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五十四章 送走
    ,!

    一夜无话,张三行被老头一家三口带回了自己家安顿。

    第二日清晨,少女小清来到张三行临时居住房间,笑道:“这位大哥,你身体好些了吗?还有哪里不适?若是好些了,起来吃点东西吧。”

    “哦!”

    张三行三魂神识因本源几乎耗尽陷入到了深层次的沉眠当中,不能记起前尘往事,无法得知自己是谁。他的一身尸道神通也随着本源耗尽压缩到了尸丹核心当中,和常人差不了多少。

    若是硬要分出一个高下,那就是张三行的身体稍微强壮一些,曾经得到了浑厚尸气淬炼。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张三行体内的天尸三尊**运行路线和至高武道真气运转路线没有停下来,它们缓缓自主运行着。

    且当时张三行本源耗尽尸元接近干枯头发发白之时,凌霄落英夫妇法相虚影点燃了张三行背脊骨里面蕴藏的浩然正气和无量阴德,替张三行延续了一些尸元,使得张三行依旧能够保持年轻状态。

    张三行闻言,像个刚刚出生的孩子,茫然不知外事,愣愣看着少女小清。

    此刻的张三行用一句特别通俗的话语来说,他现在的状况就是一个白痴,脑海一片空白。

    少女小清见到张三行傻傻看着自己,一股奇怪的念头涌上心头,觉得眼前这个人十分可爱,好像自己多了一个玩伴。

    琢磨着张三行十有**失去了记忆,少女小清也懒得废话下去,拉着张三行一条手臂朝着大厅走去。

    不一会儿,两人已然到了大厅。

    大厅比较简洁,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品。在大厅中间摆有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放了一些稀饭和菜肴。老头和他儿子姜鸣就坐在桌子旁吃起了稀饭。

    小院相对来说还算比较偏僻,和周围邻居都相隔了几十米远。

    在这个村庄四周都是高山,小溪环绕缓缓流淌。

    “汪,汪,汪!”

    老头一家三口对张三行没有什么太过客气举动,就当一个落难的普通人来看待。但是他们家养的看家犬却不然。

    黑犬不认识张三行,对于张三行身上的气息非常陌生,大声狂吠了起来,气势倒也有那么一两分凶猛。

    “去!”

    老头伸手朝着黑犬挥舞了一下,示意黑犬不要乱叫。

    然而,这条黑犬又不是什么高级货色,听不懂老头的话,继续朝着张三行狂吠了起来。

    再者黑狗辟邪,张三行又是尸王,两者是属于对立存在,因此黑狗出于本能,非常仇视张三行。

    或许是因为被这条黑犬声音吵得烦闷,张三行将一直落在小清身上的目光移到了黑犬身上,同样发出了一声低吼。

    “吼....”

    这一吼,黑狗立马止住了狂吠,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一下。似乎张三行是丛林之王,是猛虎。

    这条黑犬在张三行低吼之间感受到了一股特别的气息,面对这股气息,黑狗非常害怕。

    “嗯?汹怕你?”

    少女小清听不出张三行低吼声有什么不同,现在她看到张三行只是低吼一声,黑狗便一动不动,十分惊讶。

    “靠,这家伙不会是什么凶神恶煞吧?咱家这条大黑可是方圆几里的狗王啊。”

    姜鸣这个少年正处在青春叛逆期,好奇心和争强斗狠心格外旺盛。

    现在他见得这一幕,心里有些震惊,对着张三行叫道:“喂,傻子,过来吃早餐。”

    “小弟,你说什么?找死啊!”

    小清受够了姜鸣这种胡言乱语的说法,把以前积攒下来的怒气一下子发了出来,大吼道:“姜鸣,你再敢胡说八道,我跟你没完。”

    “且,不是吧大姐?”

    姜鸣十分夸张的笑了起来,并不惧怕,得意回道:“大姐,他本来就是一个傻子嘛。你看看他,啥也不知道。再说了,他又不是我姐夫,我叫他傻子跟你有什么关系?有能耐你给我找个姐夫让我来叫叫。”

    一旁的老头对于这对姐弟争争吵吵不去理会,他觉得这才是一种幸福,这才是一个完美小家。

    小吵小闹有促感情,老头是过来人,他非常清楚这些,料定这对姐弟俩也就是口头厉害些,实际上他们情分深厚的很。

    小清听到姜鸣说出的这些话语,一下子羞得满脸通红。

    怒了,怒了,真的怒了!

    “姜鸣,今天我要是不好好教训你一顿我就不是你姐。”

    小清松开抓住张三行的手,从一旁抄起扫帚朝着姜鸣打了过去,边打边骂道:“你个混蛋,我让你乱说,我让你乱说。”

    对于婚姻之事,小清本来就烦躁,现在姜鸣竟然还当着她的面来调侃,小清再也忍不住了。不管不顾,不曾理会老爹就在一旁吃饭。

    她心里就想着今天一定要把姜鸣给收拾服帖,要不然誓不罢休。

    姜鸣看到姐姐打来,一开始还没在意,认为自己大姐定然是和自己开玩笑,不曾躲避。

    但是,当他手中的饭碗哐当一声被小清的扫帚打落,他的额头被小清敲了一棍之后,他才大呼了起来。

    “不好,大姐似乎真的恼了。”

    就这一下,姜鸣立马惊醒过来,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真的惹闹了姐姐。

    “姐姐,姐姐,我错了,是我说错了话,你快停下来吧。”姜鸣躲到一旁求饶道。

    “哼!知道错了?”

    小清并没有停手,反而依旧朝着姜鸣打了过去,不理会姜鸣求饶。

    老头看到小清把姜鸣的饭碗都给打落了,他这才有些动怒,喝道:“都给我住手,你们这般胡闹成何体统?”

    “爹爹,是小弟先胡说八道的。”小清叫道。

    姜鸣被小清追着打了一阵子,心里也有些窝火,从一旁也抄起了一把扫帚和小清干了起来,叫道:“姐姐,你要是再不停手,那你就不要怪我了。”

    咚咚咚,咚咚咚!

    这对姐弟俩打的激烈,都是火气上涌。

    老头在一旁只得干着急,眼珠子圆凳,气得火冒三丈。

    这是没由来的事,老头十分郁闷。

    不过他也知道,这对姐弟俩打完之后他们自会停下来,而后又会和好如初。

    “哼,你们就打吧!”

    老头大手一甩,不理会两人,哼了一声过后起身就走。

    “啊....”

    这时,小清一时没注意,被姜鸣一扫帚打到了手臂上,疼的小清痛呼了起来。

    姜鸣虽说年纪比小清小几岁,但姜鸣到底是男人,力量比小清大很多。

    现在这对姐弟俩火气上涌,小清自然干不过姜鸣。

    一旁的张三行听到小清痛呼了起来,身形一闪挡在小清前头。

    嘭,嘭,嘭!

    姜鸣一时收不住手,手中的扫帚不停打在了张三行身上,而张三行也不闪不避,就像是一个木桩一样。

    打了几下,张三行似乎有些吃痛,右手一抬,把扫帚给打飞了出去。而后向前踏出一步,伸出了左手,一把就抓住了姜鸣的喉咙,将姜鸣给提了起来。

    张三行虽然没有了尸道神通,但是他的武学本领还在。现在他的这些举动纯粹属于本能,是他以前经常练武产生的惯性。

    或许是张三行觉得这个姜鸣和小清是在小打小闹,或许是张三行觉得姜鸣也不是什么坏人。

    总而言之,张三行提起姜鸣后,手掌并未用力。要不然就这一下,姜鸣定要被张三行活活捏死在手里。

    “咳咳咳!”

    “咔,喀,咯....”

    张三行的手掌虽然没有用力,但是姜鸣就这么被张三行捏着喉咙提起来,他也十分难受,上气不接下气,脸色通红,几乎就要昏阙过去。

    “啊....,你快住手,快住手,不要杀我弟弟,你别杀我弟弟!”

    小清见得这个变故发生,顿时脑海一片空白,拼命椅张三行手臂,大喊大叫。她怕张三行把自己弟弟给捏死了,心里慌乱的很。

    这时老头也见到了情况不对,脸色吓得惨白,和小清一样,生怕张三行捏死自己儿子,呼道:“酗子,酗子,有话好说,咱有话好说行吗。你快把我儿子放下来。”

    张三行听到小清两人话语,手掌松开,放下了姜鸣。手指指向小清,对着姜鸣木然道:“不准欺负她,否则灭你三魂,将你打入轮回。”

    “我.....”

    姜鸣大喘了几口气,心里极度愤怒,也非常委屈。觉得自己也只不过是和姐姐开了一个玩笑而已,又不是真的想和自己姐姐对着干。

    他正欲破口大骂,但当听到张三行冰冷的话语,他又生生咽了下去,不敢看张三行。

    张三行本性属阴,小清是个少女,也属阴性,所以在这三人当中,张三行本能对小清有种亲近感,对姜鸣两人有些排斥。

    “姐姐,姐姐,这个混..。哦,不,这位大哥到底是什么神人?我怎么觉得他大有来头?”姜鸣躲在小清背后,结结巴巴问道。

    “哼,你问我,我问谁?这下知道厉害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话。”小清回道。

    “不敢了,我真不敢了。”姜鸣罢手道。

    老头带着谨慎之色看了好一阵张三行,对着小清道:“小清啊,这个人不能留,不能留,我们必须要尽快把他送走。要不然谁知道他还会不会乱来。”

    “送他走?爹爹,他现在这个情况,若是我们送他走,那他岂不是死路一条?”小清问道。

    “管不了了,管不了了。他若是不走,我们一家难保不被他杀害。这人和你弟弟说的那样,估计在外面大有来头,不是我们可以接触的。你看看他,一只手就能将你弟弟提起来,要是他发起疯,我们哪里还有活路?”老头郑重道。

    少女小清迟疑了一会儿,心里有些担忧,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得默然点头。

    “都怪你,要不是你乱来,他岂会这样?”小清斥责了姜鸣一声,抬腿朝着自己房间走去。收拾东西,准备干粮,要将张三行送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