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一十五章 炼化神泪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三行和拉米奇商量好了合作之事后,拉米奇也紧急法宝让家族的人把剩余两滴精血空运过来。

    此事已经了结,张三行将这些人全部逐出了家门外,免得他们碍眼。

    托马斯见到事情发展的如此诡异,他不敢靠近阿雅丽斯蒂,觉得这个阿雅丽斯蒂根本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另有其人,自己女儿绝对没有这么厉害。

    张三行在阿雅丽斯蒂的识海中权衡了一下,迅速让出了主导位置,让阿雅丽斯蒂自己掌控,诉说父女情缘。

    “爸爸,你不要害怕,也不要怀疑,我的确是你女儿。”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结了婚的儿子飞出去的鹰。阿雅丽斯蒂此刻对她父亲其实也没多少感情了,她心里只有另外一个人,基本上只为他一个人考虑事情。

    现在这个托马斯怎么说还是她名义上的父亲,她需要借助托马斯的军权行事,笑道:“爸爸,我这次前往龙炎国碰到了一位龙炎国神仙,他传给了我无上神术,让我也有了神通,所以我才有这些变化。那个百伦特亚石油公司的人前几天和我产生了一些摩擦,因此才有他们登门之事。

    父亲你稍后可将外面车上的东西派人卸下来,那百亿美金你拿去充当军费,至于玉石,你就放在后院中,这个后院不要让外人进去,我需要在那里修炼神功。等我神功彻底修炼完毕,我就能成为神仙,可以让您长生不老。”

    阿雅丽斯蒂半真半假做了一个简单介绍,安抚住了托马斯不安的心神,告诉他不要将事情泄露出去,等自己神功练成后推翻波斯国王,自己做皇帝。

    托马斯听到解释,结合阿雅丽斯蒂展露出来的能力,他的野心也膨胀了起来。不再害怕了,也不再胡思乱想了。

    有了实力,有了金钱,那么**也会跟着膨胀。

    托马斯已经在心中描绘蓝图,盘算着等自己女儿修炼完毕后,自己就开始发动政变,推翻波斯国王。

    他现在对阿雅丽斯蒂言听计从,一切都依照阿雅丽斯蒂的安排行事,收拾院落,封锁消息,灭杀其他高层安插过来的奸细,将一切不稳定因素全部扼杀。

    既然要打算登基当皇帝,托马斯的思想也快速转换,将原本臣子心态放到了皇帝位置上,深谋远虑算计一切。

    阿雅丽斯蒂之所以这样说,她就是不想让自己父亲没事乱折腾,怕她影响到了张三行。

    现在自己展露出了野心和实力,表明自己要辅助家族发展,推翻皇朝,如此托马斯自然不会问东问西乱找麻烦,不敢没事打搅阿雅丽斯蒂,要给她一个安静的时间修炼神功。如此,阿雅丽斯蒂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每个人都有,只是有没有能力实现罢了。

    正所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皇帝的百姓不是好百姓,托马斯哪怕是再忠诚,但在已经具备了推翻波斯国王的能力上,这个忠诚也就烟消云散。

    “女儿,你既然有如此神通,那你先去看看你哥哥吧,他遭到病痛折磨已有数月,你快快把他医治好。你哥哥是个军事天才,有他辅助指挥统筹,我们的计划才能更好实现。”

    “好,我这就帮哥哥医治。”

    阿雅丽斯蒂起身朝着他哥哥阿托曼房间走去,开始做最后一件亲情大事。

    在阿托曼房间,阿雅丽嫂子米雅波正端坐床沿,喂食药物。

    阿托曼饱受怨气折磨,他的面貌已经变得不成人形,遍身脓包,骨瘦如柴,隐隐约约还有腐烂味道散发出来,在生死边缘挣扎。

    米雅波双目通红,心里极为伤心。她和阿托曼感情深厚,现在自己丈夫成了这个模样,她也几乎到了崩溃边缘。

    咚咚咚!

    阿雅丽斯蒂轻轻叩响门铃,门铃声把处在悲伤当中的米雅波惊醒过来。

    “请进!”米雅波淡淡道。

    阿雅丽斯蒂走进房门,一眼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阿托曼,心里一阵揪心,“大嫂!”

    “嗯?”

    米雅波闻声抬起头,惊道:“阿雅丽,你回来了?”

    “恩,刚刚到的。”阿雅丽斯蒂回道。

    米雅波飞速起身抱向了阿雅丽斯蒂,“阿雅丽,几个小时前我听爸爸说你半路上遭到了劫杀,以为你会晚点到,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你受伤了没?还好吗?”

    “恩,我很好,没受伤,多谢大嫂关系。”阿雅丽扶着米雅波坐下,“大嫂,我来晚了些,没想到哥哥病情恶化的这么厉害。”

    米雅波闻言心里一阵揪心,眼角湿润,哽咽道:“你平安回来了就好,没什么晚不晚的。阿雅丽,你去龙炎国圣宫求到符箓了吗?找到治疗方法了吗?”

    “恩,我已经找到了,龙炎国能人辈出,高手无数。这一趟非常顺利,我得到一位高人指点,已经知道怎么救治哥哥了。大嫂,你且先出去一下,我要开始救治了。”阿雅丽斯蒂说道。

    “非要我出去吗?我能不能在旁边看着?”米雅波问道。

    “这不太方便,那个高人把方法交给我时曾说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不能泄露出去,否则病情无法医治,会有另外变故发生。”阿雅丽斯蒂回道。

    听到这话,米雅波不再多言,急忙起身朝外走去,边走便道:“阿雅丽,阿托曼就拜托你了。”

    “大嫂放心吧,他是我亲哥哥,我自会妥善依法救治。”

    阿雅丽斯蒂见到米雅波出了房门,对着识海中的张三行三魂问道:“现在该怎么做?我哥哥他这般模样还有的挽救吗?若是无法挽救,或者说需要你付出很大代价,那就算了。”

    “没事,你哥哥只是被怨气吸干了绝大部分精气和寿元而已。放在几个小时前或许还有些麻烦,但现在却是无妨了。”张三行三魂一眼就看透了阿托曼的情况,知道他体内的怨气已经凝聚成了一个魔头,十分壮大,不是那么好消除的。

    托马斯将军所做的缺德事产生的怨气反噬本来是分作了三分,一份在阿雅丽斯蒂身上,一份在他老婆身上,一份在他儿子身上。至于他自己,他受波斯国王龙气庇佑,怨气对他影响不是很大。

    后来他老婆率先病死,怨气便冲到了阿雅丽斯蒂兄妹两人身上。再后来张三行入主阿雅丽斯蒂身体,直接把因果斩断,因此本该阿雅丽斯蒂承担的那部分怨气强行加到了阿托曼身上。

    如此,阿托曼也就相当于一个承担了所有怨气反噬。要不是他精强力壮身体素质极高,恐怕他也早已身死多时。

    “现在却是无妨?这怎么说?”阿雅丽斯蒂问道。

    张三行答道:“我刚刚不是得到了一滴心血神泪吗?这滴心血神泪的主人是我妻子前生,因此我能完全吸收里面的精华。有此精华作为后盾,我的魂魄可以承受的住怨气攻击,可以完全驱除你哥哥体内的魔头。只是你哥哥损失的寿元我目前无法补充太多。

    换句话说,他即便是医治好了他,他也只有十到二十年可以活,我不能损耗太多精气替他凝聚寿元。”

    “能好就行了,至于能活多少年,这强求不得,我不要你损耗精气,你才是我的根本。”

    阿雅丽斯蒂缓缓说道:“现在怎么开始?你来主导身体吧,我可不会。”

    “没事,这很简单。”

    张三行没有接过身体主导权,笑道:“你把那滴心血神泪吞下,我的三魂可以抽取里面的力量,约莫十来分钟就能彻底炼化完毕。

    这滴心血神泪对于其他高手来说是致命的东西,内蕴强烈杀机,但是神泪不会杀我,我感应到了柔和之光。等我炼化完后,你割破戴着尸尊冥戒的那根手指,滴入三滴血珠到你哥哥口中,而后我便能够施展**幻化尸尊法相吞噬你哥哥体内那个魔头。

    这个魔头就是我要找的力量,它能够壮大我的魂魄。只是我目前还不能吸收太多,不能吸收那么强横的怨气魔头,只能一点一滴慢慢吸收。等我实力恢复了许些,我就能够去战场大规模吸收军魂怨气。”

    “嗯!”

    阿雅丽斯蒂打开玉盒,将心血神泪吞服了下去。

    这颗心血神泪进入阿雅丽斯蒂身体后并未融化,反而爆发出了强大力量,要截断阿雅丽斯蒂生机,要抽干阿雅丽斯蒂精气,击杀这个胆大包天亵渎自己的狂徒。

    神泪没有感应到张三行的魂魄就在身体内,它只知道吞服自己的这具身体企图要消化自己,做出了本能防御,本能攻击。

    这也是拉米奇家族宁愿将宝物存放千年,不敢随便服用的根本原因。

    若是不无缘无故招惹,心血神泪不会伤害别人。若是招惹了,神泪必定要磨灭一切,化作凶神杀尽亵渎自己的人。

    张三行三魂见得神泪爆发出强大力量磨灭阿雅丽斯蒂生机,轻轻一笑,三魂飘浮而出,冲到了血泪跟前。

    张三行的三魂像是一团强烈白光,围着神泪四周沉沉浮浮,放出一缕缕本源尸气沟通神泪。

    心血神泪感应到张三行的三魂神光后立马停止了各种动作,收敛了杀气,迅速和张三行的三魂沟通在了一起。

    它已经感应到了,眼前这团白光是自己依靠的人,是自己的归宿,自己不能和他产生对抗,他是自己主人的伴侣。

    张三行见得神泪平静下来,对着神泪自语道:“凝雪啊凝雪,你前生的心血神泪依旧灵性十足,认得我是谁。看来我今生无论如何也要和你联手,帮你完成愿望了。要不然岂不是辜负了你的心意?

    且若是你心中对我没有善意,那么我的三魂里面即便是有你的尸丹本源存在,你这滴前生心血神泪依旧会伤害我。只有你今生本尊对我有情,有善念,神泪才能像现在这样任由我炼化。”

    心血神泪像是听懂了张三行的话,震动两下,似乎是在回应张三行。过后便撤去防御,不用张三行施法,它自主融化,冲出精元神光汇聚到张三行的三魂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