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五十一章因果
    “黄帝,你身为古皇人物,跨越五千年历史长河,灵识不消不磨,天下大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请您告诉我,这个无天佛祖法相所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我紫儿体内的怨气狞气是不是只有他的舍利才能全部斩灭,是不是只有他才能够唤醒我紫儿以前的记忆?”

    张三行的元神飞速缠绕上了丹田当中的黄帝心脏上面,询问缘由,想要得知更多事情,“黄帝,你要我来大雷音寺又是为了什么?难道真如无天佛祖法相所言,你已经入魔了?”

    黄帝心脏在张三行不断询问下,不断以本源精气灌注下,断断续续回道:“我的身体、我的思维记忆、我的核心本源天下三分。心脏是核心本源,身体在龙炎国,思维记忆就在大雷音寺,被无数高僧镇压,我需要取回这些记忆。

    现在的我不能回答你太多问题,我的思维记忆有缺。无天他的说法是真的,普天之下除了他的舍利之外再无其他宝物可以恢复你识海当中那个女子的记忆灵识。当年我的残灵和无天打过交道,他的确拥有天下所有人汇聚的大愿力,谁也比不上,是所有狞气怨气克星,不过”

    “不过什么?”张三行急忙问道。

    “不过他此刻的状态好像不对,他不是我当年认识的那个无天佛祖,好似他是另有其人,像是一位太古高手。我无法记起他的全部,不能将这些事情连贯起来。张三行,我奉劝你小心行事。我并未如他所说已经入魔,他惧怕我恢复记忆。

    至于你识海当中的那个叶紫,她体内的狞气和怨气应该已经形成了一个有自主思想、自主意识的另类怨灵,是一个独特存在,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无天佛祖他若是处在当年巅峰状态,他绝对可以完全除灭这个怨灵。但此刻他的舍利已经耗损了,因此不能彻底斩除,只能镇压。换句话说,即便是现在舍利合一了,对于叶紫来说也做不到彻底根除病根。

    她要想完全恢复,只有让她体内的那个怨灵得到安慰,心愿达成。这件事你只能辅助,若是要彻底斩除,需要叶紫本人的意志去抵抗才行。”

    黄帝心脏一口气说了很多,到了最后,他的意识似乎彻底紊乱,不停催促张三行暂且离开大雷音寺,不要让舍利合一。

    然而,张三行识海当中的那个白衣僧侣无天佛祖法相却是另外一种说法,说黄帝已经入魔,惧怕自己舍利合一,所以才想着要快速离开。

    两种说法,两人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无天佛祖乃是天下佛教共同敬仰的大善之佛,平生功德无量。而黄帝乃是龙炎国百姓始祖,是三皇五帝当中威名更加靠前的人物,也是一个天下为公的大人物。

    现在两人意见完全相驳,这就表明有一人的说法肯定有假,已经成魔了,张三行不知道他们两人当中究竟是谁成魔了。

    想着若是离开,万一黄帝心脏占据了自己的灵识,掌控了自己的身体,那么自己也就成了傀儡。自己没有抵挡这颗心脏的力量,这颗心脏可能会爆发出紫皇高手级别的神通。

    若是不离开,万一黄帝心脏说的是真的,舍利合一之后自己同样没有活路,肯定要被镇压炼化杀死。

    生死关头,绝对生死关头,张三行无法快速做出决断。

    但是,大雷音寺的佛光已经被引动,十颗无天佛祖舍利正在复苏,正在定位,冲出一股浩瀚佛光,要和张三行体内的舍利合一。

    在大雷音寺大雄宝殿当中,闭目念经的木哒真禅师忽然身躯一颤,手中的佛珠洒落在地,惊呼道:“来了,他来了。”

    一旁的僧侣不明所以,问道:“禅师,您说什么?什么来了?”

    “没什么!”

    木哒真禅师快速起身,冲出了大雄宝殿,朝着佛主闭关所在大殿奔去。

    不出一会儿,他来到了佛主闭关所在地,伏地说道:“师傅,刚刚我感受到了舍利圣光波动,想来那个人已经来了。还请师傅施展**,将此人拘禁。”

    “嗯,此事我已经明了!”

    佛主点点头,面露疾苦之色,对着木哒真禅师道:“木哒真,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刚刚不仅无天佛祖舍利产生了波动,在那雷音塔下面镇压着的黄帝灵识也产生了波动,这事不是那么好处理。

    当年阿弥陀佛曾言,黄帝身为龙炎国始祖之一,能够汇聚整个龙炎国百姓愿力,龙炎国不灭,他的灵识也永久不灭。

    当年不知黄帝灵识为何会被镇压在雷音塔下,阿弥陀佛也没有对此事进行说明。他只说雷音塔既有镇压黄帝灵识之意,又有保护之意。他的灵识一旦冲出佛塔,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变故。因此我不好出手,须得将精神放在黄帝灵识上面。”

    木哒真禅师回道:“既是如此,那弟子该如何行事?他已经到了我们大雷音寺地盘,身怀无天佛祖舍利,拥有尸尊传承,甚至和生死戒有关联。若是我们放任不管,那么这些宝物将会与我佛失之交臂。

    师傅,舍利若是合一,那么我们大雷音寺也就相当于拥有了一位紫皇中期高手,此事事关重大。”

    “他虽然到了大雷音寺地盘,但还未进入大雷音寺。”佛主紧皱眉头,有些犹豫,而后大手一挥,十颗无天佛祖舍利浮现在了身前。

    “木哒真,你也已经到了半步紫皇巅峰境界,随时都可以突破这个境界。此事我不好亲自出手,以免和紫皇高手发生碰撞,从而引来变故。现在我把舍利交给你,任由你来全权处理此事。

    你要记住,处理此事的时候千万不要突破这个境界。紫皇因果非常重,能不出手就尽量不出手。若是你以半步紫皇境界拿到了全部舍利,拿到了尸尊传承,那么也就表明我们大雷音寺合该得到宝物。若是拿不到,那也不能强求。

    至于那人,若是他没有踏足大雷音寺,你不要出去抢夺。若是他进来了,那么你可根据你的想法出手,尽量不要杀他,拿到宝物后能放他一条生路就放他一条生路。

    天下之大,因果之多,你没有彻底踏足紫皇境界是无法得知的。那个人身后似乎和凌霄落英有不可分割的关联,然而,凌霄落英两人又是极为神秘的存在,谁也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又有什么后手。贸然招惹和他们有关联的存在,这种因果不是你我能够随便承受的住。

    还有,尸皇最近的动作非常诡异,尸祖此人也是让人琢磨不透,那个兽神老祖更是异象频出,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哪个太古巨头。

    至于以前那些顶级太古高手,他们并未彻底死绝,肯定藏身某一个地方,等待机会超脱。比如说魔罗,此人就不可小视。我们不能做出那种挑起紫皇纷争的事情,要不然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现在黄帝灵识产生波动,这就表明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人物开始复苏,我需要全力关注此事,查探这些太古高手有什么布置。木哒真,你行事的时候要屏蔽自身所有气机,斩断一切因果,万万不可让任何一个外人知道,否则我们大雷音寺可能会成为紫皇高手的战场。”

    木哒真回道:“师傅,真的有那么玄吗?”

    “我之所言并非虚假,据我所知,我们阿弥陀佛还未彻底圆寂,他也以另外一种状态活着,和那些太古高手一样,似乎在等待什么,似乎在布置什么。你且想想,阿弥陀佛能有这种布置,其他顶级紫皇高手岂能没有布置?

    尸皇肯定知道这些事情,但他却全然不顾,这就表明这趟水非常浑浊,根本不好胡乱搅动,谁也没有把握在搅乱浑水过后能够镇压一切。尸皇已经天下无敌了,他都不敢乱来,我们岂能做这种事情?

    尸尊传承关系甚大,黄帝灵识也不容小视,生死戒更是因果深重,若想招惹,须得谨慎行事。因此我不希望你离开大雷音寺处理这些事。只要有大雷音寺信仰庇佑,我们方可安然无恙。

    只有三教和尸皇等少数势力才能无惧这种因果,可以肆意出手抢夺。”

    “三教?尸皇?”

    木哒真有些疑惑:“师傅,若说尸皇无惧这些因果那还说的过去,毕竟他拥有天下无敌的实力,谁也不知道他的底牌。只是三教为何也能无惧这种因果,不惧上古紫皇高手布置?依我看来,他们三教也强不了我们大雷音寺多少吧?”

    “哼,你知道什么?三教能够抗衡尸皇数千年,这其中自然有他的道理。木哒真,你不要以为即将可以踏入紫皇领域就能够真的凌驾诸多势力之上,有些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我刚刚说了,只有你彻底达到了紫皇领域,你才有资格知道一些事情。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若是有缘,阿弥陀佛灵识自会助你成功,若是无缘,你切记不可强为,要不然必将因果加身从而陨落。”

    “是,师傅!”

    木哒真郑重点头,接过十颗无天佛祖舍利后,朝着舍利打入了一道佛光,催动舍利感召张三行身上的舍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