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一十六章 吞噬怨气魔头
    ,精彩无弹窗免费!

    心血神泪冲出的神光非常浩瀚,内蕴强大本源。

    这些神光瞬息之间就和张三行的三魂相互融合,壮大张三行三魂神力。

    此刻可以清晰看到,张三行的三魂要比先前明亮许多,原本虚幻模样更加实质化一些,隐隐约约之间三魂都有一种内在联系,似乎要融合一起化身而出。

    这是张三行要走的路程,要把三魂彻底凝聚成实质,而不是虚幻。

    当三魂彻底实质化以后,他就能够以生死二气锤炼肉身,将合一的三魂移植到新的肉身里面。

    心血神泪精气没有一丝一毫浪费,点滴不剩被张三行三魂吸收。这样的情况就好像心血神泪不是别人的东西,而是他自己的东西一样。现在返本还源合二为一。

    时间一晃而逝,十来分钟眨眼间就这么过去了。

    当最后一缕心血神泪神光冲入张三行三魂之时,张三行犹豫了一下,没有吸收,而是将这最后一缕神光打入到了阿雅丽斯蒂周身经脉当中。

    “凝雪姑娘,这具肉身是我现在的宿主,我和她之间结下了深厚因果。你的这缕精气就由她来吸收吧,淬炼她的身体,这也算是我给她的一种补偿。她现在吸收你的精气也就相当于我吸收一样,并没有亵渎你高贵的荣耀。”

    张三行三魂牵引最后一缕精气淬炼阿雅丽斯蒂,要让阿雅丽斯蒂的身体充满灵气。

    心血神泪看到自己的精气被一个陌生人吸收,它产生了剧烈抵抗,根本不和阿雅丽斯蒂融合。

    但过后它耐不住张三行不断牵引,渐渐被阿雅丽斯蒂肉身吸收。

    阿雅丽斯蒂肉身吸收完这缕精气后,她的身体也发生了许些变化,一些乌黑的杂质从她毛孔中冲出。

    阿雅丽斯蒂始终是个普通人,因此她的肉身里面蕴含许多有害物质,这些有害物质正是阻隔寿元增长的关键。

    杂质越多,寿元也就越少。人每活一年,杂质也成倍叠加,到了最后当身体达到饱和状态,那么也就是寿元走到尽头之时。

    现在阿雅丽斯蒂肉身里面的杂质被淬炼出来不少,她整个人也觉得浑身舒爽轻盈,寿元得到了一丝增长,皮肤也更加丝滑,充满了光泽和弹性,香气四溢,让人一看就忍不住升腾起一股**冲动。

    仙肌玉骨,阿雅丽斯蒂的肌肤似乎达到了这种程度。

    上官凝雪身为天下第一美人,贵为尸中皇后,天下男人莫不拜倒在她的裙下,她所依仗的资本不仅仅是她的元阴能够助人快速提升修为,她的肌肤和身体更能让人充满**,时时刻刻都散发着无穷无尽诱惑。

    要不然尸皇那等所向无敌人物岂会迷恋一个女人?他也被上官凝雪的魅力所折服,所吸引。

    一旦某个人彻底拥有了上官凝雪,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不仅能够得到超绝元阴,更能够念头通达,心灵升华。

    心中愿望得到实现,人也就进入到了另外一个似想非想的极高境界。

    尸皇前生彻底拥有过上官凝雪,心灵得到满足,得到升华,所以他的功力才高的离谱,远远超越了历代尸皇。

    现在他真身渡劫重修,他也想再次将上官凝雪占有,圆今生梦想。

    待到所有心血神泪精气吸收完毕后,张三行三魂对着阿雅丽斯蒂三魂道:“好了,神泪的力量已经吸收完毕,你可以割破手指滴入三滴鲜血到你哥哥口中。”

    “嗯!”

    阿雅丽斯蒂点头称是,抬起左手,轻轻转动右手无名指上佩戴的那枚尸尊冥戒,并将其往上转动了两分。

    而后拿起桌上一把小刀,割破手指,挤出鲜血。

    鲜血顺着尸尊冥戒流淌而下,携带一丝尸尊神力滴入到了阿托曼口中。

    滴答,滴答,滴答!

    鲜血一滴不多,一滴不少,正好三滴。

    三滴鲜血进入阿托曼口中瞬间,一股青气突然涌现,游走阿托曼周身,侵入他的骨髓深处。

    随后,只见得阿托曼周身冲出一股强悍气流,黑烟涌动,浮出身体表面。

    这股黑烟和强悍气流相互融合,变化万千,化作了一个魔头影像,露出凶狠之光,双目闪现无尽猩红。

    这是阿托曼体内的怨气汇聚体,被三滴血珠携带的尸尊气息逼迫了出来。

    三滴血珠不是张三行的,因此尸尊气息并不强烈,无法做到彻底磨灭怨气,只能暂时驱逐体外。

    吼....

    怨气魔头被逼迫出来后怨气十足,发出了震天咆哮,散发浓厚狞气。

    这股狞气能够使得外人疯狂,能够使得外人崩溃,让外人精神错乱,这也是张三行为何要让米雅波出去的原因。

    若是米雅波待在房中,那么她必定要被这些狞气影响,从而陷入到疯狂之境。

    “好家伙,没想到你已经壮大到了这般程度!”

    张三行三魂见到怨气化作魔头浮现出来,感受到它散发而出的凶悍气息后,有些吃惊。

    “若是我不来此,你吸干了阿托曼精气后必定会附身其他人体内,如此循环下去,你也能成长为一个绝世魔头,拥有不俗神通。不过你既然被我张三行遇到了,这也是你命不好,理当要成为我的补品。”

    张三行震惊了一小会儿之后又笑了起来,只要怨气在他承受范围内,他都能够当作补品吸收。

    眼下这个怨气魔头十分霸道,蕴含不俗怨念,张三行对其垂涎三尺。

    若是将这个怨念魔头吞噬,张三行也就不下于杀了一千个百姓,吞了一千个百姓体内生机。

    “好好好,很好!”

    张三行大笑三声,声声冷冽:“尸尊吞天,统摄群伦。生死轮回,阿鼻无量。尸尊法相给我聚!”

    吼!

    随着张三行三魂施法,一个更加巨大的魔头从阿雅丽斯蒂天灵穴冲了出来。这个魔头乃是尸中至尊,是天尸三尊集合体。

    此魔头一出来,立马就引动了尸尊冥戒,冥戒不断冲出光华,加持魔头。

    处在这个魔头对面的那个怨气魔头见状后,不由自主颤栗了起来,它感应到了这个突然出现的魔头是个至尊人物,威能无量,天生克制自己。

    “跑!”

    怨气魔头有了人的情绪,有了人的思维,知道打不过,立马要逃跑,朝着阿托曼体内冲去,要借助肉身隐藏起来。

    但是,张三行三魂都把尸尊虚影召唤了出来,他自然不肯做徒劳无功之事。

    “孽障,你的能量能够壮大我万分之一的灵魂,可以助我更快凝聚肉身,你岂能逃得过我手?”

    张三行一开始没想到这个魔头成熟到了这个境地,现在他发现情况有些出乎意外,第一时间就掌控了阿雅丽斯蒂的身体,催动这具身体不断结出生死轮回印,封印阿托曼肉身,截断怨气魔头退路。

    随后,他又急忙以本源气机为引,牵动尸尊虚影吞噬怨气魔头。

    先前张三行之所以要和阿雅丽斯蒂神念相交,做阿雅丽斯蒂精神上的依靠,为的就是培养心有灵犀一点通,为的就是能够更快、更迅速和阿雅丽斯蒂三魂转换位置,掌控肉身。

    现在张三行和阿雅丽斯蒂心心相印,三魂有了相同属性,因此张三行在阿雅丽斯蒂为主导的情况下还是能够第一时间把主导位置换过来,并不需要转换时间。

    “孽障,受死!”

    张三行抬起阿雅丽斯蒂右手,一道掌刃劈出,神光乍现,内蕴无天佛祖神力和生死二气神力以及天尸三尊神力、无上武道神力。

    四种绝学融合一体,威力绝伦。

    一劈之下,张三行的掌刃就将怨气魔头劈成两半。

    “啊.....”

    怨气魔头发出了惨烈吼啸声,他没有彻底死绝,没有彻底消散,依旧有强悍的实力,努力将分成两半的身体聚合。

    与此同时,它挥动怨气双臂朝着张三行拍落而下,朝着尸尊虚影拍落而下,进行负隅顽抗,做困兽犹斗。

    “哼,小小一头孽障,你只不过是相当于橙尸王的灵魂能力罢了,就这样你也敢违抗我的意志,对抗我的威严?我的三魂虽然受到重创,我的肉身虽然崩溃,但也不是你这样的蝼蚁可以抗衡。”

    张三行冷哼声中夹杂着至高无上威严,压迫灵魂,怨气魔头的各自挣扎动作被震慑住了,攻击速度慢了许多下来。

    “吞!”

    张三行控制阿雅丽斯蒂大手虚捞,将虚幻的一半怨气魔头抓到了手中,而后张开大口吞了下去,像是吃实质化的魔头一样。

    至于尸尊虚影,它也在这个关头及时缠住了另外一半怨气魔头,将其牢牢牵制在了一旁。

    怨气魔头涌动的黑烟发出的吼啸声很快就传到了外界,待在房门外的少妇米雅波不由自主打开了一丝房门,看到了房间里两个巨大无比,恐怖无比的魔头。

    一看之下,惊呼一声,而后一头载到在地,被吓晕了过去。

    这等景象不是她能够承受的住,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等恐怖魔头,今朝一见,肝胆俱裂,吓得魂外飞天。

    怨气魔头见到米雅波晕倒后,它剧烈挣扎了起来,冲向米雅波晕倒方向,要盘踞在她体内抵挡张三行。

    “无知女人就会坏事,说了让你不要靠得太近你还偏不听。”

    张三行暗骂一声,顾不得吞入腹中还未消化完全的半个怨气魔头。展开虚幻步,快速冲到米雅波跟前,双手连拍,依旧施展出了生死轮回印,封印她的身体,不让怨气有可乘之机。

    怨气魔头迟到一步,直接撞在了轮回生死印上,被反弹了回去。

    但是它不甘心,依旧拼命冲击着。

    米雅波身上的轮回生死印是临身结出来的,威力没有达到极限,怨气魔头没有退路,只得不断冲击。

    “好你个魔头,竟然也懂得审时度势。”

    张三行十分不屑,抬起右手,掌心立马浮现出一个光团,这个光团劈里啪啦响个不停,有雷光闪电显现。

    “孽畜,我不仅是尸王高手,我更是道法高手。这招掌心雷我以前还从未用过,现在正好拿你来开刀。”

    “去!”

    “爆!”

    张三行托着光团甩了出去,正中怨气魔头,顿时之间光团里面的各种雷光闪电一起爆开,轰隆一声将怨气魔头炸的四分五裂。

    “尸吞天下!”

    怨气四处飘散,张三行立马张开大口,配合尸尊虚影至尊神威定住四周空气流动,封印怨气波动,不断将四散的怨气吞入腹中。

    一道道漆黑如墨的怨气纷纷被张三行吸入口中,炼化体内,他就像是一个魔渊,拥有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吞噬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