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二十五章 剥皮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阿托曼见着自己妹妹残忍杀害了那么多人还能如此风淡云清,他觉得这一切太过惊悚。

    要不是阿雅丽斯蒂是他亲妹妹,且还救过他一命,他早就翻脸不认人,要拼死阻止阿雅丽斯蒂的所作所为。

    “妹妹,你说的可是真的?杀完了阿什哈巴所有将士后你就会收手?这次你又打算杀多少?”

    “这次一个不留,彻底屠灭整个阿什哈巴所有人。”

    阿雅丽斯蒂眼神有些寒冷,凶光四射,“哥哥,你不要以为我有多狠,这世上比我狠的人多了去了。若他们那些人真个动起手,别说区区几百万了,哪怕是几千万、几亿他们杀起来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我们这种人在他们眼中就是圈养的猪羊,没用的时候就放任不管,一旦要用到我们,他们就会把我们拉出来割头放血宰杀,和我一样用非常残忍的手段宰杀,他们也是只为吸收怨气,只为吸收我们体内的生机。”

    “你刚刚口中所说的那个他就忍心让你下这种命令?忍心让你手持屠刀?”阿托曼问道。

    “不忍心,他是阻止过我,但我没听他的。我所下达的命令和亲手死在我手中的人,有一大半是我本人所为,小部分是他所为。若不是我强烈要求,他不会让我本人这样做。”

    米雅波比较心细,她仔细分析了一下阿雅丽斯蒂的话语,狐疑道:“妹妹,听你这些话,那个人是你男朋友?是你在龙炎国认识的?”

    “他不是我男朋友,嫂子你就不要瞎猜了。”阿雅丽斯蒂否认道。

    “是么?”

    米雅波显然不信,不过她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众人说了一会儿,阿雅丽斯蒂也算是把这些人的恐惧心理打消了一些。

    正当众人安静下来,这时账外窜出一个小兵,单膝跪地对着托马斯道:“启禀将军,对方派了两位使者前来求和,不知将军是否要见?”

    “议和?”

    众人一听,有些疑惑,纷纷开口道:“他们主力并未损失太大,根基非常雄厚,再加上这里是他们的主场,我们千里奔袭而来,并不占据天时。他们不即刻发兵攻打已经非常不错了,何来求和一说?”

    阿雅丽斯蒂三魂在识海中急忙和张三行沟通了一下,询问现在该如何处置。

    张三行听得禀报,默默推演了几分钟。

    随后,他突然发现在自己推演的天机中,一个巨大十字架横空飞起,散发耀眼光芒,直接中断了天机后续变化。

    “光明教廷?他们有人插手了进来?”

    张三行和光明教廷的人打过几次交道,认得十字架属于光明教廷每个成员必修心神法宝。

    “阿雅丽小姐,这事你不用担心,对方阵营的那个家伙没什么了不起的,一切都依照原来计划进行。还有,我来主导身体,你的三魂暂且一旁安坐。”

    “好!现在是该你来主导了,我已经见识到了战争的残酷。”阿雅丽斯蒂回道。

    张三行元神光芒一闪,覆盖在了阿雅丽斯蒂识海中央位置,主导身体对着士兵问道:“对方可有什么其他言语?或者说有什么不寻常之处?”

    “启禀小姐,对方只言说要向您求和,并且带来了他们最高将领的亲笔求和书。”士兵回道。

    “只向我求和?呵呵,有趣,有趣,看来这个家伙也是个不怕死的。”

    张三行冷笑两声,回道:“带他们进来见我。”

    “是,小姐!”

    待到士兵走后,拉米诺急忙问道:“阿雅丽小姐,我看这事不太正常啊。根据我们这两个月遇到的防线来看,对方应该是打算要彻底控制波斯,不像是妥协之人。

    他们即便是惧于我们的威势,做出议和态势,那么他们也应该是向您父亲托马斯将军议和,毕竟在我军当中,您父亲才是最高统帅。”

    “这也没什么,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拉米奇先生,他们议和是假,探听虚实是真,你不要在意就是了。”张三行回道。

    “哦?探听虚实而来?”

    拉米奇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不言不语默坐一旁。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两个士兵把议和使者带了进来,禀告道:“启禀小姐、将军,使者已经带到。”

    “恩,你们下去吧。”张三行淡淡道。

    “是,小姐!”

    两个议和使者瞧了瞧军帐两眼,随后将目光落在了阿雅丽斯蒂身上,问道:“敢问小姐你就是阿雅丽斯蒂么?”

    “恩,我正是阿雅丽斯蒂,你们主子有什么话要说,现在你们可以说了。”张三行说道。

    两个议和使者对视一眼,其中有一人向前踏出一步,回道:“阿雅丽小姐,我将军说只要您退兵而去,将军便愿和你平分波斯,永世结盟。这是我将军的亲笔信,还请小姐过目。”

    说完,议和使者掏出了那封查木猜亲手所写能够查探气机的书信。

    张三行瞥了书信两眼,心里冷笑不止,他凭借六邪魔瞳之力已经看透了书信虚实,知道书信携带了光明神力奥秘。

    随即大力压制自己的元神之力和尸气,只释放一部分在周身流转,迷惑对方。

    顺手接过书信,仔细看了起来。

    使者见到阿雅丽斯蒂亲手接下书信,两人同时瞪大了眼睛仔细盯着她的眉心。

    一看之下果然发现阿雅丽斯蒂眉心出现了一个红点,颜色不深也不浅,刚好适中。他们确定这个红点原先绝对没有,是接过书信之后才显现出来的。

    见到这一幕,两人心中有数,将这个景象牢牢烙印在了心海,等回去后禀告查木猜。

    看了半响,张三行看完了书信内容,淡淡说道:“本来这次本小姐是打算血洗了你们阿什哈巴,所有人员一个不留。

    但念在你们将军颇有诚意,那我也只好退步三分。你们回去告诉你们主子,说我只有一个条件。那便是我军出二十万兵士,你军出动四十万兵士,双方不得携带任何现代化兵器,不能穿任何防御战甲,只能携带普通长刀。

    而后双方约定战场,让这些将士展开最原始拼杀。不杀光对方最后一兵一卒,谁也不能退出。只要你们将军答应了我这个条件,我可以接受议和。”

    “嗯?”

    两个使者一听这个条件,立马惊疑了起来,不知道阿雅丽斯蒂怎么会提出这么一个完全不讨好的条件。

    仔细想了想,问道:“阿雅丽小姐,你提出的那场战斗胜负怎么算?过后又如何确定议和之事?”

    张三行答道:“很简单,若是你们胜了,觉得自己可以碾压我剩余的兵力,不打算议和,那你们尽管背弃议和盟约,我不在乎。只是一旦背弃盟约后,我将不会再给你们任何机会,我必屠光阿什哈巴。若是我方胜利了,盟约照旧进行。”

    “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小姐您的意思?”使者问道。

    “这还不明白?”

    张三行白了一眼,回道:“我的目的非常简单,议和得拿出本钱来。四十万兵士就是本钱。你们议不议和对我而言其实也没什么好处。我答应你们,完全是看在你们将军的诚意,给他一个面子罢了。好了,你们两人自行商量一下,一个回去,一个可以死了。”

    “什么?你什么意思?你要杀了我们?”

    “不错,你知道你们将军为什么要派两个人来吗?”张三行冷笑道。

    “为什么?”使者问道。

    “因为你们将军非常了解我,知道派一个没用,我肯定要杀,不会让人活着回去。若是派的太多,那么他也就损失大了,相当于平白送人头。所以他才派遣两个,一个回去报信,一个送给我杀。”

    “胡说八道,我将军岂会有这等安排?阿雅丽小姐,俗话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你现在要杀我们两人当中的一个,这是犯了忌讳,犯了条例。”

    “忌讳?条例?这些东西对我有用吗?难道你们不知道女人有无视条例的特殊权利吗?给你们三秒钟选择,若是没有选好,那我就两个都要杀了。”张三行逼迫道。

    “你....”

    使者寒眉倒竖,怒气勃发。

    “一!”张三行开始报数字了,逼迫他们自相残杀。

    “混账!”

    两个使者脸色涨得通红,他们都知道落在阿雅丽斯蒂手里会有什么下场。

    “二!”张三行继续冷冰冰说道。

    两个使者看到张三行即将要喊出三,那个刚刚掏出书信的使者急忙跪地道:“阿雅丽小姐,我离去,他由你处置。”

    “哦?商量好了?”

    “是的小姐,我们商量好了。”这个使者急忙道。

    “不,我不同意,为什么要我留下?你应该留在这里。”另一个使者大叫道。

    “因为书信是我带来的,是我交给阿雅丽小姐的。”

    张三行点点头,回道:“你可以离去了,我同意你的说法。”

    “多谢阿雅丽小姐,多谢阿雅丽小姐。”

    这个使者连滚带爬急忙跑出了军帐,根本不敢回头张望,生怕跑晚了阿雅丽斯蒂反悔。

    “来人啊!”张三行对着军帐外面道。

    军帐外面士兵听到阿雅丽斯蒂声音,冲进两人回道:“有!”

    “把这个人剥了皮吊起来暴晒三日,顺便告诉剥皮的人,让他们小心点弄。我要他三日之后才死,不能早死一天,不能晚死一天。我要让对方知道,做我敌人都是什么下场。”张三行冷冷道。

    “是,小姐!”

    这些士兵已经麻木了,司空见惯阿雅丽斯蒂发号这种惨不忍睹的命令。

    刚刚跑出账外的那个使者听到张三行下达这个命令,双腿都在打哆嗦,冷汗直流。

    “魔鬼,她是魔鬼,她是千年万年不出的女魔鬼,一定要我教圣光才能将她镇压击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