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五十章舌辩
    “什么?那些是虚幻?是曾经的影像?”

    张三行惊讶万分,高空之上那些佛陀依旧存在,他有种感觉,若是自己飞身前往,绝对可以真实触碰到那些佛陀。

    “大师,我来自龙炎国,以往都在布达拉圣宫朝拜。但不知因为何事,布达拉圣宫突然关闭佛门。

    我虽一心向佛,但自那之后不知往何处拜佛。后得一位老者指点,因此才来到天竺国大雷音寺拜佛。”

    “原来是这样啊?”

    僧侣点点头,已经了然。

    布达拉圣宫是因为躲避灾祸,不想招惹尸王因果才关闭佛门,僧侣对于这事有些了解。

    “施主,既然你与我佛有缘,那么还请施主随我进殿朝拜。或许我佛会降下功德,助施主达常所愿。”

    张三行闻言,眼珠子一转,笑道:“多谢大师美意,我才来到天竺不久,想先了解一下天竺国风情,沐浴更衣一番。免得不懂规矩冲撞了我佛。大师请自便,我稍后就去拜见我佛。”

    “恩,也好。”

    僧侣没有感应到张三行身上有任何气机波动,斜眼一笑,暗中弹射一指,朝着张三行体内打入了一道佛光充当印记,要监视张三行以后的一举一动。

    做完这些,他才若无其事转身离去。

    张三行见到这个秃驴竟敢用佛光在自己身上做记号,冷笑三声,暗道:“好你个小秃驴,竟敢亵渎本座,找死!”

    说完,他也暗中朝着僧侣打入了一道佛光,直至僧侣丹田,没入元丹当中。

    张三行打出的这道佛光既可以说是精纯佛光,又可以说不是佛光。

    因为这道佛光乃是变异品种,是他从无天佛祖舍利当中领悟出来的佛法,内蕴天尸三尊尸气,非常凌厉霸道,一旦发动可以随时了结他人性命。

    张三行一开始也没打算和一个小和尚过不去,也不想在大雷音寺门口惹事。但是他没想到这个小和尚竟敢主动挑衅自己,因此才暗中下手,要让这个和尚生死两难。

    “死秃驴,敢这样暗算招惹本座的人不多,你是头一个比本座道行还低,竟敢主动挑衅本座的人。在接下来的三天里,只要没有紫皇高手替你护佑,你必将承受万尸噬魂之痛。”

    “嗡,嗡,嗡!”

    突然,在张三行施法之后,原本安安静静在他丹田当中的无天佛祖舍利忽然剧烈震动了起来,光芒四射,旋转不停,似乎要冲出丹田,但又十分犹豫。

    强悍的本源佛光像是魔气,不断侵蚀张三行的本命尸丹和黄帝心脏。这颗舍利当中蕴藏的灵识似乎陷入到了混乱状态,破坏张三行体内生机。

    “佛佛佛佛佛佛佛!”

    “魔魔魔魔魔魔魔!”

    佛与魔之声从舍利当中传出,非常杂乱。

    张三行感应到丹田有异动,脸色一变,正欲离开。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识海当中浮现出了一个身穿白色袈裟的僧侣。

    这个僧侣样貌年轻,一手持佛珠,一手持钵盂,面色慈悲。

    “无天佛祖法相!”

    张三行脸色阴沉如水,元神死死盯着这个僧侣。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张施主,贫僧有礼了。”

    白衣僧侣在张三行的识海当中单掌施了一礼,淡声道:“张施主,贫僧乃无天佛祖残念,本在布达拉圣宫练魔,施主和贫僧有缘,将贫僧当年遗留下来的七颗舍利带到了天竺。因此贫僧恳求施主前往大雷音寺,将我另外十颗舍利合一,助贫僧残念归一。”

    “舍利?”

    张三行一听这话,瞬间明白了过来。

    无天佛祖舍利共有十七颗,七颗原本在布达拉圣宫,后被张三行夺取炼化融合成了一颗,另外十颗就在大雷音寺。

    现在那十颗舍利感应到了张三行体内的这七颗合一的舍利,两者产生了共鸣,于是就发生了异动。

    “无天佛祖!”

    张三行元神冷冷盯着识海当中的这个白衣僧侣,他对于这个僧侣没有任何好感,觉得它就是一个魔头,时常盗取自己本源。

    要不是后来被黄帝心脏镇压才老实了下来,自己多日来辛苦得到的千年死尸本源定要被舍利吸去不少。

    “无天佛祖,你前生好歹也是至神至圣大佛,大慈大悲眷顾苍生,独斗尸祖。但是,你陨落后留下的舍利为何强行吸取我的本源?且我多次遇到灾祸,舍利为何不救?哪怕是我强行牵引都没用。

    舍利被我所得,在布达拉圣宫的时候我就已经炼化完全,残念不应还有存留,你为何还能出现?”

    白衣僧侣回道:“人有善恶,贫僧亦是如此。我的善念当年就消散完全,遗留下来的全是恶念。现在大雷音寺那十颗舍利秉承阿弥陀佛旨意和我产生共鸣,因此我才能出现在这里。张施主,只要所有舍利合一,我的恶念才会全部消失,只留下我当年全部精元。

    要不然,舍利两分,恶念永世不灭。你在布达拉圣宫炼化的只是舍利表面,内在因果并未炼化。你速速去大雷音寺感召我剩余的十颗舍利,将我恶念除去,如此你便可得我传承,可得我全部精元。”

    “哼!”

    张三行冷哼一声,十分不相信这个秃驴言语。

    俗话说老而不死是为贼,张三行觉得眼前这个无天佛祖也是一个没有死透的魔头,保不定舍利合一之后自己就要被他夺舍,从而一命呜呼。

    白衣僧侣在张三行的识海中商量,在丹田当中的舍利依旧不断乱冲乱撞。

    轰隆!

    一道佛光顺利击中张三行的本命尸丹,在尸丹上面留下了一道深深伤痕。

    尸丹受损,张三行本尊立马就有了反应,脸色煞白,嘴角血迹涌现。

    “混账!”

    怒喝一声,张三行急忙调动尸气全力压制舍利,不让它暴动。

    就在这个时候,大雷音寺不断冲出佛光,朝着张三行身上激射而来,加持舍利,牵引舍利。

    “哼,不伦不类的东西,找死!”

    终于,黄帝心脏看不过去了,因为有数道佛光冲击在了它的身上。

    这颗心脏非常老实,只把张三行身体当作一个容器。自从它进入张三行体内后,除了上次出手赶走舍利占据的位置外,它再也没有过一次异动,只是偶尔会有一些混乱意识波动影响张三行。

    现在虽说舍利激射出来的佛光全部被黄帝心脏外围那层黄帝真气阻挡,没有给心脏本尊带来一丁点伤害,但是这颗心脏还是受不了这种挑衅,暴怒了起来。

    “轰!”

    黄帝心脏不出手则以,一出手果然非同凡响,浩瀚无匹的力量从心脏里面爆发出来,形成了一道人形真气,直接撞击在了舍利上。

    这道人形真气十分霸道,像是一个帝皇,一言九鼎。

    并且,这道真气蕴含了大毅力,大智慧,大信仰,大功德。是由数千年来无数龙炎国百姓顶礼膜拜汇聚而来的,只要龙炎国百姓不死绝,那么总有人会膜拜黄帝。

    一旦膜拜黄帝,这颗心脏就能吸取一定的信仰,形成真气,形成力量。

    “啊黄帝老匹夫”

    舍利被人形真气撞击发出了惨叫声,十分愤怒,咆哮不断。

    击退舍利后,一道意识传入张三行识海,“速速离开这里,快!”

    张三行听到这个声音,下意识问道:“你是谁?为何要我离开?”

    “我是黄帝,速速离开这里,其他等全力镇压舍利之后再说。”突来的意识回道。

    “好!”

    张三行觉得这个无天佛祖舍利太过反常,也不敢多停留片刻,怕引起大雷音寺佛主注意。

    白衣僧侣看到张三行要走,摇头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张施主,是否有人对你说要你暂且离开这里?哎,看来天下真到了群魔乱舞的时代了,连龙炎国三皇五帝当中的黄帝都成魔了。

    张施主,我一生降妖伏魔不计其数,即便是尸祖我也不惧。当年贫僧和黄帝残念打过交道,当时他正处在魔化边缘,只是贫僧那时也没有能力出手解救,找不到他的真身墓穴所在。

    现在看来,他已经彻底成魔了。他十分惧怕贫僧舍利合一后会爆发至强善念将他诛杀,因此才要你离开这里。

    贫僧一生为善,秉承阿弥陀佛割肉喂鹰之念,世间所有妖魔鬼怪尸王见我都得退避三分,因此我的舍利蕴含大智慧,大毅力,大功德,大信仰。可助人超脱物外,可助人记起前生,可助人拥有无边法力,可助人达成所愿斩灭怨气狞气等等一切负面情绪

    我的舍利一出,百姓善念觉醒,信仰合一,拥有除魔神效。张施主,我从你的记忆中得知你有一位好友被狞气怨气缠身,不能主导自己。贫僧告诉你,普天之下,除了贫僧外,哪怕是尸皇亲自出手都无法将她挽回。

    你那位好友体内的怨气狞气已经有了智慧,有了自主思想,也就是说这个负面情绪得到了众生的恶念加持,拥有无匹神通。你的好友三魂终生都无法摆脱,要被这个负面情绪所控制。

    只要贫僧舍利合一,你那位好友体内的怨气狞气必定会被舍利全部斩灭。

    张施主,你可要认真思量。一旦魔化了的黄帝控制了你的思想,镇压了舍利,那么我舍利当中众生汇聚的大愿力将会消散,到时候再无那等降妖伏魔斩灭怨气、狞气神效。

    且我那十颗舍利当中的残念已经觉醒。若是晚一天舍利合一,那么舍利里面的力量也会随之减弱一分,直到最后全部消失,永远没有恢复可能。你那位好友已经到了极其危险边缘,舍利每损耗一分力量也就相当于她多一分危险。”

    “叶紫!”

    张三行惊呼一声,沉声道:“你说的可是真的?普天之下只有你的舍利才能彻底将我紫儿唤醒?”

    白衣僧侣回道:“当然,不信你问黄帝。贫僧虽然佛法不精,比不上阿弥陀佛,也比不上当年的黄帝,比不上尸皇。但是,贫僧独特的大愿力凌驾一切,可以号召万古不灭冤魂和今世所有生灵百姓一起祈祷,斩灭怨气狞气。我的这个能力没有人超越,也不可能有人超越。

    张施主,贫僧实在是不愿世间多一个魔头少一个善灵尸王,你的一切我已经尽知,你那位好友的情况我也知道一些。贫僧曾发下大宏愿,要让世间无恶,这个宏愿得到了众生支持,舍利本源不散,愿望永远不消。舍利本源耗尽,愿望成空,如此万千生灵的信仰也就成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