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四十三章见碑者死
    滴答!滴答!滴答!

    石台阶深不见底,幽暗一片。

    张三行每往下走一层石台阶,滴答声就响彻一次,像是水珠滴落,像是泪痕滴落。声音十分清脆,清脆的让人毛骨悚然。

    张三行心里默默数着台阶,当走到第九十九层台阶后他停住了脚步,唱到:“太古有圣灵,扶佑眷苍生,一血一泪痕,道念永不绝。后世五千年,哀思先古灵。金身立庙堂,万火齐供奉。招魂万里遥,百世永流芳!”

    唱毕,张三行对着四方拱手膜拜,“先圣有灵在天,后世子孙觐见。生死轮回相生,至善佛陀揭拜!”

    嗡!

    温养在丹田当中的至圣无天佛祖舍利被张三行引动,飞离而出,光华大作,照耀四方,像是一颗夜明珠,照亮了整个通道。

    张三行是以哭坟手段打开了墓门,哭坟为哀,善念长存。因此他此刻也只能以至善至圣手段祷告四方,祷告墓主元灵。不能流露一些邪恶本源,否则善恶相冲极为不利。

    祷告了四方神灵后,张三行重新抬起脚步,继续往深处走去。

    当他走到三个九十九重台阶之时,舍利突然剧烈震动,像是受到了某种强悍力量冲击,光芒迅速内敛,闪了一闪重新没入张三行体内,任凭张三行如何牵引都不出来。

    “这是?”张三行眉头微蹙,“莫非前方有极其强横的力量,使得无天佛祖舍利都压制不住?难道那股力量是属于布置坟墓的那位紫皇高手留下的?”

    通道瞬间暗淡下来,前方明显有一股伟力阻隔,张三行不知该不该继续走下去,心里非常犹豫。

    “九九无极,见九才能到达尽头。只有走到第九个九十九重台阶我才能看到主棺,才能得知墓主身份,才能得到宝物。”

    思虑了许久,张三行咬咬牙,继续走了下去。

    然而,正当张三行刚刚踏入下去的时候,一面浑厚的墙壁竖在了前方,在漆黑的通道中张三行未能及时发现,直接撞了上去。

    扑通一声,张三行被反弹了回去。

    “混账!”

    张三行揉了揉鼻梁,龇牙咧嘴怒骂了起来。

    “六邪魔瞳,开!”

    张三行不想错过上古坟墓,猛然睁开了六邪魔瞳,望向了前面那堵墙壁。

    一眼望去,墙壁是一个墓碑,墓碑上面刻画一道图案,和张三行先前刻画的帝皇图有些相像,同样是头戴平天冠,身穿九爪莽龙袍,脚踏冰蝉金龙步履靴,腰配九龙清心玉。

    “此人是谁?”

    张三行凭借直觉知道此人绝对不是上古帝皇,因为他虽然有帝皇装扮,但却没有帝皇那种眷顾苍生的气机流露。

    这幅图案虚虚幻幻,张三行无法看的更清。

    “哼,装神弄鬼。一个死东西也想阻挡我的脚步?生死轮回,阴阳共济!”

    大喝一声,张三行伸出一手朝着上方猛烈拍击一掌,顿时一条血河流淌而下。

    这条血河正是坟墓上方杜蕾拉演化出来的,她听从张三行的安排,每过三分钟便滴入三滴鲜血到坟墓中央位置。

    这些鲜血经过演化,配合玛雅丽两人念动的经文,汇聚阴阳,形成了一条血河,内蕴浑厚先天处子纯阴。

    血河一显,张三行的六邪魔瞳光芒更盛,得到了极大补充,看的更加清晰。

    此刻,张三行已经完全看清楚了墓碑上的那副图案。

    且张三行还发现,在那副图案人影上方雕刻着一枚不一般的玉佩,玉佩呈现两色,似乎是两块玉佩合一而成,时而似龙,时而似蛇,时而似鱼,千变万化,无法定格下来。

    “看来那枚玉佩是一件顶级宝物,只是不知道玉佩本体是什么模样。”

    张三行看了许久,发现任凭自己如何施法都不能看清具体模样,只得放弃了探查玉佩的想法。

    “这道刻图人影应该就是那位布置坟墓的紫皇高手,现在一枚玉佩竟然能够悬在他的上方,这就表明玉佩的威能超越了这个紫皇高手。要不然俗物岂能凌驾在紫皇高手之上?”

    张三行暗暗思量着,他头顶上方的那条血河在急速枯萎,纯阴被张三行消耗太多。

    他正是见到血河干枯严重,他才不敢继续消耗,怕血河支撑不到自己走到尽头。

    “超越了紫皇高手的玉佩?”张三行喃喃自语着,翻找所有记忆,看看有没有符合这个条件的宝物。

    “咻”

    这时,墓碑上那枚玉佩图案感应到张三行体内浑厚生机,突然冲出一道杀戮之光,直冲张三行眉心,威势无与伦比。

    “不好!神物有灵,不能亵渎!”

    见到杀戮之光冲来,张三行感受到了一股难以想象的伟力镇压四方。

    “生死阴阳,尸尊战甲!”

    张三行即刻运转尸尊**,将尸尊战甲激发了出来,防御周身。

    于此同时,生死二气也在飞速运转,配合尸尊战甲形成了一面盾牌,牢牢挡在了前方,抵挡杀戮之光。

    轰隆!

    咔嚓!

    杀戮之光速度极快,快的让人无法琢磨。

    就这一下,神光顺利和盾牌撞击在了一起,顷刻间就把盾牌撞击的四分五裂,根本无法阻挡杀戮之光的威势。

    生死盾牌碎裂后,杀戮之光威势不减,以一往无前之势冲击在了尸尊战甲上面。

    这枚玉佩刻图似乎不容任何人记住它的模样,不容任何人亵渎,见者必杀。

    眼下张三行就是它的击杀目标,似乎不绝杀张三行誓不罢休。

    几乎就和没有抵挡一样,防御力无双的尸尊战甲在杀戮之光的冲击下同样四分五裂,完全不能阻止分毫。

    “这是?”

    张三行大吃一惊,他此刻已经达到了真元境界,尸尊战甲的防御力足矣抵挡任何青尸王中期级别以下高手轰击,哪怕是顶级青尸王,这件战甲都能抵挡一二。

    可是眼下仅仅是一道杀戮之光,尸尊战甲就完全不能抵挡,连消耗对方百分之一的能量都做不到。

    杀戮之光摧枯拉朽,无视一切。

    “该死的,这道杀戮之光绝对超越了青尸王级别攻击力,最起码达到了大成蓝尸王,要不然我的战甲和生死盾牌不可能这么容易被打碎。”

    “那枚玉佩到底是什么东西,紫皇高手虚影图案经过五千年岁月洗礼,灵力都已经消耗殆尽,但是这枚玉佩图案却威力依旧。”

    张三行见到神光已经冲到眉心,眼眶欲裂,大手连拍,怒吼三声,硬生生将无天佛祖舍利再次牵引了出来,挡在眉心跟前。

    与此同时,武道真气也急速运转,各种法门秘诀同时结印,组成一道又一道防御。

    “先前卡隆顿公爵曾说这座坟墓吞噬了一个光明教化道高手和一个暗黑教化道高手,难道那两个化道就是被这个杀戮之光吞噬的?这个玉佩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这里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存在?他们两教教主是因为怕这个,所以他们才不敢过问这里?”

    “区区一道刻图,两位教主都不敢招惹?我现在却傻傻跑过来送死?混蛋。”

    张三行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无天佛祖舍利上,期望这枚舍利能够替自己抵挡这道必杀神光。

    在这之间,他把自己所拥有的各种手段全部施展了一遍,加持舍利,就连那条血河,他都直接打入到了舍利当中,激发舍利元灵抗敌。

    在坟墓上方,杜蕾拉滴出的鲜血原本都停留在了坟墓上方土层,根本没有一滴渗入到坟墓里面,似乎鲜血和坟土属于两个截然不同性质的东西,根本不相融。

    但是现在她发现,原本不相融的血珠突然全部没入到了坟土当中,且坟土里面还透发出一股强悍的气机,惊得她毛骨悚然,大声尖叫了起来。

    随后,她体内的鲜血不受控制,以极快速度没入坟土里面,像是有一股强横力量在自主抽取着她的鲜血。

    “啊”

    短短片刻功夫,她全身鲜血就被抽离了将近三分之一,脸色煞白,身体摇摇欲坠。

    面对此情此景,她非常想起身逃离这里。但是每一次想到张三行先前说不论发生什么,只要没有他的命令,万万不能擅自离开。

    想到张三行这些话,她又不敢离开,怕引发什么不好的变故,心惊胆颤。

    “杜蕾拉,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了?”玛丽雅两人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不知道杜蕾拉为什么会大声尖叫。

    “玛雅丽,伊丽莎,这里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抽取我的鲜血,我控制不住,我感受到了一股非常磅礴的气机在坟土当中奔腾,好像随时要冲出来吞没我们,现在我该怎么办?师傅他人呢?呜呜呜”杜蕾拉哭诉道。

    “什么,还有这事?”

    两女大吃一惊,不知如何是好,十分忧心。

    先前的视频她们都看过,知道探查坟墓的工人惨状,她们十分害怕自己也会落得那种下场,怕自己死在这里。

    “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玛雅丽,现在我该怎么办?师傅,师傅快救我!”杜蕾拉大叫道。

    伊丽莎两女忧心过后,只见得玛丽雅迅速冷静下来,“杜蕾拉,伊丽莎,你们不要慌,师傅他肯定有办法的,他不会眼睁睁看着我们死在这里。他现在一定是在坟墓当中和那个魔头相争,只要师傅赢了,我们肯定没事。

    要是师傅输了,我们再怎么慌乱也没用。我们当严格依照师傅的吩咐来做,不能乱了心神,不能破坏了师傅的布置,或许他现在正需要我们相助呢。”

    此话一出,宛如定海神针,两女迅速稳定下来,心神得到了很好的淬炼,紧咬牙关念动经文,排斥杂念。

    在坟墓通道当中的张三行自然听到了杜蕾拉的尖叫声,不过他现在也没什么办法,自语道:“三个傻徒弟,这次是为师坑了你们,我现在没办法救你们,我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要是天意眷顾,你们还有一些希望逃生,要是天意不眷顾,我们都得死。”

    被张三行强行牵引而出的舍利印挡在了最前方,在舍利后面则是一重重防御结界。

    那道杀戮之光格外明亮,在张三行眼中宛如一柄天外飞剑,凌厉无双。

    与此同时,张三行看到了墓碑图案下面竟然还有八个大字,大字乃是“天地神门,见碑者死”。

    这八个大字似乎是用精血书写,散发出妖艳红光,十分有震慑力。

    “呵呵,还真是见碑者死啊。”

    张三行苦笑不已,暗暗骂道:“我真是糊涂,这面墓碑本身没有什么力量,全部被岁月消磨干净,我完全可以直接崩碎走下去,我干嘛要看那些图案?”

    他内心有些后悔,他并不是后悔自己来探寻墓穴,只是后悔自己不应该管那么多,碰到阻隔直接崩碎就是了,何必好奇一些不相干的东西。

    现在因为好奇心遇到了危险,似乎还完全不能抵挡,张三行宛如吃了一个死蟑螂,心里十分难受。眼睁睁看着杀戮之光冲来,没有办法移动半步躲避,只能祈祷无天佛祖舍利能够替自己抵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