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零一章 寻找夺舍宿体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就在张三行怨念消失的时候,一直藏身暗处等待机会的木哒真禅师终于有了动作。虽说他同样没有料到事情竟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但他依旧有信心抓捕张三行。

    对付冤魂厉鬼,哪方势力最有效?当然是属于佛门了。佛门当中许多神通都针对冤魂厉鬼,各种经文都有超度亡魂之效。

    木哒真禅师见到张三行也就相当于只剩下亡魂,心中十分得意,这样的情况对于他这么一个外来者来说并不算太坏,或许还算很好。因为如此一来,再也没有外人知道自己大雷音寺将会独吞张三行的一切,将会得到尸尊冥戒,甚至能够得到生死戒。

    无天佛祖舍利共有十七颗,现在张三行只不过是得到了七颗罢了,剩余的十颗对于张三行来说有莫大的吸引力,能够助他更好稳固本源,能够助他更好悟透佛门**。

    木哒真禅师脑海中闪现出了许多阴谋诡计,最先出现的计谋便是利用十颗舍利布下天罗地网诱捕张三行冤魂。

    他琢磨着,只要张三行到了自己大雷音寺地盘,动了夺取舍利的念头,那么他就相当于是来送死的。

    自己完全可以事先布置一切,迷惑张三行,从而达到料敌先机之效。

    这一刻,木哒真禅师想了许多,思路无比清晰。

    当确定好了一条十分完美诡计后,他急忙冲向了天竺大雷音寺方向,开始着手布置。

    且说张三行,当他的怨念消散在了大战场地后,他并未离去太远,而是依旧在圣宫地盘徘徊。

    他现在需要缓冲时间,需要为从塑身体做好准备。

    他从来都没想过要永久夺舍他人,他不想一直活在别人身上。因为那样的话,他无法面对叶紫等人,叶紫等人也不认识他,不会相信他。

    他想用生死二气塑造一具和自己以前一模一样的身体,他需要时间缓冲,需要时间积累,需要时间稳固这道冤魂。

    然而,要想稳固冤魂,那么先决条件就是要壮大冤魂,打好根本和基础。

    冤魂要想壮大,唯一的途径就是去死人多的地方吸收其他冤魂,且还必须是要刚刚死去不久的人。

    那些死了千百年的冤魂不仅杂念甚多,而且还相当有智慧,吸收起来非常困难,很耗费心神和时间。至于刚刚死的人,怨气十足,且还无头无脑十分懵懂,很好吸收。

    要想做到这些,张三行就需要去战火不断的地方,只有战火不断的地方才会不断死人,才会有无尽冤魂等他去吸收。

    这个缓冲时间没有太多,张三行需要抓紧时间。

    现在张三行正在圣宫外围徘徊,挑选最佳宿主暂时夺舍寄身前往战乱之地做这些事情。

    他老早从蛊神善念之身口中得知,此刻尸皇正在暗战龙炎国所有紫皇高手,逼得那些紫皇高手无瑕分身他顾。

    这个消息是张三行的机会,他不能错过。要不然等那些紫皇高手腾出了手,那么他将很难藏身,无法再附身下去,必定会被紫皇高手推算出踪迹。

    因此,他要想更好更快重塑身体,那就必须在尸皇停手之前完成,要不然他将再也没有什么合适机会,必定走到哪里就会被尸皇推算出宿主身体方位。

    张三行的冤魂宛若一阵清风,随风飘荡,徘徊在圣宫四周。

    至于尸尊冥戒等物,这些东西皆被一股白茫茫的气流阻隔漂浮在高空,外人很难看清。

    他现在之所以不去另外地方寻找,偏偏要在圣宫附近寻找寄身宿主,这是他考虑到来圣宫朝拜的人非常杂乱,几乎每个国家的人都有,完全没有规律。

    且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难事缠身,他们这些难事就是张三行的机会,张三行可以根据这些难事判断出有没有自己正想前往的地方。

    他的怨念不断扫射着路上行人,观看他们面部表情,推测他们遇到的难事。

    现在他没有身体,没有办法利用道法做到一眼就能看出别人心里动态,他只能做个大概判断。

    “咦,那是?”

    看了许久,忽然张三行的怨念忽然愣住了,脸上浮现出了复杂难名的神色。

    “是她?波斯美人阿雅丽斯蒂?”

    张三行十分惊讶,他还以为这个阿雅丽斯蒂早就回到波斯国了。

    见到此女,张三行立马想到了她的问题所在,知道她是因为她父亲为了战场局势,不得已做了许多缺德事,导致怨气缠身,因此特地前来圣宫求取神符护身。

    张三行一想到这点,他就联想到波斯国现在正好是处在战乱时刻,天天都有很多人死在战乱当中,冤魂十足,煞气冲天,这种地方正是他目前最想去的地方。

    至于龙炎国境,虽说现在鬼门大开,尸王肆虐大地,龙炎国同样每天要死很多人,但他却不敢在龙炎国图谋,怕夜路行多了会碰到鬼。他现在只敢前往他国图谋这种事情,避开龙炎国道门高手和尸王高手,免得危险临身。

    令张三行纠结的是阿雅丽斯蒂是个女人,他非常犹豫,不想寄身到女人身上。要是那样做的话,那么他在吞噬冤魂的这段时间内将会是个女人。

    虽说这只是一个暂时女人身份,本质还是男人,但张三行觉得还是有些别扭,很不适应。

    他的冤魂虽然可以寄宿夺舍很多次,但每夺舍一次,冤魂就会跟着损耗一些,因此张三行也不想平白损耗自己的冤魂。就琢磨着寻个合适的宿主夺舍一次,而后直接把事情搞定,离开宿主,自己再来凝聚真身。

    张三行很为难,阿雅丽斯蒂除了是个女人身份外其他方面都很适合,且最重要的是她的父亲乃波斯国将军,手握大权,掌控战场局势,这点对于张三行行事非常有利。

    至于阿雅丽斯蒂,她之所以还待在圣宫,完全是因为她临时有事没有及时赶到圣宫,没有求到符箓。

    现在圣宫避世不出,彻底关闭了佛门,外人再也无法求取符箓。

    没有求到符箓,她心中冰凉,一个人盲目行走在街道上,宛如行尸走肉。

    她在寻找小清,企图找到小清后重新用钱财把小清手中的符箓买下带回去,小清成了她心中的唯一救命稻草。

    她十分后悔自己当日为何要反悔,后悔自己不应该把已经买下来的符箓又退回给小清,搞得自己现在一无所获白跑一趟。

    张三行观察了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恨声道:“玛德,拼了,女人就女人,她才是我目前最合适的宿主。反正面子又不能当饭吃,只要能够更快更好重新塑造身体,做一回女人又有何妨?日后紫儿和凝雪要是因这事埋怨我,那我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张三行冤魂咬咬牙,冲到了阿雅丽斯蒂跟前。

    张三行来到此女跟前,他并未直接强行夺舍,他不想害死无辜的阿雅丽斯蒂。

    强行夺舍虽然对张三行自己没有什么问题,但日后张三行魂魄离开之时,那么阿雅丽斯蒂将会香消玉殒。

    若是阿雅丽斯蒂自主放开心神让张三行掌控,那么以后张三行魂魄离开了,阿雅丽斯蒂不会死,能够依旧活着。

    强行夺舍,宿主魂魄会被磨灭。甘愿放开心神,宿主魂魄会有一点损伤,但不会很大,基本上没有太大影响。

    当然,这也不是张三行下不了狠手杀一个无辜女人,而是他有些担忧叶紫她们日后知道了这件事会怪责自己。

    阿雅丽斯蒂一旦被夺舍,那么她就相当于救了张三行一命。

    若是张三行现在强行夺舍,最后使得阿雅丽斯蒂死亡,那么也就相当于恩将仇报,而且还是对一个柔弱女人恩将仇报。

    张三行先是寄宿女人之身,这本来就已经不对,若是他再犯下恩将仇报的错,他能够想象得到日后叶紫她们将会如何看待自己。

    错误可以犯,但不能在明知道可以避免的情况下还要去犯。

    出于这些缘由,张三行才没有直接强行夺舍。

    “阿雅丽小姐,你还好么?”张三行的怨念对着阿雅丽斯蒂三魂传音道。

    处在茫然当中的阿雅丽斯蒂好似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不由自主四处张望了一下。

    当发现四周并无什么人呼唤自己之时,她轻轻摇了摇头,觉得是幻觉。

    张三行对此十分理解,依旧非常有耐心对着阿雅丽斯蒂呼唤了几次。

    一连呼唤了好几次,阿雅丽斯蒂才觉得这不太像是幻觉,是真的有人在呼唤自己。

    想到这些,她再次仔仔细细打探着四周。

    “你是谁?”

    阿雅丽斯蒂话还没说出来,她的这个想法就已经形成,并且传递到了识海,被张三行得知。

    “我是小清的朋友张三行,那天你买小清符箓的时候我们见过一面,不过你那时应该没有看清我的模样,我有些事想和你商量,不知你有时间吗?”张三行传音问道。

    阿雅丽斯蒂觉得很奇怪,自己明明没有说话,但对方好似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一样。

    略微想了想,又是一个问题涌上心头,依旧被张三行提前得知。“你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你?”

    “你不要管我在哪里,你就告诉我有没有时间。若是你有时间,你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我再来和你说说。若是没时间,那你就不用理会。我现在不是用正常方式和你说话,而是用思想和你说话。只要你心中涌现想要和我说的话,我都能够感知到。”张三行回道。

    “你是小清的朋友?”

    阿雅丽斯蒂愣了愣,过后便惊喜了起来,十分高兴,心中急忙涌起了一个念头:“有,我有时间,我这就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

    对于对方是小清的朋友,阿雅丽斯蒂不敢怠慢,她觉得自己又有希望重新买回符箓了,自己可以带着符箓回去帮父亲和哥哥杀死体内的撒旦魔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