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一十章 来到波斯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经过阿雅丽斯蒂自杀一事,张三行不敢再疏忽她的想法,不敢冷落她,知道此女心理其实极为脆弱,极为需要依靠,很容易就有那些想不开的念头。

    因此在这三天时间里,张三行三魂在她识海中白天和她观看大海,指点江山,到了晚上则不断说些奇闻秘事,讲解世界玄妙,呵护的极为周到。

    这等情况在外人看来简直就是那种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恩爱夫妻伴侣,情意绵绵恩爱有佳。

    但在张三行两人看来,这只不过是精神上的伴侣罢了,并非那种超越了伦理上的爱恋。

    用通俗的话语来说,张三行是出轨了,但是在精神上出轨了,是他没有其他好的选择上出轨。

    如此下来,阿雅丽斯蒂更为依赖张三行,差不多完全到了没有张三行根本不能活的地步,深深陷入到了爱恋当中。

    当然,张三行也不会这般自找麻烦,他不断和阿雅丽斯蒂灌输精神升华概念,给她灌输六欲皆虚妄之理。

    阿雅丽斯蒂经过张三行耐心洗脑,她虽然已经深深爱恋着张三行,但是在她的心灵深处,她已经开始领悟到张三行所说的“身体只是一个过渡,只是一个容器,我们的念头、我们的魂魄才是根本。只要魂魄当中有某个人身影存在,那么他便永远存在你的心中”这些话语含义。

    阿雅丽斯蒂三魂深处正在不经意间构建张三行的身影,构建张三行的模样,构建张三行的一切。

    等构建完毕后,张三行即便是离去了,阿雅丽斯蒂依旧能够快乐存活下去,她的心里会一直有张三行存在。

    这个构建的张三行虽然是虚拟的,是不存在的,但是对于阿雅丽斯蒂来说,那就是活生生的人。

    这就是心灵升华,这就是心灵蜕变。

    张三行看着阿雅丽斯蒂宛如一个无忧无虑仙子,他也不忍心阿雅丽斯蒂在自己走后会香消玉殒,尽量想办法改变这些事情,尽量帮助她心灵升华。

    事情是张三行惹出来的,他需要去解决。

    事情若是处理圆满,那么张三行也就相当于心灵升华一次,悟透了红尘万丈当中的一劫。

    这种情况就好像道家所说不入世焉能出世之言,张三行的入世便是和阿雅丽斯蒂产生纠葛,产生情愫,而后再来解开倾诉,双方都得到升华。

    情爱也是大道之一,也是磨砺心灵之途,若是运用的好,照样能够达到极限境界。

    张三行在这三天里一直没有占据主导位置,而是让阿雅丽斯蒂自己主导身体,想培养双方心灵产生心有灵犀一点通效果。如此以后即便是遇到了特殊事情,那么也能快速处理,快速解决。

    “张三行,我漂亮吗?”阿雅丽斯蒂问道。

    “很漂亮,非常与众不同,我想是个男人都会拜倒在你的牡丹裙下。虽然你比我妻子差了一些,但比起其他女人,你远远超越了她们,那些女人不及你万分之一。”张三行回道。

    “切,就知道骗我,我哪有那么漂亮啊。还有,我又没见过你妻子,或许她们其实没我好看呢?或许是你情人眼里出西施呢?鬼知道你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

    阿雅丽斯蒂心里非常甜蜜,对于张三行认可自己漂亮,她有种深深幸福感,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你刚刚说只要是个男人都会拜倒在我的牡丹裙下,暂且不说这话水分如何,就说你这话好像也不太对。虽然我龙炎国话语学的不是很精通,但我还记得这句话根本不是这么说的,应该是石榴裙吧?由此可见,你纯粹是在糊弄我,没诚意。”

    “没,我没糊弄你,你是很漂亮,还记得小清吗?她也是这么认为的。”

    张三行轻笑道:“至于牡丹裙和石榴裙,这话我也没瞎说,我不喜欢石榴这个词语。这个词属于女强人,不属于你这种柔媚女人,所以我自作主张改成牡丹裙了。”

    “是这样的吗?”阿雅丽斯蒂问道。

    “当然,要不然我堂堂一个正宗龙炎国人岂会不知道石榴裙?”张三行回道。

    “行,暂且信你一回。就算你骗我,我也认了,谁让我已经忘不了你呢。”

    阿雅丽斯蒂情意绵绵,双眸尽是温柔:“现在快到波斯了,客船也放缓了速度,你来主导身体吧,我的三魂在旁边看着就好了。”

    “嗯!”

    波斯国战乱不断,街道上时不时会冲出匪徒,会莫名其妙突然飞来炮弹,张三行也担忧阿雅丽斯蒂自己掌控身体会难以避开这些不好的事情,会损伤这具肉身,于是占据了主导位置,亲自掌控身体。

    客船缓缓驶入港口,停靠在了波斯国港湾,张三行大步踏下客船,身后跟着个神色恭恭敬敬的拉莫提。

    拉莫提这三天非常自由,没有受到一丁点约束和虐待,他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这个世上过得最好的人质。

    在他的印象里,一般情况下人质即便是没有受到虐待,但最起码也免不了要被关进暗无天日的地方,绝对没有什么自由可言。

    当然,这也是张三行懒得搭理这么一个蝼蚁,反正又跑不了,没必要费神去管这些事。

    且张三行也没功夫理会拉莫提,须得照顾阿雅丽斯蒂,须得陪伴她,解开她的心结。

    女人嘛,就得好生呵护着,就得好生陪伴着,要尽量满足她,要不然定然事情多多,麻烦多多,张三行已经领悟到了这个重要大道理。

    一下客船,张三行四处瞭望了一阵,看到了整个波斯国尽数被战火扬起的黑烟笼罩,残瓦断片到处都是。那些饱受战火摧残的百姓惨状清晰落在了张三行眼里。

    张三行看到他们衣不裹体,食不日餐,饿的骨瘦如柴,双眼神光微微暗淡了下来。

    战火一起,天下必定大乱,民不聊生,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至理。

    谁也做不到打仗的时候不伤害到百姓,谁也做不到约定好战场,不搞其他偷袭,不可能有君子之战这种情况发生。

    “哎,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天下兴亡,百姓皆苦啊。”

    张三行轻轻摇头,不再将注意力放在这些事情上。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是轮回,这是大道。别说张三行没有能力改变,就算是有能力,他也不会去改变。

    这种战争不是张三行这种修士弄出来的,而是他们那些普通人自己弄出来的,怨不得别人。

    张三行根据阿雅丽斯蒂识海中的记忆,大步朝着自己家方向走去。

    走了约莫有十来分钟,出了港口码头,远离了那些人群,忽然有一些人面带喜色对着张三行挥了挥手,或者说是对阿雅丽斯蒂挥手更为合适。

    这些人都是阿雅丽斯蒂家里的仆人,是她父亲特地派过来接她的。

    阿雅丽斯蒂今日回到波斯,她父亲提前就得知了消息,特地命人等候多时。

    “小姐,小姐,这里,在这里!”

    有个年轻的女仆人快速冲到阿雅丽斯蒂跟前,这个女仆人是阿雅丽斯蒂的贴身婢女,她对着阿雅丽斯蒂说道:“小姐,你去了龙炎国那么久,现在终于回来了,将军一直都在家里念叨着呢。”

    言罢,其他仆人也围了上来,在这当中还有那么一些波斯**人。

    “恩,我回来了,你们辛苦了。”

    张三行避开了那个女仆人要牵着自己的手,吩咐道:“走吧,我们回去。”

    说完,转向对着身后拉莫提说道:“我家在哪里你应该知道吧?你自己跟过去,不要磨蹭。”

    “是,阿雅丽小姐!”拉莫提恭声回道。

    “咦?”

    女仆人不知拉莫提是谁,现在见得阿雅丽斯蒂这样对他说话,且还避开自己,有些疑惑,问道:“小姐,这是?”

    “这事你不用管,也不要问。”张三行说道。

    “是,小姐!”

    女仆人虽然有心探听消息,但也不敢明目张胆继续追问下去,打开了车门,让阿雅丽斯蒂进了车。

    张三行控制身体坐到了车里,对着司机道:“走吧,不用管其他人了,我不习惯有其他人跟着。”

    “是,小姐!”

    司机才不管那么多,阿雅丽斯蒂既然已经发话了,他自然是照做,启动油门,一溜烟车子就跑了个没影。

    在识海当中的阿雅丽斯蒂三魂见状,不由得白了张三行三魂一眼,说道:“你是不是也太不近人情了些?那个仆人是我的贴身丫鬟,和我一起长大的呢。”

    “切,这有啥,若是我和她多说一些没营养的话题,那岂不是自寻烦恼?再说了,她是女人,我是男人,要是让她时时刻刻跟着我,那我哪里适应的了啊。阿雅丽小姐,莫不是你想替她出头了?”张三行问道。

    “没,没,我哪里会替她出头?要是你再生气走了,那我岂不是哭都来不及了?凡事你说了算,对于她们那些事我只不过是随口说说,当不得真,只有你才是我的一切,是我这辈子最为宝贵的依靠。”阿雅丽斯蒂急忙道。

    “嘿嘿,听你这话好像我很小气似的,动不动就会离家出走。”张三行笑骂道。

    “这话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阿雅丽斯蒂不可置否回道。

    “恩,是我说的,这是我的坏毛病,你不要学。还有,我这个毛病虽然不好,但比起你那动不动就自杀还是要好很多吧?”张三行说道。

    阿雅丽斯蒂闻言,立马红起了脸,三魂不停捶打着张三行的三魂,撅起嘴撒娇发泄心中不满。

    不过她虽然在捶打张三行,但力道根本就没有,宛如给张三行按摩一样,这是她不舍得用力。

    “你坏,你坏,你又来笑话我了,这事我不准你再说了。我那还不是因为你啊,要是外人,我至于那样做吗?至于你的那个坏毛病,我学不来,我的三魂跑不出去,且出去了你又不来找我。”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哈哈哈...”

    张三行三魂大笑三声,驱使身体缓缓闭上眼睛养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