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八十二章 蛊神善念之身
    小清得到黄光洗礼,得到太古高手魔罗虚影凝聚加持,她终于彻底冷静下来,心神完全稳固,并跟随张三行不停念动“练神经!”

    在魔罗影像显现出来后,练神经似乎对小清有极大功效。

    小清每念动一次,那个虚影便震动一次,气势也随之增强一分。似乎这个练神经是他开创,能够给他带来无穷无尽力量,能够唤醒他那漂浮在大千世界当中的记忆碎片。

    时间一晃而过,张三行和小清两人也没有再去关注其他事情,全心盘坐在地藏王金身下方蒲团上,养神调气,恢复精力。

    当他们盘坐了约莫有三个多时辰,到了大约午夜时分,一阵苍老的咳嗽声响了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

    这阵苍老的咳嗽声十分急促,宛如一个风烛残年老人在垂死挣扎。

    张三行听到咳嗽声后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在这座大殿里面除了自己和小清外还有其他人,且自己竟然事先还没有发现,惊呼道:“谁?是谁?”

    “咳咳...小友切勿惊慌,切勿惊慌,老朽并无恶意。”

    在大殿一个黑暗角落,一位头发稀疏、面容枯槁、步履艰难、骨瘦如柴的老人手持一盏油灯走了出来。

    他持着油灯沿着大殿四周走动,点亮了摆放在大殿里面的其他油灯。

    张三行见到这个老人现身,双目死死盯着他的动作。

    “你是谁?”张三行问道。

    “圣宫每座大殿都有大殿主持,老朽乃是这座地藏殿主持”老头回道。

    “主持?”

    “不可能!”

    张三行摇了摇头,“地藏殿乃是圣宫十八座大殿之一,他们岂会让你这个外人来主持?”

    “外人?小友为何这么说?难道就因为我没有剃度,没有身穿袈裟么?呵呵,若是这样,那小友你的见识也稍微浅薄了一些。圣宫之地可不是只有修佛之人,修道之人和修蛊术之人也不少。”

    老头点亮了大殿所有油灯后,这座大殿才明亮了起来。

    “我观小友对我防备甚深啊,呵呵,小友你尽可放心,老朽我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和你动手了。今日现身一见,只为和你聊聊罢了,并无其他意思。”

    “大哥哥,这个老头好像是真没什么力气,你看他走路都在打晃呢。”小清出言道。

    “哈哈哈,小姑娘,你果然眼光独到啊。”

    老头来到张三行两人三丈外盘坐了下来,淡声道:“这座地藏殿终年怨气环绕,鬼气怒号,少有外人到访,即便是圣宫弟子也不曾擅入。老朽还记得,当年那个到访之人还是一百多年前呢。你们倒是好胆量,竟敢夜间来到这里。”

    “哦?只为和我聊聊天?圣宫弟子也很少擅入此地?”

    张三行放下了一丝紧张心理,笑道:“老前辈,刚刚再下有所唐突,还望前辈见谅。”

    “无妨,无妨!”

    老头挥了挥手,并不介意,“小友,刚刚我听你念出的那个经文有些不凡,直至本源,不知这篇经文出自何人之手?”

    “老前辈,这篇经文乃我偶然所得,至于出自何人之手,再下的确不知。”张三行回道。

    “你也不知?”

    老头叹了一口气,“老朽佛家名号悟觉,道家名号天玄子。敢问小友来此大殿是为何事?”

    “悟觉?悟字辈?莫非此人和那个至善佛是同一辈高手?”

    张三行暗暗留了一个心眼,回道:“我和我妹妹久闻圣宫大名,今日来此只为见识一番圣宫风采,聆听圣宫**。”

    “是这样的吗?老朽我虽然垂暮老矣,但我也不曾眼花。若是我没看错,这个小姑娘并非是你妹妹吧?且你刚刚身现祥云,功德信仰笼罩,想必你也是个不信佛之人。”

    悟觉眼光独到,一眼就看穿了虚实,“生死气?无量功德?浩然信仰?至尊佛光?好好好,小友果然不凡。你身上那缕佛光至神至圣,想必你已经见过我圣宫至善佛主了吧?”

    张三行闻言深深骇然,他没想到这个老头竟然如此厉害,一眼就能看穿自己底细,就连至善佛光都能看透。

    “前辈,他是不是至善佛晚辈实属不知,他只言自己名号悟玄。”张三行老实回道。

    “悟玄?呵呵,他果然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之境,竟然能够在这个非常时期施展佛法。”老头叹道。

    “什么?什么意思?什么非常时期?前辈这话是何意?”张三行谦虚问道。

    悟觉解释道:“现今尸皇势大,把持神器总揽朝纲,天下莫有敌手。在数日前他曾施展**,直接禁锢了龙炎国所有紫皇高手,逼的这些紫皇高手都无法动用法力。要不然必定会遭到尸皇禁法反击。现在至善佛竟然还能施展一丝佛法,所以老朽才有刚刚言语。”

    “什么?尸皇以一己之力禁锢了整个龙炎国所有紫皇高手?他有这么厉害?”张三行惊道。

    “当然,他的实力你不用惊讶,也不用去怀疑。”

    悟觉似乎看淡了一切,平静道:“虽说是如此,但尸皇他此刻也不能动用法力,相当于他和龙炎国所有紫皇高手都处在一种静默状态。”

    “你是如何知道的?莫非你也是紫皇高手?”张三行问道。

    “我?呵呵,以前算是个紫皇高手吧,现在却不是了。”

    悟觉难得露出了一丝寂寥神色,平静的目光中也微微有了许些波动。“不知至善佛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张三行拿捏不准悟觉究竟有何目的,谨慎回道:“没说什么,就说了一些圣宫来历之事,说了一些无天佛祖之事。”

    “果然,果然!”

    悟觉一听无天佛祖这四个字,他的眉头再次跳动。

    沉默了许久,悟觉对着小清道:“小姑娘,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一缕至强至纯魔气?你是魔道中人?”

    “什么?魔道?我不是魔道中人,我是好人。”小清回道。

    “好人?”

    悟觉一阵哑然,摇头道:“你不用骗我,我现在虽然实力不济,但我独特的洞穿本源之道还是没有失去。你身上有一股强横魔气环绕,我不会感应错的。”

    小清闻言,心里有些慌乱,她觉得这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不知如何回答,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张三行。

    张三行见状,立马就反应了过来,知道这个悟觉说的魔气乃是小清身为冥阳村人之故,回道:“前辈,小清她的确不是魔道中....”

    “你不用解释了,你自己也不是什么正经人,难不成悟玄他没有看出名堂,我还没有看出名堂吗?你体内虽然生死二气强盛,无量阴德浑厚,但你始终掩盖不了你的本源尸气。根据前段时间苗疆发生的异象来看,你应该就是那个尸尊传人吧?”

    “嘶....”

    张三行一听这话,立马惊住了。

    随即暴跳而起,远离悟觉十余丈,骇然道:“你你你..,你竟然知道我的身份?”

    “呵呵,我一开始也不是很确定,但我现在确定了。不过你也不用害怕,要是早个百八十年的,或许我还会“挂念”你的尸尊传承,但现在这个传承对我已经无用。且你似乎和他们有一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当日他们的法相也曾现身,老朽我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啊。”

    “你的真名是张三行吧?张三行,坐过来,老朽话还没说完呢。”悟觉淡淡道。

    到了现在,张三行再也不觉得这个老头真如他所言没有什么实力。他觉得这个老头的实力已经达到了通天之境,最起码也比那个至善佛强。

    眼看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打肯定是打不过,至于逃跑基本上也是无望。张三行不得不重新来到蒲团坐定,心里暗恨自己怎么没事来这里。

    “张小友,我这次现身说白了并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这个小姑娘。”悟觉又道。

    “因为小清?什么意思?”张三行谨慎问道。

    “因为我还没有看透她,有个地方我还不是很清楚。”

    “什么地方?”

    “她身上的那缕魔气由来,在你们进来的时候我还没有感应到,但就在你刚刚念动经文之时我才感应到了。”悟觉回道。

    .“大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小清实在是迷惑不解,不知道悟觉究竟在说什么东西。

    张三行拍了拍小清后背,示意她稍安勿躁,对着悟觉道:“前辈,你感应的那个魔气若是我猜的不错,应该是小清身为冥阳村人之故吧。前时至善佛曾言冥阳村被诅咒笼罩,被魔气环绕,乃是太古魔罗演化之地。”

    “冥阳村?她是冥阳村人?”

    悟觉的身体不由自主抖动了一下,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我说她明明就一个普通小姑娘,她的体内怎么会有至强魔气环绕,还令得老朽我都有些惊恐。原来她是冥阳村人啊。

    呵呵,魔罗果然是魔罗,即便是陨落了还能有这等本事,能够影响天下高手不敢招惹冥阳村人,不敢靠近冥阳村人,老朽我差他差的太多太多了。”

    悟觉感叹数声,突然笑了起来,“也好,也好。别人不敢触碰,但老朽偏要试试。张三行,若是你没意见,这个小姑娘就留在这里吧。”

    张三行还没说话,小清立马大叫了起来,“不要,不要,我不要做尼姑。”

    “噗嗤!”

    悟觉闻言,惊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无语,笑道:“小姑娘,我不是要你做尼姑,我是想让你待在这里一段时间,而后我亲自教导你**。我想借你之身探究一下那个魔罗究竟高深到了什么境界,又有什么目的。

    像他那种人物,有一万种手段可以逆天而行,可以避开寿元干枯以另外的身份重新来到世上。比如说那个尸祖,他和魔罗是同时代人物,但尸祖依旧鼎盛,我很想知道这种太古高手一些隐秘。”

    “你教导我**?厉害吗?”小清问道。

    “还行吧,别的我不敢保证,但让你多活个百八十年的,做做圣宫第二强者应该是没什么问题。”悟觉带着一脸慈祥之色回道。

    张三行见状,急忙道:“前辈,前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且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我实在是不相信你只是想简简单单探究魔罗的事情,且就算是如此,那你以前为何不去探究?因此还请前辈告知我等另外缘由。”

    “另外缘由?你想知道?”悟觉带着一缕郑重之色问道。

    “是的前辈,我想知道。”张三行回道。

    “因为我想从她身上找到太古高手的痕迹,魔罗和尸祖是同时期人物。我若是想要了解尸祖,我不可能去找尸祖了解,只能另想他法。至于以前我为何不去探究,那是因为我不能离开这里去冥阳村,而冥阳村的人也没有一个来到这里。”

    “你想探究尸祖干什么?是为了圣宫之事吗?”

    “不,不是为了圣宫,是为了我自己。”

    悟觉摇了摇头,“人分善恶,我俗家身份乃是蛊神善念之身,我的恶念之身在尸祖那里充当打手,现在我感应到他已经生出了另外神念,拜了尸祖为师。当年我那恶念之身做了一件令我无法面对的错事,我想毁了那具恶念之身。

    但你也知道,尸祖他功力盖世,正常情况下我根本做不到。我和那道恶念之身的联系全部被斩断,因此我想从这些太古高手身上找到另外途径,想要重新和那具恶念之身取得联系。”

    “什么?你是蛊神善念之身?”张三行惊道。

    “恩,当年我征战尸祖落败,一缕神念逃出,而后机缘巧合之下被悟觉的师父元明方丈解救。在元明方丈圆寂后,悟觉便将他自己的身体让我主导,期望我能够借此身体重新来到世上。我这个身份即便是至善佛也不知情。

    还有,若是这个小姑娘不诚心拜我为师,心中有反抗念头,那么她体内的那道太古魔罗高手气机对我无用,我无法探寻到这些太古高手一丝隐秘.....”

    张三行听得解释,直感极度无语。他觉得这些紫皇高手实在是玄妙无边,法门之多数不胜数,仅仅一缕神念都能残活这么久。“前辈,你说你那具真身当年做了一件错事,不知这件错事是什么?”

    “联手尸皇击杀凌霄落英,打废神算天尊。”

    悟觉咬牙切齿恨声道:“凌霄落英对我这道神念有大恩德,但我那具真身竟然联手尸皇将他们击杀,我需得亲手毁了那具恶身才能洗刷罪孽,才能对得起我蛊神之名。”

    “是这样啊,小清,你觉得呢?”张三行问道。

    小清听得悟觉话语,头脑发胀,迷迷糊糊,问道:“你是蛊神?是我们苗疆那位蛊神?”

    “恩,我是那位蛊神。”悟觉回道。

    小清思虑了一下,又道:“我可以拜你为师,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但说无妨,要是我能够做到,我定会替你做到。”悟觉回道。

    还在找”尸道天下”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