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三百五十一章 圣姑闭关
    苗疆明月族,碧落圣姑的爷爷碧青元在张三行施展**引动天地异象的时候,他立马就察觉到了。

    他以真元中期境界之所以能够第一时间察觉,实乃是他体内有张三行的一道尸气存留。

    自当发生截杀张三行那次乌龙事件过后,他为了避嫌,逃避明月族六大高手被杀责任,一直装病在床,不再理会明月族之事。

    明月族高层查探到碧青元体内有尸气存留,没有怀疑是碧青元害死了明月族六大高手,对于碧青元所说遭到绝代尸王追杀之事深信不疑。

    此时此刻,碧青元发现这个天象变化后,惊呼一声,急忙冲出住所朝着碧落圣姑所在小院奔去。

    他对于张三行引动天象,泄露踪迹之事十分担忧,怕张三行会被化道老祖境界人物击杀。

    没一会儿,他冲到了碧落圣姑小院门前。

    一眼望去,他看到了碧落圣姑就矗立在小院中发愣。

    碧落圣姑和张三行有极为深厚的情缘纠葛,她也发现了张三行那种怪异举动,十分不理解张三行怎么会那么冲动行事,怎么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碧落圣姑对于碧青元的到来茫然不知,她的心神全部都是张三行的影子,外物干涉不了她的心神。

    “碧落,碧落....”

    碧青元对着碧落圣姑轻声呼唤,神色焦急。

    听到呼唤声,碧落圣姑渐渐缓过了神,问道:“爷爷,你来这里做什么?”

    “问你他的事。”碧青元回道。

    “他的事?上次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你还要问什么?”

    碧落圣姑发现张三行举动反常,她整个人也宛如惊弓之鸟,对于有人询问张三行之事,条件性反射充满了排斥感。

    “小丫头,你这是什么话?这里不是说话之地,我们进去说。”碧青元沉声道。

    “哦...”

    碧落圣姑木然点头,朝着屋内走去。

    待到两人来到屋内坐定,碧青元开门见山道:“丫头,你和他有深厚情缘纠葛,想必刚刚那些天地异象你也感应到了。这事对他而言极为危险,此事你有何看法?”

    “不知道。”碧落圣姑回道。

    “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丫头,若是他有个什么问题,你岂能好过?”

    碧青元怀疑碧落圣姑是有办法能够联系张三行,能够知道张三行现在的情况。他很想知道张三行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那么冒失。

    “碧落,你是否能够感知到他现在的情况?你快告诉我他现在究竟做什么?又在哪里?如此我们也好想办法助他躲避高手追查。”

    “感知不到,只有他能主动联系我,我无法主动联系他。”碧落圣姑依旧不敢放松警惕,冷冰冰回道。

    其实碧落圣姑的确能够感知到张三行的一些情况,只是感知的也不太详细。

    就现在,她模模糊糊感应到了张三行在施展一门古老秘法,感应到了张三行气息十分不稳定,似乎有一件大事发生,使得张三行不得不冒险行事。

    碧青元对于碧落圣姑这种态度有些不满,冷哼道:“哼,小丫头,我是你亲爷爷,难道你还认为我会加害你们不成?就刚刚那个异象,我料定整个龙炎国顶尖高手都能够感应到,且他们也必定会亲身赶往事发地。若是你对我隐瞒此事,那岂不是害了他?”

    碧落圣姑对于碧青元这话保持沉默,压根不去回答。她只在暗暗沟通碧落神剑,设法通过碧落神剑和张三行的三行神剑取得联系,想以此来了解张三行的具体情况。

    沉默,一阵沉默。

    碧落圣姑不开口回答,碧青元也没办法。他几次想张口询问,可话到了嘴边又停了下来,一脸搵色。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而去,两人约莫干坐了十来分钟后,当张三行完全失去意识遁入地下后,碧落圣姑平静无波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

    噗!

    张三行失去意识,不能和三行神剑相互沟通,碧落圣姑在这里施展秘法联系三行神剑立马就受到了一些反噬,张口吐出一团鲜血。

    碧落圣姑猛地站起身惊呼道:“不好,他受伤了。”

    这时,碧青元也莫名其妙吐出一口鲜血,在这口鲜血当中有一缕绿色光华闪现。

    这缕绿色光华乃是张三行的本命尸气,是他留在碧青元体内,助碧青元躲避明月族高手探查用的。

    张三行在失去意识的关头急忙切断了和这缕本命尸气的联系,怕这缕本命尸气在自己失去意识无法掌控后会对碧青元造成伤害。

    “尸气涣散无主?他死了?”碧青元惊道。

    说到这里,碧青元一把抓住碧落圣姑的手臂呼道:“小丫头,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这缕本命尸气会自主涣散?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没有,他不会死,他不可能会死!”

    碧落圣姑紧要牙关,脸色苍白。

    张三行失去了意识,这事她已经感应到了。

    对于一个天下所有高手都要击杀的尸王突然失去意识这意味着什么,她非常清楚。

    就普通人而言,失去意识也就等于失去了记忆,失去了过往,曾经的一切都不复存焉。

    且当张三行失去意识后,碧落圣姑再也没有办法查探张三行的情况,一切联系全部中断。张三行今后是生是死,她无法得知。

    “他不会死?小丫头,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若你还不把你知道的情况说出来,他哪怕是现在没死,但要不了多久他就真的会死。”

    “不会的,这是不可能会发生的。”

    碧落圣姑缓缓转过身,双目深邃,沉声道:“爷爷,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他的确没死,他只是暂时失去了曾经的一切。至于他现在的情况如何,又究竟在哪里,我不知道。

    还有,对于他今后的一切情况,我同样没有办法探查。爷爷,您请回去吧。我要去那里闭生死关。一日不达紫皇境,我一日不出关。”

    “他暂时失去了曾经的一切?碧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他做出的那些举动又有何目的?”

    “他施展了一门古老秘法,至于是什么秘法,我同样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好像受到了那门秘法反噬。爷爷,您保重。待我来日达到紫皇境,我自会见您,且我也会将那些使他受伤的人斩杀殆尽。”

    碧落圣姑一步踏出房门,朝着那位盖世高手墓地方向而去,要在那里借助至强武道真气闭生死关,冲击紫皇境。

    碧青元听到这话,心里冰凉。

    碧落圣姑有孕在身还要闭生死关,这也意味着张三行的情况不容乐观,危在旦夕,或者说差不多已经死了,碧落圣姑这是要拼尽一切力量提升修为,日后出关击杀仇敌,替张三行报仇雪恨。

    “小丫头,不可,万万不可啊。一闭生死关,生死成两难,你不能这样做。你可知道,你一旦闭关失败没有突破紫皇境,你必死无疑啊。”碧青元大叫道。

    生死关有许多种说法,有一种是最为危险。

    平常许多高手都言自己要闭生死关什么的,其实那都不是真正的闭生死关,只是普通的长时间闭关罢了。

    真正的闭生死关那意味着不生就死,时时刻刻都在生与死之间徘徊,根本没有缓和余地。

    现在碧落圣姑说要直接闭关冲击紫皇境,这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

    一旦没有达到紫皇境,哪怕是突破到了半步紫皇境都没用,下场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目前整个全球诸国又有几个紫皇高手?凡是达到了这种境界的人物无一例外皆是悟性逆天,机缘逆天,资质逆天等等种种逆天。

    稍微差一点点的高手都没有机会突破到紫皇境,现在碧落圣姑连真元境界都没有达到,她却要闭紫皇境的生死关,这样的举动在碧青元看来纯粹是找死。

    “小丫头,你可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你死了不要紧,但是你孩子呢?难道你就忍心让他和你一起身陷险境不成?依照你的资质悟性,你连万分之一突破紫皇境的希望都没有。你何不一步一个脚印正常修行呢?”

    “不,爷爷,正常修行速度太慢。我恐怕修行一百年都难以达到那等境界。然而,若是我不达到那等境界,我又如何击杀强敌?至于孩子,现在会有,将来也会有。

    他的资质悟性远超于我,紫皇境绝对挡不住他的脚步。若是他这次侥幸不死 能够脱离大难,来日在我未能顺利出关之时,他必定会来接我出关,替我斩断闭关失败所产生的后果。

    若他不幸遇难,而我又闭关失败,那我也权当陪他一起共赴黄泉路。我已经没得选择,我的路只有这一条。我曾许诺他,他生我亦生,他死我亦死。爷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将永闭那座墓门。”

    碧落圣姑坚定无比,心神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凝练之境,看破生死,看破虚妄,义无返顾要完成自己的执念,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张三行,不论你是生是死,我将一直在这里等你。碧落神剑我将永久封印,助你斩断旁骛。若你运道逆天,不仅能长活于世,还能记起往昔,望你到时来此接我。”

    碧落圣姑抹除了神剑烙印,斩断了和三行神剑的内在联系。

    她想着,要是日后张三行真的想起了往昔,能够脱离大难,那么自己不应该在张三行修行的路上对他产生影响,不应该让碧落神剑对张三行产生分神之念。

    碧落圣姑知道,若是张三行达到了紫皇境,已经具备了无敌天下的实力,那么他自然会知道自己身处何地,自然会来接自己,夫妻团聚。

    碧落圣姑身影幻灭,渐行渐远。

    到了最后,她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了碧青元的眼帘中。

    “哎,傻丫头,你这又是何苦呢?你有孩儿陪伴,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碧青元觉得张三行这次真的必死无疑了,要不然碧落圣姑绝对不会冒险闭生死关。只有张三行没多大生还希望,碧落圣姑才会做出这种抉择。

    张三行在他心里已经是一个死人,而碧落圣姑选择闭生死关,这对他而言,碧落圣姑也是一个死人,碧落圣姑绝对不可能顺利冲关。

    想着一下子失去了唯一孙女,失去了孙女婿,失去了还未出世的曾孙,碧青元觉得这种结局无比凄凉。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全部前进动力,没了依靠,没了精神寄托,更加苍老了许多。

    此刻的他不复明月族长老威势,不复真元中期高手模样,只是一个迟暮老人,望着碧落圣姑渐行渐远的背影,叹息一声,无可奈何。

    不论是普通人还是道门高手,亦或者是高官达贵富甲一方,他们在壮年巅峰时刻总是目空一切,不将任何事情放在心上,只求自己的愿望能够实现,奋力拼搏。

    但是一旦当他们步入了晚年,迟暮老矣之时,他们又十分怀念在自己壮年时候追逐愿望所抛弃的一切。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能将心思分一部分出来,放到其他事情上。

    此刻的碧青元他就是这种心理,在他壮年之时,一心向道,一心追求力量巅峰,忽略了自己儿子儿媳的感受,忽略了血脉亲情的温暖。

    当他自感前途暗淡,再也没了精力追逐巅峰力量的时候,他才停止了下来,回顾往昔。

    但是,世事沉沦,光阴流逝。他的儿子儿媳因为得不到父亲呵护,得不到亲情温暖,早早身亡,只留下一女。

    碧青元在往常的时候虽说对碧落圣姑不假于色,不曾有过多关照。但在他内心深处,他却深深爱护着碧落圣姑,关注她的一切。

    碧落圣姑承载着他所有亲情,承载着他所有精神寄托,承载着对儿子儿媳的愧疚。

    因此,自当他第一时间听到碧落圣姑有了尸王后代,和尸王结合后,他并没有震怒,也没有反对,更没有责备碧落圣姑。任由碧落圣姑自己选择,任由碧落圣姑自己去追逐自己喜欢的东西,不去干涉她的情感,不做自己宝贝孙女棒打鸳鸯的恶人。

    现在碧落圣姑抛弃一切,毅然选择闭生死关,这令得碧青元难以承受,最后的那一点寄托和念想轰然倒塌。

    人道乎?天道乎?

    这就是大道,这就是轮回,这是盖世高手和普通凡人唯一的一个交接点,不分彼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