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三百五十二章 网到了死人(大章)
    苗疆大地寨族林立,强者多不可数,各自隐匿一方,潜心修行不问世事。

    苗疆四通八达,连通世界各地,和许多国家交壤,文化复杂,思想复杂。

    在苗疆北面方向就有一座超然势力,凌驾于苗疆诸多寨族之上,它的名字就叫布达拉圣宫。融合了龙炎国道家文化,印度佛家文化,苗疆蛊术文化。

    这里每一个高手都拥有鬼神莫测的神通,力量远超其他同境界高手。

    一般而言,只要是布达拉圣宫走出来的人都拥有极大威望,受人尊敬,地位超然,远非其他势力高手可以比拟。

    就连七门八道弟子在布达拉圣宫弟子跟前也占不到什么便宜,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布达拉圣宫弟子还比七门八道弟子更加优越一些。

    在整个龙炎国,也就三教弟子稳稳压制布达拉圣宫弟子一头。至于海外诸国,哪怕是暗黑教和光明教以及非洲兽神族,南疆降头师等等势力高手,他们在面对布达拉圣宫的时候,也是不敢轻易开罪,能忍则忍,尽量避免发生冲突。

    在离布达拉圣宫南面约四百里处有一处连绵高山峻岭之地,住在这个地方的人不修蛊术,也不修道术,只是心中信仰布达拉圣宫,是一处十分宁静祥和之地,没有各种外部矛盾冲突。

    这个地方就像是世外桃源一般,人们与世无争,过的十分朴素,并没有什么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也没有太多现代化的产品,一切都保持古代风俗。

    传言布达拉圣宫初代.开创者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人,这里受到神的庇佑,布达拉圣宫高手从来不敢轻易涉足这里,也不以自己超凡的神通力量干涉这里,同时震慑其他一切高手窥视这里。

    这个地方在布达拉圣宫众人心里就是一处净土,就是一处魔渊,能不和他们发生交集就尽量不和他们发生交集,任由居住在这里的世人自主选择发展道路,不做改变这里进程的人。

    不知是意外还是巧合,居住在这里的百姓很少有人踏出这片土地,且那些极少数踏出这片土地的人,他们也从来没有再回来过。

    在这里有一条长河,名叫红河,是这里的母亲河,曲曲折折连通整片山脉,连通整片地区。

    居住在这里的每一户人家,他们世世代代都饮用这条河水,以这条河水养育后代,浇灌家园。

    这日傍晚时分,在这条河面上出现了一条小船。船前船后各挂有两个红灯笼,用以照明湖面。

    这是农夫趁着夜色在出船捕鱼。

    本来日间捕鱼最为恰当,但是居住在这里的人不知因何缘由,偏偏不日间捕鱼,单单就选择夜间捕鱼。

    在这条小船上有三个人,一位约莫五六十来岁的老头,一位约莫二十出头的少女,一位约莫十七八岁的青年。

    这三人毫无疑问是一大家子,少女和青年是老头的一双儿女。

    这时,老头从船内取出一副渔网就欲朝着湖面撒网捕鱼,青年见状立马叫道:“老爹,你等等,让我来试试。”

    “就你这小身板?去,别给我添乱,好好坐着准备等会儿给我从渔网上把鱼取下来。”老头回道。

    “老爹,你现在不让我试试,那等你以后老了干不动了谁替你捕鱼?再说了,你也别小瞧我,我的力量可大着呢。

    就前几日,王伯他家不是杀猪吗?我一个人就将那头三百多斤的猪后腿给扯住了,没让那头猪乱翻腾。就这你还说我身板小没力气?要是换做老爹你来,你还不见得能够拉的住那条猪后腿呢。”青年嚷嚷道。

    毫无疑问,这个青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胆子大得很,认为自己可以干捕鱼的活了,手腕上的力量能够将渔网完美洒到江面上去。

    “噗嗤,哈哈哈....”

    这时,那位少女听到青年大声嚷嚷,立马捂着嘴笑了起来,没心没肺笑骂道:“小弟,你也好意思说那事?我怎么记得你那天从王伯家回来后就躺床三天起不来身呢?”

    原来那天这个青年在扯猪后腿的时候,屠夫一刀捅进猪脖子,那猪突然发力反扑,后腿一蹬,青年立身不稳,将他给弄闪了腰。

    “哈哈哈,看到没,你姐都瞧不上你呢。快一边待着去,别给我添乱。”老头哈哈大笑道。

    “.....”

    青年被少女说出囧事,立马拉下了脸,闷声不说话,觉得好没面子。

    少女看到青年不说话,知道他心里不高兴生气了,立马止住了笑意对着老头道:“爹爹,要不您就让弟弟试试吧。他说的也对,现在不试着干,那等您老了他还真没人教了。”

    老头见到少女开口,沉吟片刻回道:“小崽子,既然你姐都说让你试试,那你就试试一网。要是不行,那你可别再给我瞎折腾,好好一旁看着我是怎么撒网、收网的。”

    “好嘞,老爹!”

    青年见得老头同意,眉开眼笑,一把从老头手里抢过渔网,手腕虚抖,积攒力量,要把渔网完美铺开撒下去。

    老头见状,懒得看青年那种架势足,力道不足的样子,黑着脸走进了船舱,和少女闲谈了起来。

    “小清啊,再过两个月你就足足二十了。前些天有几家婆子来说亲,你看这事如何?还有,这几天你也见着不少人了,有没有中意的?要是有,我也好给你把事定下来。现在像你这种年纪还没嫁出去的不多了,你可别给耽搁了。”老头沉声道。

    这个地方的风俗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在龙炎国中原大地,女的结婚一般都是二十来岁。但在这里,女的只要到了十六岁就可以结婚,到了十八岁基本上都生了孩子,满了二十那也就成了一个真正的妇道人家,养儿育女,照料家庭。

    到了二十岁还没结婚的少女在这里几乎没有,老头一直关心着这事,怕自己的女儿再挑挑拣拣拖延,到时候嫁不出去。

    一般夫家娶媳妇,都喜欢挑选年轻女子,排斥年纪稍大的女子。

    像眼下这位少女,她的情况就处在排斥之列,已经有不少媒人不愿意给她介绍好的夫家,觉得年纪大了点的女子还没嫁出去不吉利。

    少女小清一听这话,立马和刚刚那个青年一样,脸色瞬间拉了下来,十分不好看,回道:“老爹,你说这个干啥?我不嫁人,我就和您以及弟弟过一辈子。再说了,嫁人有什么好的?我也没见着几个嫁了人的姐妹过的好啊?天天吵吵闹闹,摔东摔西的,那种日子我可不要。

    上个月,李岚她还和我说她想离了,受不了她老公那脾气,受不了她婆婆那脾气呢。爹爹,你可不能把我往火坑里推啊,我是您亲生女儿呢。”

    “胡说,哪有像你说的那样。”

    老头见着女儿不想嫁人,心里极为添堵,开解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天下哪有女人不嫁人的道理?至于你说的那种情况虽然是有,但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少。

    且夫妻之间吵吵闹闹也是一种常事,俗话还有夫妻床头吵床尾合呢?

    还有,你就算不为你自己着想,你也得为你弟弟着想吧?他今年也有十八了,也到了娶妻的时候。要是你这个做姐姐的没嫁出去,他怎么可能取得了老婆?只有你嫁出去了,那些媒人才会开始给你弟弟说亲,要不然,她们可不敢给你弟弟说亲,怕犯忌讳呢。”

    “弟弟?”

    少女小清闻言,沉默不语,秀眉微皱。

    老头这个说法直中小青软肋,她比较疼爱自己的弟弟,不想因为自己耽搁了自己的弟弟。

    老头见着小青不说话,接着道:“小清啊,你们娘过世的早,我也没能照顾好你们姐弟俩。我现在这辈子也就盼望着你能嫁出去,你弟弟能够娶个媳妇,我能抱抱孙子和外孙。这事你可要好好想想,千万不能随着性子胡来啊。”

    “我知道了爹爹,明个儿我再去见见几个,要是碰到过得去的,我不会再拖拉了。”少女带着低沉的语气回道。

    “嗯,这就对了嘛,我和你娘以前也是这么过来的。等结了婚,过了几年后,你就会知道嫁人并不会向你想的那样不好了。”老头说道。

    两人在船内说了许久,老头也终于把少女给说通了,心里很欣慰,暗道心事有了着落。取出放在一旁的酒壶,大口喝起了小酒。

    这时,原本寂静无声在船外捕鱼的少年突然大喊了起来,高呼道:“老爹,老爹,快来,你快来啊。我好像捕到了一条大鱼,我拉不动,你快来帮我拉拉。”

    这个少年非常激动,说到最后连连跺脚,丝毫自己这回终于有了面子,头一回捕鱼就捕到了一条大鱼。

    且依照他的估计,这条鱼怎么说也有六七十斤打底,说不准还有上百斤。

    这样的大鱼现在可是比较少见,少年十分得意,意气风发,不可一世。

    “老爹,你怎么还没出来啊?鱼都快跑了。等下要是因为你没帮我把鱼拉上来,鱼跑光了,你可不能怨我没捕到鱼啊。”

    在船内的老头和少女听到青年胡言乱语,惊得冷汗直流,哑然无语。

    “这个小兔崽子,就知道胡说八道。”

    老头打心眼里就不相信青年这么快就能捕到鱼,骂骂咧咧了几声后不做理会,继续喝起了自己的小酒。

    少女小青见状,推了一把老头笑道:“爹爹,小弟虽然做事不靠谱,但他也从来没说过谎话,要不您还是出去瞧瞧吧,或许小弟真的捕到了大鱼呢。”

    “就他?要是他能捕到大鱼,我喊他爹。”

    老头自言自语一声,倒也放下了酒壶,起身朝着船舱外走去。

    “您喊他爹?那我该怎么办?老爹,你不是喝糊涂了吧?”少女小青翻白眼暗暗嘀咕道。

    老头出了船舱来到夹板上时,他一眼就看到了少年在拼命扯着渔网,手臂肌肉暴涨,不似作假:“这小兔崽子真的捕到大鱼了?难不成我真要喊他做爹了?”

    “咳咳咳,咳咳咳!”

    老头假意咳嗽几声,快步来到少年跟前抓住渔网一角顺势一扯。

    咔嚓!

    嘶!

    网里的鱼没有被两人拉上来,反倒是渔网被扯破了一角。

    “好家伙,果然是条大鱼!”

    老头看到渔网被扯破一角后不惊反喜,大笑道:“小兔崽子,你的确长进不少啊,竟然能够捕到这么大的鱼,依我看这条鱼绝对过百斤了。来,我们爷俩一起发力,把这条大鱼给拉上来。”

    “好!”

    少年得到老头确认,浑身带劲,猛喝一声,脚步瞪着船桩,和老头同时发力拉扯渔网。

    这一下,两人手腕上的力道用的不错,渔网很顺利被拉出来水面。

    两人一眼望去,果然看到了渔网上面有一条黑乎乎的影子,只是因为灯光暗淡缘故,两人看不太清楚,只是觉得像条大鱼。且在这个黑乎乎的影子旁边,竟然还有不少约莫一两斤重的鱼。

    “这么大一条鱼,怎么说也能卖好几千块吧?”老头盘算着。

    “小兔崽子,加把力。”

    “是,老爹!”

    少年看到渔网上的影子后,双手不停发力,收回江面上的渔网。

    “老爹,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老叫我小兔崽子啊?我名字叫姜鸣呢。要我是小兔崽子,那您是啥?不就成了老兔崽子了吗?”少年一边拉网,一边抗议道。

    这时,坐在船舱内的少女小清也走了出来,对着青年姜鸣呵斥道:“小弟,不要乱说话。”

    “是,姐姐!”少年吐了吐舌头回道。

    不一会儿,渔网被顺利拉上了船头。

    老头和少女小清以及青年姜鸣这下看清楚了渔网里面那个黑乎乎的影子是什么东西了。

    “啊........”

    少女被此物吓了一跳,尖叫一声,急忙跑回船舱大骂道:“姜鸣你个混蛋,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事?竟然拉了一个死人上来?老爹,老爹,以后不要让小弟撒网了,他根本就是个扫把星。”

    少女小清这次被吓的不轻,头皮发麻,不管不顾怒斥姜鸣,怪他连死人都能拉上来,是个十足的扫把星,倒霉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