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三百五十三章 一家三口
    少女小清大晚上看到渔网里的死尸,被吓得魂飞魄散,她弟弟姜鸣也是同样如此。

    甩掉手里渔网后,他几乎是踏着少女小清的步伐冲到船舱,惊魂未定。

    这个死人是他拉上来的,而且还是特别卖力拉上来的,每每想到这个环节他都有一种呕吐的冲动,比少女小清更加不堪,浑身都在打哆嗦,脸色发白。

    小清惊慌失措过后看到自己的小弟也被吓得浑身发抖,心里十分不好受,有些心疼。

    起身拉了拉姜鸣的手臂,劝慰道:“小弟,来,坐到我旁边来!”

    姜鸣顺势坐到小清旁边,结结巴巴说道:“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渔网里会是一个死人,姐姐,我.....”

    话还没说两句,姜鸣的眼角已经有了数颗晶莹透亮的泪珠闪现。

    他一是被吓到了,二是心有愧疚,十分不安。

    “没事,小弟,以前别人也遇到过这种事,咱不怕。”小清壮胆打气回道。

    这对姐弟俩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心里不安的情绪倒也渐渐稳定了下来,不似刚刚那般恐惧。

    至于他们的老父亲,他到底是见多识广。在一开始震惊了一嗅儿之后,他立马冷静了下来,沉着思考如何处理这件事。

    思考了半响,他觉得还是把死人重新丢到河里去比较稳妥,免得惹上没必要的麻烦。

    想到这些,老头缓缓解开渔网,将死尸从渔网中剥离出来。

    在剥离渔网的过程中,由于老头离死尸的距离比较近,他好像听到了一些特别的声音。

    咚,咚,咚!

    一阵又一阵轻微的跳动声响起,似缓似急,毫无规律可言,且声音特别小。

    要不是这个江面上实在是没有其他杂音,老头也断然听不到这个跳动声。

    “嗯?这是什么声音?”

    老头在船头取了一盏渔灯提在手里,神经兮兮打量着四周。

    看了半响,河面上没有什么动静,他便将目光落到了死尸身上。

    这具死尸是个年轻人模样,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岁。且他也并非什么外人,正乃是逃命至此的张三行。

    张三行在逃离拓跋族的时候,他无法掌控路线和方向,没有意识。现在他的身体冲到了这里,完全是他的尸气自主运转之故。

    老头看清楚了状况后,叹息一声道:“哎,酗子,不是我不肯替你下葬让你入土为安,实在是我一家子经不起折腾。要是这事传了出去,我家难保不会惹上麻烦。”

    念念叨叨了许久,老头像是念度人经一样超度亡魂,希望死尸在天有灵不要找自己麻烦。

    随即,老头将油灯放在一旁,重新蹲在身子剥离渔网。

    咚,咚,咚!

    这时,原先那种微弱的跳动声渐渐壮大了起来,老头也听得更加清楚。

    “这是?”

    老头再次听到这些声音,心里有些紧张,双手有些发抖,双眼死死盯着渔网里的张三行。

    他听出来了,声音是死尸发出来的。

    “难道这个酗子还没死?”

    老头有了一个猜想,壮着胆子伸出一手探向了张三行鼻子。

    一探之下,老头发现张三行鼻子跟前还有气息冒出,这股气息还是热的。

    “没死,他没死,原来他还没死!”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我差点成了一个杀人犯了。”

    老头想着自己正要将死尸重新推到河里,现在见到死尸竟然还有活气,心里立马生起了一种自责感。

    “小兔崽子,小兔崽子,快,快,快,你快出来帮下我,这人没死,他还有气儿。你快和我一起将他抬到船舱里。”老头朝着船舱方向大喊道。

    待在船舱里的姜鸣刚刚稳定心神,突然被老头这一叫唤,又是吓了一跳。

    “啥?他还没死?是个活人?”

    姜鸣自言自语了一声,觉得不可能,于是便回道:“老爹,不带你这么坑人的。我可是你亲生儿子啊。你想吓死我还是想骗我出去给你壮胆?我告诉你,门都没有,我不出去。”

    “混账!等下看我不拔了你的皮。”

    老头怒骂一声,又道:“小清,你出来帮我,快点。”

    “哦!”

    少女小清不比姜鸣,她到底是大姐,心智成熟许多。

    现在听到老爹叫唤,起身出了船舱朝着老头方向走去。

    “姐姐,姐姐,你别去,我看定然是老爹骗你过去给他壮胆的。这个老头天天在我们前面吹牛自己胆子有多大,现在他也怕了,嘿嘿....”说着说着,青年姜鸣没心没肺笑了起来。

    “去,瞎说,爹爹不会这么干的。那个人或许真没死呢。你别乱说话,要是等下爹爹真的发火了,那你就要挨揍了。”小清边走边道。

    “这....”

    姜鸣闻言,愣了一愣,随即也起身出了船舱,朝着老头方向走去。

    当小清来到老头跟前蹲下后,老头急忙道:“快,帮我把渔网扯开,我刚刚探过了,他还有气。”

    “是,爹爹!”

    小清没有迟疑,急急忙忙扯起了乱七八糟的渔网。

    跟在后边的姜鸣见状,他也上前帮忙。

    一家三口齐上阵,原本凌乱不堪的渔网立马被解开了。

    老头伸手抱住张三行头颅,对着少年喝道:“快, 小兔崽子,帮我把他抬进去。”

    “恩!”

    姜鸣抱住张三行双腿,和老头一起将张三行抬进了船舱。在这之间,少女小清倒也是有心在一旁辅助,双手托着张三行腰间,减轻老头和姜鸣的压力。

    待到张三行被抬到船舱放置好后,姜鸣问道:“老爹,现在咋办呢?”

    “你问我,我问谁去?”老头回道。

    “你不是我老爹吗,你咋能不知道呢?”

    “是你老爹咋了?难不成是你老爹就非得要啥事都知道啊?”

    “......”

    父子俩在这关头竟然还斗起了嘴,直把一旁的小清给郁闷的翻白眼。

    小清看了地上昏迷不醒的张三行一眼,灵光一闪,叫道:“老爹,我上次听人说,掉到河里还没淹死的人体内有很多积水,他们要把这些积水给弄出来。”

    “这能行吗?”老头问道。

    “不知道,应该能行吧?”少女不是很肯定道。

    这一家三口一直待在偏僻乡村,也没见识过什么大世面,对于一些溺水应急之道并不了解。

    现在老头听到小清这么一个说法,觉得可以一试,问道:“小清,这积水怎么弄出来?”

    “用手压他的胸部,用力压。”小清回道。

    “好,我这就压!”

    老头二话不说,双手朝着张三行胸前压去。

    没过一会儿,躺在地上的张三行立马“咳咳咳,咳咳咳!”咳嗽了起来,嘴角流出许多浑水。

    “老爹,他醒了,他醒了。”

    “恩,我看到了。”

    老头压完积水后将张三行后背撑了起来,双手轻轻拍击张三行后背,替他顺气。

    如此这般,过了好一阵子,被打捞上来的张三行才彻底缓过了气,睁开了双眼。

    “喂,你是谁?叫什么名字呢?”少女问道。

    “姐姐,你这样问没用,看我的。”

    姜鸣似乎有些恼怒张三行刚刚吓了自己,老气横秋大声道:“小兔崽子,你叫啥名?是你自己故意跳水寻死的还是你不小心跌落河里的?你哪地儿人?”

    “啪!”

    老头一巴掌甩到了姜鸣头上,斥责道:“怎么说话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给我滚到一边去。”

    过后,老头对着张三行和蔼问道:“酗子,你是哪里人?叫啥名?赶明儿等你好些了,我送你回去。”

    就这样,少女小清和姜鸣以及老头三人六眼死死盯着张三行,看他怎么回答。

    然而,张三行醒转过来后,他见到三人不停朝自己说话,且他们说的话自己还听不太懂,有些茫然。

    老头一家三口说的都是本地话,并非普通话,没有意识的张三行自然听不太懂他们在说什么,回道:“这是在哪?”

    说完,张三行忽然觉得头有些生疼,伸手拍了一下后脑勺。

    这一拍击下去,张三行像是发了神经一样暴跳而起大喊大叫:“这是在哪?这是在哪?我是谁?你们又是谁?你们是尸皇的人还是三教的人?都给我滚开,我命有己不由天,你们休想杀我...”

    “噗通!”

    “叮咚!”

    胡言乱语大喊了一阵子,张三行一头栽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老头三人被张三行大喊一通之后,皆是双眼呆泄,一脸茫然,十分疑惑。

    “他死了?”

    “他傻了?”

    “他失忆了?”

    这是姜鸣以及小清还有老头三人依次说出的话语。

    “老爹,这家伙不会就这么挂了吧?”

    “滚!你个小兔崽子,刚刚找你帮忙你为啥不来?要是这个酗子死了,那也是被你害死的,是你耽搁了他的救命时间。”

    老头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斥责了一声姜鸣,蹲下身子伸手朝着张三行的鼻口探了过去。

    探了半响,老头回道:“他还没死,只是晕了过去。根据他刚刚的话语判断,他应该是遭到了仇家追杀。等明儿看他情况如何,看他能不能记起自己。”

    “他要是不记得了呢?他要是傻了呢?”姜鸣问道。

    “管他记不记得,只要他身体好转了之后就送他离开。”

    老头没有任何迟疑回了一句,低声嘱咐道:“小清,姜鸣,今个儿的事你们千万不要说出去。就当我们压根没碰到过这个人,你们记住了吗?”

    “恩,我们记住了!”小清和姜鸣点头道。

    “记住了就好,我们趁着黑夜赶紧回去,免得被外人知道惹上麻烦。”

    “是,老爹!”

    这老头虽然没有什么大善心,但他也不忍心将身体虚弱的张三行就这样抛弃,怕他没人照顾死在这里。打算等张三行情况好转之后,再另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送他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