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零四章 麻烦上门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三行和阿雅丽斯蒂说了许多心里话,像是和知心好友一样,把心中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阿雅丽斯蒂听闻过后感触良多,深深觉得张三行这种人其实也不是那么好过,并非像表面那样有无边神通可以逍遥。

    她现在已经知道了,像张三行这种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时时刻刻都有自己这种普通人看不到的灾难降临,这些灾难比死亡更加令人恐惧。

    “平凡之家何尝不是福?”阿雅丽斯蒂叹息一声,没有再说下去。

    张三行控制着她的身体登上了客船,开启了波斯国之行。

    阿雅丽斯蒂乃是波斯国一位将军女儿,身份高贵,因此她所登上的这艘客船自然比其他客船豪华许多,这艘客船上的人也是非富即贵。除了船上的工作人员外,没有一个是平凡人家。

    换句话说,这艘客船就是富豪和贵族专属,是代表着这个世界身份最为高贵的那批人专用。

    本来从龙炎国前往波斯国乘坐客机最为快速,但是这些非富即贵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怕死。

    若是客机一旦发生什么事故,那么几乎没有生还希望。然而,客船即便是发生了不好事故,但还有那么一丝希望可以生还下去。

    因此,真正的大富豪大贵族要么不出门,一出门就很少乘坐客机,几乎都是汽车或者轮船,他们不会将自己置于几千米、几万米高空。

    张三行站在客船甲板上瞭望无边无际大海,看那云卷云舒,看那波涛汹涌,感受大自然神秘和伟大。

    阿雅丽斯蒂她也喜欢这种感觉,以前的时候她也时常一个人站在甲板上观看大海波澜壮阔。

    现在她的三魂矗立在张三行三魂旁边,好似有个人陪她一起观看,心里十分踏实。

    看了许久,天色渐渐落幕,夕阳红光照耀海平面,景色十分怡人。

    张三行考虑到阿雅丽斯蒂是个女人,经不得长时间海飞吹袭,转身朝着客舱走去。

    这时,有位穿着不凡的年轻公子哥走了过来。

    这位年轻人约莫二十七八,十分有气质,一看就知道此人非常高贵,出身不凡,不说家里掌权天下,最起码也差不多是属于富可敌国的那种富二代。

    在这个年轻人身后,有七八个人跟着,他们身材魁梧,行动干练有素,身着黑衣黑裤,脚踏发亮皮鞋,眼带墨镜,双手悬于后背。

    显而易见,这些人都是年轻人的保镖。

    “嗨,阿雅丽小姐,好久不见,近来还好么?”

    这位年轻人一步当三步,面带笑容快速来到张三行跟前。

    不等张三行反应,他就提起张三行的手要亲吻下去。

    此人不知道阿雅丽斯蒂的情况,很自然做出了西方礼节动作。

    张三行见状,在识海中急忙询问了阿雅丽斯蒂此人情况。

    经过告知,张三行知道这人名叫拉莫提,乃阿拉伯帝国一个石油大亨的儿子,不仅非常有钱,而且还非常有权势,属于诸国当中有头有脸的二代富豪。

    了解到情况,张三行瞬间就猜到了这个拉莫提的打算,知道此人想追求玩弄阿雅丽斯蒂,垂涎阿雅丽斯蒂美色。

    张三行乃是一个男人,虽说他现在暂居女人身,但他始终觉得西方这个礼节太过让人难以接受,没由来心里觉得一阵恶心。

    急忙收回了手,后退三步,“拉莫提?你不是要去和龙炎国高层商议投资吗?现在怎么...?”

    “呵呵,事情都商议好了!”

    拉莫提不知道眼前的这个阿雅丽斯蒂怎么突然收回了手,他觉得很奇怪,自己明明没有干什么不合适的事,只是做出了礼节性动作。

    “阿雅丽小姐,你的事情办完了吗?符箓求到了么?若是没求到,我可以送你几张。这次我在圣宫求了很多,我已经实验过了,非常灵验。”

    “哼!”

    阿雅丽斯蒂三魂在识海中冷哼一声,不想理会这人,要离开这里。

    “拉莫提,多谢你好意了,符箓我自己求到了。还有,我和你好像没有那么熟,若是没事不要挡道。”

    张三行本来是想将眼前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直接丢到海里喂鱼,省的恶心自己。但过后考虑到这样做或许会给阿雅丽斯蒂带来麻烦,因此不曾付出行动。

    拉莫提一听这话,脸色立马拉了下来,十分不好看。

    他没想到阿雅丽斯蒂竟然这般不给面子,觉得自己的尊严大受打击,冷声道:“阿雅丽小姐,你这话是不是太过失礼了?”

    “失礼吗?我不觉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警告你,若是你敢没事胡乱找茬,马六甲海峡便是你的家。”张三行控制阿雅丽斯蒂身体冷冷说道。

    “法克!”

    拉莫提没想到阿雅丽斯蒂像是变了一个人,说话竟然如此犀利,完全不留情面,他立马觉得心中窝着一团毒火。

    在他的印象里,阿雅丽斯蒂是个顾全大局的柔弱女人,说话行事很有礼节分寸,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过。

    “阿雅丽,莫非你以为你父亲是波斯国将军,我就怕了你不成?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下去,我保证你父亲立马就要被抓进监狱接受审判?且若是我停止资助你们波斯,那你们波斯也将彻底毁灭。”

    阿雅丽斯蒂三魂听到威胁,十分害怕,几次想要控制身体向拉莫提道歉,但她始终控制不了。

    她是十分清楚拉莫提的能量,知道他说这些话并非是随口吓唬人的,他完全可以做得到。

    阿雅丽斯蒂内心担忧自己父亲会被陷害,急忙对着张三行说道:“张三行,你看你能不能让我控制身体向他道歉?”

    “道歉?然后呢?陪他上床睡觉,安抚他的怒火?再然后他把你给抛弃了?再然后你就觉得人世没了乐趣,处处险恶狡诈,自己跳海自杀?”张三行冷冷道。

    “那我该怎么办?要是他怪罪下来,我父亲肯定职位不保,要被抓进牢里。且他的石油帝国的确在不断资助我波斯,若是他中断了资助,那,那,那...”阿雅丽斯蒂颤声道。

    “哼,一个纨绔而已,你至于这么怕他吗?”

    张三行十分不屑,“我既然暂住你的身体,那我自然不容许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阿雅丽小姐,你尽管放心,只要有我在,万事无忧。这件事你就静静看着,我来给你处理干净。”

    ‘你真的能帮我处理好?我父亲不会受到牵连?”阿雅丽斯蒂问道。

    “当然,现在你的身体就相当于是我的身体,我们共生一体,我岂能容得外人放肆?这个什么狗屁拉莫提只不过是个凡俗之人,就凭他也敢威胁我?”

    张三行十分恼怒,他本来也就是打算安安静静附身在阿雅丽斯蒂身上,借助这具身体去战场吞噬阵亡将士怨气,不想招惹是非,不想掺和到世俗当中去。

    现在他不去找别人麻烦,但偏偏有麻烦找到他头上,因此他哪里还能容得这样的事情发生。必须要彻底解决,绝对不能让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影响了自己的大事。

    张三行控制阿雅丽斯蒂身体,带着死神般的语气冷冷喝道:“拉莫提,给你一个机会赶紧给我滚,要不然休怪我无情。”

    “混账,阿雅丽,看来你是给脸不要脸了。”

    拉莫提素来是走到哪里,哪里就欢呼声一片,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像是太子出游一样,十分有面子。

    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女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也不相信世上有哪个女人敢这样和自己说话,即便是那个大英帝国女王也不敢。

    现在阿雅丽斯蒂说了,且还不是口误说出来的,而是光明正大指着自己鼻子说出来的,让很多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拉莫提觉得自己要是不给阿雅丽斯蒂一个教训,那么自己也不用混了,面子尊严什么的都将丢得一干二净。

    “来人,来人啊,快把这个贱人给我绑了,然后送到我房间去。我要让这个贱人知道得罪我是什么下场。还有,速速发报给波斯国王,让他即刻罢免了这个贱人的父亲职位,抓进监狱审判。若是他不答应,那就停止一切资助。”拉莫提大吼不断,咆哮连连,十分愤怒。

    话音一落,拉莫提身后的保镖快速冲了上来,把阿雅丽斯蒂围在了中间。

    随后有一个看似秘书一般的中年人对着拉莫提道:“拉莫提先生,你刚刚说的事我们很难做到,这需要召开董事会表决,需要董事长亲自审批才行。若是不经过他们,事后先生你必将受到追责。”

    “什么狗屁董事会表决?董事长乃是我爸,整个公司都是我一家的,还要什么表决?”

    拉莫提像是发了疯的狮子,狂吼不断:“你发报给我父亲,就说阿雅丽斯蒂想要绑架我,想要勒索我。反正不管你怎么说,我都要让波斯国王把这个贱人的父亲职位给停了。绝对不能让这个贱人再逍遥下去,必须要把她抓到我们公司接受审判。”

    “是,拉莫提先生。”

    秘书看到拉莫提动了雷霆大怒,不敢再劝说反驳下去,急忙退了下去发报。

    “骂我?你竟敢骂我?哈哈哈,你好大的狗胆啊。你以为你是暗黑教撒旦还是光明教光明神?亦或者是耶稣圣人?”

    张三行怒极而笑,现在的他就是阿雅丽斯蒂,阿雅丽斯蒂就是他。

    外人辱骂阿雅丽斯蒂就相当于辱骂了他,张三行的怒火立马就被激发了出来,比拉莫提更加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