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一十九章 炼化玉石
    ,精彩无弹窗免费!

    拉米诺领着任务离开了托马斯将军府后院,此刻后院除了阿雅丽斯蒂之外空无一人。

    “张三行,现在怎么弄?”阿雅丽斯蒂问道。

    “剩下的事交给我吧,我来开启阵法吸收玉石灵气!”

    张三行接管阿雅丽斯蒂身体,入主识海中央位置。

    “阿雅丽小姐,我的手法和动作你可要看仔细,外人若是想看几乎不可能。我布置的这个阵法名叫五行八卦七星续命阵,可掠夺一切精气为己用,是这个世界上数一数二的顶级阵法。

    昨天布阵之法我已经传给了你,现在你要学的便是如何激发阵法,如何引导阵法灵气淬炼身体。以后我离开了你的身体,那么你也能够布置这个阵法增强体质,增强魂魄。”

    “恩,我会仔细看的。”阿雅丽斯蒂回道。

    张三行闻言,欣慰点头。控制阿雅丽斯蒂身体踏斗布罡,演化太极,平定阴阳。

    随着他的步伐移形换位,依照阵法排列好的玉石不断冲出神光,阴阳交错,四象衍生。

    “阿雅丽小姐,这个阵法的开启须得要镇压阴阳宝物。宝物不同,位置不同,功效也就不同。以前我布置过一次这个阵法,那时我用的宝物乃是尸尊冥戒和我爷爷的背脊骨,替我妻子延续生机,镇压尸气。

    尸尊冥戒和背脊骨属于死物,因此阵法汇聚的力量便是死气,只对尸体有用。现在我们的宝物是心血神泪,属于活物,内蕴无限生机,所以我们这次阵法汇聚的力量便是无限生机。

    大道之术分一阴一阳,缺一不可,宝物须得镇压在阴阳阵眼,且还要男女两人共同主持,调理八方,运转五行。

    等会儿阵法彻底运转后,我的三魂会依托大阵暂时离开你的身体,而后你可去阴面太极镇压,我的三魂会在阳面太极镇压,我们阴阳相聚,处在阵法当中的玉石精气将会被我们吸收,且整个波斯国龙气也会被我们源源不断吸收。

    但是,你的身体只是平凡之躯,定然承受不了浩瀚力量冲击,因此在那时我会施法沟通你的身体,将你体内的精气全部引导进我的体内。

    换句话说,你的身体只是一个桥梁,是我吸取另外一部分精气的过渡容器,在这过程中你会有一些痛苦,到时还请你多多忍耐,切不可随意踏出阵法。

    最后,若是以后你自己布置阵法,你千万要切记,阵法必须是男女两个活人,不可用像我这种只剩三魂状态的尸王。

    我现在之所以能够入主阳面太极,靠得便是心血神泪,它的主人是我妻子,我妻子的身体正巧是无量浩然正气凝聚,属于极阳,因此我能够凭借神泪借助一丝极阳调理阵法,从而达到阴阳平衡之境。”

    张三行一边给阿雅丽斯蒂详细解释阵法,一边引动阴阳阵法,以心血神泪镇压。

    “天道平五削四法,镇阳泉。”

    “三生万物化千道,镇阴泉。”

    两滴心血神泪在张三行的操控下被打入到了阴阳阵眼当中,正式启动阵法运转。

    与此同时,他的三魂在大阵运转之间脱离了阿雅丽斯蒂识海,被阵法吸入到了阳面太极当中。

    此刻,阵法连成一体,因此张三行三魂虽然脱离了阿雅丽斯蒂识海,但在整个大环境下,他又没有完全脱离,和阿雅丽斯蒂仍然相互沟通,依托阵法化作了一个另类阿雅丽斯蒂身体。

    张三行三魂在飘离出来入主阳面太极阵眼的时候,阿雅丽斯蒂飞速入主到了阴面太极当中,以自身元阴配合大阵运转。

    “阴阳以现,五行当立,七星轮转,百尸当归!”

    张三行三魂幻化而出的右臂抬手一指,刻画在地面玉石上的百尸朝圣图迅速震动,牵引四周玉石灵兽演化四象。

    “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定四方,玉衡、开阳、瑶光布天阵。”

    随着声音响起,七盏以顶级玉石雕刻而成的七盏油灯开始散发青光,宛如明灯,连连摇摆,闪烁不停。

    青光相互交错,连成一片,像是一条蛟龙要腾空而起飞入虚空。

    “男极定阳道,女极护阴关。太极阴阳生两仪,两仪轮回分生死。生中有死,死中有生。五行逆转生死棋,七星顺道演天机。”

    各种神秘玄奥的咒语源源不断被张三行吟唱而出,洪亮磅礴的声音滚滚如雷传递八方。

    呼呼呼,呼呼呼...

    风起云涌,地面上每一块玉石都飞速转动了起来,像是沙尘暴一样把张三行和阿雅丽斯蒂两人包裹。玉石不断冲出青光,青光没入两人体内。

    “生,死,阴,阳!”

    张三行三魂双臂猛烈拍击地面,他的魂魄立马飞到了半空,生死阴阳四个散发明亮光华的大字化虚成实镇压四方。

    随后,张三行三魂本源当中蕴藏的浩瀚生死二气立马冲出,和地面上玉石冲腾而起的青光相互融合,汲取玉石精华凝练三魂根基。

    这时,七盏玉石油灯青光演化而成的蛟龙咻得一声冲破重重光幕阻隔,飞入到了高空,冲向了远方。

    “张三行,那是什么?”阿雅丽斯蒂惊呼道。

    “那是七星紫皇神龙,由玉石精气演化而出,沟通虚空当中七星之力,可引导皇气加持。此刻它去了你们波斯国王那里,引导波斯国王的护体龙气前来。”

    张三行三魂全面操纵大阵,主持阵法运转:“阿雅丽小姐,现在我要吸取你身体汇聚而来的阴气为己用,从而达到阴阳相合生死平衡之境,一旦成功,我的三魂将会稳稳当当踏入真元三魂境界,从而产生一丝实质化状态。

    等稍后波斯国王龙气冲来,我连续汲取一个月后就能彻底化实成型,如此我便可以开始凝练肉身。在这过程中你可能会有些痛苦,还请你一定要坚持住,千万不要在我没中断施法的时候脱离大阵。”

    “恩,你尽管施法,我会坚持住的。”阿雅丽斯蒂回道。

    “好!”

    “阴阳相合,轮回往生。生死玄关,化虚为实!”

    “吼!”

    张三行三魂猛然暴涨,像是一个巨大漩涡,像是一个巨大魔头,张开血盆大口源源不断吸取阿雅丽斯蒂体内汇聚的纯阴之气。

    呼哧!

    咻!

    阿雅丽斯蒂的阴气在张三行吞噬下,纷纷暴动,透体而出,带着磅礴之势冲向张三行。这等景象就如同滔天巨浪滚如大海,势不可当。

    随后,张三行汇聚的阳气和阴气相合,引动所有玉石散发出来的精气演化阴阳混沌,衍生生死二气。

    阴阳一合,张三行三魂便发生了质的变化,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亮。

    在这之间,两滴心血神泪光华冲天,搅动风云,源源不断牵引外界灵气前来加持。

    因此,在后院上空可以清晰看到下方有两团浩大气流在相互旋转,神秘无常,像是两个巨大漩涡吞噬一切。

    随着四周玉石灵气不断冲出,不断被吞噬,玉石也开始逐渐破碎,声音透过大阵放大千百倍,发出了轰隆巨响声。

    反观阿雅丽斯蒂,她是一个普通人,身体并没有经过任何锤炼。

    现在随着张三行阳气不断和阴气相合,从她体内冲出的阴气速度也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她的周身像是一个漏斗,守护不了体内阴气,全部被强行吸引而出。

    但是,她是主阵阴面太极的人物,在阴阳平衡状态下,她失去了多少阴气,那么便会有多少外界玉石青光化作的阴气补充。

    因此,那些玉石青光根据她的阴气流逝速度不断加持,从她体内转化,把她的身体当作了一个桥梁,当作了一个转化过渡容器。

    这些阴气和青光灵气一进一出,速度非常快,气势无比磅礴,她的身体被冲击的像是要爆炸一样,十分鼓胀,十分难受。

    条条青筋暴涨,丝丝血肉外翻,阿雅丽斯蒂觉得自己快要被撑爆。

    “啊.....”

    终于,她承受不了这种灵气冲击,大声尖叫了起来,声音十分刺耳,同时也十分惨烈。

    不过她还在死死坚持着,虽然她的身体有种要冲出大阵趋势,想要逃离这里,但是她的精神却紧咬牙关,就是不肯退让半步。

    此刻似乎她的身体和精神已经两分,有了两种思想,一种要逃离,一种要坚持。

    “我不能出去,张三行他需要我,他难得需要我帮他一次,我不能失败。我要为他做到一切可以做到的事。”阿雅丽斯蒂精神不断鼓励自己,不断以对张三行的爱意化作毅力,就是不肯松懈半步,不肯让身体脱离阵法。

    爱的力量是伟大的,一旦爆发出来简直就是超越想象,不可度量,永无极限。

    张三行见得阿雅丽斯蒂身体被阴气胀的通红,听得她痛苦呼喊声,心里十分不好受。

    但这个过程必须要进行,只有不断汇聚阴阳,不断演化生死,他才可以将三魂实质化,才能进入下一步重新凝练肉身。

    “阿雅丽小姐,这些灵气不会撑爆你的身体,你会被阴阳平衡之境保护着。这种疼痛我知道很难忍受,若是你实在坚持不住你就和我明说,我可以停下阵法。”

    “不,不要停下来,我可以坚持下去。情需要两个人共同经营,需要两个人共同付出,你没有身体,你需要重新凝练身体,我现在能够帮你,我非常高兴,因为我终于不是一个累赘,不是你简简单单的一个三魂寄宿容器。能够为情付出,这是一种幸福。”阿雅丽斯蒂回道。

    张三行闻言,默然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什么感谢的话语在这一刻都显得非常苍白无力。

    “阿雅丽小姐,今日你的坚持付出,我必永远铭记于心。”

    张三行的内心虽然十分感动,但他依旧不敢大意,不敢松懈精神,全心全意融合阴阳。

    这时,原先飞出去的那条虚影蛟龙重新飞了回来,落于七盏玉石油灯上方,沟通七星伟力。

    在蛟龙身后,一道浑身散发金光,形体十分粗壮的龙形光柱直冲而来。

    这道龙形光柱正是波斯国王的护体龙气,拥有至高无上伟力。

    虽然波斯国国土不大,但怎么说也还是一个完整国家,有龙脉依托。

    眼下这条龙形光柱虽然比不上龙炎国那些龙气.皇气,但蚊子再小也是肉。且若是太过强悍的龙气.皇气,张三行此刻也吸收不了,会被反噬。

    他吸收波斯国王护体龙气,这也就相当于他在动摇波斯国国运,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举动。

    这道龙形光柱一来,张三行三魂尸丹立马飞出,抽取光柱神力。

    “吼,吼,吼!”

    龙形光柱被尸丹拘禁,被尸丹抽取力量,愤怒咆哮,愤怒挣扎,但就是无法脱困而出,被七星神阵笼罩。

    它的吼啸声和阿雅丽斯蒂的尖叫声相互并起,杂乱无章,更加浩大。

    在托马斯将军府前院,托马斯听到自己女儿惨呼声后,他跳跃而起,直接冲到了后院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后院那些不可思议的天象变化,看到了上空那两个巨大漩涡。

    他出于爱女心切之心,怕阿雅丽斯蒂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大手推向了大门,要进去瞧瞧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好在他的手掌刚刚接近大门的时候,他想起了自己女儿说过的话,记得自己女儿告诉自己,不管见到什么、看到什么,都千万不要踏足后院。

    缓缓收回手掌,托马斯矗立门口一言不发。

    听到阿雅丽斯蒂这种高亢惨呼声,他预料得到自己女儿正处在什么样的艰难情况当中,知道她现在肯定非常痛苦,承受着巨大磨难。

    在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女儿身上的力量不是平白得来的,而是付出了许多辛劳,付出了巨大代价换来的。

    他有种深深内疚感,觉得自己竟然没有关心阿雅丽斯蒂的情况,只在乎她的力量能够给自己巨大帮助,他觉得自己太过自私了一些,没有做到一个好父亲应该承担的责任。

    这时,阿雅丽斯蒂的哥哥和嫂子也来到了门口,和托马斯一样,几乎就要推开大门闯进去看看。

    但好在被托马斯及时制止住了,没有让他们贸然闯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