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七十九章 圣宫格局
    正所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老和尚悟玄深知自己要想更进一步,唯有另想他法另谋出路。

    在他的布置当中,天竺佛教总部大雷音寺有他许多暗棋埋伏。

    他源源不断引诱那些有气运、有佛根、有悟性、有毅力的年轻高手前往天竺。

    在他看来,天竺大雷音寺虽然高手众多固若金汤,但若是自己布置的棋子够多,隐藏的够深刻,那么自己依旧有可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夺走无天佛祖舍利。

    佛教有一门盖世神通名传天下,这门盖世神通名叫“舌绽莲花惑人心神**”。它拥有极强的两面性,基本上每个佛教和尚都略知一二,

    这门**若是用在正处,可超度一切妖魔鬼怪,震慑九荒八合。若是用在不当之处,那便可渡化无尽傀儡法身,从而达到自身一身化万千。

    先前悟玄安排好的那些棋子差不多已经成了他的傀儡,他就在暗中窥视着,等待着。

    一旦有人将舍利盗出了大雷音寺宝库,悟玄便可发动**将夺取舍利之人超度而去,炼制成自己的傀儡法身,从而自己独吞舍利。

    他布置下来的这些棋子在没有成功盗取舍利之前,他们还不是真正的傀儡,基本上和常人没什么两样。他们心中只是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想办法夺取舍利,提高自己的实力。

    悟玄不先行渡化这些人,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

    只有不留痕迹,只在人的心中种下一个贪欲念头,如此便可不惧其他高手查探,万无一失。

    可以说,即便是大雷音寺高僧发现了悟玄布置下来的那些棋子当中的某一个,但他们依旧查不到悟玄头上,更查不到其他棋子头上。

    这些棋子相互之间没有联系,没有因果。

    悟玄这个计谋可谓是极其周密、老辣,安全保险。

    在这个计划里,他唯一付出的便是用时间去等待成果。

    这个时间或许是一年,或许是十年,或许是百年,但是他依旧可以等的起。

    修为到了他这般境地,真正寿元足足有五百多年可以活。

    在如此悠长的寿元当中,悟玄最不差的就是时间了。

    因此,他的本尊时常不在布达拉圣宫坐镇,而是只留一道三魂化身坐镇圣宫,掩人耳目。

    至于他的真身,则化为普通和尚行走苗疆大地,观察有资质、有悟性,有佛根的年轻高手,蛊惑他们,诱骗他们。

    张三行带着小清离开胡同重新来到一处荒落村庄时,两人停了下来,默默倚靠在破败墙边,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小清在这一路上不停思索着悟玄先前说的那番话,无法理解名传天下受整个苗疆大地百姓膜拜的圣宫竟然会是一头尸王开创,这个消息令得她久久哑然不语,没办法接受,十分迷茫。

    至于张三行,他则一直在思量着先前小清头顶上漂浮而出的那个魔头,这就是所谓的“太古魔罗”。

    对于这个魔头,张三行一直难以忘怀。

    魔头的影像在他心头挥之不去,丝毫不亚于叶紫的身影。

    张三行知道,这个魔头自己以前肯定非常熟悉,只是他以前没有展现本来身份面对自己。

    思虑了许久,张三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记忆缺失的缘故,还是因为那个魔头隐藏的非常深刻,始终令自己无法想起魔头究竟是谁,无法想起他和自己以前又有什么关系。

    “小清,小清,你能不能把那个魔头的影像再弄出来给我看看?”

    “魔头?什么魔头?”小清问道。

    “就是你刚刚哭的时候,在你头顶上盘旋的那个魔头。悟玄老和尚说那个魔头是太古高手魔罗,想来悟玄不至于拿这个来忽悠我们,我想再看看那个魔罗的样子。”张三行回道。

    “刚刚我哭的时候?”

    先前魔头影像显现,小清本人并不知情。现在她听到张三行这么说,更是疑惑。“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啊?”

    张三行回道:“那是你自己没有看到而已,刚刚你头顶上方真有一道影像的。”

    “不知道,我看都没看到,又哪里知道怎么弄出来啊。”小清有些迷糊道。

    “要不你哭一下试试?”张三行试探着道。

    “哭?我哭不出来。且我也不想哭,我想笑。”小清老老实实回道。

    “为啥?为啥哭不出来?为啥想笑?”张三行接着问道。

    “没啥事我怎么可能哭的出来?要不你哭一个给我试试?至于笑,呵呵,那是因为我们都还好好活着。刚刚那个老和尚真的好厉害,要是他不想让我们活了,那我们现在岂不是死了?既然我们现在还活着,你说该不该想笑?”小清答道。

    “呃....”

    张三行被小清说的一愣一愣,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说下去。

    他暗暗试探了一下,发现自己竟然也哭不出来。且一想到要努力哭出来之时,他的心里偏偏就想笑,不知因何缘故。

    “看来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吧,估计那个魔头也不是随便就能哭出来的,或许需要一个机缘,需要一个引子才行。”

    张三行暗暗嘀咕两声,没有再强求小清无缘无故去哭。

    他想到先前姜鸣昏迷不醒之时,小清明明哭的很厉害,但那时魔头也没显现出来,他觉得这事应该另有玄机,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能弄明白。

    小清瞧了瞧四周一眼,当看到残破不堪的房屋,看到满地碎片泥瓦之时,张口问道:“张大哥,现在我们干嘛去?难道我们就在这里过夜了吗?”

    “额,这个我还没想好。”

    张三行将思绪回到了现实,同样瞧了四方一眼,觉得带着小清在这里过夜确实有些不太合适。

    “走!”张三行呼道。

    “去哪里?”

    “去布达拉圣宫!”

    张三行拉着小清朝远方那处佛光冲天之地而去,淡淡说道:“既然我们无处可去,那就去布达拉圣宫瞧瞧。”

    “去圣宫?这还是算了吧。就刚刚随便一个秃驴都那么厉害,要是再来一个有坏心思的,那我们岂不是相当于送死了?”小清有些后怕道。

    “没事,那里人多,就算有一些不怀好意的和尚,想来他们也不至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加害我们。且圣宫有许多客房,我们去那里寄宿一夜也是好的。还有,后天就是他们召开法兰经会之期,我们到了后天还不是要去?如此早去晚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张三行回道。

    “这....”

    小清思虑了一下,觉得有理,“好吧,你说的对,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们就去圣宫瞧瞧。”

    布达拉圣宫共有十八座大殿,主殿乃是阿弥陀佛大殿,其余十七座大殿分别是“弥勒佛殿、无量寿佛殿、明王殿、大日如来殿、三身殿、五方殿、华严殿、送子殿、文殊殿、观音殿、普贤殿、日光殿、月光殿、地藏殿、金刚殿、药王殿、罗汉殿。”

    除了主殿阿弥陀佛大殿只供奉阿弥陀佛这一尊佛王外,其他十七座大殿皆都供奉佛教历代高僧金身。

    当然,在那些大殿主位供奉的还是其相对应的佛陀菩萨。

    整个布达拉圣宫占地极广,约莫足足有方圆三十余里。普通人要想朝拜每一座大殿佛陀,最起码也得需要四五天时间。

    在主殿后方那片区域乃是圣宫禁地,非圣宫亲传弟子和长老外,其他人不可擅入,除非是受到了许可才能进去参观一二。

    至于主殿前方那一块地区则是至圣许愿台,在这片区域设有无数单间庙宇,庙宇之中皆有一位僧侣主持事宜。

    那些前来朝拜的普通信徒来到圣宫后,他们皆都要在至圣许愿台那些庙宇僧侣处求取一张空白符箓,将自己的愿望撰写其上。而后将符箓用佛灯烧成灰,洒于中心那片深不见底的湖泊。

    这个湖泊有个响亮名头,名叫功德池,是圣宫汇聚天下信仰的一处重地。

    传言若是信徒将自己的心愿写在符箓上,并且烧成灰洒进功德池,那么在十八座佛陀大殿坐镇的高僧便可沟通功德池,知晓一切,知道你的愿望是什么。

    反正圣宫将这些东西搞得玄之又玄,妙之又妙,一套接着一套,十分神秘,能够让人深信不疑。

    至于那些不是前来参拜佛陀的一些特殊客人,他们可走小径直接穿过阿弥陀佛大殿前方那片区域,不用去搞什么许愿求符箓之类的事情。

    当然,只要是这种特殊客人,他们基本上不是道家高手就是西方那些暗黑教、光明教等高手。

    这一类高手都有自己的信仰,不可能去搞什么求取符箓撰写愿望之类的事情。他们了不起到了大殿后,做个表面工作对着大殿佛像拜一拜就不错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布达拉圣宫名头十分响亮不说,且还非常神秘。他们除了和天竺大雷音寺有许多交情外,和其他的一切势力几乎都没什么交情。那些道门高手、光明教高手以及暗黑教等高手也不会贸然踏入圣宫地盘,十分忌讳。

    因此,那些小径虽然依旧存在,但却很少有人走,没有其他什么客人来。且就算有那么一两个极其特殊的客人,这种事也不可能会流传出去,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

    布达拉圣宫这种规矩并不是他们自己设立的,而是默认存在的,相当于一种潜在规则。

    以往的时候,普通信徒皆都将那些小径当做不存在,没有太过关注。

    但是在最近,特别是昨日和今日这两天,这条小道上却是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引得四方信徒一阵哗然,既惊慌又恼怒。

    还在找”尸道天下”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