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五十五章雷音塔
    “我叫张念姬,龙炎国人。”

    张三行本着找个人闲聊,免得自己一个人闲逛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和询问,笑道:“欧德利,在我们龙炎国有个传说,叫做白蛇传,讲的乃是一条修炼千年的白蛇和一位名叫许仙的人爱恋之事。

    据传这个白蛇虽然是个妖精,但是却从无害人之心,是个有德行的善良奇女子。她为了报前世之恩,特意下凡和许仙结合。

    两人在种种相遇下,终于情投意合结为夫妇。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人和妖终究不能长久。

    他们之事虽然没有危及他人,但却引来了佛教高僧法海。这个法海一向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当他见到白蛇竟然和许仙结合,认为是白蛇施展了妖法迷惑许仙,想要加害许仙。

    因此法海不曾听从任何劝阻解释,毅然将白蛇收复,拆散了这对苦命夫妻,把白蛇镇压在了雷音塔,将许仙渡化,收为了弟子。

    在我们龙炎国也有一个雷音塔,就在江浙那一带。当初我曾去过那里,发现那个雷音塔并非是镇压白蛇的地方,而是后人建造。真正镇压白蛇的雷音塔在天竺大雷音寺,因此才特地前来见识一下。

    我个人觉得这条白蛇有情有义,和许仙的爱恋更是旷古烁今,因此十分希望能够见到白蛇一面,想目睹这位仙子风采。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我也不知道真假如何。只是我觉得大雷音寺既然有雷音塔,若是不来瞧瞧,心里未免有些不自在”

    欧德利听得张三行解释,恍然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张念姬,这个白蛇传我也听说过,据传在你们龙炎国非常有名,我也非常想瞻仰一下白蛇仙子的风采。

    其实我今天来这个雷音塔,也有那么一层意思,想要看看雷音塔到底有没有镇压白蛇。”

    “原来你也听说过这个传说?”

    张三行微微一惊,“你觉得这个传说如何?”

    “非常感人!”

    欧德利深吸一口气,“你们龙炎国传说不少,但我就喜欢这个白蛇传。我们也可算是真有缘,竟然会因为这件事相识。”

    就在张三行和欧德利相谈之间,另外几位白人模模糊糊之间也听懂了一二,于是也都纷纷加入相谈,气氛颇为活跃。

    不出一会儿工夫,数人齐至雷音塔。

    这座高塔共有九九八十一层,高耸入云,巍峨壮观,充满了古老沧桑的气机。好似这座高塔是擎天柱,支撑着天与地。

    一来到这里,待在张三行丹田当中的黄帝心脏忍不住激动了起来,砰砰跳动不停。

    “小子,就是这里。我的灵识就被镇压在这里。你瞧见前面那块墓碑没?这块墓碑的气机非常特殊,就是前几天突然从天边飞过来镇压我灵识的。这块墓碑拥有强悍神通,外人不达到紫皇后期境界,根本打不碎,乃是无上防御至宝,是由紫皇高手尸体炼制而成。”

    “恩,我看到了!”张三行暗暗点头回道:“既然这块墓碑这般诡异,那我如何才能将你的灵识救出来?我的道行才不过真元境界,远远达不到打碎墓碑的程度。且在这里我也不能施展神通,否则必定会被佛主发现。

    这个佛主虽说大慈大悲,但若是他发现了我的事情,必定会将我抓捕炼化。还有,根据我体内无天佛祖舍利传出的细微波动来看,在遥远的龙炎国方向,布达拉圣宫佛主应该在竭力引动舍利,查探我的方位。估计我也压制不了太久他就能推算到我的位置。从而真身降临将我擒拿。”

    “这都不是问题,布达拉圣宫那和尚虽然有些手段,但也不可能突破的了我的布置。此人故意借你之手送走舍利,完全是不怀好意。不过他没有料到你会解放我的封印,使得他竹篮打水一场空。”

    黄帝心脏平复了好一阵子,冷笑连连:“我感应到这快墓碑拥有独特的尸皇气机,十分强横,比当年镇压我的那位尸皇还要厉害三分。看来今世的尸皇的确是个人物,但是我的灵识被镇压在这里五千多年,这么些时日我也不是白过的。

    小子,我撰写的黄帝内经你已经倒背如流了吧?此刻你只需寻一安静之地,但是不要离这里太远。而后就在心中默念经文,在内心梦中尸界构筑祭台,对我顶礼膜拜。如此我便能沟通积压了五千年的巨大愿力,从而使得灵识无声无息突破封印而出。

    在这个雷音塔下面镇压了不少人物,尤其是其中两条得道的蛇精更为出色。现在我的灵识已经和那两条蛇精取得联系,这两条蛇精和大雷音寺有深仇大恨,她们也答应在关键时刻相助与我。”

    “两条蛇精?小青?白素贞?”

    张三行翻了翻白眼,神识沟通黄帝心脏,“黄帝,其他事都好说,但是要我在梦中世界构筑祭台,让我顶礼膜拜你,这可不行。俗话说跪天跪地跪父母,我怎么可能对你膜拜?”

    “不用真跪,你就半躬个身子做个样子就行。”

    黄帝心脏不想耽搁,退而求其次道:“我那积压了五千年的愿力需要一个引子才能引动,这个引子就是祭品。你顶礼膜拜我就相当于一个祭品,充当引导那些愿力的领头人。你拥有尸尊冥戒在身,属于尸道至尊人物。以你这个身份来膜拜我,此事必成。

    且我怎么说也是龙炎国始祖之一,即便是你父母,你爷爷祖宗等等见了我还不得顶礼膜拜?”

    “此话休提!”

    张三行一口回绝,冷笑道:“黄帝,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是不是龙炎国始祖与我何干?传说之事九假一真,谁知道你上古之时是个什么样子?或许你是个魔头呢?或许真正的龙炎国始祖被你斩杀,你取而代之了呢?

    再者,我父母乃至尊人物,他们岂会对你顶礼膜拜?你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换句话说,说不定你还得对我父母顶礼膜拜。总而言之我就一条,无论如何你也甭想让我对你顶礼膜拜。如若不然,我立即离去,反正你的灵识封不封印和我关系不是很大。”

    张三行非常反感对莫名其妙的人顶礼膜拜,自从踏上尸道之途的时候,他已经认定强者为尊胜者为王。

    黄帝生前虽说厉害,但是此刻也就剩下了一颗残躯心脏,张三行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

    若是来了一尊真正的紫皇高手,张三行对其顶礼膜拜还是有可能。毕竟面见至尊强者,对于膜拜乃是一种礼节,一种对境界的尊敬,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但黄帝心脏此刻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紫皇高手,因此张三行自然不愿意对他膜拜,要不然他就会觉得有损荣耀,有损自己父母身为至尊强者的尊严。

    “迂腐!”

    黄帝心脏怒火中烧,但也不敢在这里发泄出来。

    他的心脏虽然拥有绝对自保的力量,但对于张三行来说,也就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了谁。

    思虑了许久,不得不退步道:“罢了罢了,不用顶礼膜拜。但是祭坛你需得构筑好,在梦中尸界,你替我做一块墓碑,而后把你的尸尊冥戒放在牌位跟前,这总可以了吧?尸尊传人身份你早已抛弃,因此这枚冥戒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特殊感情。

    我需要借助这枚冥戒的至尊威势引动梦中尸界里面的万尸,沟通现实世界当中的无尽魂魄祭奠愿力”

    “这没有问题。”

    张三行点头答应了下来。

    此事说来繁复,但实则也就那么一瞬间的事情。

    这些交流都是依靠元神意识进行,外人无法得知,张三行身边的几个白人也根本看不出什么名堂。

    “欧德利,罗比特我身体有些疲惫,先去前边那个菩提林小坐一下,你们且先转转。”

    “也好!”

    几个白人见得张三行身体瘦弱,以为他疲于行走,身体匮乏,也没太在意,一个个将目光放在了雷音塔四周的壁画刻图以及雷音塔介绍上面。

    前几日大雷音寺当中的十颗无天佛祖舍利产生异动,而后墓碑突然降临,引动了佛主的注意,知道被镇压在雷音塔下面的黄帝灵识产生了波动。

    再后来佛主经过阿弥陀佛残念指点,知道这些事情因果甚大,不宜强为,因此他虽然知道拥有尸尊传承的张三行有可能来到了天竺,但却没有将神念外放出去探查,也没有派遣强者调查。

    他只是将整个神念笼罩在大雷音寺,查探每个人的体内波动。特别是这个雷音塔,他更是重点关注。

    雷音塔相当于一座囚牢,一座封印之地,关押了许多盖世强者,黄帝灵识就被镇压于此。

    他一边炼化整个大雷音寺吸取的愿力,提升境界,一边放出绝大部分精神查探雷音塔四周情况,警惕八方。当然,他的徒弟半步紫皇高手木哒真也在大肆调查。

    在大雷音寺外面不能动手,但是在大雷音寺里面却没有妨碍,佛主不知道张三行有没有进来,内心深处非常渴望得到尸尊冥戒,渴望得到生死戒的讯息,希望张三行混入自己大雷音寺地盘。而后定住张三行位置,让自己的徒弟收拾张三行,自己不要亲自动手。

    他拥有至高紫皇境界,因此他的神念虽然不断在雷音塔上空徘徊,但是普通的信徒却一点都不知情,即便是一些国外高手,他们同样不知情,完全体会不到紫皇高手的神妙。

    本来张三行也发现不了这些神念探查,但是他有黄帝心脏庇佑,因此就在佛主神念头一遭探查信徒的时候,他立马就知道了情况。

    黄帝毕竟是上古盖世强者,即便是现在只剩下一颗心脏,但是依旧拥有不俗的神通秘法,因此当佛主的神念外放出来的瞬间,他立马就感应到了,而后指点给了张三行,让张三行切记守护好心神,不可泄露丝毫本命元气。

    有心算无心,暗处对明处,佛主对此也是无可奈何。因此连续几天来他的神念虽然查遍了大雷音寺每一个信徒,但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根本找不出张三行的任何踪迹。

    这种情况就好像张三行根本就没有进入大雷音寺,而是在天竺外界徘徊,根本不进来。

    一连数日都是如此情况,佛主也不禁有些气馁。空有一身无边神通,但却不能轻易施展,不能走出大雷音寺仔细盘查每一个待在天竺之人。

    他深知这个因果太大,不能强自结下,一切全凭机缘运道,否则定然难逃灾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