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章 死也是一种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三行的身体被压迫的几乎无法动弹,只能够眼睁睁看着那些乌光尸气入侵体内。

    面对这种状况,他的识海在不断运转,念头闪烁不停,寻找破绽和机会。

    但是,高平将军打出的乌光尸气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有效阻挡,顺利侵入到了张三行三魂当中,侵入到了张三行丹田当中,磨灭他的根基,吞噬他的本源,拉扯他的三魂。

    高平将军这一招乃是必杀绝技,是无敌尸皇亲自传授,除非被困者功力已达天境,要不然谁来谁死,万无挣脱之理。

    张三行完全挣脱不了,这种力量不是他能够抗衡一二。这招已经和秘法玄妙程度无关,只和本源力量想通,外人只能够凭借浑厚的力量去崩碎封困。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张三行的念头急速运转,牢牢守护天灵穴当中的三魂,以尸尊冥戒为屏障来抵挡这股强横神通力量。

    但是,这种抵挡法门还没坚持半分钟,乌光尸气就冲破了尸尊冥戒阻隔,冲到了张三行的识海,对着他识海中的三魂发动了毁灭性的攻击。

    外力抵挡已经是不可能,张三行又不想死,只得继续运转识海翻找秘法神通记忆,寻找破解法门。

    时间一刹那一刹那流逝,这时,张三行突然想起自己父亲虚影烙印和自己说过的一段话,神识赫然敞亮,念头通达。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三行,这次经历或许是你的死劫将至,亦或许是你的新生来临。一切都有宿命,一切都有因由。破而后立再重生,重生之后凝练本源,这就是道,这就是生死,你要好生谨记,谨记...”

    “新生?破而后立?生死?”

    “对,对,对,就是这样。不破焉能立?不立焉能得道?”

    “尸尊传承只是一条渡人船,人到了岸上就要下船,若是不弃船而去,如何能够走到岸上叱咤风云?尸尊传承只是工具,我不能把工具当作一切。要不然我将永远不能摆脱天尸三尊,永远只在他们之下,达不到超越他们的程度。”

    张三行想明白了其中关键,身体不是唯一,思想念头才是根本。

    “哈哈哈,原来这就是生死,是我父亲传给我的最终奥秘啊。生死戒,生死戒,不生焉能死?不死焉能生?原来当年父亲不是没有悟透生死奥秘,而是他悟的太透彻,自己已经成了生死戒的一部分,被限制到了其中。

    若是我不舍弃尸尊传承,依旧照着这个路子走下去,那我最终也就只是天尸三尊,而不是我自己本尊。”

    张三行像是悟尽了天下道理,找到了自己的路,点亮了心中明灯,知道自己现在该如何做才对。

    “高平,你以为这样就能抓住我吗?尸尊传人运道如虹,从来就没有在成长阶段有陨落先例,我也不例外。身体只是外物,灵魂才是根本。尸之道,魂为最。无魂焉能得道?无魂焉能永恒抓住遁其一的生机?”

    “爆爆爆!”

    张三行大喝三声,肉身炸裂化为血雨。

    他的三魂化作一股怨气冲到了尸丹当中,以无天佛祖舍利超度亡魂之力,引动了尸丹里面的生死二气本源,携带这些本源裹住尸尊冥戒直冲远方。

    “无身有神,魂魄不灭,念头不消,本源永恒。凝雪乃尸后,她能以天地浩然正气化身成形,我为尸尊传人,岂有不通此道之理?他日我以生死二气凝聚金身之时,也就是我功力大成返本还源之际。佛本是道,魔本是道,尸亦本是道,一切皆为道。

    自今往后,我将佛魔尸道一体,跳出万物之外,不在玄黄之中。生死既是我的根本,凡在生死之间,便是我化身千万之地。你们转生是我,陨落是我,我将掌控生与死,永恒不灭。”

    “狂妄!”

    高平将军看到张三行逆转精元自爆肉身,携带念头、魂魄以及尸丹本源和浩瀚生死二气冲出重围后,他的脸色立马拉了下来。

    张三行自爆肉身也就等于已经身死,尸王高平将军打出的绝学对于一个彻底的死人是没有任何用处,根本抓拿不到张三行的三魂。

    他的三魂无形无质,没有根源,只由那些生死二气守护着的念头运转三魂,化身千万逃离。

    换种通俗的说法,此刻的张三行只剩下不灭怨气,和那些历代冤死鬼一样,怨气始终飘荡在天地之间。

    只是张三行的这缕怨气和普通怨气不同,他有生死二气护佑,有至圣无天佛祖舍利超度,很难打散。

    若是张三行没有得到舍利,那么他此举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只会彻底成空。但他现在有舍利,而且还是佛教至高至圣舍利。舍利里面的大慈大悲气机护佑着他的三魂,护佑着他的怨气,超度他投胎转世。

    现在要想彻底磨灭张三行的怨气,唯独只有真正的紫皇境界人物出手调动阴阳颠倒五行,打破生死二气平衡崩碎无天佛祖舍利方可有效。

    当然,张三行这个举动并非没有损失,他损失了身为尸尊传人今后应有的机缘和运道。

    历代尸尊都会留下无尽宝藏和本源等待传人去继承,只要正宗传人依照正常情况发展,道行逐步增加,那么尸尊传承会逐步解开封印,告诉传人哪里有宝藏和机缘。

    现在张三行抛弃了所有,斩断了一切,尸尊传承已经不认张三行为正宗传人,这些宝藏和本源都与他无关,他现在只单单通晓尸尊**而已。

    不过由于张三行并未彻底死绝,他的念头依旧存活,尸尊冥戒依旧在他身上,因此世间也不可能再有尸尊传人出现。

    现在张三行这缕怨念若是附在了女人身上,那他就成了女人,若是附在了男人身上,那他也就是男人。这缕怨念相当于他投胎转世的根基,相当于夺舍重生的本钱。

    高平将军大手不断虚捞,企图抓住那些无形无质的生死二气,企图抓住张三行的怨念。但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他无法打破生死二气平衡,无法崩碎无天佛祖舍利。

    面对这一幕,高平将军怒极而笑:“好好好,很好,佩服,本王真的很佩服。你竟然能够如此果断舍去至尊之位。

    不过你以为你的这道怨念能够翻身吗?天下高手多如牛毛,你见过有几个能够真正超脱而出?现在你失去了尸尊传人气运,失去了唾手可得的至尊神位,你还有何能力能够修炼到达紫皇境?从今往后,你将永远只是一缕怨念,永远都上不得台面。”

    “哼,我上不上得台面不是由你来决定,你觉得我失去了唾手可得的至尊神位,但我却觉得我赢得了有超脱紫皇境的机会。若是我不跳出牢笼,我今后的成就最多也就是顶级紫皇罢了,如此依旧难以匹敌尸皇。

    常言道有舍必有得,我不舍去,如何得到自由?难不成你还会好心放我一马?不将我抓捕交给尸皇处置吗?我的前半生历经万丈红尘,我的后半生理当为道而行。”

    张三行的怨念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声音虽然没有实质,但却有意念清晰传到了高平将军脑海。

    “臭小子,你别得意。不论你今后附身在哪个人身上,陛下完全可以推演你的方位。且你现在失去了尸尊传承庇佑,你将再也无法完全掩盖气机,无法掩盖高人推算的命运。”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尸皇可以推算我的寄身宿主,但若是我不附身他人呢?我只凝聚生死二气呢?他还能推演一个彻底的死人吗?高平,你给我把话带给尸皇,你告诉他,以后不要让我见到他手下的奴才,要不然我见一个杀一个。”

    “就凭你?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的生死二气是玄妙,无天佛祖舍利是大慈大悲,但是这些东西能够护佑你多久?迟早有一天这些东西将会彻底消散,本源将会耗尽。到了那时,别说你击杀尸王,你不被那些蝼蚁一般的道士超度而去就已经不错了。”

    “哼,说你坐井观天你还不信,我的念头岂会不知这些?等你说的这些东西力量耗尽之时,想必我的金身也重塑完毕了。我的命理和生死戒相连,我舍去了尸尊传承,但我却获得了生死传承,哈哈哈...,我父亲、我母亲的期望已经实现。”

    张三行的念头越飘越远,直至到了最后,彻底消散在了虚空,谁也不知道他的念头飘到了哪里。

    就在他念头彻底消失之时,百花仙子却听到了令她抓狂的话语,这道话语是张三行传给她的,是和她告别的。

    “百花小妞,我记得在扶桑的时候我曾说过要收你做女奴,要让你给我暖被窝,这事我一直牢记着。顺便提醒你,随时做好做我女奴的准备,你这次的变化真令我大开眼界,我还真没想到此百花非彼百花,哈哈哈。”

    “混蛋,你个小色鬼,流氓,痞子,老娘我发誓,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我都要将你揪出来碎尸万段。”

    百花仙子实在是忍受不住张三行的调侃,怒气冲天,银牙错动,恨得压根都痒痒。

    张三行和百花仙子两人都忘记了先前发生过的事情,要是百花仙子当时没有出手磨灭她告诉张三行的那些事,张三行肯定不会这样调侃,定会百倍敬重百花仙子,把百花仙子当作自己的长辈亲人。

    且百花仙子此刻要是觉醒了轮回仙子元灵,那她也不会如此抓狂,只会把自己摆在长辈位置,觉得张三行压根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屁孩,不用和他计较这些事,等以后一切了结之时再来修理他便是。

    高平将军看到自己已经无法抓住张三行,暗哼一声,转过头颅恶狠狠盯着百花仙子等人,随后二话不说杀了过去。

    此刻的他只想以杀来发泄心中怒火,平息怨恨心绪。

    百花仙子同样如此,她看到高平将军杀来,冷笑三声,大战在了一起。

    这一次,尸皇一方还没有输,尸皇最主要目的还在进行着,没有出现差错,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谋依旧奏效。

    三教一方虽然没有抓到张三行,但他们却得到了好名声,为天下道门硬拼尸王做出了表率,他们给世人展现出了甘愿奉献自己一切、为同盟断后的大义,天下正道高手谁都要敬仰佩服。

    至于张三行,他得到了舍利,失去了身体。悟通了道理,失去了尸尊机缘

    三方共赢,三方共输,没有哪一方占据绝对优势。有的只是符不符合各自的底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