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四十四章 天地神门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无天佛祖舍利在张三行的催动下,佛光大盛,金光闪耀,吟唱出一道道至神至圣的经文声,大慈大悲无量无极的紫皇气机猛然流露而出,形成结界,形成光幕抵挡前方。

    呼啸而来的杀戮之光感受到舍利激发出来的紫皇气机后,微微顿了顿,随后就直接无视,依旧以不可抵挡的神威撞了过去。

    轰隆!

    一阵惊天巨响传遍整个通道,像是发生了大地震一样,四处墙壁摇摇晃晃。

    张三行在两者撞击之间清晰看到杀戮之光竟然也流露出大慈大悲,有无数神秘影像闪现,天尸三尊虚影、尸皇虚影、古老雅玛、神秘金字塔、阿弥陀佛法相、紫皇耶稣、紫皇撒旦等等全在其中。凡是全球神秘之物,凡是全球顶级高手,全部显现了出来,包容万千。

    似乎这道杀戮之光蕴含一切,所有万千物种全部是由它衍生而成。

    无天佛祖舍利被这股强悍气机一冲,所有防御,所有紫皇气机全部崩溃,完全阻挡不住杀戮之光的冲击之势。

    “啊...”

    舍利发出高亢而又凄惨的吼啸声,无天佛祖一丝元灵受到了极大创伤,疯狂大吼道:“混蛋,到底是哪个混蛋竟然敢招惹双鱼玉佩?这件宝物见者必死,到底是谁在坑我?该死的混蛋,我和你没完...”

    厉声大吼数声过后,无天佛祖舍利彻底停止跳动,没入到了张三行体内深处,不断抽取张三行本源尸丹精气修复自身,并且切断了所有气机,不和张三行联系。

    “双鱼玉佩?”

    张三行听到了无天佛祖舍利吼出的声音,顿时惊骇了起来,面如土色:“难道那个玉佩图案是双鱼玉佩图案?我碰到了这件神物刻图?”

    “完了完了,双鱼玉佩乃无上杀器,紫皇高手见到一面都要立马死绝。现在即便是虚影刻图,但杀我也是不费吹灰之力啊,难怪我的战甲和生死盾牌挡不住,双鱼玉佩果然名不虚传。”

    此刻张三行突然想起当初在上官凝雪坟墓当中看到的那个五行八卦七星夺命大阵,那个大阵就是因为看了一眼,被阵法捕捉到了体内生机,从而激发出了一缕杀戮之光,直接崩碎了所有护体神物,差点将他绝杀当场。

    五行八卦七星夺命大阵是尸皇从双鱼玉佩里面领悟出来的,完整大阵拥有玉佩的百分之一威能,同样见者必死。

    张三行想到仅仅是百分之一威能,当初就差点绝杀自己,现在玉佩本体刻图出现,自己这次真的难逃一死了。

    “难怪,难怪啊。这里有双鱼玉佩气机,难怪暗黑教和光明教那些老东西不敢来,也不敢声张出去,他们肯定是吃过亏,怕传了出去丢面子,同时想坑其他人。”

    张三行瞬间明白了过来,知道这座坟墓为何耸立五千年而没有被外人破坏,这根本就是外人不敢破坏。都怕招惹了双鱼玉佩虚影会引动双鱼玉佩本体,从而招来杀身之祸。只有紫皇以下高手,他们才不怕招惹到双鱼玉佩本尊,玉佩本尊不屑和这些蝼蚁发生因果。

    只有紫皇高手出动,双鱼玉佩本尊才会有反应,从而结下因果,留到来日收割灵魂。

    “双鱼玉佩据传被上古一位尸皇掌控过,看来这里的布置就是那个尸皇搞出来的了。墓主究竟是谁?竟然值得尸皇亲自布置,还刻画了双鱼玉佩图案守护?”

    张三行思虑了一下,而后急忙掐断了这些想法,因为杀戮之光已经完全冲破了他所有防御,到了眉心跟前,就要冲进去剿灭三魂元神。

    轰!

    一道沉闷响声冲起,张三行的眉心防御被杀戮之光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神光顺利冲击到了他的眉心深处,没入识海。

    在神光冲进去的瞬间,他的眉心出现了一个拇指般大小的洞口,像是被枪支射击了一样。

    “没想到我刚刚凝聚好身体没两天,现在就要死了,老天,你这是在玩我啊。就算我命中注定要死,但你能不能弄个高手来和我对战?而不是让我死的这么憋屈。

    我这种蝼蚁人物怎么会被双鱼玉佩盯上?我现在又不是尸尊传人,我和尸尊没有关系,玉佩不应该收割我的灵魂啊...”

    在识海深处,张三行的元神逃无可逃,气机完全被锁定,蜷缩在识海中央尊位眼睁睁看着杀戮之光开始磨灭自己的灵识,心中苦涩无比。

    “修行之路果然险阻重重,能够达到紫皇境界的人物果然都运气逆天。凝雪姑娘,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次是我莽撞了还是我气运崩溃。若是我莽撞了,但五千年上古坟墓我避而不见,那我还如何能够走的更深走的更远?

    除了知情的紫皇高手外,有哪个外人碰到这种墓穴会错过?三教精英人物都不舍得错过吧?我只是一个凡人,还未能超脱而出,世间俗物岂能对我没有吸引力?

    凝雪,这次是你看错了人,我没能力和你一起并肩作战了。这道杀戮之光不是我能够抵挡,只有紫皇人物才能破局而出。希望我死后你能够重新找到一个完美的合作对象,让他帮你解开尸皇束缚吧。”

    张三行的元神缓缓闭上了眼睛,挣扎无用,人力始终不能逆天。

    碰到双鱼玉佩这种顶级神物虚影刻图,这已经无关实力,而是关乎到一个人的气运。气运不行,再怎么小心,再怎么努力也没用,陨落早已注定,无法改变。

    张三行完全放弃了,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修行者,不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神。遇到不可抗拒的力量,他也只能和普通人一样闭目等死。

    恐惧,不安,后悔,懊恼等等一切情绪都没有了,脑海一片空白。不知道畏惧,不知道欢喜,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高手和普通人一样,也有无力之时。

    杀戮之光一点一滴蚕食张三行的灵识,磨灭他的元神,剿灭他的生机。躲在丹田当中的无天佛祖舍利颤颤巍巍,不敢露出一丁点气机,怕这道杀戮之光锁定自己的气机。

    同时,当它看到杀戮之光磨灭张三行本命元神痕迹后,它微微跳动了一下,丝丝光芒闪烁不停,像是在思考。

    “难道是我猜错了?这个家伙的气运完全崩溃了?凌霄那个逆子当年死的真的没有问题?但是,但是若他没有问题,生死戒他怎么可能得到?

    我避开尸皇耳目布置了万年,到头来却是我看错了人?凌霄不是我要找的人?落英不是我要找到人?这个张三行和那个神门完全没有关系?但他们若都不是我要找的人,那天下谁才是我要找的人?”

    此刻,舍利很迷茫,很疑惑。

    这时,当舍利自语声落地,当它彻底沉寂下来被杀戮之光遮住了一切,完全封闭了张三行的识海后,张三行的识海忽然震动了起来,嗡、嗡、嗡之声响彻不停。

    这些声音既像是举行一个伟大的祭祀,又像是开启了某种古老、神秘的法阵,声音十分宏伟,十分沧桑,如同来自历史长河尽头的太古。

    没过多久,一片白芒闪现,遮盖一切,完全隔断了张三行识海和肉身之间的联系,屏蔽了所有。

    在白芒闪现之时,在杀戮之光吞噬完张三行外围本命元神、即将要彻底磨灭元神灵根之际,他的识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门户。

    这个门户是由生死二气组成,一生一死。在其上方高悬一个牌匾,牌匾刻有两字,分别是天地二字。

    神门一出,一股滔天骇浪般的气势涌动,像是万里大江奔腾,像是无边大海翻涌。

    神门照耀天地,光芒所到之处,生死交替,阴阳轮转,四季衍生。

    天地神门,这就是天地神门!

    神门一显现出来,两道人影立马凭空闪现,这两人不是别人,正乃是凌霄落英,也就是张三行的父母。

    凌霄落英带着溺爱的眼神直直看着张三行仅剩的那么一点元神之光,随后落英伸出手掌抚摸着张三行的元神脸庞,喃喃道:“孩子,我的好孩子,遇到双鱼玉佩不是你的错,它是你的劫数。

    我和你父亲与双鱼玉佩争斗了数万年,始终不能将它磨灭。此生转世觉醒投胎,却被尸皇警觉,不得已以身殉道避免尸皇崩碎神门超脱。你承载着我和你父亲的宿怨,这是一个很重的担子。

    我真的不想将这个重担压在你身上,但是不压在你身上又不行,因为你是我的儿子。

    当年我给过你选择,让你做一个平凡人,但是你踏上了修行路,接下了这个担子。现在你又以生死二气凝练本尊身体,如此你再无卸下担子之时。你不找双鱼玉佩,这枚玉佩就会找你。

    好孩子,加油吧,成败不在你我他,只要你努力过就行。若是日后神门不保,我和你父亲也不会怪你。双鱼玉佩太强大,我们的敌人也太多。”

    凌霄虚影见状,叹道:“落英,走吧,没有时间了。要不然那个人必定会察觉,我们的这一点灵识根本不能阻挡太久,否则我们当年就真的白白死了。”

    “嗯!”

    落英缓缓转过头,“凌霄,这一去,我们就要返本还源了,我们也再也见不到儿子,或者说见到了儿子,我们也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们,你说我们当初是不是不应该将生死印放在他身上?若是没放在他身上,神门也不该由他守护,他也能无忧无虑快乐成长。”

    “不放在他身上又能放在谁身上?你自己刚刚都说过的。”

    凌霄面容愁苦,有些无奈道:“他是由生死两气相合诞生出来的,逃脱不了。若是他不降生,这些烦恼自然没有。但既然降生了,那么这些因果他就摆脱不了。落英,你人的念头越来越重了。你要记住你的身份,我们只是生死二气,并不是完整的人。”

    落英十分不舍,无奈又无奈:“我知道,以前千百次转生,我们都没有诞生孩子。这一世,阴差阳错诞生了他,我也成了一个母亲,我想做到一个母亲的责任。我最怕的事并不是这些,我最怕的就是那个丫头。

    儿子以后少不了要吃许多苦头,甚至死在她手里也说不定,换句话说是死在我们手里。”

    凌霄回道:“这是命,我们改变不了。那个丫头若是借我们之手让他死在我们手里,那也就说明他不该诞生出来。若是他死在了其他人手里,那么我们并没有做错。若是他达到了我们预期程度,完成了使命,那我们也可解脱了。”

    “哎...”

    落英和凌霄缓缓走向那道天地神门,转头痴痴望着张三行,叹气之声不绝于耳。

    当两人来到神门跟前之时,他们的身躯开始消散,化作两股气流,一股显现生机,一股显现死气,分别融合到了门户当中。

    “轰隆!”

    两人一进神门,这座门户震动不停,无量生机贯穿张三行识海,传出威严无双的话语:“双鱼玉佩?哼,我的儿子岂能死在你的刻图手中?给我碎!”

    咻!

    神门同样爆发出一道神光,和杀戮之光一模一样,直接撞了上去。顷刻间,杀戮之光全部崩碎消散,化为无形,原本吞噬的一切灵识和生机又重新飞了出来,和张三行元神相合,返本还源。

    双鱼显,生死出!

    双鱼玉佩刻图虚影击杀张三行,张三行灵魂深处的生死印凝聚神门守护。

    “双鱼玉佩,你给我记住,要想杀我儿子,除非你本尊出动。要不然来多少虚影,我崩碎你多少虚影。”

    待到杀戮之光消散一干二净,天地神门也同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宛如这两件东西从来没有出现过。

    轰隆!

    阻隔通道前方的墓碑轰然倒塌,掀起一片灰尘,墓碑上的所有刻图都成为了历史尘埃。

    “呃...”

    这时,张三行也从墓碑倒塌声中惊醒过来。

    他先前被杀戮之光吞噬了不少元神灵识,昏迷不醒。现在灵识复归,一切又成了原来模样。

    “这是哪?”

    张三行迷迷糊糊挠了挠头,看到四周漆黑一片,有些发愣。

    随后,他立马想到了杀戮之光的事情,惊道:“这是地狱?我死了?”

    啪!

    他用力煽了自己一巴掌,痛的惊呼起来,“啊...嘶..,我没死?这是怎么回事?那道杀戮之光不是绞碎了我的元神了么?难道我先前是在做梦?根本没有杀戮之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