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五十五章 有鬼啊
    ,!

    少女小清进了房间,大厅里就剩下姜鸣和老头两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两人看得出来,小清这次是有点恼怒了,不像往常那样只是开玩笑的样子。

    “姜鸣,等你姐收拾好后,你和她一起走山路把这人送到村外,注意不要让别人看到了。还有,你以后不准和你姐那样说话,要不然我打断你的腿。”老头斥责了几句,提着个旱烟袋出了门,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

    “是,老爹,我知道了。”

    待到老头出了门,姜鸣像是看怪胎一样死死盯着张三行,就是不敢靠近,被吓怕了。

    出于年轻人崇拜力量的心思,姜鸣心里还是极为佩服张三行,很羡慕张三行那种力量。

    “喂,你真的不记得你自己是谁了吗?你的武功好厉害啊,你能不能先教我几招?要是你教我几招,我就求我老爹,让他不送你走,这事你看怎么样?”姜鸣试探着商量了起来。

    姜鸣一连问了好几句,但是很显然,张三行压根就将他直接无视了,不理不睬,就茫然站在那里。

    这时姜鸣细细回忆着刚刚张三行的动作,来到张三行原先站立的位置,丈量从那里冲到自己跟前的距离。

    一番丈量下来,姜鸣发现两者相隔的距离竟然有七八步远。而张三行却能够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冲到自己跟前,并把自己提起来,这令得姜鸣十分骇然。

    “这个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竟然这么厉害?那群说书人口中的武林高手都没有这么厉害吧?还有,这家伙既然这么厉害,那他会不会飞呢?能不能够在水中如履平地行走?”

    一下子,姜鸣联想了许多,将说书人口中的武林高手联想到了张三行身上,琢磨着张三行是怎么练成这种武功的。

    每个少年心中基本上都有自己一个武侠梦想,都想自己成为武林高手,可以行侠仗义除暴安良。

    姜鸣一见到张三行施展此等本领,立马勾起了心中那团武侠梦想。

    “这个傻子好像不怎么鸟我,比较听我姐的话?莫不是他喜欢我姐?不行,我得让我姐去问问他。”

    胡思乱想了一阵子,姜鸣急忙跑进了小清房间。

    小清此时正坐在床头生闷气,压根就没去收拾什么,双眼微红。

    她一见姜鸣进来,更是恼火。

    她想到昨晚老爹说的事,想到要不是因为这个小弟,自己也不用被催着嫁人,心中毒火旺盛,冷声道:“你进来干什么?给我出去。”

    “别,别啊姐姐。我们可是亲姐弟呢,你可不能这样对我啊。”姜鸣嬉皮笑脸道。

    “哼,谁是你姐?我不认识你。”小清回道。

    “好了姐姐,这次是我说错了话,你就饶过我这回吧,我保证下次再也不敢了。”姜鸣拉着小清的手央求了起来。

    姜鸣一连说了许多好话,态度诚恳,小清心中的怒火也逐渐消散不少,问道:“你给我老实说清楚,你进来干什么?有啥事?”

    “姐姐,你能不能帮我问问那个人他是怎么练武的?你可不可以让他教我一两招?”姜鸣说道。

    “这关我什么事?你自己不会问啊。”小清回道。

    “我刚刚问了啊,但是没用,那个家伙根本就不理我。我看他好像比较听你的话,要是你去问,他准会告诉你。”

    小清闻言,这才知道姜鸣为啥这般老实,为啥这般诚恳认错,原来是想让自己帮他忙。

    想到这些,小清不冷不淡道:“姜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怎么就听我的话了?我和你不是同时见到他的吗?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乱说,我保证和你没完。”

    姜鸣看到小清的脾气又上来了,心中焦急,“姐姐,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吧,我想和他学武,我想和他一样成为武林高手,你就帮帮我吧。以后要是有人敢欺负你,那我也可以帮你揍那个人啊…”

    小清被姜鸣这般死缠滥打哀求,没了办法,只得点头道:“行行行,等我收拾一下。收拾好了我就帮你问问,要是问不出来你可不能怪我啊。”

    “不怪,不怪,保证不怪。只要你帮我问了,以后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保证不和你对着干。”姜鸣立即保证道。

    “恩,这还差不多。”

    小清点点头,稍微收拾了一番。而后背着个小包和姜鸣一同出了房门,来到张三行跟前站定。

    小清从桌上拿起一个馒头递到张三行手中,笑道:“大哥哥,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既然现在还在我家,我总不可能让你饿着了吧?你快吃点,等下我带你一起出去玩。”

    张三行接过馒头放在鼻子跟前嗅了嗅,感觉味道不对,又还给了小清。

    “这家伙,都这么大个人了还挑食?”姜鸣嘀咕道。

    小清瞪了一眼姜鸣,接过馒头,又从包里拿了许多种吃的让张三行自己挑选。

    然而,张三行已经有很久不曾吃过粗粮,一直以死人体内生机和天地精华充饥。因此,他自然对小清拿出的食物不敢兴趣。

    小清见状,顿时满脑子黑线涌起,同样嘀咕道:“你这也不吃,那也不吃,莫不是要我给你弄山珍海味你才肯吃?”

    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子,小清问道:“大哥哥,你的武功是怎么练的?你能不能教教我小弟一两招?”

    一直不曾开口说话的张三行听到这话,终于开了尊口,十分干脆回道:“不能!”

    碧落圣姑曾经说过,让张三行不要随意将武学传给他人,张三行牢记这句话,在心底里已经形成了潜意识。

    “小弟,你看,我也没有办法了,他不肯教。”小清无奈道。

    “好吧,看来是我没这个缘分了。”

    姜鸣垂头丧气应了一声,又道:“姐姐,刚刚老爹说让我和你一起走小路把他送到村外去。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走吧。”

    “嗯!”

    小清带着满脸愧疚之意看了一眼张三行,暗道:“你不要怪我们,我爹爹这也是怕你乱来。”

    说完,伸出一手拉着张三行胳膊,和姜鸣一起朝着院子后面的小路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给张三行说些生存之道,给他灌输基础记忆。

    在这一路上,小清和姜鸣朝着张三行说了许多话,但是张三行依旧不曾开口,好像不会说话一样,神色木然。

    时间悠悠而过,一转眼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此刻三人也来到了一座高山上,姜鸣伸手指着山头前方道:“姐姐,过了这山就出了我们冥阳村范围了。”

    “恩,是的。”

    小清点点头,同样瞭望了一眼前方村落交界处,“小弟,左边不远处就是我们爷爷奶奶的墓地,这次正巧,我们去拜拜吧。”

    “去拜拜?姐姐,今天又不是清明啥的,有什么好拜的?再说了,我们也没有带纸钱啊。”

    “没带纸钱就不能拜拜了?这位大哥怎么说也是一个可怜人,或许他的家人现在正着急找他呢。我们一起去求求爷爷奶奶,求他们保佑他。”

    “这...,好吧。”姜鸣回道。

    随即,姜鸣走在前面开道,小清拉着张三行紧随其后,朝着自己爷爷奶奶墓地而去。

    约莫走了半个来时辰,两座土包坟墓出现在了三人眼前。且在这两座坟墓后边不远处还有许多坟墓,那些坟墓比较老旧,有些年头。都是这个村子以前的先辈死人。

    小清和姜鸣两人来到坟墓前弯腰拜了三拜,祷告了几声,尽说些希望他们保佑张三行平安无事、能够平安到家之类的话语。

    小清是个女人,心底里到底要软一些,对于将张三行就这样送走之事觉得有些愧疚。

    祷告了几句,小清和姜鸣取了一些饼干之类的东西放在墓前供奉。

    待到事情完毕,她和姜鸣才带着张三行又朝着村落出口而去。

    就在这时,没等小清三人走几分钟,远处突然传一阵来“嗡嗡嗡”沉闷声响。

    咔嚓, 咔嚓!

    嗡嗡声响过后,小清和姜鸣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了,发出咔嚓声响。

    “小弟,你听到了什么吗?”小清紧张问道。

    “姐姐,我听到好像是什么东西裂开了一样?你呢,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姜鸣有些不自然回道。

    “我和你一样,我也听到了那种声响。小弟,你说那是什么声音?”小清又问道。

    “不知道,姐姐,你不要问了,怪吓人的,我们赶紧走吧。”姜鸣额头缕缕汗珠冒出,心慌意乱。

    本来埋葬死人的地方阴气就重,虽说现在正是午时,阳气充足。但是这个山脉灌木遮天,高空之中的阳光大部分被灌木枝叶给挡了起来,气氛有些阴暗,气流有些发凉。

    加上小清和姜鸣也不是什么胆大之人,现在他们听得不远处有奇异声响,非常害怕,想早些离开这里。

    “小弟,我们快走。”

    小清招呼一声,拉着张三行急速而去。

    呼呼呼,呼呼呼!

    狂风四起,枝叶落地。片刻之间,小清三人所处之地更加阴冷了起来。这股狂风生生打断了小清三人脚步,使得小清三人身形停滞了下来。

    “姐姐,你说这里是不是有鬼啊?”姜鸣头皮发麻,几乎带着哭腔道。

    “你别瞎说,大白天的哪里有鬼?”小清带着颤抖的语气回道。

    言罢,小清复又拉着张三行朝着远方而去,不敢看四周,不敢过多久留。

    但是,这时张三行发生了变化,他就那样一动不动紧盯着小清爷爷坟墓后方位置,身上竟然还有缕缕金光闪现。

    小清拉了拉张三行,发现拉不动张三行,于是便道:“大哥哥,你干什么?我们快走!”

    说完,小清顺着张三行的目光也向着那个方位看去。

    一看之下,她满脸惊恐,双手紧捂红唇,双目圆瞪。

    这时姜鸣也发现了不对,同样顺着方向看了过去。

    这一眼看去,他看到了令他终生难忘的东西,非常不可思议,非常骇然。

    就这一下,姜鸣便被吓得动也不敢动一下,更别说大声喊叫了,他完全呆住了。

    “啊.....鬼,有鬼啊...”

    小清忍受不住了,大声尖叫了起来,紧紧躲在张三行身后,浑身发抖,汗毛倒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