门八道大会和往常不一样。他们想立威天下重新夺回道门魁首位置,夺回天下掌控权。根据传言,这次大会时间应该会推后,或许是彻底处理妥当了苗疆事情后再来召开。

    这次尸皇来势汹汹,他们不好正面争持,打算从侧面搅乱尸皇布置,毁掉尸皇谋划。还有,布达拉圣宫也传出了消息,说是他们这次有很大的可能会和他们联合,共同镇压苗疆事件,不想看到苗疆出现乱局,不想让尸王插手这里。”

    “是他们的意思?大会时间可能会推后?布达拉圣宫那些人也准备出手了?”

    “布达拉圣宫那个地方很诡异啊,他们向来神秘,从不轻易在世间显现踪迹,只一心一意吸收信仰凝练佛法,哪怕是前几次鬼门大开万尸复苏他们都不曾理会,这次乱局才刚刚凸显他们就有了反应?难道这次?”

    对于罗阳指向的高天,明华两人深知其意。

    沉默了半响,思虑了半响,两人同声道:“我们还是先静观其变吧,若是他们真的有人去了沙祺族,那我们也去。若是他们没去,那我们也没必要率先趟这个浑水,免得吃力不讨好招来杀身之祸。还有,尸尊传人这件事是我们目前第一要事,我们需得先找到他,将他击杀。”

    “好,这事暂且就这么定了。要是两位道友有什么看法或者什么行动,还请及时告知。”

    罗阳身为化道高手,说起话来十分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三言两语之间就将一些重要大事商量完毕,不再浪费时间。

    他一走,另外两人也跟着消失的无影无踪,像是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随即,其他一些化道高手也赶到了这里,和罗阳三人一般,查探出了许些情况,推断出了张三行大致状态,分作四方继续追踪了下去。

    张三行在离去之时没有精力抹除自己留在拓跋族的气机,这些化道高手很容易找住一些痕迹。

    唯一幸运的是,张三行身怀至宝尸尊冥戒,这件宝物可以隔绝外人推算。如此,这些化道高手才不曾耗费精力去推演张三行的踪迹,只得利用自身神念一寸土地一寸土地探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