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三十五章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好手段!不愧是正宗真元高手,果然有两下子!”

    张三行长啸数声,大呼过瘾。“老东西,我这幅身体才刚刚打造好不久,不是很熟练运用。现在有你来当磨刀石陪我演练一两招,这是再好不过了。”

    啵.....

    张三行的大口之中,一条至尊尸虫王飞出,通体墨黑,五爪如勾寒光闪烁,触角寸寸符文跳动。

    这条至尊尸虫乃是张三行体内的尸虫之王,非常凌厉,吞尸蚀骨只在一念之间。

    至尊尸虫出来后,一个撞击,所有尸气,佛光,道气,武道真气,全部凝聚成一股,撞击在了燎日金剑上。

    燎日金剑被一下震荡的飞了出去,脱离了卡隆多摩掌控,金光四射。

    但是,这柄金剑在这样的撞击下依旧没有受到丝毫损伤,金剑内的本源十分浑厚,似乎有另外的怪物或者力量封印其中,抵消了尸虫的神力。

    “什么?还没崩碎?”

    张三行吃了一惊,他还以为这把金剑必定会被撞成粉末。

    “哈哈哈,小尸崽子,你想不到吧?这把金剑里面我封印了一个高手,他同样拥有真元境界,此人是你龙炎国人,是我在苗疆抓捕的。现在我相当于有两个真元高手,且我的十字架和经书更是蕴含了许多蛊术高手魂魄,你岂能奈何我?”

    卡隆多摩大笑数声,“你很不错,竟然可以凭借绿尸王境界硬拼我的宝剑一击,看来你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你是龙炎国哪头盖世尸王的尸子尸孙?快快把你来历报上来,若是我和你长辈有交情,说不定我还能放你一马。”

    卡隆多摩看到张三行不比一般的尸王,竟然真的能够和自己硬拼,他怕张三行真有什么大来头,从而招惹马蜂窝,因此想要询问个清楚,而后也好安排计谋行事。

    “哼!”

    张三行冷哼一声,“本座乃张三行,曾经为尸尊传人。老东西,你不就是怕我身后有强大尸王撑腰吗?本座告诉你,我身后并无其他人撑腰。你以为你凭那把破剑里面的一道真元高手三魂就能和我抗衡?你未免也太过异想天开了吧?”

    “尸吞万物,生死轮回!”

    张三行演化尸王面貌,身披尸尊战甲,张开尸王大口,身体暴涨,包容天地。而后一步一步朝着卡隆多摩压缩吞吃了过去。

    “无天佛祖舍利,超度亡魂!”

    咻...

    张三行丹田里面的无天佛祖舍利立即飞出,化作一道佛光撞向了金剑。“嘿嘿,本来只想杀你一个,没想到你还给我送来了一个。买一送一,不错,不错。”

    “给我超度...”

    张三行法印不断,利用生死二气激发舍利神通,牢牢黏附在了金剑上,抽取金剑里面的那个真元高手三魂。

    “什么?无天佛祖舍利?张三行?你是那个尸尊传人?”

    卡隆多摩眼睛睁得瞪圆,不敢相信这一幕。

    但当他感受到无天佛祖舍利散发出来的凌厉佛光后,他又接受了这件事。“张三行,没想到你竟然藏身在这里,还如此嚣张灭我光明教弟子。”

    咔嚓!

    轰隆!

    无天佛祖舍利对于没有身体的鬼魂之物拥有强大的镇压能力,现在舍利感受到了燎日金剑里面有一个孤魂野鬼,立即爆发,一下就把金剑崩碎,收了这个三魂。

    “你...”

    卡隆多摩气的浑身颤抖,佛教的宝物都拥有强悍的超度神通,眼下这个宝物还是紫皇级别,他根本不能硬抗,完全没有办法去抵挡。

    一下就被张三行利用宝物破了自己的最大依仗,卡隆多摩脸色阴沉无比,知道这是一场硬仗,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张三行见得此人眼光闪烁,东张西望,知道他是打算破开阵法,发送信号,引动其他光明教高手前来助阵。

    啵!啵!

    对方没了金剑,张三行催动至尊尸虫冲向了对方的光明经,取下尸尊冥戒,把这枚宝物当作兵器打向了十字架。

    “老家伙,你也只不过是刚刚踏入真元境界不久,连最基本的步斗踏罡都还没有学会,就凭这样的本领也配做我对手?给我碎!”

    张三行打出的两招猛然发力,尸尊冥戒率先撞碎了十字架,而后至尊尸虫配合尸尊冥戒同时发威,直接把光明经吃成了碎片。

    “找死!”

    看到这一幕,卡隆多摩脸色一变,杀气一动,身形变幻,风云失色,周身的元气开始剧烈波动,混沌一片,使人无法看清具体场景。

    等到所有元气归一之时,卡隆多摩持着一把利刃指天踏地杀向了张三行的眉心,把张三行的四周退路也给封死了。“臭小子,你真以为真元高手那么不堪一击吗?”

    “是么?”

    张三行一点指处,生死二气覆盖其上,强横的武道真气冲出,正中利刃刀尖,嗡的一声,所有刀法变化都被制止住了,这把利刃也出现了许多裂纹。

    卡隆多摩浑身一震,感觉到自己的手臂都似乎要开始腐烂。

    在这紧要关头,卡隆多摩猛地一咬牙,齐肩震断了这条手臂,终止了对方尸气和武道真气窜入体内吞噬精元的下场。

    “老东西,够果断,不过今日你是插翅也难逃了。”

    张三行的实际功力已经达到了真元境界,且还源源不断吸取了无天佛祖舍利里面的元气补充己身,三魂元神又比卡隆多摩强大数倍。

    刚刚张三行之所以没有施展厉害杀招,没有动用全部真气拍死对方,完全是他在活动筋骨,熟悉肉身罢了。

    现在卡隆多摩手臂断了一条,已经失去了陪练的意义,张三行也懒得纠缠下去,跳开战圈,大手拍落而下:“老东西,当日我的境界都已经达到了绿尸王巅峰境界。现在我重塑肉身,三魂元神归一凝练,力量成百倍增长,你岂是我的对手?”

    轰隆!

    一掌印下,生死二气化作漩涡将卡隆多摩牢牢吸附了起来,使得他无法动弹一步。

    随后张三行另一只手抓住他的天灵穴,大吼一声,硬生生将待在天灵穴当中的三魂抓了出来。

    三魂被抓,卡隆多摩立即停止了各种反击,完全成了木头人,没有任何思想。

    张三行将他的三魂和舍利从宝剑里面抽出的三魂一并吞了下去,而后又在此人身上刻画了许多尸尊阴符,将他炼制成了一个傀儡。

    收拾了这个光明教高手,张三行飞速朝着草原跑去。

    不一会儿,张三行老远就看到了阿雅丽斯蒂悠闲躺在草原上凝望星空。

    “阿雅丽,我的事情已经办完了。”

    “额!”

    阿雅丽起身来到张三行跟前,仔仔细细打量着张三行,“这是原先的那个你吗?”

    “恩,是原先的那个我,没有任何改变。”张三行回道。

    “原来你本尊是这个模样啊?一开始我还以为你多么魁梧呢。”

    阿雅丽斯蒂伸手抱住张三行,完全依偎在了他的胸膛上,问道:“今晚过后,你要去哪里?要做什么?”

    “还没想好呢!”

    张三行扶着阿雅丽坐了下来,让他靠在自己双腿间,用手抚摸着她的秀发,“我应该会去天竺或者是非洲,那两个地方才是我要去的地方,这个波斯只是我过渡的地方,当时我的身体需要在这里才能重塑好。其他地方高手太多,我不能去。”

    “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一直以利用我的心思来对我?”阿雅丽斯蒂问道。

    张三行闻言,笑道:“一开始的确只是利用你,只想借助你的身体一段时间。但是后来就不是了,我把你当作了合作者,完全没有利用的心思。”

    两人依偎了许久,当阿雅丽斯蒂感觉时间已经过去了不少,天色即将要到黎明,她不由得将张三行死死抱住,似乎不想分开。

    张三行拍了拍她的后背,让她松开了双手,两人半步在星空草原:“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只是你人生当中的一个过客,随着时间流逝,随着历史变迁,我也将会从你的记忆里消失。以后你的识海中只有你心灵深处那个升华出来的影子,所以你也不用这般恋恋不舍。”

    “我知道,我只是想仔细感受你的气息,让那个影子更完美一些。你知道的,我这算是第一次真正见你完整模样,第一次靠在你旁边和你说话,以前的都是在识海当中,并非真实场景。”阿雅丽斯蒂回道。

    “嗯!’

    张三行点点头,当星辰完全敛去,东方一缕红日缓缓升起之时,张三行突然道:‘阿雅丽,你把你的上衣解开。”

    “什么?解开上衣?下衣呢?”

    阿雅丽下意识问了一句,随后觉得不对,脸色红得滴水,低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她的双手也没闲着,缓缓解开了上衣,露出了一副完美无暇的身躯。凹凸有致,肌肤雪白,浑身散发着一股迷人芳香。

    阿雅丽斯蒂不知道张三行要干什么,她只看到张三行愣愣看着自己胸前,不由得暗自揣测道:“莫不是他想要我?他不敢主动说?要不然他让我脱上衣干什么?”

    想到这,阿雅丽斯蒂瞧了瞧四周,发现四周并无其他人影后,率先抱住张三行亲吻了下去,低声道:“你在犹豫么?若是这样,你不用犹豫,我现在是属于你的。”

    这时,张三行回过了神,尴尬道:“并非如此,我是想在你的胸前画一道符箓保你平安。”

    说完,张三行冷静了下来,无欲无求,右手指尖血珠浮现,在阿雅丽斯蒂胸前快速刻画起了符号。

    在刻画之时,张三行的指尖有一层散发着金光的气流,完全屏蔽了指尖和阿雅丽斯蒂肌肤触碰的情况。

    阿雅丽斯蒂见状,嘴角轻轻翘起,同样伸出一手抓住了张三行的手臂,而后往胸前一按,破去了张三行这个虚幻法术,完全和自己的肌肤触碰在了一起。

    张三行微微摇了摇头,没有阻止,继续刻画着符号。

    随着他的指尖不断游走,一个个神秘符文出现在了阿雅丽斯蒂胸前,这些符文细如蛛丝,若不是仔细看,很难看出符号模样。

    阿雅丽斯蒂感受到张三行的指尖不断在自己锁骨和胸前游走,心跳加速,乱跳不停。

    “阿雅丽,你平息一下心跳,不要乱动,要不然很容易刻画错误。”张三行轻声道。

    “嗯!”

    阿雅丽斯蒂深呼一口气,平息心中羞涩,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张三行的指尖在自己肌肤上来回游走。

    这些符文虽然是张三行以精血刻画,但颜色却是七彩斑斓,十分秀美,宛如刺青。

    这是张三行考虑到若是通体红色,那么将会失去美观。

    刻画了许久,一道身处云端,若隐若现看不起具体容貌的人影出现在了她的胸前。这道人影周身青气飘飘,仙气荡漾,四周有无数光华环绕,似雷霆,似闪电。

    且在这道人影脚下,有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呈现两仪之势,散发出一股莫大威压。

    阿雅丽斯蒂低头看着自己胸前这幅图案,心里既是高兴又是羞涩。

    这是张三行亲手刻画,哪怕是什么作用都没有,但意义也是不小,阿雅丽斯蒂十分满意。她觉得这才是一个完美的记忆,是个圆满的结局。

    “张三行,这个图案有什么作用吗?或者说你只是单纯想在我身上留下你的印记?”

    张三行回道:“我以前替我认的一个妹妹刻画过心灵神符,那个符箓效用最为强大,能够随时随地召唤我的一部分力量御敌。不过后来我妻子禁止我为其他任何人刻画心灵神符,不让我冒险。

    我想了许久,抛开心灵神符,除了这个符箓外,其他符箓护身效用都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这个符箓没有名字,随你怎么取。至于效用,符箓不能自主御敌,没有任何攻击力和防御力,但是它能够根据你实际能力感应四周有没有威胁。

    若是附近有超越你实力的高手,并且对你起了杀心,那么这道符箓可以感应出来。若是感应不出来,那么说明对方的功力和手段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之境。

    符箓会根据我本尊实力情况去感应对方,也就是说当我本尊都感应不到,那么符箓也就感应不到。我本尊若是能够感应到,符箓一定能够感应到。

    当符箓持续闪现红光之时,提示你危险已经靠近,且对方不是你能够抗衡。若是符箓偶尔闪现红光,提示你对方的境界和实力跟你差不多,你可根据具体情况做出应对。

    若是符箓崩碎,那么说明我已经死了,当符箓平白消失,那么也就意味着我因为某些事情收回了符箓蕴含的精血魂魄力量,一旦有这两种情况发生,你都要即刻隐藏起来。

    若是符箓飘浮而出,和你本源合一,那么也就意味着我的事情已经全部做完,你可以来找我。换句话说,天下已经太平,再也没有什么强悍高手能够对我造成威胁,我有能力保护和我一切有因果关系的人。”

    “这道符箓有这么神妙的能力?”阿雅丽斯蒂惊得张大了嘴唇,非常不可思议。

    “那是当然,符箓和我本命元神相合,且你还是我的宿主。要是其他人,那就不行了,没有这么神妙的力量。”

    张三行双手划过阿雅丽斯蒂脸庞,让她穿好衣衫,“符箓有两个忌讳,第一,不能让极阳童子和极阴童女的鲜血同时触碰,第二,你本尊不能以任何污秽之物覆盖符箓,要不然符箓灵性将会被阴阳之力或者污秽之物冲击失去效用。若是你想让符箓消失,只需滴入三滴精血喊三声隐就行了。”

    “就这两个忌讳?没有其他的了么?”阿雅丽斯蒂问道。

    “没有了。”

    张三行笑道:“其实第一条很难做到。极阳童子和极阴童女要想同时出现,几率非常小,除非对方早就知道你的这道符箓。且要想以极阳和极阴之力破开符箓,那么必须要符箓毫无遮拦呈现出来。

    正常情况下,符箓被你的衣服遮盖,受不到极阳和极阴之力影响,除非你突然发了疯不穿衣服才差不多。”

    “滚,你才发了疯不穿衣服呢。普天之下,除了你可以让我这样乖乖褪下上衣,其他还有谁可以做到?”

    阿雅丽斯蒂白了张三行一眼,复又解开刚刚穿好的衣衫仔细瞧着胸前的符箓,喜上眉梢。

    张三行见状,急忙扭转了头。

    阿雅丽斯蒂哼道:“哼,你刚刚又不是没看过、没触摸过。”

    “刚刚是刚刚,现在不是不一样吗。”张三行回道。

    “切!你少要得了便宜还卖乖。”阿雅丽斯蒂捶了张三行两拳,而后才低声的道:“这也就是你,要是其他人敢像你那么毫无顾忌在我胸前肆意刻画符箓,我早就把他给杀了。张三行,你吻我一下。”

    “嗯!”

    张三行转过头颅,轻吻了一下阿雅丽斯蒂额头,随后大步离去,边走便道:“一切有缘,一切随缘,一切无缘。缘起缘落,缘来缘去,善缘孽缘,来日终究有了结。

    阿雅丽,我炼制的那个光明教傀儡高手就在不远处,神符能够指引你前去。到了之后你打三滴鲜血到他眉心,那个傀儡便会听你指挥。若是无事,你不要随意走动,不要随意施法,就藏身一地细细参悟我教给你的功法。我真诚希望你能不受灾劫加身,永无威胁。”

    阿雅丽斯蒂看着张三行越走越远,没有回过一次头,大哭道:“笨蛋,你真是笨蛋,有便宜都不知道占。张三行,在你眼里,我到底漂亮不漂亮?”

    “你十分漂亮,非常优秀,是不可多得的仙子人物。你好好修行吧,莫要有太多杂念,心灵升华一道对于念头思想要求极高,一个不慎及其容易魂飞魄散。我不希望以后见不到你,我希望以后在我开宗立派的时候,你能够嚣张闯进山门指着我大骂无情无义。”

    张三行的声音从遥远遥远的方向传来,每一个字都充满了希望,充满了祈祷,充满了生机。

    阿雅丽斯蒂已经看不到张三行的身影,只听到张三行渐渐消逝而去的回音,双手虚抓,喃喃道:“祝福你和你妻子能够完成心中所愿,祝福你能够做到天下无敌。

    我会潜心按照你教的法门修行,会暗中替你寻找心血神泪。我不仅仅是你的一个寄宿之体,我还是你的朋友,是你的帮手,能够替你做到你没有时间去做的事情....”

    阿雅丽斯蒂的话语并没有说得太过豪言壮语,也没有说得太过铿锵有力。她的话语十分平淡,但在平淡中却充满了坚定,充满了祝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