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四十八章 事情了结
    大英帝国百伦特亚石油公司分部,拉米诺等人一路舟车劳顿已经回到了这里。

    这次他们一行七八十号人探寻坟墓,归来之时仅剩五人。虽说拉米诺也有些心痛族人身死,但对比顺利取得宝物来说,他还是相当开怀。

    “玛雅丽,这次你们在坟墓中得到了什么宝物?张先生又分给了我们什么?你快拿来让我看看。”拉米诺欣喜问道。

    “族长,宝物已经被师傅收回了。”玛雅丽回道。

    “收回了?什么意思?”拉米诺问道。

    玛雅丽解释道:“这次只有师傅一个人到了坟墓深处,总共取得了两件宝物,一件是水晶小棺材,一件是龙炎国上古三皇五帝当中的黄帝修行功法,名叫黄帝内经。

    那个小棺材师傅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至于黄帝内经,师傅说那本功法属于龙炎国的,不能在西方流传,因此他只给我们看了几个时辰,让我们默记下来。在来的路上,您不是看到我们捧着一本泛黄的经书吗?那本经书就是黄帝内经。

    师傅说这本经书非同凡响,是天下最顶级的修行功法之一,只要能够学到里面功夫的两三成,那么一定可以成为一个盖世高手。”

    拉米诺听到玛雅丽这般解释,恍然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们记住了多少?为何没有抄录下来呢?我想若是你们三人分开抄录,应该可以全部抄完吧?”

    “不行,这可万万不行。师傅说这种顶级功法一定不能抄录,除非抄录的人修为比撰写功法的人高深才行。若如不然,修行的时候肯定会练错,从而导致走火入魔而亡。根据师傅的说法,顶级修行功法蕴含非常大的因果,不能乱来,因此我们不曾抄录。

    虽然我们也不知道这话具体是什么意思,但想来师傅也不至于欺骗我们。这本经书我们三人已经默记了大概有三成左右,足够我们修炼到一个非常高深的境界。等我们融会贯通了这些经文,那么我们就能撰写成另外一本属于我们家族独有的功法传授下来,交给族人修行。”

    “不能抄录?”

    拉米诺叹了一口气,“玛雅丽,经文上的字应该都是龙炎国古老的文字吧?现在你们能够记下三成已经不错了,这将是我们家族以后的根基。”

    “是的族长,经文太过高深,有许多文字我们都看不懂,只能死记硬背把那些文字形状默记心中。要想融会贯通,那么就需要精通龙炎国上古文化才行。族长您且放心,既然是顶级功法,那么难度自然是有,我们一定会竭力破解出来,开创出属于我们自己的功法。”

    “好,这事全靠你们了。等过两天杂事处理完了之后,我会派人寻找那些龙炎国古代典籍,助你们早日融汇贯通。”

    拉米诺仔细瞧了瞧坐在下方的玛雅丽三女,当看到杜蕾拉一脸苍白之色,问道:“杜蕾拉,我看你脸色有些苍白,莫非你受了伤?或者说是太过劳累了?

    若是这样,那你赶快去休息,切勿伤了身体。现在你们的身体不仅仅是你们自己的,更是我们家族所有人的,家族根基和负担就在你们身上,因此你们是万万不能出任何问题。”

    “多谢族长关心!”

    杜蕾拉恭声回道:“族长,在取宝物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意外,师傅碰到了一个强大魔头。在那时我的鲜血被抽走了三分之一,因此脸色才有些发白。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休养两天就会好的。”

    “嗯,辛苦你们了。杜蕾拉、玛雅丽、伊丽莎,这次从阿拉伯帝国来到这里你们还没合过眼,你们快去休息吧,等养足了精神再去修行。”

    “是,族长!”

    三人从椅子上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这时,拉米奇从门外走来,对着四人道:“刚刚张先生和我说,要你们四人现在去后院一趟。”

    “哦?张先生让我们现在去后院?”

    拉米诺和玛雅丽三女不知有什么事,快速朝着后院走去。

    不一会儿,四人来到了后院门口,张三行正站在那里眺望远方。

    “张先生,师傅,我们来了。”四人齐声道。

    “恩!”

    张三行收回目光,推开大门,率先进了后院,“你们进来吧。”

    四人一进后院,立马看到杰森和汤姆以及李伯特紧闭双目,正在竭力吸取玉石灵气。

    “玛雅丽、伊丽莎、杜蕾拉,你们三个各就各位,继续炼化玉石。”张三行说道。

    “是,师傅!”三女穿过玉石阵法,来到了规定的位置盘坐下来。

    拉米诺见状,急忙问道:“张先生,我看她们三个已经非常疲惫了,是否让她们先休息一下?”

    “无妨,玉石精气可以替她们养神。且她们刚刚看了黄帝内经,这时候正须静心参悟,不可错过了绝好时辰。若是我猜的不错,等这些玉石吸收完了,她们也正式进入了门槛。”

    张三行手掌一翻,三颗丹丸出现在了手中,对着拉米诺道:“拉米诺先生,我也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能够吸收完玉石灵气。或许等她们吸收完玉石后我已经离开了这里。

    到时候你把丹丸交给玛雅丽三人,让她们服下。这些丹丸内蕴我的精气本源,可以直接助她们提升到伯爵境界。且稍后我会整理一些修行经验出来,到时候你一并交给她们。只要她们严格按照我说的去做,用不了多长时间她们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高手。”

    拉米诺闻言,有些惊讶,问道:“张先生,你要离去?”

    “嗯,后日等见过卡隆顿两人后,我是会离去。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能长时间待在这里。我怕到时候玛雅丽三人还未从这里醒转过来,所以交代你做这些事。她们三人都还不错,心神已经很沉稳,算是真正踏上了修行之路。

    以后若是你们找到了这种坟墓或者是找到了精血,可以随时联系我。”张三行回道。

    “是,张先生,坟墓和精血之事我们一定牢记在心。”

    拉米诺点点头,又问道:“杰森他们三人呢?不知你如何安排?”

    “他们三人当中的汤姆最不适合修行,吸取玉石速度比较慢,所以他是多余之人。”

    张三行大手一挥,将汤姆从玉石阵法当中抓了出来,“拉米诺先生,另外两人体内都有我的筑基丹,成为一个高手是没有什么问题。而后有玛雅丽三人传授经验,只要他们不碰到什么意外,应该会一路平坦。与此同时,等他们醒转过来后,我会偶尔通过生死牌位指点他们修行。”

    “好,多谢张先生费心了。”拉米诺恭声道。

    “你不用谢我,本来我是应该在这里多待一些时日,多指点他们一些东西。但我冥冥中感应到天竺那边有些动静,我需要早点过去。要不是先前答应了卡隆顿两人,或许我现在就走了。拉米诺先生,我走后你们把这边的重心尽量转移,免得别人窥视你们的财富。

    玉石布阵之法我烙印在了玛雅丽识海,时机一到,她自然会知道如何布阵。届时你可以多弄玉石相助她们了。”张三行淡淡说道。

    “是,张先生!”拉米诺回道。

    张三行见状,默然点头,又是大手一挥,本源生机不断冲出,浩浩荡荡充斥在了整个后院,加持院中五人修行。

    做完这些,张三行这才转身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待到走远,拉米诺紧紧捏了捏手中的三颗丹丸,自语道:“玛雅丽,伊丽莎,杜蕾拉,你们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这次我真的是把家族命运全部赌在了你们身上。”

    言罢,他也转身离去。

    这次他同样是数十个时辰没合眼,早已疲惫。现在难得有空,想好好休息一下,琢磨退出大英帝国之事。

    他此刻非常明白,自己从阿拉伯帝国来到此处还没几分钟,黑暗教和光明教就找上了门,自己家族已经被两大教派密切关注。若是不及时抽身而退,到时候恐怕想退都退不了。

    当下一时无话,各有各的安排。

    ------

    到了约定的第三天,暗黑教桑亚纳公爵和光明教卡隆顿公爵果然登门。

    张三行应邀相见,对着来人冷笑道:“两位道友,你们也太不仗义了吧?”

    “什么?不知张先生何出此言?”两人问道。

    “哼!”

    张三行冷哼一声,“那处坟墓我亲自去看过,差点栽在那里。你们三日前曾说有两位亲王高手陨落那里,想必你们是知道坟墓的一些隐秘之处了,如此你们为何不告知我?若不是我有两分手段,今日恐怕我只是一个鬼魂和你们见面呢。”

    “哦?你亲自去看过坟墓?还吃了一个大亏?”

    卡隆顿两人当时在两万米高空清晰看到了一切,此刻两人当作什么事都没看到一样,回道:“张先生,那日我俩曾劝你不要去,但你非要去看看,这可不能怪我们啊。

    还有,虽说我们两派各有一位亲王陨落那里,但我们真不知道坟墓具体情况,我们只知道那里的阵法非常厉害,根本不能靠近。不知张先生您看出了什么问题了么?”

    “什么问题?哼,天大的问题。”

    张三行故作姿态,冷冷喝道:“五千年的上古坟墓一旦挖开,机缘多多。我开始还纳闷呢,你们两教紫皇高手知道这等坟墓竟然还不动心?原来他们都清楚坟墓底细,根本不敢招惹。这次算我买了一个教训,认了载。”

    “什么?什么底细?张先生,你请详细说说,我们两个还真不知道缘由,我们教主也没把话传下来。”

    张三行回道:“那个地方根本就是一个死地、是个魔窟,谁去都得死,哪怕是你们两教紫皇教主也不例外。若不是我在那个危机关头提前看出了一些名堂,我岂能逃得出来?”

    “魔窟?紫皇高手去了都得死?”

    卡隆顿两人面面相觑,惊道:“张先生,这不太可能吧?区区一座古坟而已,哪里有那么邪门?紫皇高手法力无比,神通广大,这天下还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让紫皇高手畏惧。”

    “天下第一神物双鱼玉佩呢?你们说说,若是你们教主碰到了这个东西他们还有命可以活吗?别说我亵渎你们两教,你们教主还真没有那个胆量敢招惹,只有龙炎国尸皇那等人物才可以稍微抵挡一二,能够直视瞄一眼不死。”张三行喝道。

    “双鱼玉佩?”

    桑亚纳公爵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不可思议的事情,惊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你是说那个坟墓里有天下第一神物双鱼玉佩?”

    “不知道有没有,反正我感应到了那种气息。”

    张三行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我想你们教主也肯定感应到了这个宝物的气机,所以他们才不敢招惹。若是他们被双鱼玉佩盯上,只有死路一条。或许坟墓里面没有双鱼玉佩本尊,只有刻图什么的。但是,即便是刻图,那也不是谁都能够招惹的起。

    换句话说,只要和双鱼玉佩扯上了一点点关系,天下紫皇高手莫不退避三舍。两位道友,这个坟墓我退出了,你们爱怎么弄就怎么弄,我从来不知道这件事情。宝物虽好,命只有一条,我不想冒险招惹这个神物。”

    桑亚纳听到这么一说,两眼泛白,冷汗直流,“我竟然一直在打双鱼玉佩的主意?我的天。张先生,你能够确定坟墓当中有双鱼玉佩的气机吗?”

    “五成把握吧,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哪怕是只有一成可能性,我都不会参与。你们若是不信可以问问你们教主,想必他们知道的肯定比我多。好了,事情已经了结,恕不远送。”

    桑亚纳和卡隆顿两人没想到自己等了三天,竟然就只等到了这么一个结果,既后怕又无语。愣愣坐在那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一旁的拉米诺见状,双眼一眯,笑道:“两位公爵大人,虽然我不知道双鱼玉佩是什么东西,但想来只要不是活物,我们总能想到办法解决,要不我们直接用炮弹把坟墓轰开?”

    “混账,你想全家死绝吗?竟然想着用炮弹轰双鱼玉佩?”

    桑亚纳条件性反射怒骂了起来,他实在是没想到拉米诺竟然能够说出这么荒唐的话语,厉吼道:“双鱼玉佩已经超越了世间一切事物,相当于死神,惹怒了它也就等于惹怒了死神。拿全世界的性命来挡都没用。”

    卡隆顿公爵劝道:“桑亚纳公爵,拉米诺先生不是此道中人,所以他对这些事情并不了解,因此这不能怪他乱说。”

    说完,他对着张三行道:“张先生,多谢相告。既然坟墓当中有双鱼玉佩的气机存在,你不想参与进来这很正常。现在事情已了,我等告辞。”

    “好走,不送!”张三行回道。

    “免送,以后若是有机会,我们定要去你们天道门坐坐。希望到时候你不要打着斩妖除魔的口号来对付我们。”卡隆顿公爵朗朗道。

    “哈哈哈....”

    张三行大笑三声,自肚里寻思道:“天道门高手不杀你们还杀谁?一群白痴。”

    待到两人走远,拉米诺才收回了迷糊神色,问道:“张先生,双鱼玉佩是什么?我看他们非常害怕这个东西啊。”

    “双鱼玉佩是这个世上位列第一的宝物,不论是谁看一眼立马就要死。至高宝物灵性十足,以后你可切莫随意说出刚刚那种话语,哪怕是糊弄别人也不行,要不然很容易招来无法想像的灾难。”张三行嘱咐道。

    “是,张先生,多谢指点。”

    拉米诺没想到双鱼玉佩这么厉害,不仅不能看,而且还不能说。

    见到事情已了,张三行从怀里掏出三张符箓和一本小册子递到拉米诺手中,笑道:“拉米诺先生,那两人现在不会再来关注你们了,那个坟墓短时间内他们是万万不敢去招惹。

    这个册子是我整理出来的一些经验,仅供那三个丫头参考,切勿随意泄露出去。等她们醒转过来后,你就说我已经离去,以后会来看她们就行。至于这些符箓,乃是我昨日亲手刻画,拥有保命功效。启用的时候只要把符箓贴在任何一个经过供奉的生死牌位上就行。”

    说完,张三行身影一闪,虚幻步和尸尊幻影步施展而出,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彻底离开了这里。

    自当他获得黄帝心脏后,他时时刻刻都被一股莫名气机影响,不能稳定心神修炼。

    他知道这里面肯定有缘故,有某些东西引动了黄帝心脏,自己需要尽快解决。

    拉米诺对着张三行消失的方位遥遥一拜,自语道:“张先生,多谢了。虽说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但你对我们家族的恩情无与伦比,我们全族必定永远铭记于心。望先生好好保重,祝愿先生早日完成大事,来日我们再来把酒言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