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二十二章 极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初九彻底炼化完所有尸丹后,他的实力飞速上涨,短短片刻功夫就已经达到了假元巅峰境界,只差一步就能踏入真元境界。

    在他的体内,尸皇本源和另外一股紫皇气机化作了他的根基,成为了他的元丹精华。

    外人无法彻底炼化尸皇尸丹,但他却轻而易举炼化完成。好似这颗尸皇尸丹本来就是他的,现在只不过是回归本体。

    尸将首领在恍惚间感应到初九流露出来的至尊气机后,他心神忍不住一阵摇曳,十分骇然。

    “难道,难道他就是我皇真身?我皇转世成了他?”

    尸将首领暗暗猜测着,非常疑惑,“不对,这肯定不对。此人身怀极善,心系苍生,他绝对不是我皇真身。但若不是我皇真身,他怎么可能彻底炼化圣丹呢?若他是真身,那他体内岂会有另外一种紫皇气机?

    那股紫皇气机明明是属于尸祖的,和我皇应该相互排斥啊。现在两股气机完全融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尸将首领先前就清晰感应到了初九体内有另外一种至高无上的紫皇气机,且他断定那股气机就是属于盖世尸祖的。

    “善?善?善?世人分善恶,万物分阴阳。他有极善之心,能完全融化陛下圣丹,难道他是陛下善念之身?”

    “陛下他没有压制自己的极善?而是分离了出来,让极善自己成长,等到穷极生变之时,极善自然会转化成极恶,届时他和陛下相合,再无善恶,彻底圆满?

    陛下他的真身没有转世?皇都那位就是陛下真身?尸祖也是陛下真身?现在两道真身气机共同汇聚善念之身体内,所以他才能直接炼化圣丹?”

    尸将首领越想越是觉得不可思议,现在只有这种解释才能说明初九现在的情况。

    在这一刻,尸将首领看向初九的眼神完全不一样,充满了敬畏。

    “师傅,尸丹已经炼化完毕了,我们现在去哪里?”初九还是一点都不知情,不知道他体内的那些变化,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尸将首领闻言,急忙驱除了心中杂念,笑道:“天下之大皆可去,何来问我去哪里?徒儿,你的心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跟着心走,那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因为心就是我们的道,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世上高手无数,但他们就是修炼不到高深境界,那是因为他们脱离了本心,偏移了方向。你现在正是修炼的关键年段,万不可偏移了方向,浪费了资质。”

    “跟着心走?心就是道?”

    初九闻言,大为觉得有理,心神受到极大触动,暗道:“师傅就是师傅,这等道理若是没人指点,我岂能悟的到?看来师傅也不是凡人,他定然有不可思议的神通。”

    初九重新闭上双目,寻找心中方向。

    过了半响,他抬手一指,指向了一个方向,说道:“师傅,我好像觉得我要朝那个方向去,好像我要去的那个地方很远很远,当到达了尽头之后,我的目的地也就到了。”

    “极西?”

    尸将首领心中认定初九并非凡人,肯定是尸皇善念之身。

    现在听到他想要去极西尽头,立马在心中勾勒出了一副地图,察看那个方向的尽头是在哪里。

    他认为初九要去的地方肯定不是平凡之地,应该会有深意。

    在心中仔细察看了一遍地图后,尸将首领的脸色变得极为古怪。

    初九所指向的那个方位尽头是一处神秘而又非凡之地,乃是古老的埃及,传说中的法老沉睡地,传说中的金字塔就耸立在那里。

    那些法老沉睡在金字塔当中,无人可以进去打搅。

    许多尸王都知道法老的身体埋葬地下数千年,内蕴无边精气,是这个世上死尸本源最多的地方。

    但是,知道归知道,从来没有一个尸王顺利进入到金字塔里面吞噬法老精气,道门高手也一样进不去。似乎那个地方被完全隔离,外人进不去,里面的尸体也不出来。

    本来依照正常情况,那些法老尸体埋葬地下几千年,且埋葬之地还是一处龙脉宝穴,成为尸王的可能性非常大。

    但是,普天之下尸王虽然众多,但没有一头尸王是法老尸体修炼而成,似乎法老尸体无法成为尸王,受到了某种力量压制。

    “你想要去那个地方?”

    尸将首领脸色阴晴不定,金字塔那边不是善地,一没搞好很容易身死道消,危险性极大。

    “是的师傅,不知为何,只要我的心神达到空冥状态后,我就想去那个方向,好像那里有我需要的东西一样,很奇怪。”初九回道。

    “是这样啊?”

    尸将首领本来是要阻止的,但随后想到自己离开皇都时尸皇曾说,要自己千万不要改变对方任何想法,不要影响到他的行为和动作,一切都按照他的想法去做。

    “行,那我们就去瞧瞧。我倒是想看看你心里的道是个什么模样。嘿嘿,看来你说的那个地方肯定不凡,甚至说不定还真能给我启发,让我成功破开瓶颈。”尸将首领笑道。

    “师傅你就不要笑话我了,我也不知道哪里有什么,或许啥也没有呢。”

    初九露出一丝尴尬神色,似乎对于尸将首领的夸赞非常不好意思。

    “师傅,您道行通天法力通玄,我们这一去难保不要花费很多时间。我想在去之前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你且说来看看。”尸将首领问道。

    “我想请师傅您暗中布置阵法,护佑我川懿族。现在苗疆不是很太平,我可不想在我历练的时候我川懿族会有什么事发生。

    就如您所说,若是我不出去历练,那么我的实力肯定得不到快速增长,如此也就无法更好保护川懿族。只有先想办法提升实力,这样才能更好保一方平安。”

    “就这事?行,这没问题。”尸将首领爽快答应了下来。

    “多谢师傅!”初九急忙感谢道。

    “呵呵,你不用谢我。你的资质悟性比我高,以后你肯定也能达到我这等境界。到了那时,我们师徒两人横扫天下,把那些尸王全部诛杀,还天下一个太平,如此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恩,师傅,等我修为略有所成,我一定跟随您一起击杀尸王,镇压四方。”初九豪情壮志道。

    “好了徒儿,你且在这里等我一段时间,我去你们川懿族布置阵法。等阵法布好之后,我再来寻你。”

    “好,我就在这里等您。”初九回道。

    尸将首领飞速转身,朝着川懿族而去。

    在这之间,他急忙将这件事禀告给了尸皇,请尸皇示下。

    埃及金字塔不好招惹,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忧。

    尸皇虽然不理会其他尸王传讯,但对于尸将首领,他还是第一时间回复了尸将首领,让他尽管放心前往,不用顾忌。

    对于初九为何想去埃及金字塔,尸皇分身心里自然有数,十分安心。并不担忧初九会死在那里,了不起也就因为实力暂时不够,打不开金字塔大门罢了,这又没啥了不起的。

    盖世高手么,哪个不是经历了无数挫折、无数磨难才壮大起来的?没有人可以一帆风顺,尸皇分身对此看的非常透彻。

    尸将首领得到尸皇分身首肯,安心不少,一心一意培养初九,为他护道,助他快速成长。

    --------

    波斯国托马斯将军府,张三行闭关成功后,他的三魂元神复又冲到了阿雅丽斯蒂识海,继续和她共同主导一具身体。

    这日托马斯听到动静,派下人预备好了一桌酒席,要和阿雅丽斯蒂以及儿子儿媳畅快喝一杯,商量实施计划,夺取波斯国大权。

    他想着,阿雅丽斯蒂闭关成功,那么也就意味着自己有神人相助,绝对可以横扫八方,没有人可以抵挡。

    阿雅丽斯蒂一开始是想拒绝的,她想和张三行好好的享受一下闭关后的宁静。后来转念一想,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要和爸爸哥哥嫂子聚聚才好,不能太过生分了。

    在波斯国驻扎的拉米奇听闻动静,第一时间来到了将军府祝贺,汇报情况。

    将军府客厅,酒菜皆以备齐,人员已经坐定,就等阿雅丽斯蒂上桌。

    阿雅丽斯蒂在闺房梳妆打扮一番之后,姗姗来到客厅。

    一眼望去,客厅只有五人。分别是托马斯、米雅波、阿托曼、拉米奇以及自己那个贴身婢女。

    这个婢女从小和阿雅丽斯蒂一起长大,因此托马斯特地命她在一旁伺候,隔绝了其他外人。

    阿雅丽斯蒂一进大厅,众人皆是把目光投在了她身上。

    经过一月闭关,阿雅丽斯蒂的气质发生了极大变化,和一个月前截然不同,更像是一个九天仙子,周身都有一股仙气飘荡。

    拉米奇这个老头子看过之后,心里都掀起了一阵涟漪。“阿雅丽小姐,恭喜小姐闭关成功。”

    阿雅丽斯蒂点点头,来到座位坐定,笑道:“这次多亏了你们送来的那些玉石,要不然我要想实力精进一步,那将不知道要拖多久了。拉米奇先生,不知我让你们探查的那些事有什么消息没?”

    拉米奇回道:“精血之事暂时还没有什么消息,天竺那边倒是有些动静,只是不太清楚具体缘由。千年古墓目前只找到了一座完好无损的。

    至于您说的百慕大三角洲等地,一切正常。那个扶桑国不知为何改名为扶桑帝国。龙炎国最近倒是挺奇怪的,经常发生天灾,死人无数...”

    “哦?扶桑国改名扶桑帝国?龙炎国发生天灾?”

    张三行心神一动,喃喃道:“看来那头扶桑鬼王成功蜕变了,要不然他们岂敢如此嚣张改名帝国?至于龙炎国天灾麽,呵呵,应该是那些高手被逼急了,大规模出手了吧?”

    得知了一个大概情况,阿雅丽斯蒂满意点头,笑道:“我要你们办的这些事都不是那么容易,需要非常精细的判断力,他们那些人都是高手,他们做出一些动作若不仔细去分辨,很难看出名堂。现在我已经出关,你们可以把重点放在寻找心血神泪上面。”

    “是,小姐!”拉米奇答道。

    托马斯见到他们的事情说完,开口问道:“阿雅丽,现在我们是否要启动计划夺了国王位置?一切布置我已经全部准备妥当了。”

    “暂时不要,现在国内一片混乱,我们需要先把这些混乱一一理顺,平定叛乱分子。等这些事做好了,那个国王位置唾手可得。”阿雅丽斯蒂回道。

    “好,这事你说了算。我有你坐镇三军,还怕搞不定那群乌合之众吗?来,阿雅丽,今日我们不谈公事,就放松一天。”

    “这样最好,我也好久没和父亲坐在一起吃个团圆饭了。”阿雅丽斯蒂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