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五十四章入佛门
    经过数日练神静气养道,张三行体内各种气机全部内敛,完全化作了一个平凡的普通人。

    在功法圆满后,黄帝心脏特意试探了一遍。

    他也怕不保险,怕出现纰漏。

    这种事情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因为一旦失败,那么也就相当于完全惊动了尸皇,会使得尸皇真身降临,从而真的落得万劫不复之地。

    上任尸皇将黄帝灵识、心脏、身体三分,分隔封印,为的就是不让黄帝合一。现任尸皇通彻上任尸皇一切事情,他继承了所有,同样不允许黄帝心脏和黄帝灵识破开封印合一。

    黄帝乃龙炎国上古始祖之一,被人膜拜了数千年,有无数浩瀚愿力加持。

    现在他被分割封印,这些信仰他的愿力将会有绝大部分被上任尸皇布置下来的阵法吸收。若是封印解开,灵识和心脏合一了,那么这股巨大愿力尸皇布置的阵法吸收不了多少,要被黄帝重新抢夺回去。

    黄帝若是真身合一,且有巨大愿力支持,那么他就能够在短时间内冲击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虽然说比不了当年,但也足足可以达到非常高深的紫皇境界。

    黄帝心脏仔仔细细探查了张三行数十遍,利用独特的黄帝内经心法也试探了数次,最终得出张三行已经完全做到了彻底封印,本命气机和无天佛祖气机等等都不会泄露一丝一毫。

    得到上古人皇确认,张三行也放心不少。

    张三行到底是没有真个接触过紫皇高手,没和这种人物打过真真切切交道,完全不清楚这种盖世高手的神通手段。

    现在经过黄帝心脏确认,张三行信心满满。

    上古人皇都看不出自己真实手段,其他后辈紫皇高手又岂能看出什么名堂?

    若是大雷音寺佛主硬要一个人一个人出手查探,那张三行也只好自认倒霉了。

    黄帝告诉张三行,只要佛主不亲自出手试探,那么他绝对看不出什么名堂。若是他出手了,那么这些隐藏手段自然没用。

    对于这点张三行并不觉得意外,佛主毕竟是修为高深的紫皇高手,若是他亲自出手试探,被他看出来也不算冤枉。

    但是,在张三行看来,佛主能够亲自出手的几率实在是太小,几乎没有。

    堂堂紫皇高手,他岂会莫名其妙出手,做出查探每一个信徒的事情出来?

    深吸一口气,张三行重新朝着大雷音寺方向一步一步走去。

    经过数日的凝神静气,当张三行重新来到大雷音寺门口之时,此刻的他和数日前的他截然不同。

    数日前他还是一副略微有些迷糊状态,现在的他却是心如止水,外在平凡,内在凝练。

    先前在门口看到的那些大佛异象和大雷音寺曾经的二十八位古佛神像皆都不见,一切回归现实。

    佛教钟声一道接着一道,连绵不绝,余音缭绕。诵经之音宛如海潮,一重更上一重。

    钟声,经文声,木鱼声等等一切声音的传递,使得行人信徒皆都得到了大欢喜,大宁静,都不由自主双手合十,默念阿弥陀佛。

    这些声音非常宏大,至高无上,并非那种迷惑魔音可以比拟。是这个天下最为玄妙的洗涤心灵之音,可助生人往生极乐脱离苦海,可助死人超脱六道轮回冤魂平息。

    大成佛教虽然有盖世绝学舌灿莲花惑人心神**,但是此处正在大雷音寺入口之处,因此大雷音寺高僧也不可能在门口弄出那等天怒人怨之事。

    张三人和普通信徒一样敞开心灵,接受这些佛音洗涤心灵,贯穿心海。

    他在佛音当中感受到了宏伟,感受到了大慈大悲,一股强盛无边的浩然正气聚而不散,凝而不消。

    “大雷音寺真不愧是上古大教,名门正派。凝练的信仰之力竟然能够随意转换成如此浩瀚的浩然正气,由此可见这个大雷音寺还是做了不少有利于百姓之事。如若不然,这些浩然正气定然不纯粹。”

    张三行内心赞叹,非常佩服。

    他能够吸取各种方式凝练而来的浩然正气,但是他自己本身却凝练不了这种不含一丝杂质的浩然正气。

    因为直接死在他手中和间接死在他手中的平凡之人太多太多,保守估计也有七百多万。

    这些人虽然都已经魂飞魄散,但是天道昭昭,这些冤死的百姓残魂始终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影响着他。

    这是一种莫大的因果,换句话说张三行乃是一个罪孽深重的魔头,时时刻刻都受到了冤魂诅咒,被冥冥之中的心魔影响,阻止他自己凝练纯粹的浩然正气。

    他若是想要解开这个局面,要么超脱而出,要么顺水推舟,将这些冤魂一一渡化。

    然而,要想超脱出来,基本上无望。毕竟尸皇拥有那等超乎想象的神通,他都没有超脱出来,更可况张三行?

    至于渡化冤魂,这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冤魂和他有血海深仇,要想解开这个因果,非常艰难,需要累积千万功德,福泽四方,以无边的功德之力来平息冤魂的恨意。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张三行不由自主跟着经文声念了起来,虔诚无比。

    大雷音寺里面的无边浩然正气使得他那个潜在的心魔缓缓沉淀下来,使得他各种不能融会贯通之处顺利参悟,打磨菱角。

    这就好像洗尽铅华,好像一个没有经过打磨的玉器现在得到了大师的雕刻锤炼,就等功成名就,宝玉横空出世惊艳世人。

    任何功法都有两面性,有好也有坏,没有绝对之处。哪怕是最为邪恶的**,同样能够助人超脱,能够助人达到不可思议的境界。

    因为一切功法的开创都离不开天道运转,离不开因果轮回。

    只要是能够修行的功法,需要借助生机本源、天地灵气的功法,那么这些功法都一定蕴含天地至理。

    天道不以少伦多,也不以多论少,处在一个绝对平衡。

    大雷音寺的功法在某个层面上来说乃是最为正统,最为正道的修行功法。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大雷音寺功法又是这个天下最为邪恶,最为丧尽天良的功法。

    功法的利用和修行还是需要看具体之人,修行的好就是正道,修行的不好就是歪门邪道。但是只要最终能够超托出来,那就是绝对的正道。

    张三行得到浩然正气淬炼,心神更加凝练,脸上浮现出了缕缕微笑。

    就这一下,他就取得了不少的好处。

    这些浩然正气每个人都可以汲取,没有限制。只是不一定每个人都能汲取的到,需要靠机缘,需要靠体悟。

    张三行一眼望去,看到了不少信徒都和一缕浩然正气取得了联系,一缕缕光华在他们脑后浮现,形成佛光。

    这些佛光可助信徒祛除百病,消灾解难祛除厄运,效用不知道比扶桑国的那个“川崎大师”强悍多少倍。

    “川崎大师”虽然也有消灾解难法门,但是万万比不上这个大雷音寺。那个地方的佛光没有这种超凡效用,需要高僧去催动,这里的佛光不需要催动,全凭信徒本身机缘。

    此刻这些得到了佛光淬炼,得到了浩然正气淬炼的信徒本身是不知道任何情况,他们只是觉得浑身稍微轻盈了许些,并没有什么太大不同。

    当然,在大雷音寺门口镇守的几位有德僧侣自然是看出了名堂,看到了得到浩然正气淬炼的信徒脑后佛光。

    面对这么一个情况,这些僧侣也不刻意去干扰,不去打招呼,没有点破什么。不像“川崎大师”和布达拉圣宫。

    这两个地方的僧侣若是发现这种情况,必定会有高僧现身,希望得到淬炼的信徒加入佛门,希望这些人能够成为自己的弟子或者成为自己势力中人。

    大雷音寺僧侣始终保持着那份淡然,表露出了天下第一佛教圣地的大气。全看因果机缘,不刻意强求。

    若是这些人自己有意愿加入自己大雷音寺那自然好,若是他们没有这个意愿,决不强求。

    张三行虽然取得了不小的好处,但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最重要的目的。

    跨过佛门,和一些信徒朝着雷音塔方向缓缓走去。

    来朝拜的信徒有的人去膜拜阿弥陀佛大殿,有的观光风景,有的去供奉其他佛祖宫殿。

    当然,有许许多多的女信徒前往的方向却是送子观音殿。

    她们都是求子而来,希望得到送子观音的福缘。

    至于前往雷音塔的信徒,虽然不是很多,但也有那么十多个人,清一色都是西方白种人。

    张三行见到这些人竟然和自己一样前往雷音塔方向,有些意外。

    毕竟雷音塔并非什么佛教大殿,没有什么大佛可以供奉朝拜。

    略微想了想,张三行以龙炎国话语对着一位白人试探着问道:“敢问朋友去雷音塔有何事?”

    被询问的这位白人恰巧也懂得一些龙炎国话语,只是说的不太流利。

    当下他带着有些生疏的口气笑着回道:“这个大雷音寺我来过许多次,基本上每个佛殿我都朝拜过,这次前往雷音塔,只为见识一番这个佛教圣地最后一个我未曾到过的地方。”

    “哦?你竟然朝拜过每一座大殿?”张三行点头笑道:“呵呵,我却是头一遭来此。”

    白人闻言,也略微有些奇怪,问道:“你头一遭来此大雷音寺,不去其他佛殿朝拜,反而去雷音塔,不知有何事情?我叫欧德利,米国人,不知你如何称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