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四十一章墓穴来历
    “哈哈哈拉米诺先生,想不到你竟然寻了这么一个好地方,若不是我们消息还算可以,我们还真不知道先生你竟然来我大英帝国度假了呢。”

    两位公爵人未到,声音便从门外传来,非常洪亮,“拉米诺先生,此番冒昧造访,还望先生见谅。”话音刚落地,两位公爵已经来到了大厅。

    这两人年龄约莫六十,头戴高帽,手持揙柺,谈笑风生,十分有贵族气质。

    拉米诺伸手一引,笑道:“原来是卡隆顿公爵、桑亚纳公爵啊,快快请坐。”

    “嗯!”

    待到坐定,拉米诺问道:“两位公爵大人,喝白兰地?姆朗?拉菲?木桐?”

    “白兰地吧!”一位公爵回道。

    拉米诺点点头,命人端了三杯白兰地送来。

    “两位公爵大人,不知深夜造访所谓何事?本来我还正想着住了个几天后,等我养好了一些精神再去拜访两位大人呢,没想到两位大人倒是先上我这道门了,呵呵。”

    “无事不登三宝殿!”

    卡隆顿公爵抿了一口白兰地,双眼一缕邪光流转,“拉米诺先生,龙炎国有句话说得好,叫做明人不说暗话。这次我和桑亚纳公爵一同到访,实乃为了同一件事。”

    “何事?”拉米诺问道。

    “西卡岸墓地!”卡隆顿公爵晃了晃手中酒杯,杯中的白兰地发出清脆碰撞声,“拉米诺先生,我知道你们正在测量那个墓地,且花费了不少功夫,死了许多人。不巧,那个墓地我和桑亚纳公爵也注意很久了,只是一直没去开始挖掘。

    据我所知,一般人是不敢动那个墓穴的,一般人也很难找的到。拉米诺先生,你们家族石油产业闻名天下,富可敌国,不知你们什么时候开始搞上挖坟这么一个行当了?莫非你们家族还需要古墓里面的那么一些陪葬品么?

    此处是我们大英帝国,并非你们阿拉伯帝国,根据数个月来你们家族在大英帝国的变化来看,你们应该图谋不小。我们身受女王陛下钦赐勋章,有责任对一切可疑迹象进行探查。想来拉米诺先生是找了一个靠山吧?要不然我可不认为你们会这么干。”

    “咦?”

    拉米诺深深看了一眼两人,沉声道:“看来两位大人对我家族之事了如指掌啊?”

    “不然,不然,我们也就是对大英帝国的变化有些掌握。你们家族举世闻名,我们怎么说也会把目光重点放在你们身上嘛!”

    桑亚纳公爵十分干脆道:“拉米诺先生,不知你所依仗的究竟是哪方势力?若是可以,还请先生替我们引荐。那个墓地我们以前也查探过,非同寻常,绝非表面那么简单,我们想和你合作,共同分一杯羹。”

    “我有一个条件!”拉米诺也十分干脆道。

    “请说!”两位公爵齐声道。

    “我要你们撤出安插在我家族的所有奸细,并且交给我处置,若是有一人未交出,那么此事免谈。”

    拉米诺十分恼火,自己前脚刚进门,人家后脚就到了,他深深感受到了一股耻辱,“诚如两位大人所言,我最近的确在探查那个墓穴,没有太多精力分神他顾,不想浪费时间慢慢寻找奸细。若是两位大人觉得我拉米诺没什么能力,找不出奸细,那么两位大人请自便。

    还有,至于分杯羹的事情,我说了不算,那人说了才算,怎么分也是由他替我决定。”

    “呵呵,我们自然知道你说了不算,这种事情岂是等闲之辈可以掺和掌控的?此事我们答应你了,反正我们也没那个心思了解你们其他事情,我们只需要掌控大英帝国境内一切动静就好。”

    “好!”

    拉米诺点点头,手掌摊开,冷声道:“两位大人也是名闻大英帝国的人,想必你们也早已猜到我会有这么一个说辞,奸细名单呢?”

    “等你身后之人来了再说也不迟。”两位公爵齐声道。

    躲在后边偏房当中的张三行一直把目光放在了两位公爵身上,尸气不断外放,没入地下深处,沟通皇气查探两人底细。

    查探了许久,心中瞬间明了,踏出房门大笑道:“哈哈哈,真是想不到啊,暗黑教竟然和光明教走到了一起。两位道友,不必等了,本座已经来了。”

    光明教和暗黑教的目光都注意到了那座坟墓,张三行立马知道要想吃独食已经是不可能了,只能现身磋商,共同开发,免得暗中偷偷摸摸难以取得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且张三行已经判断出来,这两人绝对不知道自己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心血神泪,墓穴只是个附带产品。

    为了避免两人过深查探拉米诺家族,张三行也只好现身相见,直接斩断一切,免得事情脱离掌控。

    两位公爵见到张三行这么一个年轻人现身,双目神光迸发:“拉米诺先生,这位是?”

    “他就是我身后之人张先生,现在两位有什么事可以和他说了。”拉米诺冷冷道。

    “张先生?”

    两位公爵眉头微微一皱,因为他们都没有感应到张三行身上有什么玄妙法力波动,完全像个普通人。

    张三行龙行虎步来到两人跟前,“两位道友,你们是不是该显现本尊面貌了?你们的这个附身法门能够骗得了拉米诺,但是却骗不了我。想来那两个公爵早已成了两位道友的口粮了吧?”

    “嘶,你竟然能够看穿我们本来面貌?”

    两人大吃一惊,后退三步沉声道:“你究竟是谁?属于哪方势力?还有,你的实力是什么境界?”

    “嘿嘿,两位道友何必如此惊慌?此地是你们的地盘,我岂能翻得出什么风浪?”

    张三行眼珠一转,淡淡笑道:“本座乃龙炎国天道门梦若尘女婿,名叫张念姬,至于道行嘛,和你们一样都是真元境界,只是我隐藏气息手段比较高明,你们看不穿罢了。再者,你们暗黑教和光明教可以派遣高手入驻我龙炎国,难道我龙炎国高手就不能入驻你们国境?”

    “什么?龙炎国天道门?七门领袖女婿?”

    两人再次吃了一惊,双目圆瞪。

    而后倒也显现出了本尊面貌,一个金光闪耀,一个鬼气缭绕。

    “既然你是龙炎国人,那便好说。”

    那位鬼气缭绕的暗黑教高手笑道:“你仍旧可以叫我桑亚纳,毕竟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只要来历搞清楚了就行。刚刚我们和拉米诺先生的对话想必你也听到了,不知你对那座坟墓有什么看法?”

    “想探我口风?”

    张三行双眼一眯,冷笑道:“没什么看法,就打算亲自去瞧一眼,若是能够直接挖开就直接挖了,若是挖不开,那就再想办法。一个埋葬死人的地方,能有什么了不起的。”

    “直接挖?嘿嘿,张先生,看来你倒是法力通天啊。”

    光明教卡隆顿笑了起来,“我知道张先生你定然已经有了一些手段,只是不想说罢了。不过呢,根据我们的查探,那个墓地非同寻常。前时我们还正琢磨着找一个龙炎国高手配合,毕竟墓主乃是龙炎国人。”

    “什么?你什么意思?怎么个非同寻常了?莫非你们以前派遣高手查探过?”张三行问道。

    “当然,我们暗黑教和他们光明教都在墓地那边死了一个盖世亲王。”桑亚纳回道。

    “什么?化道境老祖也死在了那里?这不可能。那个墓穴我刚刚从录像上看过了,威力只能威胁到真元高手,绝对威胁不到化道境老祖人物。”张三行失声道。

    “那是你了解的还不够透彻。想来只要你到了墓地亲自看一眼就能明白了,区区录像能算的了什么?现在你有此等言语,实乃是没亲眼目睹墓穴罢了。凭借你的神通,你绝对可以看出一些名堂。为了避免来来回回浪费时间,我们倒是可以将一些情况相告。”

    卡隆顿公爵侃侃而谈,“你是龙炎国人,且还是七门中人,对于龙炎国道法和阵法十分精通。而我们却不通这一道,因此我们才琢磨着要找龙炎国的高手合作。张先生,我可以很明确告诉你,那个墓穴只是一个衣冠冢,墓主绝对不在里面。

    且根据我们多方面探查,这个衣冠冢最少有五千多年,是你们龙炎国上古时期一位大人物的,至于具体是谁,不得而知。这个墓穴似乎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只要没有正确的开启法门,谁也进不去,都要被一股宏伟的力量阻隔吞噬。

    先前我们还一致怀疑里面有惊天宝藏,特意请示过教主。但教主却说这个坟墓非同寻常,需要看机缘以及需要正确法门才能打开。似乎墓穴涉及到了教主高手布置,其他教主人物不好贸然出手,要不然就相当于挑衅对方。

    只有教主级以下人物才可以随时随地查探,不会受到教主高手敌视。”

    “衣冠冢?是紫皇高手布置的?”

    张三行听得这些一个比一个还要震撼的消息,双目发愣。

    “两位道友,既然是衣冠冢,那你们还何必恋恋不舍?”

    卡隆顿公爵回道:“谁说衣冠冢就没有宝物?墓主值得紫皇高手亲手布置墓穴,这就说明他的来历非凡。因此即便是衣冠冢,一些陪葬品也不同凡响。在我看来,凡是关系到了教主高手,都不能以平常目光来看待。那等人物随便拿点什么东西来都够我们用一辈子。”

    “嗯!”

    张三行沉思了起来,默默思量刚刚在录像里面看到的情况。

    过了许久,张三行回道:“两位道友,墓穴之事我需要亲自去看一眼,做个准确判断。因此你们可以先请回去,三天之后想必我也能够看出一些名堂,验证你们的话有没有水分。

    到那时,你们可再来相商,我也好决定要不要和你们合作开挖墓穴。若是事情真不可为,那我也没必要冒这个险。”

    “好,你亲自去看一眼也是应该的。”

    两人同时点头,“张先生,虽说龙炎国最近变化极大,八道当中有三大门派被灭,但我们还是真诚希望能够和你们天道门合作,先联手灭了尸皇,除掉这个全球最大祸患。至于墓穴之事,我们也静候佳音。三日后,我们必定会再次登门拜访。”

    “什么?八道当中有三大门派被灭?”

    张三行没想到还有这事,心里一阵剧烈跳动,喃喃道:“七门八道同气连枝,气运相连。现在三道被灭,那么岂不是说明其他门派也岌岌可危?”

    想了想,张三行觉得三大圣教定然不允许再发生这种事情,他们必定会全面出击捕杀尸王,如此短时间内其他门派肯定不会再遭受重大打击。

    “哎,他们乃是气数已尽,谁也挽回不得。若是天道公允,三道日后自有重立之机。两位道友,恕不远送。”

    “无妨,张先生请自便!”

    卡隆顿公爵和桑亚纳公爵一同起身,先将奸细名单递到了拉米诺手中,而后直朝门外而去。

    待到两人走远,张三行自语道:“嘿嘿,梦若尘啊梦若尘,其实我真不想老是借用你的名头行事。但是呢,我不借用你的名头又不知道借用谁的好,谁让我最开始碰到的高手是你呢?要是以后你落在了我手里,我会给你一个痛快。要是以后我落到了你手里,那也算是因果报应了。”

    张三行愣愣站在场地不说话,一旁的拉米诺只能干等。

    等了约莫半个多时辰,他终于没了耐心,开口问道:“张先生,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张三行闻言,从沉思当中回过神来,回道:“拉米诺先生,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的计划不变。”

    “计划不变?但是他们刚刚说墓地非同小可啊!要不,我们放弃算了?”拉米诺忧虑重重,十分不安。

    “他们没能力打开坟墓,难道我就没能力了么?我挖坟葬坟数年,这世上除了有活人主持阵法的活坟外,还没有几个死坟能够挡得住我的脚步。

    换句话说,天下坟墓大多数都由我来掌控,我要挖坟掘墓,谁能阻止?要不然我以前那个传人身份岂不是儿戏?还有,寻找精血之事你一定要注意分寸,这个墓穴的事情已经给我们敲响了一个警钟。”

    张三行背负双手,心中不断演化太极八卦,推算墓地:“拉米诺先生,等会儿人数到齐之后,你命那些人都化个妆,装成其他仆人模样混入其中,一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们的主要目的和人数情况。我不习惯和别人瓜分宝物,墓穴的东西,我们独吞,谁来抢夺就灭他九族。”

    拉米诺闻言,立马知道张三行是有一些把握可以打开坟墓,惊道:“你是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不错,既然他们把目光都关注到了墓穴,那么我们也得调整一下,大张旗鼓探查测量。而后我率领定好的人数暗中布阵,打开墓穴。到时候你可根据具体情况搞出障眼法掩护我们,对于这个手段,想必你不陌生吧?”

    “张先生,只要你有把握可以暗中打开墓穴,那我就有把握迷惑外界。只是墓穴一旦打开,他们事后也会知道啊。”拉米诺问道。

    “这你就不用费心了,我自有手段应付。”张三行回道。

    闻言,拉米诺也不再多问,开始着手布置障眼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