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零七章 小脾气
    ,精彩无弹窗免费!

    拉莫提看到阿雅丽斯蒂竟然不把自己关起来,不约束自己的行动,他深深疑惑。

    但过后,他便恐惧了起来。

    他已经猜到了,阿雅丽斯蒂是根本不怕自己逃跑,不怕自己求助,完全无视自己,她有绝对的信心能够在自己逃跑后再把自己抓回去。

    这种能把人关起来却偏偏不关的手段令得拉莫提更加不安,只有那种真正无敌人物,只有那种真正无法无天的人物才会有此气魄。拉莫提十分后悔自己为何要招惹阿雅丽斯蒂,内心满是悔恨。

    因此,他现在即便是可以自行活动,但他也不敢逃走,不敢求救他人,十分老实,静等三天后的结果。

    他明白了,自己的性命全看三天后自己父亲处理方式,若是阿雅丽斯蒂满意,那么自己就能真正摆脱死亡。若是阿雅丽斯蒂不满意,那么自己跑到天上地下也没用,下场只会更惨。

    张三行控制着阿雅丽斯蒂身体一离开甲板,其他的旅客才从那种震惊、恐惧、迷茫当中回过了神,大声尖叫,大声呼喊,乱作一团。

    张三行刚刚踏进房门就听到了那些杂乱声响,眉头微皱,来到播音室大声道:“我是阿雅丽斯蒂,在这艘船上,在没有抵达波斯国之前,谁敢大声尖叫,谁敢胡言乱语,我必杀之。

    我不想看到这艘客船再有人流血死亡,我希望你们自己珍惜性命。我和你们无仇无怨,只要你们不招惹我,我不会击杀你们。机会只有一次,你们好好把握,免得后悔莫及。”

    说完,张三行没有再说什么,重新朝着自己客房走去。

    那些旅客听到张三行的话语,一个个戛然而止,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根本说不出话来。刚刚各种尖叫声、吵闹声全都平息了下来,十分寂静,寂静的让人害怕。

    机会只有一次,这句话深入他们心灵,非常不安,只希望阿雅丽斯蒂快点到达波斯国,只希望自己能够快点离开这个魔域。

    阿雅丽斯蒂客房,张三行已经来到了门口。

    他轻轻一推,房门便被打开,一眼望去,整个房间尽是粉红色,弥漫出一股淡淡清香,装潢和布置非常有情调。

    张三行苦笑一声,跨门而入坐在床沿,双手托着下腮,眉头微微皱起,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阿雅丽斯蒂三魂问道:“张三行,你怎么不将拉莫提抓起来呢?要是他跑了呢?”

    “他不敢跑,你放心吧,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张三行三魂回道。

    “哦!”

    阿雅丽斯蒂回应一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又和刚刚一样冷场了下来。

    “阿雅丽小姐,现在你来掌控身体吧。”张三行突然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我来掌控身体?干什么?”阿雅丽斯蒂三魂有些发蒙,跟不上张三行的节奏。

    “你的身体太过柔弱,需要好生呵护,我可不想等我离开了之后你这具身体会被我弄得一团糟。

    刚刚我杀了几个人,他们临死之时的血腥气味冲到了身上,你控制身体去洗个澡,换件衣服,顺便你也正好可以休息一下。身体始终是你的,我能借住一段时间,但我不能把身体损坏。”

    “切!’

    阿雅丽斯蒂三魂瘪嘴一笑,“什么我的你的,现在我们不是一个人吗?你先前都说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那你现在还分这么开干嘛?

    还有,你刚刚说什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无欲无求,现在你自己控制我的身体洗个澡怎么了?难不成你不控制我身体洗澡,你就没看过我身体了?反正你看都看完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你不要和我鬼扯,我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这是两码事,你不要混淆视听。”

    “我不管,反正我是不去,要去你去,我倒是想知道你控制我身体洗澡是个什么样子。”阿雅丽斯蒂懒得讲理,直接胡搅蛮缠了起来,

    “去不去随你,反正身体是你的,又不是我的,以后身体脏了、丑了是你的事。还有,我其实很爱干净,不喜欢脏丑乱的女人,你自己看着办。”张三行也懒讲那些没用的大道理,淡淡说道。

    “不喜欢脏丑乱的女人?那你还待在这里干嘛?你去找那些干净、漂亮、不乱的女人去寄宿啊,我又没拦着你。”阿雅丽斯蒂心中莫名火大,十分不爽道。

    “嗯?”

    张三行三魂收回散乱目光,淡淡看了一眼阿雅丽斯蒂,叹了一口气,暗道:“看来是我做错了选择,不应该急功近利寄宿女人身。哎,罢了罢了,损失一道怨气就损失一道怨气。此处不合适,那就另去他处吧。”

    “阿雅丽小姐,今日多有得罪,等到来日我真身重塑之时必定百倍相还,告辞!”

    张三行的三魂离开了阿雅丽斯蒂识海主导位置,缓缓飘离而出,不再寄宿她的身体,要重新夺舍另外一人。

    这次他打算再也不夺舍女人,哪怕是那个女人再合适也不干,免得麻烦,不如完全掌控一具男人身体方便。

    “什么?”

    阿雅丽斯蒂见到张三行三魂离开了自己识海主导位置冲了出去,立马慌了神。

    她压根就没想到张三行竟然这么小气,一句话没说好就要离去。她完全就没打算要张三行离开自己的身体,她很希望张三行永久留下来。

    “别,别,别,张三行,你不要走。刚刚我那话只不过是开个玩笑,你不要生气。要是你离去了,那我怎么办?拉莫提他们肯定会杀了我和我爸爸的。”阿雅丽斯蒂大呼道。

    飘离在外的张三行三魂闻言,淡淡回道:“拉莫提的事你放心,我会圆满处理的。你的身体已经不适合我,我只需要一具完美无缺的身体完全听从我的安排,我不需要和我争辩的身体。

    如若不然,我无法修复魂魄无法重塑真身,我的愿望将永远无法实现,等到我三魂元气耗尽,那我只会沦为一个孤魂野鬼。”

    听到张三行再次拒绝,阿雅丽斯蒂不哀求了,冷静道:“你真的要离我而去,寻找另外身体寄宿?”

    “恩。我的时间不是很多,耗不起。阿雅丽小姐,请见谅。”张三行三魂回道。

    “行,你走,你走,你永远也不要回来。”

    张三行的三魂离开了阿雅丽斯蒂识海主导位置,如此阿雅丽斯蒂的三魂自然就回到了主导位置。

    此刻只见得阿雅丽斯蒂十分冷静,她不是三魂状态,看不到张三行在哪里,双目无神喃喃道:“你虽然仅仅寄宿我身体不到一天时间,但你已经知道了我的一切,住进了我的心里。你若这样离去,那我还如何长活?

    我需要你陪伴,我想亲眼看到你真身重塑,我想听你和我说那些神异之事。现在我看不到了,听不到了,我失去了一切。

    我知道并非我的身体不适合你寄宿,而是我的人不适合你。但这到底是我错了,还是你太过了呢?若是我错了,你为何不肯再给我一个机会呢?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已经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我永远也看不到我想看的东西了。”

    阿雅丽斯蒂的声音非常柔软,说到后面几乎没有什么力气。

    当她把心里话说完,把情绪发泄完毕后,她冲到桌子跟前提起一把水果刀,毅然朝着自己手腕划了下去。

    她和张三行虽然仅仅相识一天,但情分却是无比深厚。

    现在张三行三魂直接走了,她觉得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崩塌了,整个人心里落空空的。

    这种情况就好像信仰崩塌,心神没了寄托,只想一心寻死,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今天,其实是我过得最美好的一天,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一天。张三行,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知道这个世上竟然会这么奇妙。”

    阿雅丽斯蒂身体缓缓倒在地上,她的双目仰望上方,露出了笑容,眼角有一缕参杂着美好和后悔的泪珠划过。

    噗通!

    哐当!

    阿雅丽斯蒂的身体倒了下去,那把水果刀也跌落在地,发出两道截然不同的声音。

    “嗯?”

    张三行的三魂刚刚飘出房门外,此刻他突然听到声响,有些奇怪,急忙冲进了房间。

    一看之下,发现阿雅丽斯蒂已经倒在了血泊当中,命若游丝。

    见到这一幕,张三行三魂飞到阿雅丽斯蒂额头,不停灌输生命精元,修复阿雅丽斯蒂体内生机。

    过了半响,阿雅丽斯蒂已经没有什么大碍,暂时沉睡了过去。

    张三行三魂从她的额头位置飘到了半空中,几次想冲出去,但又不忍,怕这个阿雅丽斯蒂醒来后又干傻事。

    “看来她心中的那个执念没办法驱除啊。”

    张三行皱眉不语,默默思量。

    阿雅丽斯蒂的执念只不过是想亲眼见到张三行借助自己的身体完成重塑真身之事。现在张三行半路离去,她没了依托,执念化作杀意不想存活。

    “道祖曾言,因果纷乱,要么快刀斩乱麻,要么一丝一缕去解,别无他法。阿雅丽斯蒂对我也算有恩,若是因我之故而死,那我岂不是恩将仇报?此举虽说符合快刀斩乱麻,但日后重塑真身汇聚生死之时,我心灵能够圆满?岂能没有遗憾?”

    张三行三魂寄宿阿雅丽斯蒂识海,一开始考虑的只是自身利益,没有考虑到属于阿雅丽斯蒂她自己的那份情。

    现在因果纷乱,阿雅丽斯蒂不想独活,张三行十分为难。

    “哎!两道本源怨气,难道我需要付出两道本源怨气当作这次的教训吗?”

    离开阿雅丽斯蒂需要损耗一道本源怨气,若是再重新回到她的身上,那么还需一道本源怨气。

    出来容易进去难,阿雅丽斯蒂的识海先前张三行已经进去了,但他出来了,现在要想再进去,那就需要付出代价。

    若是他不进去,寻找另外一个人寄宿,这的确不用付出代价,但是阿雅丽斯蒂会死,她依旧会自我了断。

    “看来,她自陨一次,我便要以一道怨气抵过了,这次我好像做的有些过分了,脾气冲了些,完全没有体会到她的情绪。”

    张三行双眸渐渐柔和了下来,魂魄怨气化作一个光团在阿雅丽斯蒂脸庞不停闪烁,似乎在抚摸着阿雅丽斯蒂。

    “天分阴阳,演化生死。女主阴,男主阳。我若要想以生死二气凝聚真身,须得参悟透彻阴阳,看破生死虚妄。刚刚是我执着了,只沉迷于外物,没有看透本质。

    女人不简简单单是女人,还是阴相法则,是我重聚真身的根本。我若避嫌女人,那我还如何得知阴阳奥秘、如何达到生死极限呢?阿雅丽小姐,因我的错害得你几乎走上鬼门关,我愧欠你。以后若是有可能,我尽量保你一生平安。”

    话音刚刚落地,张三行的三魂怨气复又重新冲到了阿雅丽斯蒂识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