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七十五章 非礼了
    小清见到老和尚突然冒出,指责自己的符箓并非出自正宗道门高手手笔,脸色颇有些不自然。

    “正所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看来这个老秃驴是来找茬的。”

    暗暗嘀咕两声,小清竭力压制心中不安情绪,沉声道:“这位大师,古人云非礼勿看,非礼勿言,非礼勿问,非礼勿听,大师何来有此一问?且天下之大秘法之多,难道大师就一定能够全部通透了解?

    我的符箓能够祛除这位阿雅丽斯蒂姐姐身上怨气,现在她花钱财买我符箓保平安,我将卖符箓给她,我和她之间乃是正常因果,大师现在贸然询问,是否有**份?且大师将自己的理念强加外人之身,这是否也不太妥当?

    当然,若是我的符箓没有效用,大师出言指责倒也说得过去。但是,大师你能说我的符箓没有效用,是我欺骗了阿雅丽斯蒂姐姐吗?

    你们佛家讲究什么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但我道家则讲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们乃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望大师自重。”

    小清她的这番话可不是张三行先前教的,张三行也没料到会有和尚横插一杠。在张三行看来,在这里买卖符箓那是再正常不过,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此刻小清见到老和尚无故生事,心里极为不爽。

    且她想到张三行先前说布达拉圣宫来了许多高手,貌似都是来抓捕张三行的,她出自本能反应想要反击对方,不想让对方知道符箓出自何人之手,不想见到张三行的消息会泄露出去。

    在她心里,张三行本事极高,能够斩杀僵尸,是个神人。因此他所刻画的符箓岂能没有效用?

    至于什么是不是正宗道门高手,或者是不是正道高手,对于这个问题她全然不去理会。

    在她看来,张三行失去了记忆都知道寻找僵尸,抓捕僵尸,这不正说明张三行是个好人?

    小清仗着自己是个女人,且年龄还不大,是以言辞犀利,说起话来十分不客气,明明白白表露出自己十分讨厌对方的情绪。

    对着老和尚说完,小清又对着阿雅丽斯蒂笑道:“阿雅丽斯蒂姐姐,你应该比我大一些,想来你也不介意我叫你姐姐吧?刚刚这个大师的话你也听到了,他竟然让你不要用符箓祛除身上怨气,由此可见他是不怀好意。

    你可千万莫要中了他的诡计,要不然怨气加重导致一命呜呼那可真就后悔也来不及了。至于他说的什么多做好事去抵消怨气,这个主意虽然有理。但依我看来,你做善事积累功德速度肯定比不上怨气增长速度。

    因此你首要的任务便是先祛除身上怨气,等怨气全部消除之后再去积累功德,这才是万无一失之举....”

    阿雅丽斯蒂是因为布达拉圣宫名头才不顾险阻横跨万里海峡,吃尽万般苦头来到这里。

    因此,当她第一眼见到老和尚,听到老和尚话语,她也出自本能反应想要相信老和尚,排斥小清。

    现在她又听得小清说的话似乎很有道理,老和尚是骗自己的,不由生起了警惕之心,眉头微微皱起。

    一方说的话大有道理,一方是自己心中希望寄托所在,阿雅丽斯蒂此刻有些矛盾,不知道该如何去选择。

    “大师,你是布达拉圣宫的高僧吗?”阿雅丽斯蒂问道。

    “算是吧!”老和尚回道。

    “真是布达拉圣宫高僧!”

    阿雅丽斯蒂惊呼一声,神色有些激动。

    布达拉圣宫名扬海外诸国,阿雅丽斯蒂一听对方名头,心里立马有点偏向于老和尚。

    略微想了想,阿雅丽斯蒂觉得还是要听老和尚的话比较合适。

    “那个,姜清妹妹,这些符箓我不买了,对不起。”阿雅丽斯蒂有些不太敢看小清,心里愧疚,低声细语说道。

    “哼,既然你自己想要寻死,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小清心中怒气冲天,十分火大。

    明明肥肉已经到嘴里了,自己正想要咽下去,可突然肥肉飞走了,这等事情谁还能不动怒?

    小清将手中的钱财还给阿雅丽斯蒂,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符箓,转身就走,不想再见到阿雅丽斯蒂,也不想再看到老和尚。

    但是,老和尚似乎就是想要为难小清,身形一闪,再一次挡在了小清跟前。

    他轻轻摇了摇手中四灵羽扇,面带慈悲之色说道:“施主,正所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我观你周身有一缕缕不正之气环绕,想必这些不正之气是你背后之人身上的吧?

    你有大资质,也有大慧根,且还和我佛有缘。因此老衲想收你为弟子,助你摆脱你身后那个不正之人,不知你意下如何?”

    一听这话,小清再也忍不住了,气得满脸通红,青丝飞扬。

    老和尚断了自己的财源不说,还想要自己拜他为师,小清哪里还能烟的下这口恶气,厉声道:“滚,你算什么东西,也想让本小姐拜你为师?你也不拿个镜子照照自己?

    本小姐告诉你,我平生从不信佛,也十分讨厌佛,你的那套把戏在我这里没有任何用处。若是你识相,那就趁早给我滚开。”

    小清这一顿厉喝完全是由怒气激发而出,声音特别大。

    因此路上的行人、游客以及藏身在街道中的各方高手闻言后,都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纷纷侧目而视。

    他们十分惊奇小清的话语,不知道小清为何会在布达拉圣宫范围内与和尚争持。

    小清见到众人将目光都投向了自己,大吃一惊,心里有些惊慌。

    略微想了想,小清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得尽早脱身才是,免得越拖延下去越引人注意。

    “各位大哥大姐叔叔伯伯,你们给我评评理。阿雅丽斯蒂买我符箓驱邪,这个老和尚却横插一杠前来阻止,还说要让我做他徒弟,这岂不是逼人为娼吗?

    我看这个老和尚定然是垂涎我美色,于是打着布达拉圣宫高僧名头想欺骗与我,还请各位大哥大姐叔叔伯伯速将这个老和尚抓起来送到布达拉圣宫,交给圣宫真正高僧处理,免得他败坏了圣宫名头....”

    一石激起千重浪!

    小清这番话语如同在大火中浇了一勺滚烫热油,立马将众人的心神完全给吸引住了。

    这里是布达拉圣宫地盘,有人竟敢在这里冒充圣宫高僧名头行骗,这可是犯了大忌讳。

    加上小清是个二十左右的少女,姿色美貌,众人都第一念头选择了相信小清。

    且即便是有那么一些人不相信小清,但他们见得小清美色,也都纷纷附和了起来,声援小清。

    一时之间,这里完全乱了套,路上行人都被小清引燃了怒火,朝着老和尚合围了过去。

    还有那么一些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他们更是充当马前卒,充当小清护花使者,对着老和尚厉喝道:“呔,你是哪里来的野秃驴?竟敢在这里行骗少女?”

    “老东西,你是不是人.伢子?是不是垂涎姑娘美色?你速速给我交代清楚。如若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

    “快,快,快,快把这个老东西捉住送到圣宫去,万万不能让他败坏了圣宫名头。”

    年轻人说话之间,完全将小清和老和尚之间的距离隔开了。还有那么一些不良少年想和小清近距离接触,想抚摸小清滑.嫩肌肤,于是他们借机抓住小清的手朝外就拉,美名曰带着小清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小清也想快点离开这里,因此她强忍着恶心和怒火,任由不良少年把自己拉出去。

    在声援小清的众人当中,不仅有普通人,更有各色高手。

    那些高手都有自己的信仰,都有自己的目的。

    现在他们见得事情发生,纷纷冷笑了起来。

    布达拉圣宫出了变故,他们早已经知道了。他们是巴不得圣宫破事越来越多,最好搞得圣宫身败名裂,如此自己也可浑水摸鱼,弄点好处。

    在外围一直注视着小清的张三行见到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惊得膛目结舌,目瞪口呆,完全说不出话来。

    “啊,救命啊,有人非礼啦。圣宫和尚非礼人了,救命啊。”小清趁乱高呼,散播谣言,制造麻烦。

    张三行四处张望了一下,查看周围动静,寻找退路。

    望了许久,张三行见到东北方向人数比较少,那边有许多胡同弯弯绕绕,适合趁乱逃离。

    见状,张三行随手拿起一个店铺摆放在摊位上的帽子,遮盖在了自己头上,而后大步冲向了小清方向。

    来到小清跟前,张三行一手抓住小清胳膊,一手暗运武道真气,将其他抓住小清手臂的年轻人全部震开,拉着小清直朝东北方向拐角处奔跑而去。

    在逃跑过程中,张三行展开身法,形如鬼魅,左闪右闪,刹那之间就消失在了人群当中。

    至于被众人围堵在中间的老和尚,他则不慌不忙和众人分辨着,十分坦然,颇有一代高僧风范。

    此刻,只听得他从容不迫对着众人分辨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贫僧法号悟玄,的确是圣宫之人。此番到此,并非如刚刚那个少女所说垂涎她的美色,而是她身上有一缕不正之气。贫僧欲将她带回圣宫,借助圣宫之力助她祛除那缕不正之气,诸位施主不可错信了她。”

    老和尚虽然善于辩经,口齿犀利,但是此刻众人都不买他的账,冷笑道:“哼,花言巧语,若她身上有不正之气,那她岂敢来这里?老东西,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哎,人有三垢,分嗔、叹、痴。此三垢又名三火、三毒。无奈世人皆都沉迷其中,不能看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我佛在此传经数千载,可依旧没能助大家除去三毒,这到底是....”

    老和尚慈眉善目叹息了起来,一缕缕长须随风飘飘,羽扇连连摇摆,卖相极好。

    要不是他腰间有个酒葫芦,或许众人还真要被他这般悲天悯人之象迷惑。

    当下,他话刚刚说到一半正欲往下说之际,忽然他心神一动,有了感应。

    “嗯,不正之气增强了?那人现身了?”

    想到这,老和尚立马惊醒,知道是小清身后之人出现了。

    “佛....”

    老和尚作狮子吼大吼一声,浑身金光闪现,将身上那件袈裟扯下,顺势一甩,把众人都震开了丈于远距离。

    就这一下,他就展现出了高深佛法,是个正宗佛门高僧。

    震开众人后他鼻子用力抽搐了两下,分辨空气中残留气味。

    闻了半响,老和尚忽然停止了各种动作,披好袈裟,收敛金光,直朝圣宫方向而去。

    于此同时,在他朝圣宫方向的时候他斜视瞄了一眼东北方向拐角处,嘴角浮起了一缕缕轻笑。暗中弹射一指,一道紫色光芒冲向了东北方向。

    还在找”尸道天下”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