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二十一章 初九拜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岁月匆匆,光阴流逝,一个月的时间静悄悄流转而去。

    张三行在波斯国托马斯将军府后院整整闭关一个月,全力吸收波斯国龙气和大量顶级玉石里面蕴藏的精气。

    这一个月来,他闭关的进程十分顺利,玉石精气完全被他吸收,龙气完全被他炼化,他的三魂已经彻底合一,清晰显现出了身体容貌,不再模模糊糊。双拳紧握之间发出了咯吱声响,宛如实质。

    阿雅丽斯蒂得到张三行辅助,她的身体也算是有所小成,灵气十足,像是个天生仙子。

    玉石里面的精气在她体内一进一出转化纯阴之间,她的筋脉和皮肉得到了最好淬炼。

    再加上张三行一直在她身旁,亲密无间,精神上到了极大满足。

    那些肉眼无法看清模样的情丝密布她的心海,她将这些情丝一一转化成了心灵信仰,转化成了一种莫名力量,做到了张三行先前所说的心灵升华,打好了一个坚实根基。

    这一天,张三行神功大成,闭关圆满,天尸三尊**已经被他完全转化成了生死**,从此生死当中有三尊,三尊当中有生死。

    他现在不是一个单纯的尸尊传人,而是生死传人,至高武道传人,无天佛祖传人。他以情为根基,佛魔道尸四法彻彻底底被他完全融合。

    轰隆一声,张三行打开阵法,牵着阿雅丽斯蒂大步踏出了闭关之地,所有玉石残骸尽数爆碎,化作粉末冲向四方。波斯国王因为护体龙气大失之故,身体每况日下大不如前。那颗代表着他气运的紫极帝微星辰光芒暗淡,摇摇欲坠,似乎他这个国王位置走到了尽头。

    现在张三行闭关成功,这就意味着他要发动战争,开始屠杀军士吸收军魂怨气,凝练肉身,彻底返本还源重新开始。

    当然,在这一个月里,不仅张三行发生了极大变化,其他诸国也都暗潮涌动,变化万千,发生了不少重大事情。

    其一,扶桑国那位初代天皇神武天皇遗体已经成功蜕变,修为比当年更上一层楼,他由生而死,而后又从死而生,悟透了大神通,大道理。

    他携带神武天皇神威,携带扶桑鬼王之名登顶紫皇至高境界,重新登位天皇,宣告诸国,扶桑国正式更名为扶桑帝国。

    国名虽然只是简简单单变动了一个字,但其中的含义却是不可斗量,预示着他对自己有极大信心,无惧一切高手,要和当年一样征服诸国。

    第二,光明教和暗黑教正式全面和解,不再相互仇视,他们两教的教主磋商许久,定下了一系列大计,图谋天机。

    第三,非洲兽神族那座耸入云端的兽神雕像日夜咆哮不停,搅动漫天风云,散发极致神威,时常展露不可思议的能力。

    且在这个过程中,有位胆大包天的狂徒七进七出杀入兽神族重地,如入无人之境,兽神族高手死伤不少。

    谁也不知道这个狂徒真正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只知道他锲而不舍,从不滥杀无辜,只杀拦路高手。此人手段非常诡异,那些拦路高手若是修为太低,他不会下杀手,只杀真元境界以上之人。

    兽神族高手日夜警惕,但就是无法抓捕这个狂徒,连一丝气机都没有抓住,不知道此人到底是男还是女。即便是他们调动了兽神遗留下来的神兵也没有丝毫用处,紫皇气机对那个狂徒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

    要不是兽神族高手已经确定那人只是个化道老祖级别人物,他们或许还真以为是紫皇高手亲临了。

    第四,龙炎国苗疆小清老家冥阳村自小清正式拜蛊神善念为师之后,这个神秘的村庄彻底消失,像是从来没有在龙炎国版图上出现过,谁也不知道这个村庄到底隐藏在了何方。

    日夜关注这个村庄的至善佛见到村庄神秘消失,他也彻底关闭了圣宫大门,布下了惊天神阵封印整个圣宫地盘,外人若是擅入格杀勿论。

    因此,这段时间死在他手中的高手不计其数,他完全不分来人是属于何方势力,只要胆敢踏入圣宫地盘半步他就以紫皇神威击杀,谁也不知道这尊至善佛为何会变得如此残暴,众人只知道圣宫已经成了禁地。

    至于七门八道,因为代表着他们气运的乾坤令破碎一次,因此在气运大失之下,八道当中有三道门派被尸王彻底剿灭,只有部分精英高手逃离。三教为此大动干戈,全面出击,一来为天地玄黄四人报仇,二来为三道门派洗恨。

    因此,龙炎国已经彻底处在混乱当中,各方高手陨落不断,许多百姓不幸卷入大战余波死于非命,他们的冤魂聚而不散,盘踞高天,咆哮不断,无法超度。

    尸皇面对这些纷乱,他全然不做理会,没有任何尸皇令下达,似乎他被震慑住了,似乎他害怕了,不敢招惹三教了。

    但是,这只是那些还上不得大台面的人心中想法。真正的高手都知道尸皇这是在酝酿,这是在图谋更加高深的事情。

    尸皇不理俗事,但是他手下的尸王却频繁走动,以前一直不曾出世的盖世尸王纷纷出世,对抗道门势力掀起的反击。

    这些尸王行动范围甚广,诸国都有他们的足迹显现,其中以天竺大雷音寺最为频繁。似乎他们是在查探什么,似乎他们是在寻找什么。

    天竺大雷音寺佛主面对这种情况,三次横渡印度洋前往圣宫和至善佛磋商大事,探讨今后佛门立足之计。

    ------

    苗疆川懿族,尸皇重点派出办理大事的尸将首领经过多方面打探,他已经知道尸皇要自己找的人就是川懿族第一天才高手初九。

    尸将首领想到尸皇要自己扮演正道高手接近初九,教导他修行神功,送他尸皇尸丹提升修为。

    他不知道尸皇为何要自己如此行事,但他也不敢向尸皇询问其中缘由,只得依照计划而行。

    他结合圣宫高平将军和三教四大影子高手大战之事已经明白,自己的这次任务非常重要,是尸皇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关键,自己无论如何也要顺利接近初九,并且要取得他的好感,不能泄露自己一丝一毫尸王本源。

    经过多方面查探,多方面布置,他顺利探知了初九的日常行动规律,做好了全面布置。

    这一日,他得知初九要外出历练,特意在初九必经之路引来了一头青尸王,并以正道高手身份和其大战一场。

    尸将首领乃是正宗蓝尸王高手,本来依照他的神通,一巴掌就能拍死那个引来的青尸王。

    不过尸将首领并没有这么做,他把自己真实修为封印了起来,只展露出了真元道行,和那头尸王杀的难解难分,双方皆都重伤垂死。

    他这是要让初九捡个便宜,把尸皇尸丹塞进尸王体内,而后自己因为得到初九照顾救治,感恩初九,和他平分尸丹,如此尸皇尸丹也就顺利送到了初九手中,且自己还能以前辈身份指点初九修行。

    果不其然,事情进展的非常顺利,初九刚刚赶到的时候,他就见到了尸将首领和一头尸王皆都重伤垂死。

    初九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之心,救下了尸将首领这位化身成的正道高手,对那位重伤垂死的青尸王打出了致命一击,绝杀尸王。

    在苗疆边境,初九对着尸将首领问道:“前辈,经过这几日休养,您感觉如何了?”

    “还好,还好,我的伤势已经得到稳固,并无大碍。这次多谢小友及时相助,要不然我就要死在那里了。”尸将首领完全进入到了角色,十分道貌岸然。

    “前辈您舍生忘死大战尸王,晚辈能够侥幸助前辈一臂之力,这是晚辈前世修来的福分。”

    初九是一个大善人,心地极好,天资极高,从不算计坑害正道门派高手,也不私吞任何合作者的宝物,宛如圣人一样。对于这点,张三行知之甚深。

    要不是张三行怀疑初九乃是苗疆大地深处那位盖世紫尸皇转世之身,张三行也会和初九结交,会和他成为知心好友。

    就这次,初九虽然最后绝杀了青尸王,但他面对可以独吞青尸王全部尸丹的时候克制住了私吞之心,全部交给了尸将首领。认为自己能够杀这头青尸王,完全是尸将首领先前大战的功劳,自己不能做这种违背良心的缺德事。

    尸将首领对此十分满意,觉得这个初九真是一个怪胎,明明可以独吞尸丹和自己的元丹,但他却丝毫不动心。

    就这一下,尸将首领觉得初九非常不凡,尸皇特地派自己前来定然大有深意。

    “初九?川懿族?呵呵,想不到小小的一个川懿族还有你这等天才人物。我看你也就二十出头多点吧?竟然拥有假元中期圆满道行,这真是难能可贵了。”

    尸将首领衷心赞叹一声,从怀里掏出了青尸王尸丹。

    这些尸丹就是那头被初九绝杀的尸王体内夺来的,尸皇尸丹也在其中。

    尸将首领将这些尸丹分出一半递到了初九手中,笑道:“这次你救我一命,我怎么说也得要感谢你吧?小友,这些尸丹你且拿去。”

    初九见状,没有接过尸丹,恭敬道:“前辈,万不可如此啊。没有您大战尸王,我岂能顺利将它击杀?尸丹是您的,我可不能要。”

    “呵呵,像你这么老实的人恐怕世上已经没有了。初九啊,尸丹虽然难得,但性命更可贵。若是你不收尸丹,那我岂不是良心不安?且我以后要想夺取青尸丹,随便寻找几个青尸王杀了就是。反观你,你现在正须青尸王尸丹凝练根基,万不可大意了。

    你且想想,要想彻底根除祸乱剿灭所有尸王,唯有自身功力强横才行。你的资质悟性极高,若是你能够快速成长,那对于天下百姓来说乃是天大福分。你不要拘泥于小节,须得把眼光放长远,要看透整个大千世界。”尸将首领开始了他的教导之途,指点初九修行。

    初九闻言,恍然大悟,接过尸丹:“多谢前辈,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恩,这就对了嘛。初九小友,你虽然道行不俗,资质甚高,但是我观你修炼的功法却是不怎么精妙。老夫欲教你修行一段时间,你可否愿意?

    像你这种天才高手,若是没有人进行指点,你难免不了要走许多弯路浪费时间,甚至说不定还会沦为平凡之人。这次老夫能够遇见你,这也是天意如此。”

    “您要收我为徒?”初九问道。

    “不是收你为徒,而是我们共同探讨。像你这种有大资质的人对于一些道理有很深的独特见解,对于这点,是老夫目前急需的。我现在正到了突破关口,若是能够从你身上找到一丝我想要的道理,我便能顺利冲关达到化道境。”尸将首领谦虚说道。

    “这...”

    初九思量了一下,回道:“前辈有此心意,晚辈哪里还敢不从命?只是探讨之话前辈可不要再说了 ,要不然晚辈如何但当的起?若是前辈不介意,晚辈愿拜前辈为师,聆听前辈**。”

    “好,老夫就喜欢你这种干脆利落个性,这才是我们修道之人的本色。老夫在晚年之时能够收你为徒,看来道祖对我不薄啊。”

    尸将首领见到事情已经朝着计划进行,心里十分满意:“初九,你且先把尸丹炼化,我来为你护法。想来有这些尸丹相助,你绝对可以达到假元后期境界,甚至可以达到半步真元境界。到了那时,我们四处历练一番,击杀尸王。”

    “是,师傅!”

    初九将手中的尸丹全部吞入腹中,那个尸皇尸丹也在其中,盘膝而坐,紧闭双目运转蛊术炼化尸丹。

    这颗尸皇尸丹一进入初九腹中后立马分解,化作了无尽精纯元气游走初九周身筋脉,替初九凝练根基。

    与此同时,蕴藏在初九体内的本命紫皇气机感应到尸皇尸丹里面的尸皇气机后,这些本命紫皇气机立马起了反应,和尸皇气机产生了共鸣,飞速融合,激发初九潜力。

    在模模糊糊之间,这两股气机相互纠缠,一明一暗,变化万千。

    一会儿化作初九身影,一会儿化作尸皇身影,一会儿化作一个白衣人身影,正气昭昭,浩然荡漾。

    至于其他青尸王尸丹,这些尸丹就没有什么大变化,和普通尸丹一个样。

    尸皇尸丹分解过后,在皇都的尸皇分身立马知晓。此刻他满脸尽挂笑意,喃喃道:“成了,终于成了,看来我的路没有走错,没有走错啊。神门终究要被我掌控,谁也无法逆转。三皇五帝?魔罗天尊?战神蚩尤?哼,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我将彻底超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